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从行政部里走出来一个穿着米色西装的中年男人,他长得很普通,普通到让人一眼看过去留不下任何印象!可他的气质很独特,就像一坛经历了岁月洗礼的红酒一样,很醇厚的感觉!

  “啪啪啪”米色西装男人大肆鼓掌着走近,他微微笑着,朝顾小殊道:“顾总的眼光果然不错!你很不错!”

  “谢谢。”顾小殊大方的答谢,微微扬起嘴角,很礼貌的问了声:“您是行政部的部长吗?”

  “嗯,是我。”米色西装男微微点头:“我叫米林。”

  “我叫顾小殊。”顾小殊礼貌的自我介绍,然后把手上一直拿着的文件递给米林:“这是顾总要给您的文件,请过目。”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顾小殊得体的应答让米林更满意了,连连点头。

  而被他们晾在旁边的张兰芝却是黑着脸,恨不得马上就离开这个让她丢脸的地方!可是,如果现在转身就走,无异于她张兰芝朝顾小殊认输了!

  Z{酷;V匠bU网:B首(^发S

  她不甘心!

  “米部长!”张兰芝扬起唇角,强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轻笑道:“米部长不是出去了么?刚刚……”刚刚她也是去找米林的,可是米林的秘书竟然说米林出去了!

  现在,米林却从行政部里面走出来,这到底是几个意思?这是明摆着不给她张兰芝的面子啊!

  米林似乎才看见她一样,惊讶的“咦”了一声:“张秘书?您怎么在这里?哎呀!你看我这老花眼,竟然没看见您!真是失敬啊失敬!”他的表情真挚到了极点,让人完全看不出来他到底是不是认真的!

  这让张兰芝气得差点七窍冒烟,却碍于面子,也只能挂着笑脸说说笑笑,在米林的打哈哈下,一次质问无疾而终!

  送走了张兰芝,顾小殊忍不住低声笑起来,看向米林也是满满的笑意:“米部长真幽默!”

  “不不不!我不是幽默!”米林一本正经:“我只是爱开玩笑而已!”说完,他回头,看向那个之前告诉顾小殊他不在的那个员工,语气轻快:“以后可得擦亮眼睛看清楚了!这位是顾总夫人,这次是夫人大人大量饶了你,你下次要是再看不清人,就别干了!”

  “是!”那个员工羞愧的红了脸,朝顾小殊连连道歉。顾小殊摆摆手:“没事儿!”

  她也看出来了,米林看起来脾气很好的样子,实则是个很护短的人。否则,也不会那样先一步截断了她的话,让她就算不乐意原谅那个员工,碍于面子也只能原谅!

  虽然,她本身并没有怪那个员工。可是,这一句话就能看得出来,这位米部长可不是省油的灯!

  告别了米林,顾小殊转身走上电梯,谁知,电梯刚一打开,就让她看见站在里面的楚娇!

  “诶?顾时钧舍得放你出来?”楚娇挑了挑眉,对顾小殊调侃的笑了笑,明媚的笑颜让人眼前一亮!

  顾小殊微微一笑,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楚娇,我会帮你的!”

  “帮我?”闻言,楚娇错愕的睁大了眼,她实在不明白,她有什么需要顾小殊帮忙的吗?

  错愕过后,楚娇才开始上下打量顾小殊。

  看见她身上的那条湖蓝色长裙的时候,楚娇“嗳”了一声,拉住顾小殊的肩膀:“这是丁澜的春夏季新款!卧槽!顾时钧不公平!我好不容易才能让他帮我订一套,你竟然就这样当便服穿!暴殄天物啊暴殄天物!”

  要知道,丁澜可是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而且,丁澜还有一个规矩,每款服装只限十套,限量款更是只有一套!

  顾小殊身上的这条长裙,虽然不是限量款,却也是难得的款式!有多少人垂涎着,买了也是等着盛大宴会了才穿出来炫耀一下的好嘛!可是,在这里,顾小殊竟然就这样大大咧咧的穿出来了!

  果然,有钱,任性!

  闻言,顾小殊这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的这条裙子,鼓了鼓腮帮子:“顾时钧不让我穿我自己的衣服,说丢他的脸!我现在都只能穿裙子了!”

  那幽怨的语气,让楚娇恨不得马上把她身上的长裙给扒下来!

  难道她不知道,这一身裙子都够下面这些员工一年的工资了吗?还抱怨?简直太过分了!

  两人幽怨的女人出了楼梯,直接朝顾时钧的办公室走去。

  一进门,顾时钧就抬头,看见楚娇的时候,他眉头皱了一下:“你怎么又来了?”

  其实以前,楚娇是不怎么来他这里的,怎么最近来得这么频繁?难道楚氏又出事儿了?

  “喔!这么赤裸裸的嫌弃啊!”楚娇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哼哼唧唧的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翘着二郎腿:“你还敢说!前天突然公布结婚,结果,楚氏那群老东西就闹腾起来啦!都说没你这个大神坐镇,我老爹又进了医院,整个楚氏不能被我这个戏子把握在手中!”

  这一声声的控诉,没有让顾时钧愧疚,反而让他做出一副看戏的模样,甚至朝顾小殊招了招手:“坐着,看她演!”

  楚氏虽然不好把握,但是她楚娇就是省油的灯?会搞不定那群老东西?

  楚娇这么风风火火的来控诉,不过是想偷懒,想把手头上的工作找个人推了而已!他但凡做出一星半点愧疚的模样,就等着工作量翻倍吧!

  闻言,顾小殊点了点头,坐回自己的椅子上,还从旁边的置物架上拿了一包薯片,咔擦咔擦的啃起来,当真是一副坐等看好戏的模样!

  看着这俩没心没肺的模样,楚娇的戏也演不下去了。她破罐子破摔,把手上拎着的包往沙发上一丢,死皮赖脸:“反正我不管!都说送佛送到西,你这样甩手不干了,我可不许!你得把张翥借给我几天!”

  她的专业是演戏好吧?要她每天面对着那群老东西,说些言不由衷的话,她情愿每天都出外景!省得还要看那群老东西的脸色!

  “张翥忙着呢。”顾时钧顺手把刚刚看完的文件签了,放在旁边,然后抬眼看了眼顾小殊,见她啃薯片啃得正欢,皱眉道:“一天只能吃一包!”

  这种垃圾食品,要不是他看她实在喜欢得紧,也不会允许林三给她准备这么多!

  “不行!”顾小殊摇头,她都是得了癌症,没几天可活的人了,要是连这点零食都不能尽情的吃,那她剩下来的这人生还有什么乐趣?岂不是生无可恋啦?

  她想了想,伸出手指头,商量道:“三包?行么?”

  “两包!不然,一包也没有!”顾时钧皱眉看着她桌子上的薯片,这些东西吃多了,她回去怎么吃得下他煮的食物?

  闻言,顾小殊纠结了一会儿,点头:“好吧!”

  话音未落,楚娇的哀嚎声响起:“你们能不能行啊!没看到我这个大活人在这里嘛!秀恩爱也不怕遭雷劈!老娘我活得这么辛苦,你们难道都看不见嘛!”

  “你哪里辛苦了?”顾时钧低头,云淡风轻的说道:“你们老爷子在楚氏也安插了不少人,你只要把任务安排下去,哪里累得到你?”

  上次,他在楚氏处理事务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楚家老爷子实在不是个省油的灯!他早早就给楚娇做好了打算,控制住了楚氏的人心,就算那些董事会成员闹起来,也不闹不出什么名堂!

  这次楚娇来闹,根本就是因为她懒!

  “那……那我这不是什么都不懂嘛……”楚娇一脸委屈,刚要继续撒泼,就看见顾小殊抱着两包薯片,正蹑手蹑脚的往外跑!

  楚娇顿时挑眉:“顾小殊同志,我好歹是帮过你的,现在我才抱怨几句啊?你至于这样‘携款私逃’么!”

  刚刚溜到门口的顾小殊身子一顿,看见顾时钧也拿着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尴尬的笑了笑,连忙指着外面道:“听说楼顶的太阳不错,我看这里没我什么事儿,所以,我去楼顶晒晒太阳……”

  然而,顾小殊的内心早就已经在咆哮:楚娇你他么的有没有眼色!看不出来我正在给你们俩制造空间么?现在是你的撩汉时间啦!竟然还撞破我!难怪拿不下顾时钧!

  “整栋大厦,最好的阳光不就在你的位置上?”顾时钧眯着眼,看着顾小殊的尴尬脸,冷哼一声:“顾小殊,你最好脑袋里没有乱想什么!不然……”

  他哼了两声,那模样就像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似得!

  最好的阳光就在她的位置上?

  顾小殊愣了愣,她一直都知道这个窗边的阳光不错,却没想到这个取光竟然是整栋大厦最好的!被他这么一说,她心里突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身在福中不知福!”楚娇也看出点什么来了,翻了个白眼,提起自己的手包就站起来,眼看着就要走。

  顾小殊连忙道:“你别走啊!刚刚才来呢!我就出去一下,你们俩随意聊嘛……”

  话音还没落下,那边的顾时钧已经彻底黑了脸!

  他要是再看不出来顾小殊的意图,那他就是眼睛瞎了!这丫头的脑袋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竟然想撮合他和楚娇?

  他要是喜欢楚娇的话,还需要等她顾小殊来撮合么?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楚娇看了眼顾时钧的脸色,朝顾小殊笑道:“不用了,接下来的狂风暴雨,还是由你来承受吧!”

  说完,踩着她的恨天高,扭着腰肢,路过顾小殊,开门走了出去。

  在她路过顾小殊的时候,顾小殊听到她的声音低低的响起:“傻瓜,我和他是不可能的。”声音很低,只有她们俩能够听得见!

  在楚娇走出去,门关上的时候,顾小殊清晰的听见了自己的心里“咯噔”一声,她胆战心惊的抬眼看向顾时钧。

  果然,山雨欲来风满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