顾小殊坐在车里,呆滞的目光一直望着窗外,好久之后,才朝驾驶座上的林三道:“我不回顾家别墅,你送我去市区吧!”

  “你现在除了回别墅,根本无处可去!”林三闻言,眉头皱起来。

  虽然顾时钧没有要他一定要把顾小殊带回去,可看顾时钧当时的表现来看,把她带回去的话,顾时钧的心情会好很多吧!

  “不回去!”顾小殊倔强的应了声,眼底再次氤氲出泪光。

  林三也不敢勉强她,只好带她到了市区,找了顾氏旗下的一家酒店,把顾小殊安顿在酒店里:“夫人,你先住在这里,等明天一早,我再帮你出去找房子,好吗?”

  闻言,顾小殊点了点头。

  看着顾小殊进了套间,林三交代身边一直跟着的经理:“这是顾氏的少奶奶!你好好看着点!要是出了什么差错……”他眼睛眯了眯,看得那经理浑身发毛,连忙应着:“不会的!我一定亲自侍候着!”

  经理朝套房里看了眼,又问:“要不,给少夫人配一名管家?”

  闻言,林三挑眉:“你敢在顾总夫人身边的安排男人?”

  而套房里,顾小殊坐在床边,神情木讷的看着自己的脚尖,满脑袋都是刚刚死在她身上的那只獒犬的模样。

  如果没有林三的及时出现,那她只怕逃不过葬身獒犬肚子的噩运!

  坐着坐着,门口传来敲门声,顾小殊回头,就看见一个高瘦的穿着管家服装的女人走进来,她手上还推着推车,上面放着干净的服装。

  “顾少夫人,这是干净的衣服,您要不要更换一下?”女管家朝顾小殊身上的脏衣服看了眼,眉眼温柔:“您先休息一下,我去给您放洗澡水。”

  “哦,谢谢。”顾小殊抹去眼角的泪水,轻轻地点头,她这才感觉到自己身上黏腻的汗水,混杂着獒犬血液的味道,很不好闻。

  走进浴室,顾小殊换下脏衣服,她皱眉看着自己裤子上的血色,尤其是内在美上斑驳的血红。算了算时间,顾小殊的眉头松开了,这几天差不多是她来大姨妈的时间了!

  随手把脏了的衣裤放进洗衣机,顾小殊把自己泡在浴池里,温热的水让人很安心,她泡着泡着,就睡着了。

  一觉睡醒,顾小殊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床上!

  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睡袍,她大惊失色!难道在她睡着的时候,有人进来对她做了什么?

  刚要爬起来,门“咔”的一声打开,女管家推着一车的早点进来,见她醒了,管家微微笑:“少夫人醒了?气色好了许多,看来昨晚睡得很好哦!”

  “我,我的衣服……”顾小殊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毕竟问这种事情总有点尴尬!

  好在管家善解人意,她把推车上的早点放在桌子上,一边解释:“昨晚我见你睡了,就帮您换了衣衫,抱您回到床上了,请不要见怪才好。”

  管家说话得体,让顾小殊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顿时咧嘴一笑:“不怪!不怪!辛苦你了!”

  “过来用早点吗?”女管家把碗筷摆好,回头看见顾小殊已经站起来了,就过去帮她整理床铺。

  谁知,雪白的床单上赫然一块巴掌大小的血迹!

  “这是……”女管家吃惊的睁大眼,顾小殊闻声回头,看见床单的时候也是一愣,然后涨红了脸,连忙走过去抓住床单:“抱歉,那个……我来大姨妈了!没想到会弄成这样,我会把它洗干净的!”

  闻言,管家连忙摇头:“不,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惊讶这血迹,少夫人身体可好?需要找医生来看看吗?”

  找医生?

  为了大姨妈找医生看看?顾小殊顿时啼笑皆非,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已经金贵到了这个地步!

  她摇摇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没事儿!就是每个月都要来的那几天嘛!我没那么金贵!就是肚子有点疼,忍忍就过去了!”

  见顾小殊坚持不要医生,管家眼底一暗,却没有坚持,只是收拾了床单,把床单放在推车上推出去,留下顾小殊换了衣服,坐在桌边吃早餐。

  顾小殊含着一口粥,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这粥的味道很熟悉,很像顾时钧做的那种。

  她自嘲的笑了笑,大概那时候顾时钧就是从这家酒店买的粥吧?难道她还要指望着他追过来给他做粥?

  异想天开!

  吃完粥,顾小殊感觉自己的肚子有股坠痛,和平时来大姨妈的时候的痛不一样,倒像是有什么要从肚子里流出来一样!

  心底越来越不安,她摸着肚子,心神不安的换上已经干透的蓝色小西装,开门走了出去。

  林三可以收留她一个晚上,她却不好意思一直麻烦他!

  走廊上没有人,顾小殊顺着走廊进了电梯。

  大概因为是周末,酒店来来往往的人蛮多,顾小殊的个子本来就不高,混在人群中很快就出了酒店!

  很顺利的出了酒店,顾小殊找了个ATM机,用无卡取款把自己银行卡里的两万块钱取出来,又从饰品店里买了个背包以及一些装备,改头换面之后,坐上公交离开了这一片区。

  而此时,顾小殊刚刚离开的酒店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经理气急败坏的指着女管家的脸:“我怎么说的?不能离开少夫人一步!可是现在呢?少夫人人呢!”

  他简直不敢想象,顾时钧知道了这个消息的话,他们这些人还有没有活路!

  林三交代的很清楚,顾小殊绝对不能出一点事情!可现在,他们竟然胆敢把人都给弄丢了!

  女管家惨白着脸,眼泪挂在眼眶就是不敢落下!

  她也不知道自己就离开了两分钟,顾小殊怎么就不见了呢?

  “经理,是我的错!请你再给我一个机会!”女管家九十度弯腰,她只是去打个电话询问林三,顾小殊的身体状况而已!却没想到,竟然出了这么大的纰漏!

  “机会?”经理冷笑:“我给你机会,谁给我机会!”

  经理推开管家,朝门里问了声:“监控录像调出来了吗?”

  “调出来了!”技术人员应道,电脑屏幕上监控录像开播,经理全神贯注的盯着屏幕,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脚步声。

  “顾总,您怎么还亲自来一趟?”管家的声音传来,经理浑身一僵,刚回头就被一拳打倒在地!

  “我怎么交代你的!”林三阴冷的声音响起,经理被打得牙齿混着血吐出来,却不敢说一句话!

  整个监控室安静得可以听见呼吸声,顾时钧一步一步走近,看着监控录像。

  似乎过了好久,经理才听见顾时钧森冷的声音:“她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了,你们整整一酒店上千员工,竟然一点都没有发现?”

  “对不起!”经理汗如雨下,回头去训斥那个管家!

  谁知,他训斥的话还没出口,就听见顾时钧的声音再度响起:“马上派人沿街搜寻!她走不远,派一堆人去查公车和地铁的监控录像!管家跟我走!”

  p*酷匠网…#首/发A

  说完,顾时钧已经如风一样走了出去,林三飞快的跟上去,顾时钧边走边说:“你现在马上派人重点查公车,要注意有没有带着鸭舌帽、太阳镜的人!”

  分派完任务,顾时钧已经走到了顾小殊住过的那间套房,他走进浴室,看到到洗漱台角落的时候,他的瞳孔狠狠地收缩了一下!

  他的手指拈了那血迹,眉头重重的皱起来,回头看向一直跟着的女管家:“她流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