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状,顾时钧好笑的看了她一眼,直接拉着她出门,看见门边竖立着的一排铁架子,上面挂着林林总总各式各样的礼服!

  “这是什么?”

  顾小殊吃惊的睁大眼,这些礼服都是女式的,且款式都很年轻,一看就知道是给她准备的!

  顾时钧把那一动架子拉过来,在灯光的照射下,每一件礼服都折射出与众不同的光泽。如果此时楚娇在的话,一定会失声尖叫:“这些都是世界顶尖设计师丁澜的独款!”

  每一款礼服都价值连城,且有价无市!外面的人穷尽一辈子都不一定能够买得到一款,可是现在,这些礼服就像食材上的萝卜青菜一样,摆在顾小殊的面前!

  “这些,是给你准备的,明天往后,都穿这些!”顾时钧云淡风轻的把所有礼服搬进来,随意的挂在顾小殊的衣橱里,好像手上的这些不是昂贵的礼服,只是街边五十元一件的T恤!

  跟过去看了看,顾小殊嘟嘴:“这些都是裙子,我要是每天穿着这些,都不能做事情了!”

  中看不中用的东西,哪里有她的便装舒服方便?

  一想到以后都要穿这些裙子,顾小殊整个人都不好了,早知道她就不该答应顾时钧假结婚!

  这下可好!就像给自己套了一层枷锁一样!

  可惜,顾时钧对她的抱怨闻若未闻,只是遗憾的看了眼衣橱:“这间房间太小了,明天我让人把隔壁房间腾出来,给你做衣帽间!”他准备的好多服饰给她,只是太多了,还没运过来而已。

  “我喜欢穿衣裤!”顾小殊看他转身要走,连忙补了一句:“所以,我不想穿这些裙子!”

  “明天穿嫩绿色那条长裙。”顾时钧低声交代了一句,然后越过她,往外走。刚出门,他就掏出手机,给张翥发了条短信:“明天找丁澜订十五套衣裤!”

  张翥的短信很快就回来了:“我的祖宗啊!丁澜还在荷兰,衣裤只怕得半个月之后才能送到!”

  收到回复,顾时钧回头看了眼已经被关上的门,幽幽的眯了眯眼,直接给林三拨了电话:“明天,把时尚巴拉的最新款衣裤全都调过来给顾小殊!”

  门内,顾小殊看着衣橱里满满当当的裙子,忍不住伸手抹了一把,只觉得手底下的布料手感好得不得了!应该是传说中的真丝面料的!

  长长的叹了口气,顾小殊爬上床,倒在床上,嗅着鼻尖若有若无的香味,竟然有点昏昏欲睡。

  这若有若无的香味好像很熟悉,带着一股让人安心的气息,唔……在哪里闻到过?

  她迷迷糊糊的想着,眼皮子已经沉沉的搭下来,深沉的睡去……

  过了一会儿,木门“哒”的一声打开,轻巧的脚步声一点点靠近,终于,在床前站定。

  顾时钧眯着眼,看着床上已经沉沉睡去的女人,解开外套的扣子,随意的搭在床尾,自己小心翼翼的在她身边躺下,一动不动的贴着她,嗅着鼻尖她的体香,终于闭目沉睡……

  果然,只有她的味道,才能让他真正的安心睡去。

  第二天早上,顾小殊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一眼就看见了站在她床前的顾时钧,登时吓得钻进被窝:“喂!顾时钧!你怎么在这里?”

  “快点起来,今天的行程很满!”顾时钧瞥了眼她从被子里露出来的锁骨,脸颊染上几分火烫,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去拍婚纱照。”

  “婚纱照?”顾小殊尖叫起来!

  什么鬼!他们不是传说中的假结婚吗?为什么还要拍结婚照?

  顾小殊噌的跳起来,大声问:“假结婚为什么要拍结婚照?”

  闻言,顾时钧回头,就看见某人赤条条的站在床上,一脸质问,他眯了眯眼:“你这是在让我把假结婚给坐实了?”

  他的目光在她身上上下游移,顾小殊只觉得今天有点凉爽,然后就看见他的目光钉在自己的身上,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她尖叫了一声躲回被窝里!

  昂! 她怎么忘记了自己有裸睡的习惯呢?囧!

  顾时钧回头,目光向前看,看着走廊,眼底笑意弥漫。

  而他背后的顾小殊,等他走了之后,才飞快的从被窝里钻出来,换上自己的衣服,正准备往外走,就想起他昨天说的,穿那套嫩绿色的长裙。

  唔……到底要不要换呢?

  换了一身嫩绿色的长裙,顾小殊红着脸走下楼梯,就看见顾时钧正在往桌子上摆放面包片,不由“咦”了一声,走过去:“顾大总裁,你这是抽的什么风?”

  “坐下吃早餐!”顾时钧忙里抽空,从厨房里端出一大盆的……顾小殊看着他手上端出来的东西,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是……牛奶?”

  放下手里的牛奶,顾时钧点了点头,给顾小殊取了一片面包,抹上黄油,放在她面前的餐盘上:“快点吃吧!”

  顾小殊就像看见外星人一样,坐在椅子上,小心翼翼的问:“顾时钧,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难道,他被鬼上身了?因为昨天晚上去了墓园?

  天了噜!

  紧张的抓紧手上的刀叉,顾小殊警惕的看着对面,顾时钧已经从容落座,正在把盆子里的牛奶分开装在杯子里,再把杯子递过来。他听到顾小殊的话,脸上染了几分熏红,忸怩的垂眼,看着自己面前的面包。

  那小模样,让顾小殊有种自己调戏了良家闺女的错觉!

  “你该不会是,准备把我拖去顾家吧?再见一次你母亲?”

  顾小殊看他的样子,就有种不好的预感,一下子冷汗就下来了!

  她是真心不想再去面见那位顾夫人了!虽然,现在那位顾夫人是她名义上的婆婆!

  一想到婆婆二字,顾小殊更紧张了!俗话说得好,丑媳妇早晚得见公婆!昨天他们登记结婚,那今天就是“新婚第一天”,按照习俗,可不就是得去见婆婆么!

  “不是!”顾时钧咬了一口面包,对她的反应很是不满:“你那是什么表情?我像是那种会把你往火坑里推的人么?”

  “不像。”顾小殊连忙摇头,在顾时钧满意的目光中,接了句:“你根本就是!”

  从她认识他开始,就是她灾难的开始!

  认识他的第一天,她就被曝光卖银、被学校开除!第二天,她被家人赶出来,众叛亲离!第三天,被迫签订保姆协议,成了他的保姆!第四天,她被带去顾氏集团,成了整个顾氏集团名媛的公敌!第五天……

  顾小殊掰着手指头,数着数着就麻木了!

  这哪里是什么豪门总裁啊?简直就是行走的灾难中心好嘛!

  闻言,顾时钧也不气馁,只是把她面前的餐盘推了推:“快点吃!吃完了还有很满的行程!”

  “不就是拍婚纱照?”顾小殊啃了一口面包,不以为然:“这种事情,两三个小时就搞定啦!”

  而她对面的顾时钧闷不吭声的喝了口牛奶,兴趣缺缺的看手机上的东西,看了一会儿,问:“你想要谁给你做伴娘?”

  伴娘?

  顾小殊愣了愣,放下面包:“我们不是假结婚?不是就拍个婚纱照意思意思?哪里还需要伴娘?”

  “你以为顾家的人那么好骗?一本假结婚证就能糊弄过去?”顾时钧抬眼,就像看傻子一眼看了眼顾小殊,直接把自己杯子里的牛奶喝完,杯子“啪”的一声放在桌子上,哼了一声:“没有十套八套结婚照,没有一场……你以为他们会被骗过去?”

  “一场什么?”顾小殊睁大眼,看着他,虎着脸威胁:“婚礼?你再开玩笑,我就公布我们假结婚的事情!”

  闻言,顾时钧冷了脸:“和我完成一场婚礼很丢脸?”

  “丢!”顾小殊看着他的冷脸,想起前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更加没好脸色,气得顾时钧眼睛里都要迸出火花了!

  他站起来,从椅背上把西装外套拿起来,穿上:“你放心,不会有婚礼!”

  那低气压,把顾小殊吓得够呛!

  一直到吃完早餐,两人坐上劳斯莱斯,顾小殊还是眼观鼻鼻观心,不肯再和他说话!

  顾小殊一直看着车窗外,窗外的景物飞快往后退,漂亮得让她有种沉溺其中的感觉。车辆进了城市中心,停在S市最大的婚纱中心门口,顾时钧打开车门,朝她道:“出来。”

  “嗯。”顾小殊爬出来,谁知,站起来得太早,脑袋一下子就撞上车顶!

  “唔!”没有感觉到疼痛,她疑惑的往上看,就看见顾时钧的手掌一直护在她脑袋上面,这一撞,就是撞在他的手上了!

  悻悻的低下头,顾小殊从车里钻出来,低声道了句谢。

  顾时钧冷哼一声:“没见过妻子因为这点小事朝丈夫道谢的!”她根本就是拿他当外人!

  感觉到他的低气压,顾小殊眼珠子动了动,反驳:“你明知道我们是……”

  “时钧?”身后传来清脆的声音,打断了顾小殊的话,顾小殊回头,就看见踩着一双红色恨天高的楚娇婀娜的走过来!

  楚娇身上穿着一条黑金色的长裙,脖子上挂了一条银白色的链子,链子上缀着一枚鸽子蛋大小的火红色极品玛瑙!整个人就像一个高贵的女王一样,朝他们走来!

  酷匠网正版首发}

  走近了,楚娇看向顾小殊,尤其在她身上那条嫩绿色长裙上多看了两眼,挑眉看向顾时钧:“丁澜手工制作的,春意盎澜系列?顾时钧,你果真是大手笔!”

  这款裙子,其实她也曾经向丁澜预定过。可惜,丁澜的规矩,一款衣服只做一套!当时她就被丁澜拒绝了,原因就是,这款裙子已经被人预定!

  可是,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三个月之前,他顾时钧还没认识顾小殊吧?那么早竟然就已经帮顾小殊订下了这款裙子?

  顾时钧的目光也落在顾小殊的身上,可惜,他看的不是那条裙子,而是顾小殊这个人,他勾了勾嘴唇:“有的人,值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