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小殊胆怯的看着他,见他一步一步的紧逼过来,心一慌,说了句:“那么在意外貌做什么?只有女人和娘娘腔才会那么在意外表呢!你还是不是男人啊!”

  闻言,顾时钧本来已经渐渐熄灭的怒火再次喷薄:“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是最清楚么!”说完,还流氓的上下打量她,那模样,让顾小殊看了又气又怕的!

  气他说话轻浮,又怕他下一秒化身禽兽,让她好好检查检查他是不是真正的男人!

  见顾小殊识相的闭嘴了,顾时钧长长地出了口气,顺势坐在沙发上,抬着手里的镜子看自己的脸。

  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关注过自己的脸蛋,虽然这张脸一直得到盛赞,但他从未觉得一个男人的脸有多重要!

  可是,哪怕是在脸上划一道刀疤,也比这女人的牙印来得有男人味吧?

  两人都沉默下来,整个总裁办公室安静得可怕,就像空气都被抽空了一样,整个空间只剩下彼此的呼吸声,压抑得让人难受。

  “喂,你胸口的伤还好吗?”顾小殊轻声问了句,她一脸不在意的样子,却在顾时钧垂眼的瞬间,飞快的偷瞄了他一眼!就看见他身上的白色衬衫已经有一半都被血色染红,看起来很是凄惨!

  她的手心忍不住揪紧。

  顾时钧哼都不哼一声,闭着眼,身子往沙发上一靠,一脸的了无生趣!

  可这一幕看在顾小殊的眼中就完全不一样了,她大惊失色,直接跪着爬过去,拍了拍顾时钧的脸:“顾时钧,你不会是失血过多要死了吧?”

  见他没有声音,像是昏迷了,顾小殊心底的着急更甚了,她飞快的掏出手机,这才想起,她并没有翰林医院的电话号码!

  偏偏,他的手机又是指纹识别的,她根本打不开!

  “怎么办?这要是死了算谁的呀?”顾小殊惊慌失措,开始自言自语:“这是被我推了才伤口裂开的,到时候不会算我故意杀人罪吧?天了噜!老娘才二十二岁,难道剩下的人生要在监狱里面度过?”

  “不对哦!我这算是自卫杀人吧?应该……”她蹲坐在顾时钧的身边,开始了无休止的逼逼叨!说着说着,眼泪就要下来了!

  她泪盈眼眶,所以没看到,她每说一句,旁边的顾时钧额头上的青筋就跳一下!

  他气得牙痒痒的,感情她心里就这么期望他死?他人还没死呢,她就已经在研究他死后她的刑罚问题?

  世界上还有比这个女人还要没良心的人么!

  顾大总裁气得胸口疼,正要大口喘气,突然胸口被顾小殊拍了一下:“听说敲击胸口能让心跳复苏!我来试试!”

  谁知,本来还只是疲惫的闭目养神的顾时钧,被她这么一敲,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晕了过去!

  晕过去之前,顾时钧的内心咆哮:你要弄心跳复苏,也得看看我的心跳停了没啊!

  这边,顾小殊趴在已经被她敲晕过去的顾时钧的身上,正在专心致志的给他做心跳复苏,累得她满头大汗!

  就在她要放弃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顾时钧,开门!”林徐吊儿郎当的声音低低的传进来,顾小殊心头一跳,连忙从沙发上跳下来,奔过去给林徐开门!

  林徐的身子刚刚进门,门就被顾小殊贼兮兮的关上!

  见状,林徐一脸懵:“小殊,你这是做什么?”这鬼鬼祟祟的样子,简直就是一个大写的做贼心虚嘛!

  “顾时钧好像被我打死了!”顾小殊贼兮兮的把门关上,一脸内疚的看着林徐:“你说这该怎么办?我要是去自首,能减刑吗?”

  啥?顾时钧被打死了?

  闻言,林徐也是一脸懵!

  那个祸害满天下的顾时钧会被打死?这个消息就算打死他,他也不敢信啊!

  “你怎么把他给打死的?”林徐反应过来,瞥了眼躺在沙发上的顾时钧,见他脸色虽然苍白,胸口却有起伏,心里有了几分底,心中觉得好气又好笑,就调侃的看向顾小殊:“你给我说说,我看看你能不能无罪释放?”

  “真的?”顾小殊早就六神无主了,被林徐这么一说,噼里啪啦的就把事情的起因经过全都说出来,说着说着,就连自己也发觉了什么不对!

  刚刚好像,她并没有确认他死没死诶?

  顾小殊回头,鬼鬼祟祟的看着沙发上的顾时钧,蹑手蹑脚的走过去,碰了碰顾时钧的脸颊:“还是温的!活的!”

  大喜大悲之下,顾小殊又哭又笑,最后泣不成声!连忙拉着啼笑皆非的林徐过来:“你快点给他看看吧!不然要是死了,可不算是我的罪!”

  “怎么不算你的?”林徐闻言,有心捉弄她:“看着流了这么多血,说不定还真救不回来了!”

  “什么?救不回来了?”顾小殊吓得瘫软在地上,心头一痛,眼泪就下来了!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还没病死呢,就要因为故意杀人罪被枪毙了!

  林徐看着乐呵,手上却没有闲着,解开顾时钧的衬衫,一眼就看到被撕裂的伤口,顿时也是倒吸一口冷气!

  顾时钧的伤口本来就在胸口,差点伤到大动脉!这次被这么一压,伤口撕裂开,血肉模糊,看着还真有点恐怖的样子!尤其那鲜红的血液,简直让人窒息!

  “别哭了……”此时,顾时钧好不容易从昏迷中醒来,就听见顾小殊呜呜咽咽的哭声,长叹了一口气,睨着蹲在面前,正在认真给他治伤的林徐:“你吓唬她了?”

  “不吓唬她,下次你就不知道还能不能等到我来了!”林徐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对好友的这种重色轻命的行为很是不满:“明知道自己胸口有伤,还敢这么玩?你看见自己脸上的牙印没有?就你现在这样子,走出去还有谁愿意要?”

  这还是那个人见人爱的顾时钧么?简直就是十级伤残啊!

  闻言,顾时钧的嘴角微微弯起来,目光投向顾小殊,见她已经擦干了眼泪,不由唏嘘,用只有他和林徐能听得到的声音,说:“等你爱上一个人,就知道这感觉了……”

  冷哼一声,林徐把顾时钧的胸口上的伤口处理好,用医用胶带固定好,然后开始处理顾时钧脸上的牙印!

  D更P新!c最快上U酷E匠》网

  “你最能看的,就是这张脸了!还被毁成这样!”林徐絮絮叨叨的说着,回头看了眼战战兢兢的顾小殊:“过来,帮忙!”

  闻言,一直手足无措的顾小殊受宠若惊!她连忙跟过去,捏着自己的手指:“需要我做什么?”

  ……

  等林徐把顾时钧身上的伤口全部处理完,顾小殊也已经浑身都是冷汗!她的手上沾满了顾时钧的血,那通红黏腻的血液,让她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

  林徐刚要说话,就看见顾小殊已经晃了晃,倒在沙发上!

  “顾小殊!”顾时钧被她的突然晕倒吓了一跳,捂着伤口扑过去,扭头去看林徐:“快点来看看!她到底怎么了?”

  见状,林徐也是被吓了一跳!

  其实,从他刚刚进门开始,就已经觉得顾小殊的状态有点不对,还以为她只是受惊过度而已。可没想到,她竟然会这样猝不及防的晕倒!

  伸手搭在顾小殊的手腕上,林徐皱着眉,眼睛专注的看着顾小殊的脸色。然后拨了拨顾小殊的眼皮,检查了好久,才一脸沉重:“时钧,你还是带她到医院看看吧!这个……我也确定不了!”

  “很严重?”顾时钧的脸色变了!他直接抱起顾小殊,脚步沉重的往外走,一边走一边喊:“林徐!出来开车!”

  他的脑海里全都是顾小殊之前说的话,她说,她得了绝症,还是晚期的!难道,那份体检单误打误撞,真实反映了她的身体状况?

  两人风风火火的进了电梯,直接到一楼,顾时钧抱着顾小殊,上了林徐的车!车辆飞快的朝城郊的翰林医院开去……

  此时,顾氏集团内部也已经炸开了锅!

  天!刚刚总裁那浑身的血是怎么回事儿?

  总裁脸上的伤是怎么了?难道刚刚就在他们顾氏发生了一场枪战?总裁英勇负伤?

  可是,总裁怀里抱着的那是新任总裁夫人吧?总裁都已经伤得那么重了,难道总裁夫人重伤快死了?

  各种各样的猜测简直要炸开锅了!张兰芝站在窗口,看着顾时钧乘坐的路虎飞快的消失在视野中,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的快意!

  如果顾小殊就这么死了,那可真是太好了!

  她回头,看向一个个探头探脑的员工,冷厉的训斥道:“都不用工作了?要是不愿意在顾氏工作,我可以给你们办离职手续!”

  顿时,员工们全都作鸟兽散!

  这边,顾氏夫妇和林徐一路飙车到了翰林医院,顾时钧抱着顾小殊,在周围人惊讶的目光下,飞快的走进翰林医院!

  林徐跟在他身后,飞快的交代旁边的护士,准备给顾小殊检查身体!

  看着顾时钧那紧张的模样,林徐轻声劝道:“放轻松,没多大事儿!她肯定没你胸口的伤严重!”

  顾时钧没吭声,只是冷眼瞥了他一眼,脚步飞快的进了病房,把顾小殊放在病床上。

  这时候,护士们已经把检查用的器具取来了,林徐接过工具,俯身给顾小殊做检查!

  认真的做了一遍检查,林徐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他直起腰,看着顾时钧:“恐怕,得送她去做一次B超!”

  做B超?

  顾时钧的脑海里有一瞬间想到了什么,却在看见顾小殊那张惨白的脸的时候,什么东西都抛之脑后,朝林徐道:“不就是B超么?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