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铃响起,过了没多久,三个护士外加一个林徐就站在病房里了。

  林徐看了眼还躺在地上的顾时钧,顿时皱眉看向顾小殊:“你就让他这么躺着?地上不冷么!”

  被他这么一斥责,顾小殊也觉得自己把顾时钧丢在地上不太好,她连忙蹲下要拉顾时钧,手还没碰到顾时钧呢,又缩回去了:“林医生,我力气不够啊!要是扯了他伤口,岂不是更糟糕了?”

  闻言,林徐也是一愣。

  他看向顾时钧,顾时钧倒在地上,周边乱糟糟的,看得出来,摔倒的时候很狼狈。

  当目光落在顾时钧的手上的时候,林徐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朝顾小殊道:“我们先把他扶到床上吧!”

  “好!”顾小殊点点头,在林徐的示意下,扛起顾时钧的手臂,使劲儿把他往床上挪!

  好在,顾时钧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重,虽然他整个人都快压在她身上了,可是顾小殊真正承受的重量却没多少!

  顾时钧的脑袋无意识的往顾小殊这边耷拉,温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脸颊上,顾小殊的脸颊瞬间就红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顾时钧是有意识的!

  快要到床边的时候,顾小殊左脚绊了一下右脚,整个人就往床上摔!

  这一摔可好,半个身体都靠在她身上的顾时钧也摔下来了!

  “唔!”顾小殊瞪眼,嘴被顾时钧的堵住!他明明闭着眼,完全没有意识的样子,可是舌头却突然舔了一下嘴唇!

  他们正亲着,他这一舔,直接舔到顾小殊的嘴唇上了!彼此的呼吸喷在彼此脸上,温热的气体让彼此的脸颊都晕红了!

  这厮一定是装晕的!

  顾小殊气得脸颊通红,手上一使劲儿,就把顾时钧的身体给推到旁边去!登时大骂:“你敢装晕!”

  她的力气太大,把顾时钧推得老远,脑袋一下子就撞上床头!

  “砰”的一声,把床边观战的林徐都给吓了一跳!他“嘶”的一声,指责顾小殊:“你不是吧?不小心亲了一下而已嘛!你就下此毒手?他要是装晕的,现在还能不跳起来么?”

  那手劲儿,只怕顾时钧现在都要脑震荡了吧?

  听着那砰的一声就很疼!

  “不是装晕的?”顾小殊懵了!难道她冤枉他了?他只是昏迷的时候无意识的舔了一下嘴唇?

  “当然!”林徐朝她摆了摆手,嫌弃道:“我看你是公报私仇!存心想折腾他的吧?行了!这里不需要你了!我亲自照顾他吧!免得好好的一个人,被你给折腾死!”

  被这么一折腾,顾时钧胸口上的伤口又崩开了!血液染红了他的伤口,衬得他脸色惨白,简直就要断气了的样子!

  闻言,顾小殊更内疚了!

  顾时钧身上的伤本来就是为了护住她才受的!可她不但没有好好照顾他,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的害他伤口崩裂!

  看来,她真的不适合照顾人……

  “那我……去外面等着。”顾小殊垂头丧气,转身就要往外走!

  见状,林徐一愣——他是不是打击过度了?

  突然,手上被扯了一下,林徐低头,就看见顾时钧正睁着眼,朝他打眼色呢!

  这厮……为了个女人,也真是够了!

  两个男人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眉来眼去刀光剑影!最终,还是林徐败下阵来!谁让他有把柄在顾时钧手里呢!

  林徐扭头,看向顾小殊:“你还真要出去啊?这么没责任心?”

  闻言,顾小殊的脚步顿住,委屈道:“我要是再呆在这里,一不小心把他给折腾死了可怎么办啊?”

  说起来,自从顾时钧遇上她,好像也是灾难连连!

  被咬,毁容,胸口被刺伤……可能把他这辈子受的伤一次性用光了吧?

  “哦!他没什么大事!”林徐低头,把顾时钧伤口上的绷带换了,朝顾小殊道:“他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体温低!可惜身上有伤口,也不能用电热毯什么的!你要是想让他好好的,不如给他点……温暖。”

  给温暖?怎么给?

  顾小殊的目光疑惑,在看到桌子上的水壶的时候,恍然大悟:“我知道了!我去装水给他当暖水壶!”

  话音刚落,林徐的手又被扯了一下!

  “热水的温度太高了!”林徐痛心疾首的朝顾小殊:“最好的暖壶,就是人体啊!”这点常识都没有吗?还要他说得这么露骨!

  人体暖壶?

  顾小殊愣住了,她手里还抱着水壶,就那么愣愣的站在那里。

  林徐带着几个护士走了,临走前还提醒她:“不要让他冷太久哦!”

  所有人都走了,房间里再次只剩下俩人。只是,不同的是,现在是他在床上躺着,而她在地上站着。

  月光从窗户泄进来,照在顾时钧的脸上,就像度了一层霜一样。顾小殊站在床边,看他似乎很冷,不时还打个冷战!

  “就当做抱一个抱枕好了!”顾小殊站了好久,才打定主意,钻进被窝里,抱住顾时钧!她闭着眼,嘴里碎碎念:“抱枕!人形抱枕……”

  某个充当人形抱枕的男人悄悄弯起唇角,眯着眼看她的小脑袋,虽然头上被撞得很疼,可是温香软玉在怀,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相安无事的度过一夜,第二天早晨,顾小殊醒来,发现自己正被某只人形抱枕圈在怀了!

  清晨的阳光很柔软,打在脸上,有种晕染的美感。

  顾小殊看着近在咫尺的脸,突然产生一种,就这样一辈子的冲动。不是美色惑人,而是岁月静好!

  “好看么?”

  顾时钧薄薄的嘴唇一掀,调侃的话一惊出口,闻言,顾小殊一惊!她就像受惊的小猫一样,噌的一声,翻着身子眼看就要摔下床!

  “啊!”

  她的惊呼声还没出口,腰一紧,已经被顾时钧抱住,牢牢地锁在怀里。他狭长的凤眼挣开,戏谑的看着她:“稍不注意,你就要出状况了!”

  “要不是你吓我,我会差点摔倒吗!”顾小殊瞪着眼看他,对他恶人先告状的行进很不齿!

  Z看8正●版'7章z节《p上酷匠网

  顾时钧把她抱得更紧了,下巴放在她头顶,深吸一口气:“对对对!都怪我!你看我的时候,竟然还敢说话打扰你!都是我的错!”

  明明是认错了,可顾小殊越听越不对劲儿!

  这说来说去,她怎么觉着,他根本就是在揶揄她呢!

  刚要从他怀里爬出来,顾小殊就被他一把按住,整个脑袋都被压在他胸口,她要破口大骂,就听见顾时钧低哑的声音:“劝你别动。第一,你碰到我的伤口了;第二,女人在清晨的男人怀里乱动,你可得负责的!”

  卧槽!

  他还敢更不要脸一点吗?到底是谁把她捞在怀里不肯放开的?

  现在还要她负责?

  顾小殊气得一佛出窍二佛升天,从他怀里爬出来,一骨碌坐在他腰上:“顾时钧!你还要不要脸了你!”

  “不要!”顾时钧笑眯眯的看着她,完全不在乎她坐在自己的身上,手指指了指自己胸口的伤:“本总裁身娇体弱易推倒,脸这种东西,哪里要的起啊?”

  说着,他还动了动腰,顾小殊立刻就感觉到了异样!有一样挺拔的东西,正贴在她的臀上蠢蠢欲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