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看不出来……打扮一下也这么漂亮……”林三呢喃一声,偷眼去看顾时钧,一眼就看见顾时钧隐隐握紧的拳头。

  顾小殊走出来,看所有人的目光都投过来,脸上有点发红,她的十指收紧了松开,如是几次之后,才害羞的看了眼顾时钧:“还不走吗?”

  眨了眨眼,顾时钧的嘴唇弯起来,伸手做出邀请的姿态:“请吧,我的夫人?”

  脸上更红了,顾小殊羞涩的伸出手,把手搭在他的手掌上,这才发现,他的手掌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竟然隐隐有点湿润!

  “走走走!”林三招呼保镖跟上,一行人往楼梯那边走。

  一路上,顾氏夫妇收获了不知多少嘱咐,尤其刚要走进电梯的时候,小颜从医生办公室赶来,大喊:“小殊!祝福你哦!”

  就像去结婚是自己一样,小颜笑靥如花。

  “谢谢。”顾时钧瞥了眼脸上已经通红的顾时钧,抢先道了谢,电梯关上,外面看热闹的目光也被关在外面。

  感觉着电梯下降,顾小殊低垂着眼看着自己的脚尖:“我们去民政局领结婚证,可是假结婚的话,结婚证不也该是假的吗?”

  “嗯。”顾时钧点点头,从口袋里取出来两本红色的小本本,给顾小殊看了看:“这是林三刚刚从火车站买来的,一会儿我们就用这个!”

  伸手接过那两本假结婚证,顾小殊的指节抠得发白,她点点头:“知道了。”

  她也分不清为什么,看到这两本假结婚证,她心底竟然隐隐有几分失落!

  可是,为什么失落呢?明明,她明明不想和他结婚的……

  “再抠,结婚证就要被你抠坏了。”顾时钧从她手中将那两本即将被扭坏的结婚证拿过来,看着她抠得发白的指骨,眼底闪过一丝笑意,然后握住她的手,把她的手包在手掌里。

  这时,电梯“叮”的一声打开,电梯外不知何时竟然已经铺好了红色的地毯!地毯一路铺着,通往门外的劳斯莱斯!

  鲜红喜庆的红地毯,看在顾时钧的眼底却是满满的恶俗!

  顾时钧回头看了眼林三,林三讪笑一声,摸了摸鼻子,低下头。他这不是听说,豪门结婚都得有红地毯嘛?

  “这……会不会太严肃了?”顾小殊看着脚底的红地毯,难以想象,顾时钧这种人,竟然会弄这么恶俗的东西!这简直和猴子吃鱼差不多的让人震惊!

  “不会。”顾时钧抿唇,手臂里挽着顾小殊:“顾家就是这么恶俗的!”

  两人手挽着手,一起朝劳斯莱斯走去。

  上了车,两人安静的坐在车座上,直到车辆到了民政局,两人下车,都没有说一句话!

  一下车,顾小殊就看见地上也铺了红地毯,甚至,在红地毯上还撒了一地的玫瑰花!夜色已经朦胧,路边的路灯朦胧,恍惚间就像在梦中一样。

  顾小殊回头,看向身后的顾时钧:“领个假证而已,这样会不会太兴师动众了?”

  瞧瞧这满地的玫瑰花瓣,这得多少玫瑰花啊?

  “顾家的人领证就得这架势!”林三从副驾驶上下来,连忙讪笑:“再说了,这不是体现了总裁对你的深情吗?”

  闻言,顾小殊“唔”了一声,回头去看顾时钧:“真的是为了我?这些花?”

  低头看着顾小殊,顾时钧只看见那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以及那双眼睛里的惊喜,他瞥了眼满地的花瓣,点了点头。大概,女孩子都喜欢这种浪漫吧?

  谁知,一看见他点头,顾小殊就开始痛心疾首:“如果是为了让我开心,为什么不折现给我?这得浪费我多少钱啊!”

  霎时间,民政局门前一片寂静!

  顾时钧深呼吸,还是忍不住低声道:“顾小殊,你真是世界上最不解风情的女人!”说完,拉着一脸懵逼的顾小殊就往门里走。

  顾小殊一路跟着,进了民政局,她惊讶的发现,民政局这个时间还真是有人在工作啊!

  穿着工作服的中年阿姨一看见两人进来,连忙换上笑脸:“来啦?证件都带了吗?”

  证件?

  顾小殊想起来,结婚好像是需要户口本的吧?可是,她的户口本还在她爸妈的手上,没有户口本,他们要怎么假结婚?

  谁知,顾时钧点了点头,看向林三,林三连忙从包里把两本户口本取出来,又让顾时钧和顾小殊把身份证取出来,顾小殊一看见户口本,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她刚要开口问,顾时钧已经先一步说:“假的!”

  这也能假?顾小殊有种整个世界都可以伪造的错觉!两人填了结婚表格,一切都按照正常的结婚程序进行着……

  直到拍合影的环节,顾小殊悄悄拉了拉顾时钧的手臂,低声问:“假结婚而已,这些都要做吗?要是所有的程序都做了,那不是真结婚了?”

  顾时钧看了她一眼,见她眼底闪过的不安,解释道:“结婚证是假的!钢印会印在火车站那边买来的那本结婚证上,懂了?”

  被他这么一解释,顾小殊懵懵懂懂的点头,被拉着和他坐在一起,她穿着浅紫色的长裙,更衬得肤白貌美,一张娃娃脸显得很是稚嫩。而他穿了一身黑金色西装,特显尊荣华贵,此时,他脸上挂着浅浅笑意,很有几分中国古时候说的,温润如玉的样子!

  两颗脑袋挨在一起,在工作人员的一声“茄子”中,两人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相机的画面定格,照片洗出来,顾小殊探头一看,还真是像模像样的!

  结婚证就这么领下来了!拿到结婚证,顾小殊的脑袋还处于恍恍惚惚中,可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好像自己上当了!她捏着红色小本本,认真的看上面的印记:“顾时钧,在哪里看是不是假结婚证啊?”

  “这里!”顾时钧指了指结婚证背后的一个标记:“真的结婚证是没有这个的!”

  “哦。”顾小殊似懂非懂的点头,把结婚证丢给他:“你自己收好吧!我们已经假结婚了,所以,你就不能跟我要今天的误工费啦!”

  闻言,顾时钧露出会心一笑,把两本结婚证都收在西装口袋里,伸手揽住她的腰,低声道:“顾少夫人,现在整个顾氏都是你的了,一个误工费算什么?”

  他的声音很低,就连站在他身边的顾小殊都听不见,只听见模模糊糊的声音,她连忙问:“你说什么呢?”

  顾时钧含笑,低头在她耳边道:“现在,真正的战役要开始了。顾小殊,你做好和我并肩作战的准备了吗?”

  还不等顾小殊反应,他已经拥着她,走出民政局!

  酷匠7S网}唯d一正@)版,其N他\都‘是(盗,/版

  一出门,眼前就是一阵闪光灯的亮光!

  顾小殊被这突如其来的闪光灯吓了一跳,惊慌失措的看向顾时钧,退了一步,躲在他怀里:“顾时钧!这是怎么回事儿啊?为什么这么多记者?”

  明明,刚刚他们进去的时候还没有这些记者的!

  “这是作为顾家少奶奶必须面对的。”顾时钧低声笑了笑,手臂用力,把她从怀里拉出来,与他并肩站在台阶上,面对着面前的闪光灯。

  “顾总,这位就是您的新婚妻子吗?”

  “顾总,关于您前几天宣布的未婚妻事件,您能解释一下吗?”

  “顾总,抛弃楚娇另娶她人……”

  劈头盖脸的一通采访,那群记者一步步往前挤,生怕晚一步,就没了采访的机会!在S市,顾时钧结婚这个消息,对他们来说,就是明天报纸的头版头条啊!

  拿下这头条,他们这段时间辛苦得蹲守才算是值得的!

  顾时钧拥着顾小殊,面对接二连三的问话,他面不改色,云淡风轻道:“这就是我顾时钧的妻子,顾小殊!其他人,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

  一句话,不仅确认了顾小殊正宫娘娘的地位,更是把曾经的未婚妻楚娇,撇的一干二净!

  记者群就像炸了锅一样!

  每个人都在往前挤,都想再问一个问题!可惜,顾时钧并不打算回答太多的问题!他朝林三看了一眼,林三会意,让保镖把记者全都拦住,开出一条道路来!

  顾时钧就拥着顾小殊,从记者群中分出的那条路走,一路上了劳斯莱斯,他自己亲自驾车,车辆启动,扬长而去。

  坐在副驾驶座上,顾小殊鼓着腮帮子,质问他:“你为什么要把消息透露给记者?明明,我们只是假结婚而已!你这样做,全世界都知道我们结婚啦!”

  “和我结婚很丢脸?”顾时钧闻言,扭头看她,眼底暗波汹涌。

  闻言,顾小殊愣了愣,摇头:“不丢脸啊!”

  他顾时钧,坐拥顾氏集团,躲一跺脚,整个Z国金融界都要抖上三抖!嫁给他,是多少名媛贵女的心愿?别的不说,就在顾氏里,多少名媛排着队想嫁给他!

  “既然不丢脸,为什么怕人知道?”顾时钧回头,专心看着面前的路况,对顾小殊的问题不以为然!

  开什么玩笑啊!他顾时钧的结婚典礼,还得偷偷摸摸不成?

  “可是,我们是假结婚!”顾小殊冷哼一声,憋屈道:“我们之间就是简简单单的债务人和债权人的关系,你这样,让我很困扰!”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们的关系不简单了?”顾时钧反问,眼底笑意不再,却多了几分戏谑:“我们一直都是假结婚啊!但是,假结婚也得公告天下吧?不然,明天你去对付顾家那群老东西?你不累我都嫌累!”

  顾小殊还要说话,就听见顾时钧的声音再次响起:“到了,下车吧!”

  她扭头看向窗外,窗外不是顾家别墅,也不是任何酒店,而是一个广阔的平台!

  “这是哪里?”虽然疑惑,顾小殊还是乖乖下车,任由顾时钧带着她,一路走过宽广的广场,进了一扇小门。

  进门的时候,顾小殊看见门上面有块牌匾,写着“中山墓园”!

  啥?这……这是墓园?

  顾小殊腿都软了!

  我了天!难道顾时钧这厮想在“新婚之夜”就灭了她一个“新娘子”?然后就地掩埋?所以就把她带到墓园来?

  她想起很多电视剧里,有心理变态的人就喜欢玩这种游戏!

  难道,他就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