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小殊从昏迷中醒来,睁开眼的时候,就看见了熟悉的白茫茫的墙。

  鼻尖有一股微微的消毒水的味道,熟悉得让她紧紧皱眉。怎么搞的,又进医院了?

  她的记忆停留在顾时钧浑身是血的模样,他怎么样了?

  想起他浑身是血的模样,顾小殊就感觉自己的心角好像被狠狠地揪了一下,疼得她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还好吗?难道真的被她给打死了?

  越想越难受,顾小殊撑着手臂,慢慢的坐起来,就看见床边正趴着一个人影,她定睛一看,发现那人正是被她在脸上咬了一口、胸口的伤口崩裂、命在旦夕的顾时钧!

  他睡得很沉,嘴角还弯弯的勾起,就像一个得到了心爱糖果的孩子一样。那恬静的睡颜,就连脸上的牙印都显得和谐起来!

  顾小殊揪痛的心一下子就安定下来了,嘴角不由自主的浮出一抹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的笑意。

  唔……能趴在这里,说明他身上的伤没事儿了吧!

  就这么看着,顾小殊就忍不住微微红了脸,他长得还蛮好看的哦?

  窗外,月亮已经高高的升起,月光从窗口铺进来,皎洁如霜。

  顾小殊眨巴眼,大概是白天睡得多了,现在一点睡意都没有!她看见床头柜上自己的小背包,从里面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随意的翻了翻,就看见头条新闻。

  S市前任市长林霄,贪墨巨款,已经判了死缓!

  繁复的看着这条新闻,顾小殊好半天才从愣神中醒过来,连忙打开扣扣,发现林梨霖给她留了言,约她见面。

  见,还是不见呢?

  此时的顾小殊也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单纯的她了,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她也会怀疑自己身边的人。尤其,在顾时钧信誓旦旦那些证据都是真实的时候,说不怀疑那是假的!

  本来,她对顾时钧的所谓证据也只是怀了三分信任,可她也不是木头做的,这段时间以来,顾时钧对她的容忍,只要长了一双眼睛的都能看见!

  她也看在眼里,她不信顾时钧爱她,却相信顾时钧不会伤害她。

  可现在,林梨霖那么卑微的提出见面的请求,如果不去见上一面,似乎不太近人情啊?

  正纠结着呢,肚子里就咕噜一声,顾小殊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正要爬起来出去觅食,就听见男人低沉的声音,刚刚睡醒的声音尤其性感:“你别动!”

  诶?

  顾小殊一回头,就看见顾时钧已经从床上爬起来,正在揉自己已经被压得发麻的手臂,见顾小殊已经站起来,他皱了皱眉:“在床上躺着,有什么事情我帮你!”

  闻言,顾小殊的眉头就皱起来了:她不是个废人好吧?起床找点吃的也被限制?现在重伤的难道不是他这个看护人么!

  然而,她眼珠子一转,却在下一秒松开眉毛,乖乖的爬上床,声音清脆的讨好:“我肚子饿了,有没有吃的?”

  原以为顾时钧会打电话叫外卖什么的,没想到顾时钧只是俯身低头,从床头柜旁边拎出来一只保温壶。看着顾时钧打开保温壶,顾小殊就闻到一股浓郁的粥香!

  闻着那味道,就能想象那煮得浓稠的口感,一想到这里,顾小殊的肚子就毫不犹豫的叫了起来!

  “看来是真饿了!”顾时钧听到她肚子的叫声,浅浅的笑起来,给她装了一小碗粥,递给她:“吃点吧!皮蛋肉末粥,味道应该还不错!”

  说完,他就把保温壶阖上,看着她一口一口的把粥吞进口中,眼底泛起淡淡的笑意。看着此情此景,他只想感叹一句:岁月静好!

  吃完一小碗,顾小殊的眼珠子就开始骨碌碌的乱转,见他也正看着自己,条件反射的红了脸:“那个……我还能吃一碗吗?”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饿了一天了,她感觉自己的肚子就像一个无底洞一样!那一碗粥吃下去,也就暂时缓解了饥饿感而已……

  “当然。”顾时钧又给她装了一碗,看着她小口小口的吃完,直到她吃了三碗,抱着鼓囊囊的肚子躺在床上,他才把她用过的小碗拿过来。

  顾小殊看着他的动作,以为他要收起来的时候,就看见他就用她用过的那只小碗,装了一碗粥,当着她的面吃起来!

  “喂!这是我用过的!”顾小殊实在看不下去了,指着他手里的碗提醒道。谁知,顾时钧只是点了点头:“我不嫌弃你!”

  这不是嫌弃不嫌弃的问题好嘛!

  顾小殊的视线落在他的嘴唇上,他的嘴含着她用过的勺子,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他含着那只勺子,他的嘴唇上的温度似乎通过那只她用过的勺子,直接烫到她!

  那温度太高,烫得她心尖都忍不住一颤!

  看着看着,她的脸就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她羞赧的错开眼,舔了舔发干的嘴唇,问:“这么晚了,你没吃晚饭吗?”

  本来只是没话说找话说的,没想到顾时钧还真一本正经的点头:“没吃。”

  他一直在等顾小殊的检查结果,到了吃饭的时间,他就借着翰林医院的食堂,给她煮了这么一锅粥。

  见她还没睡醒,他也就候在旁边,谁知道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听到顾时钧承认没吃晚饭,顾小殊也是一愣,她再怎么迟钝,这时候也明白了他对自己的隐隐关心,顿时心中如同有一只小鹿在乱撞,嘴上也结巴起来:“你……你,应该准点吃饭……”

  “我知道。”顾时钧把剩下的粥和碗筷收起来,见她脸色绯红,想到什么,道:“走,饭后去花园里走走也好!”

  他低头看了看手表,已经是九点半了。再过半个小时,顾小殊的检查报告就能出来了,到时候,他也就能知道她的身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现在么……他看着花园里的月光,秉烛夜游也颇有一番情趣,不是么?

  跟在顾时钧的身后,走到花园里,微风拂面,顾小殊感觉自己的脸颊终于稍稍降温了,顿时也是松了一口气,这才有心思看周围的景致。

  花园里有一大片草地,现在正是萤火虫盛行的时候,到处都能看见星星点点的萤火虫,就像漫天的星辰一样,让顾小殊一下子就被迷住了!

  “哇!好多!”她轻声的感叹了一句,几乎条件反射的去拉身边人的手:“那边还有!我们过去看看吧?”

  可是,一拉住身边的人手,她就想起,身边站着的,不是别人,而是顾时钧!

  回头,就看见他棱角分明的侧颜,在月光下,就像一尊线条完美的雕塑一样!而他被她一拉,整张脸侧过来,她就看见那边脸颊上被她咬的那个牙印!

  在月光下,那枚牙印显得尤其狰狞,看得她也是一阵后悔!

  干嘛那么冲动嘛!这么好好的一张脸,竟然因为这个牙印破相了,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果然,冲动是魔鬼啊!

  顾小殊怯生生的看着他脸颊上的牙印,咬唇,低声道歉:“那个……咬你的事情,对不起啊……”

  闻言,顾时钧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眼底暗沉下来,却又想到了什么似得,只是低声道:“没事!”

  假如,她的身体真的出现什么问题,那他还跟她计较这么点小事儿做什么?

  被顾时钧这么大度的原谅,顾小殊心里的歉意倒是更深了,她的手指收紧,刚要开口说话,就被身后传来的声音打断:“总裁!检查报告出来啦!”

  检查报告?

  顾小殊愣了愣,扭头看向顾时钧。就看见他的脸色微微一变,似乎很紧张一样,反手拉住她的手,两人一起原路返回。

  B酷^匠#网\6唯《一B正#版V,其他都$(是盗xb版

  一路上萤火虫萦绕,顾小殊看着星星点点的萤火虫从自己的视野中倒退,突然站住脚步,问了声:“顾时钧,我有事情要求你……”

  “你说!”顾时钧带着她,朝住院楼抬了抬下巴:“一边走一边说。”

  他表现得有点着急,这种情绪感染得顾小殊也紧张起来,她一步一步的跟着他的脚步,却发现,越是往住院楼走,她就越是说不出口!嘴里就像被堵了一团棉花一样!

  随着脚步往前,萤火虫彻底消失在顾小殊的视野中,她紧张得咬唇,却也只能被他拉着,一步一步进了住院楼。

  此时,林三已经拿着一份检查报告从楼上下来,一看见顾时钧,连忙上前几步,庄严的把检查报告递给他:“这就是检查报告。”

  顾时钧的手接过检查报告,顾小殊注意到,他的指骨都有点泛白,好像紧张到了极点一样!她看着那份检查报告,电光石闪之间,脑海里有什么念头闪过,可惜,她没能及时的扑捉到那个念头!

  她看着那份检查报告,感觉顾时钧周围三米的空气都紧张得凝结起来,就连呼吸似乎都很奢侈!

  “这是谁的检查报告?”顾小殊好奇的看向林三,林三偷瞄了眼顾时钧,见他神色凝重,便摇摇头,表示自己不能说。

  见状,顾小殊更好奇了。如果只是普通的检查报告,林三怎么会这样守口如瓶?顾时钧怎么会这么紧张?

  那么,究竟是什么检查报告呢?

  顾时钧放开她的手,打开了那份报告,顾小殊探头去看,可他的身子微微一侧,恰好将她的视线阻隔!

  这下,顾小殊的好奇心更浓了!她有一种直觉,这份检查报告和她有很大的关系!难道,顾时钧也得了绝症了?这样他就要放她走了?

  她的脑袋里胡思乱想着,突然,握在手上的手机一震动,她低头打开手机界面,就看见陈琼发给她的短信。陈琼,就是那个自己承认,在顾小殊卖银事件上作怪的那个同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