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小殊坐上车,林三就问:“夫人,我们是回公司?”

  闻言,顾小殊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显示,低声道:“,不了,回别墅吧!午餐时间快要到了,该给他准备午餐了。”

  已经十一点,也不知道时间够不够!

  “诶!”林三微微一笑,驾车往城郊的顾家别墅而去!

  回到顾家别墅,顾小殊四处打量了一圈,安心的长舒了口气。还好,如她预料的那样,顾时钧还没有回来,她还有时间!

  这段时间,她几乎和顾时钧形影不离,根本没有时间去搜查什么证据。她的脑海里浮现出林梨霖给自己看的那份资料,那是顾时钧与政府高官往来的记录。

  顾小殊快步上楼,飞快的进了顾时钧的书房,径直朝书架走去。她所知道的,顾时钧的各种资料就是放在这里的,先看看再说吧!

  她深呼吸一口气,拍了拍胸口:“别跳那么快了!我这不是做贼!”她是在做一件正义的事情,可是为什么那么心虚呢?

  在书架上找了许久,顾小殊皱眉,她记得这里原本有一份关于她的资料,现在怎么找不到了?

  是换了文件夹?还是说已经被销毁了?

  顺着书架找,顾小殊也不知道多久过去了,她终于找到一份命名为“林家”的资料。

  打开文件,顾小殊一眼就看见林梨霖的照片,资料整整十多页,顾小殊看得飞快,才看了一半,她的手一抖,资料就散落了一地!

  她不可思议的睁大眼,原来,林梨霖的父亲真的是顾时钧扳倒的!

  那么,林父究竟是无辜的还是罪有应得呢?

  低头,看着满地散落的资料,顾小殊哭笑不得。她要怎么找得到后半部分啊?

  q#酷匠=z网唯;、一正。》版,2其#,他!◎都●是盗版

  忽然,门外传来脚步声,顾小殊一愣,心跳飞快,连动也不敢动了!

  脚步声从楼梯口一直到书房门口,站定,似乎那个人马上就要推门进来了!

  顾小殊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就像打雷一样大声!

  怎么办?要是被顾时钧发现,她该怎么说?

  就在顾小殊要哭出来的时候,门口的人脚步一转,脚步声又远去了……

  劫后重生!

  顾小殊的眼泪一下子就冲出来了!她又哭又笑,偏偏还不敢发出声音,差点把自己给憋坏了!

  她连忙把地上的资料收拾好,也顾不上资料的顺序了,收拾好资料,她把文件夹放回原地。然后,她猫着身子,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打开一条门缝,朝外面瞄了瞄。

  很好,没有人。

  顾小殊窃笑一声,猫着腰溜出去,刚走到楼梯口,就看见楼下楼梯口站着顾时钧!

  他正要往楼梯上面走,看见顾小殊站在那里,“下来吃饭!”

  下去吃饭?

  顾小殊愣了:“我还没做饭呢!吃……什么呀?”说着,她已经快步走下楼梯,见她健步如飞,顾时钧皱眉:“慢慢走,急什么!”

  “当然急了!”顾小殊到底还是心虚,登时谄媚的抱住顾时钧的胳膊:“我本来打算给你做一顿大餐的!可是现在……时间好像过了哦?”

  看着一脸“我心虚”的顾小殊,顾时钧笑笑:“我已经煮好了,你负责吃就好!”

  “这样啊……”顾小殊听着,心里的负疚感更深了。她刚刚才偷看了他的东西,心虚得不要不要的!现在,还要享受顾大总裁亲手做的大餐?

  这简直太折磨人的良心了吧?

  顾时钧拉着她坐在椅子上,自己去把饭菜端出来,三荤两素一汤,色香味俱全!

  “闻着就很好吃的感觉!”顾小殊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转移到菜式上了,什么负疚感啊良心的,全都丢到十万八千里之外了!

  可是,闻着那碟清蒸鱼,顾小殊皱眉:“这个鱼好腥啊!”

  话音未落,她身子一歪,已经趴在椅子上大吐起来!顾时钧见状,连忙给她拿了湿毛巾:“没事吧?反胃的话,不吃鱼就是了!”

  他拍拍她的背,见她稍稍好点了,直起身子,把桌子上的鱼端走,放在厨房的置物台上,转眼看着冰箱上挂着的一本小本子。

  拿笔把小本子上面的鱼类划掉,顾时钧打开冰箱,取出来一只巴掌大小的水晶罐子,拿出去:“这里有腌制的青梅,你要不要吃一点看看?”

  “青梅?”顾小殊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一听到这俩字,脑海里就浮现出青梅可口的模样,嘴里的口水已经泛滥:“好啊!”

  接过他手里的小罐子,顾小殊立马打开,取了一枚青梅放进口中。

  顿时,一阵清新的味道蔓延开,顾小殊登时被这好吃的青梅萌得笑眯了眼:“真好吃!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青梅!”

  闻言,顾时钧笑了笑,把桌子上的其他菜摆在她面前:“青梅吃一两个就够了,现在先吃饭!你看看,还有什么是不想吃的?”

  顾小殊连忙看去,就看见满桌子都是她心爱的菜色,顿时乐得找不着北:“都喜欢!顾时钧,你真好!”

  顾时钧,你真好!

  这一句话就让顾时钧眼底的笑意蔓延,他把一碗饭放在她面前,“吃吧!”

  事实证明,顾时钧的烧菜技术真的提升了好多,顾小殊吃得见牙不见眼的!

  吃完饭,顾小殊照例被顾时钧拉着,到花园子里去散步。

  满目的缤纷花颜,翠色的树木,蜿蜒的林间小道。行走其中,有种安谧的感觉,微风拂面,自然的想起让人安心。

  “对了,你回来之后,就一直在做饭吗?”顾小殊挽着顾时钧的胳膊,一双眼睛滴溜溜的打量周遭的美景,状似无意的问。

  闻言,顾时钧的嘴角动了动,垂眼看她:“算是吧。”

  “算是吧?”顾小殊紧张起来,难道之前走到书房门口的人,真的就是他吗?那他到底有没有发现她?

  顾时钧把她的手放下来,握在手里:“唔……刚回来的时候,差点忘记晚餐的熬汤,还想着回书房呢!还好,后来想起来了!”

  他的视线落在远方,顾小殊看不清的神情,心里就像吊了十五桶水,七上八下的!

  虽然他这么说了,可她总有点不安心。

  “话说回来,你回来之后,在做什么?”顾时钧拉着她进了花园里的一个亭子,给她垫上厚实的坐垫,这才让她坐下。

  闻言,顾小殊的手指不由自主的抠住别的手指,眼睛盯着顾时钧的手,然后试探道:“我不小心睡着了。”

  她心里惴惴不安,不知道他会不会相信自己。毕竟,她和林三说过,她是回来做饭的!没想到,本以为很快就能找到的资料,花了太多的时间!

  万一他不相信怎么办?她的行为简直算得上偷窃了!对资料的偷窃!

  正准备坐下的的顾时钧闻言,身子僵了僵,然后从容道:“这样啊!你的病还没好,嗜睡也是正常的!”

  他从桌上的水果碟里拿了一枚橘子,剥开,把果肉上的果皮脉络除干净了才递给她:“来,吃点饭后水果?”

  两人在花园里坐了一会儿,又兜兜转转的消食,最后回到别墅里准备睡午觉。

  回到房间里,顾小殊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的好像听见顾时钧说话:“小殊,你睡着,我先回公司啦!”

  “唔!知道啦!”顾小殊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做梦,含糊的应了,然后脑袋一沉,又开始睡!

  等她睡醒,已经午后三点。

  这个时间正是顾时钧最忙的时候,她睁着眼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我到底该不该继续查呢?”

  现在正是最好的机会摆在眼前,顾家别墅只有她一个人,顾时钧在公司里忙得热火朝天,一时半会儿肯定回不来。

  可是,这样好像辜负了顾时钧的信任哦?

  顾小殊在床上翻滚,好纠结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