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到他们相遇以来的种种,顾小殊有种背后发凉的感觉!

  顾时钧本来就是个什么都不缺的人,凭什么坚持要娶她?难道就是因为,她是个贫民?她身败名裂一无所有,一个她消失在世界上,也不会有人注意到?

  对!变态杀人魔好像都喜欢对像她这样的人下手,因为毫无顾忌!

  此时的她已经忘了,他们刚刚在媒体面前公布了关系,全世界都会知道她这个顾少奶奶的存在的!

  “那……那啥,顾时钧啊,杀人要偿命的!你别冲动啊……”顾小殊一想到顾时钧可能是变态杀人魔,就连连往后退,奈何手腕被他攥住,只能任由他拖着她往墓园里面走去!

  “不是……我们都已经假结婚了!你不会是要杀人灭口吧?明天头条可就不是你新婚,而是……是你克妻啦!”

  “你放过我吧!我……我还要活着赚钱还你呐!”

  顾小殊刚开始还絮絮叨叨的说话,到后来就连话都不敢说了,生怕顾时钧一个心情不好,直接把她给活埋了!

  根据她以前看过的小说,豪门好像都不把人命当回事儿的!

  顾小殊欲哭无泪,被生拉硬拽的拖进了墓园,一步一步登上墓园的小山丘,站在高处的时候,她的两腿还在发抖!

  却见顾时钧放开了她的手,站在一座墓碑前,垂着头,声音低沉,听不清在说些什么……

  战战兢兢的盯着顾时钧,顾小殊眼珠子一转,另一个可怕的猜想跃然出现在脑海中!鬼故事里怎么说的来着?夜深人静杀人夜!再加上他们现在在墓园,瞧瞧顾时钧这模样,简直就跟被鬼上身了一样!

  怎么办?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要怎么从这个杀人魔的手中逃脱?

  这边顾小殊胡思乱想着,那边,顾时钧正站在墓碑前,垂眼看着墓碑,轻声道:“父亲,这是您的儿媳。今天,我们去登记结婚了,我想着,带她来看看您……明年,或者后年,我会带着我们的孩子再来看您。”

  他的声音低沉,像是老友之间的琐碎聊天,又像是喃喃自语:“至于那个人……她再怎么荒唐,终究是你的妻子,我会给她养老,然后让她葬在你旁边的。你爱了她一辈子,大概这样,你也会满意吧?”

  顾时钧说着,从口袋里取出一块小小的方形的东西,用打火机点燃了,摆在墓碑前的石台上:“这是顾氏的经营状况,顾氏是你一辈子的心血,我会好好守着的。”

  等那块方形的东西燃烧殆尽,顾时钧回头,看向顾小殊:“过来!”

  “做……做什么?”顾小殊心里毛毛的,可能是心里因素影响,让她看顾时钧的脸色总有种阴森森的错觉!

  “让你过来你就过来!”顾时钧翻了个白眼,几步走过去,把她带过来,朝墓碑的方向道:“这是我的父亲,你总也得见过才行。”

  父亲?

  顾小殊楞了一下,恍然想起,今天早上见过的顾母,顾母身边陪着的人是顾时林,算起来是顾时钧这一辈分的人!这么说起来,她还真忘记了顾父这么个人!

  垂眼看向那墓碑,墓碑上镶嵌了一张寸许的黑白照片,顾小殊定睛一看,愣住了!

  “你父亲他长得……”怎么那么像顾时林?

  闻言,顾时钧冷了眼底的温度,并不回答顾小殊的话,只是说:“你该叫他父亲,而不是‘你父亲’!”

  “我们是假结婚啊亲!”顾小殊冷哼一声,朝顾时钧翻了个白眼,又转眼去看墓碑上顾父的名字,恭恭敬敬的喊了声:“顾伯父好。”

  她做不到顾时钧说的叫父亲,却出于礼貌,叫一声顾伯父。

  话音刚落,顾时钧已经点了点头,伸手拉住顾小殊的手臂:“行了,走吧!”

  两人一步一步的走下台阶,顾小殊深呼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问:“那个,顾夫人……”

  “她的事情,你想知道?”顾时钧侧眼看她,眼底泛起一丝笑意:“这种事情,我只和我妻子说。”言外之意,如果你承认是我的妻子,那我就告诉你!

  可顾小殊只是连连摆手:“不不不!我只是想说,以后能不能让我不要再看见她了!我是真的不想再看见她了。”

  如果,她很爱很爱顾时钧,那她可能会勉强自己去接受顾夫人那样的人。可是,她本来就不爱他,不愿意人生仅剩下的时间还要委曲求全的生活!

  像顾夫人那样的女人,典型的被捧在手心里久了,说白了,公主病!她可不想自虐的去见她!

  闻言,顾时钧眼底闪过一丝黯然!

  她的意思他何尝不懂?

  两人沉默着下了山,顾小殊这才看见墓园门口竟然还站着一个守墓人!

  守墓的男人已经年过半百,他从门边的木屋里走出来,深深的看着顾时钧,又看了眼跟在顾时钧背后的顾小殊,语气中染了几分笑意:“时钧,这是带着未婚妻来见父亲?”

  可惜,顾时钧对他不辞颜色,连眼角的余光都不曾给,拉着顾小殊直接往外走!

  那守墓人连忙追了几步,很是愧疚的说:“我知道你不想见我!要不是我守在你父亲的墓前,只怕这辈子你都不会想看我一眼!”

  闻言,顾时钧的脚步顿住,他的背影孤傲,让顾小殊看着莫名的有点心酸的感觉。好像,豪门总裁的人生也不是想象中那样完美的?

  “你知道,就不要出现在我面前!”顾时钧冷峭的声音响起,他握紧了顾小殊的手,把她拉到自己的身前,紧紧的拥着,抬步往前走!

  那守墓人并没有再说话,只是孤独的站在黑夜里,身影就像要融化在夜色中一样。

  顾小殊被他拥着,一路走得飞快!

  一直到上了车,顾时钧都没有再说话,他就像被卡住了喉咙,失去了说话的能力一样,浑身上下笼罩着一层浓浓的悲哀气息。

  “你没事吧?”顾小殊小心翼翼的碰了碰他的手臂,见他动手要开车,连忙拦住:“等等!情绪不稳定开车,容易出车祸!”

  “你这是,在关心我?”顾时钧闻言,眼底幽幽的发亮,手指扣住方向盘,隐隐的可以看见发白的指骨!

  酷0K匠网。永&◎久免c费cX看小E说P

  放下手,顾小殊扭头看向窗外月色,哼唧一声:“不是,我只是担心出车祸,我这本来就不长的命更打折了!”

  ……

  回到顾家别墅的时候,顾时钧浑身上下还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就像全世界都欠了他八百万一样!

  顾小殊跟在他后面,根本不想理会他的小情绪,自顾自的回到房间,洗了个澡,躺在床上发呆。

  其实,今天在顾家墓园里的感触很多,远远不像她表现出来的那样无所谓!大概是因为从小得不到顾爸顾妈的重视,她一直很珍惜亲情。

  看到顾父墓碑的一瞬间,她似乎明白了顾时钧埋藏在内心的悲恸。她的爸爸还在人世,可他的却已经不在了!

  再加上还有那样的一个母亲,顾时钧好像比她还要缺失亲情啊……

  想着想着,顾小殊就睡不着了。

  她脑海里莫名其妙的浮现出顾父的照片,那个模样,简直就是另一个顾时林!

  不!或者说,应该是顾时林像是第二个顾父才对!

  难怪,顾夫人那么缠着顾时林,看来,当年顾父在世的时候,顾夫人真的很爱很爱他!乃至,顾父死后,她也要找一个样貌相似的人,哪怕全天下的人都反对,也要守着那张脸!

  大概是脑袋里的东西太多,顾小殊在床上翻来覆去,一直都没有睡着。

  过了好久,门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她一愣,连忙爬起来,蹑手蹑脚的走过去,趴在门上偷听门外的动静!

  只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一阵一阵的响起,顾小殊的心跳也跟着一阵一阵的猛烈跳动!大概是今晚去了墓园的缘故,她总会想到一些不好的东西!

  比如,这声音多像是尸体拖动的声音?

  好奇心的驱使下,顾小殊悄悄打开门缝,往外面瞄一眼。

  谁知,门缝刚刚打开,她一眼就看见门外赫然站着一抹白色的身影!那人听到开门的声音,脸霍然转过来,惨白的月光照在脸上,就像一个阴冷可怕的吸血鬼一样!

  “啊!”顾小殊被吓得尖叫,条件反射的关门,谁知,眼看着门就要关上,一只惨白的手突然从门缝里钻出来牢牢的捉住她的手!

  “啊啊啊!”顾小殊尖叫着,要甩开那只手!

  可那只手就像生长在她手上了一样,任由她怎么甩,也甩不掉!紧接着,门打开,顾时钧的脸出现在她面前,他没好气道:“大半夜的,你鬼叫什么!”

  终于看清眼前的人是谁,顾小殊那粉碎成二维码的胆子终于恢复了点,她瞪眼,几乎咆哮:“你才鬼叫呢!你全家都鬼叫!”

  可话音未落,她又觉得不对!

  她现在就在他家呢!要是他全家都鬼叫,那还得了?顿时,她的气势泄了大半,整个人就像脱水了似得,软趴趴的趴在墙边:“你都不知道,我刚刚都要被你吓死了!”

  “我什么时候吓你了?”顾时钧皱眉,表示万般委屈!他可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啊,怎么就把她给吓死了呢?

  顾小殊翻了个白眼,扭头从床上抱了个枕头,坐在床边:“你说,你刚刚在外面拖什么东西?一阵一阵的声音,吓得我……”

  “吓得你以为我在拖尸体?”顾时钧可算是听出来了,她脑袋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堂堂顾氏总裁,半夜里玩拖尸体的游戏?

  脑洞真大!

  闻言,顾小殊的脸都红了!眼珠子转了转,她好奇的探头往门外看:“那你刚刚在做什么?鬼鬼祟祟的,在拖什么?还站在我门口……”

  说着,她的视线往门外探去,门外有一片阴影,就像有什么在趴着似得,让人只看一眼就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