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毒!她还真敢想啊!

  顾时钧的眉头刚刚挑起来,还没发脾气呢,顾小殊就已经跳起来,一副准备往外跑的架势!

  这下可好,顾时钧气得把桌子上的饭菜全都扫到地上,顿时稀里哗啦的碎了一地的陶瓷碗!

  顾小殊受惊尖叫着,往后跳了一步,却发现那些砸在地上的东西根本不会殃及她这边!

  可她只看到顾时钧差点掀了桌子,满地的残渣,她闻着那气味,莫名的反胃起来,顿时捂着嘴干呕了两声。

  见顾时钧抬步走过来,她连忙做出戒备状:“停!你干嘛?不要过来!”她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刺猬一样,把身上所有的刺张开,谁靠近就刺谁!

  顾时钧木着脸看她,转身倒了一杯水,递过去:“喝点水!”

  “不要!”顾小殊的脑海里突然涌出许多平时想不到的东西,她想起来,这段时间她似乎很讨厌鱼类,很容易反胃。而这些,都是怀孕的征兆!

  她回忆起自己和顾时钧滚过的床单,都没有做安全措施!也就是说,她现在有可能是怀了顾时钧的孩子?

  想到这里,顾小殊心里很复杂,看着顾时钧的眼神里带着她自己也没有发现的恨意。

  而这种眼神,也彻底让顾时钧的洪荒之力失控了!

  就在他开口要说话的时候,顾小殊先发制人,质问:“我是不是怀孕了?你是不是知道?”

  她脑海里想着的东西越来越多,她想起太多之前没有注意到的细节。原来她一直认为,得了绝症的她是不会怀孕的,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太多的征兆告诉她,她很可能已经怀孕了!

  她已经是癌症晚期的人了,那这个孩子岂不是完全没有可能性活下来?她要在有生之年经历一次丧子之痛?

  光是想想,她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顾时钧见她神情诡异,猜到了什么,他冷笑一声:“就你?也配怀我的孩子么?你倒是想得美!”

  他越说,顾小殊脸上的诡异神情越淡,最后竟然是松了一口气。

  就是这松了的一口气,让顾时钧彻底爆发了脾气!

  她为什么松了口气?因为她不愿意怀孕生下他的孩子!她凭什么这么对他?

  活了二十五年,他还是第一次被激怒到这个地步,却无计可施!她凭借的,不过是他在乎她!

  他激怒之下,一脚踹翻桌子,嗓子里冲出一个字:“滚!”

  桌子被踹翻,顾小殊站在角落,听到他的“滚”字,飞快的转身往外跑!

  身后不断传来家具被砸的声音,她就像魔窟逃亡一样,不停的往前逃,快点,再快点!

  餐厅里,顾时钧砸掉了他所能砸掉的所有东西,坐在一片狼藉的地上,狼狈得不像顾时钧了!

  闻声赶来的林三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整个餐厅就像刚刚经历过世界大战一样,顾时钧坐在地上,就像一个被全世界抛弃了的孩子一样。

  “顾总,发生了什么事?”林三小心翼翼的试探,左右打量,没有看见顾小殊,顿时心里有了底:“夫人她……”

  话还没说出口,顾时钧的声音已经传来:“别提她!”

  “是!”林三点头,他认识顾时钧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颓废的顾时钧!顿时,也保持安静,默默的守在旁边。

  过了一会儿,顾时钧的声音再次传来:“她刚刚跑出去了,你跟上去,看着她。”

  她?

  林三楞了一下,才明白顾时钧口中说的那个她,正是顾小殊!

  他犹豫了一会儿,问:“需要把夫人带回来吗?”

  闻言,顾时钧不说话了。他也不知道该不该把顾小殊带回来,就算带回来了,有用么?

  他脸上的神情太迷茫,没有注意到,这一番发脾气已经把他胸口上的伤口扯裂,血水从衬衫里渗出来,看起来很恐怖!

  林三见状,问:“顾总,你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不去!”顾时钧皱眉,看着林三:“你去跟着她!别让她出事儿!”

  “是。”

  林三点头,出门驱车追顾小殊去了,一边开车,他一边给林徐去了电话:“林先生,请你来一趟顾家别墅……”

  酷匠网F永G久;免o}费看D小'◎说q

  这边,顾小殊一路跑,跑到她也跑不动了,才停下脚步。感觉脸上湿漉漉的,她伸手一摸,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看来是这段时间被养娇气了!”怎么就哭了呢?不就是被发了脾气么?从小到大,没少被爸妈发脾气啊!这么多年也没哭过,怎么被顾时钧发脾气了一次,竟然忍不住就哭出来了?

  顾小殊自嘲的抹了眼泪,低头找了找口袋,发现手机钱包什么都没有!

  真是一穷二白了!

  她抹干净脸上的泪水,深吸一口气,重整士气,大喊一声:“顾小殊!你可以的!”

  顺着公路的方向,顾小殊一步一个脚印,朝城区走去。

  她就不信了,难道这点路她会走不到?

  可是走了一个小时,她还是看不到人烟。顾小殊懵了,难道走错方向了?

  她环顾四周,到处都是陌生的景色,天色已经黑下来了,公路旁边都是树林,黑影撞撞,就像树林里埋伏了一群野兽,随时准备扑出来一样!

  怎么办?

  顾小殊咬唇,锤了捶已经发酸的双腿,她一屁股坐在地上,不知所措!

  真是人到了倒霉的时候,喝水都塞牙!

  还没等她抱怨呢,树林里就传来了大型动物低声喘气的声音,顾小殊身子一僵,飞快的朝来时的方向狂奔!

  天啊!S市发展得这么好,难道郊区还会有野生动物?

  看来,她是刚逃离顾时钧那个狼口又落虎口了!

  发足狂奔,顾小殊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只觉得两只腿好像不是自己的了!只知道机械的往前跑!

  最后,她感觉肚子一阵阵的坠痛,脚下一软,就摔在地上!

  黑夜里,她似乎听到身后传来温热的粗喘声,那声音越来越近,最后几乎都贴着她的背,仿佛下一秒就会张开血盆大口!

  她尖叫一声:“救命啊!”

  “砰——”

  枪声响起,顾小殊只觉得两耳一震!背后被温热的液体浸湿,然后一个重重的东西就趴在她的背上,低低的喘声就在她耳边,腥臭的味道从肩膀上传来,带着生命流逝的气息,喘息声慢慢的没了……

  她回头一看,就发现自己背上竟然趴着一只獒犬!

  庞大的身躯简直有两个她那么大,它的脑袋低垂,正好对着她的脸,她都能看清它脸庞上的每一条须发!

  “夫人!你没事吧?”

  不远前传来林三熟悉的声音,顾小殊回头,就看见林三正把手枪收进腰间的皮夹里。

  他似乎对开枪这种事情半点不陌生,云淡风轻的走过来,拖开她身上压着的獒犬。

  “没事儿吧?要不要去医院?”他把顾小殊拉起来,打量了一下,见她身上沾满了獒犬的鲜血,顿时自责:“抱歉啊!脏了你的衣服,要不,我们回别墅吧?别在外面待着了!”

  闻言,顾小殊终于打了个寒战,她刚刚从獒犬的惊吓中缓过来,失身落魄的看着林三,也不说话。这样子可把林三给吓坏了!

  他扶着她,这才发现,顾小殊的两腿一直发软,根本站都站不直!

  “夫人,你可别吓我啊!”他哭笑不得,“咱们先会别墅吧!”

  闻言,顾小殊突然惊醒,大声道:“不回去!”

  “你都这样了,还不回去?”林三不可理喻的看着她,先不说她怎么招惹顾总,让万年面瘫脸的顾总竟然发那么大的脾气!就她现在这样子,还不回去?准备留在外面喂狗呢?

  奈何,不管他怎么拉她,顾小殊都呆滞着脸,像一根柱子一样杵在那里,怎么也不肯走!

  他总不能对她动粗吧?

  林三都要崩溃了!他一个人开车出来找她,结果顺着往市区的路找了一路,愣是找不到她!

  好不容易往反方向找到了,她都吓成这样了,竟然还不肯跟他回去?

  这女人怎么就这么倔呢!

  可顾小殊双目呆滞,浑身都在打冷战,嘴里只会说一句话:“不回去!”

  看得出来,她被那条獒犬吓得够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