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去!”顾时钧抿唇,低头看她,顾小殊的脸色很苍白,比起他,她倒更像是随时要昏倒的样子!

  他眉头皱了皱,反手握住顾小殊的手腕:“你没事吧?”

  顾小殊眯了眯眼,可怜兮兮的抬头看他:“顾时钧,我好像有点……”晕!

  Y最新章节上☆酷/%匠:e网c

  话还没说完,人已经轰然倒下!

  顾小殊做了个梦,梦见很多很多年后,她坐在花园的竹制躺椅上晒太阳。忽然,背后传来男人的声音,问她:“小殊,你说,我们的儿子叫什么名字?”

  她摇了摇躺椅,懒洋洋道:“你决定就好了,这种事情我说了也不算数……”

  “谁说不算数的?”那人从后面转出来,怀里竟然真的抱着一个孩子,凑近给她看:“你看,这么可爱的孩子……”

  她猝不及防的抬头,就看见那人的长相,顿时吓得一阵尖叫:“顾时钧!”

  然后,眼前一亮,她就从梦靥里挣脱出来了……

  “真是恩爱啊……”床边站了一抹白色的身影,那人调侃:“梦里还在叫他的名字!瞧瞧,你一叫,他就来了!”

  顾小殊定睛一看,站在床边的那抹白色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之前给她检查过身体的医生,林徐!

  林徐的身后,缓缓走出来一个穿着病号服的男人,他胸口的位置包裹起来,显然,他胸口的伤口已经被包扎过了,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顾小殊梦靥中抱着孩子的男人,顾时钧!

  想到梦里的场景,顾小殊的脸红起来,眼睛不自然的瞄了眼顾时钧。

  望着顾时钧胸口包扎起来的样子,顾小殊瞄了眼还杵在床边的林徐,小声的问:“你的伤……没事了?”

  “本来就没事啊!”林徐插嘴,大大咧咧的给她介绍顾时钧的伤势:“也就是差那么一点点伤到动脉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都说了,祸害遗千年,像他这样的人,只怕万岁都算少的!”

  差点伤到动脉?这还算不上大伤?

  顾小殊被林徐的话吓得脸色惨白,她看了眼顾时钧的胸口,一想到那么深的伤口本来应该留在自己身上的,她的心就开始揪痛!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顾时钧没好气的白了林徐一眼,瞥了眼顾小殊苍白的脸色,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嘴上却说:“顾小殊,你晕倒了一整天,害我耽误了一个会议,损失了一笔生意,我的误工费怎么算?”

  “你的误工费?”顾小殊闻言,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谁让他误工了啊?要不是他妈突然来,还那样大闹一番!她会误他的工?

  可是一想到他们俩的关系,想到他那雄厚的背景靠山,顾小殊硬生生忍下喷薄的怒火,扯出一抹职业性的微笑:“总裁,误工费在我工资里扣吧!”

  “只怕你的工资不够扣……”顾时钧微微笑起来,瞥了眼一副看好戏的林徐,林徐瘪嘴:“需要我的时候就夺命连环扣,不需要我了,我就比空气都多余!”

  说着,林徐往病房外面走,然后关上门,傲娇:“给你们空间!”

  门关上,房间里只剩下床上躺着和床下站着的俩人,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

  顾小殊只觉得这一关上门,就连自由的空气都被锁在外面了!让她连呼吸都有种灼热,脸上更滚烫起来!

  顾时钧随意的坐在床边的沙发上:“为了清算这误工费,我想,我需要你帮一个忙。”

  “什么忙?”顾小殊眼观鼻鼻观心,生怕眼神一哆嗦,就让他看了笑话!

  顾时钧整个人往后倾,懒散的靠在沙发上:“你也听到了,顾家已经在逼婚。所以,我需要一个法定老婆,让那些啰嗦的老腐朽闭嘴!”

  而她,就是最好的选择!

  “你想让我和你结婚?”顾小殊的手指一抖,眼睛不敢去看他,只垂着眼盯着自己的手指,她的手指被她自己揪得发红了!

  过了一会儿,顾小殊的眼睛就红了,她就像一只受伤了还没地方疗伤的小兽一样,嘴唇蠕动,好久,才轻声反对:“我不要……”

  她的声音很小,却很坚决。

  顾时钧好像没听见她的话,只是“唔”了一声,无所谓道:“反正我短时间内也不会有想要结婚的对象,勉为其难和你假结婚,堵住他们的嘴就好了!”

  “假结婚?”顾小殊回头,错愕的看着他:“这样也行吗?他们不会发现?”她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注意力已经完美的被转移,本来坚决的拒绝,现在已经开始动摇……

  “处理得好,他们就算怀疑,也找不到证据!”顾时钧毫不在意似得,伸手在腿上轻巧,指节有些发白。见她没有反应,更是耸耸肩:“你不愿意也没事,愿意和我假结婚的人多了去了!至于我的误工费……”

  “我愿意!”顾小殊现在最怕的,就是有人跟她提起钱的事情,尤其她心里总是记挂着自己还欠了顾时钧一百万的事情!

  今天之前,她固然在意这笔欠款,却没有刻骨铭心!可,顾母的话如同雕刻刀一样,把这一百万硬生生的刻在她的自尊心上面!

  她知道,只要一天不还清这一百万,就会有人戳着她的脊梁骨,质问她!

  所以,她一听到顾时钧提到钱,几乎条件反射的回答了!

  “很好。”顾时钧闻言,嘴角微微勾起来,然后站起来:“你现在准备一下,我们一会儿就去民政局!”

  “这么赶?”顾小殊疑惑的看着他,又回头去看窗外,窗外已经是天色昏沉,这个时间民政局应该已经没有人在上班了吧?

  闻言,顾时钧也是一愣,然后轻声咳了一声:“你也看到了,顾家的人办事效率都比较高,要是今天不办了结婚证,指不定明天顾家又得来人……”

  “可是,现在民政局……”

  “开着呢!”顾时钧打断顾小殊的话,他的手指蜷起来,指节泛白,他背对着她:“你快点准备一下!我出去等你!”

  还不等顾小殊反应过来,顾时钧已经几步出了门!

  “搞什么啊……”顾小殊无语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松开被自己抠得发红的手指:“好像我是吃人的怪物一样……不对啊……明明是他求我帮他的好嘛?怎么弄得,好像是我逼他结婚……”

  门外,顾时钧一关上门就把自己抵在墙上,深呼吸了几次,才缓缓勾起嘴唇,眼底泛起浓浓的笑意。

  “顾总?”林三在旁边叫了好几次,顾时钧才反应过来,看向他:“那边都准备好了?”

  “嗯。”林三从口袋里取出两份红色的小本,递给顾时钧,又是一脸疑惑:“不是要去民政局吗?这东西买来做什么?”

  接过那两小本子,顾时钧嘴角弯起来:“当然是有用的。”

  把小本子收起来,顾时钧往隔壁的病房走去,过了一会儿,他就换了一身黑金色的西装,整理了领带,他看向林三:“这一身看起来怎么样?”

  “帅!”林三奉承的笑着:“宇宙超级无敌帅!”

  顾时钧一反常态,不仅没有敲他,反而笑起来:“那是当然!”

  看也不看林三无语的模样,顾时钧直接走出去,看向顾小殊的房间:“她还没好?”

  “早就好啦!”身后传来顾小殊的声音,他回头,就看见顾小殊没好气的翻白眼:“没见过你这么墨迹的男人!我都换好衣服这么久了,你才出来!”

  顾时钧回头一看,就看见顾小殊穿着一身她自己买的衣裤,俏生生的站在那里。那模样,不像是大学毕业,倒像是高中生一样的稚嫩!

  可看着看着,顾时钧的眉头就皱起来了:“你就穿着这个和我去结婚?”

  “是假结婚!”顾小殊纠正他,朝他招招手:“走吧!反正只是假结婚,也不用太正式!”

  见他还是皱着眉站在那里,她嗔怪一声:“再不走,民政局真的要关门啦!”

  “早就关门了……”林三低声嘀咕了一声,抬眼就看见顾时钧一脸不满意的样子,心里一动,想起了什么,连忙拨了个电话:“你们把车上的礼服取上来!”

  挂了电话,林三收到顾时钧的眼神,笑眯眯的看向顾小殊:“小殊小姐这就不知道了,正是因为是假结婚,所以才更需要正式一点!总裁是什么人?结婚能是随随便便的?当然不能了!要是为了这点小事露了马脚,让顾家人查出来……那岂不是更麻烦?”

  闻言,顾小殊也觉得很有道理,这时候,身后的走廊传来跑步声,她回头,就看见几个黑衣保镖模样的人,正抱着一堆东西飞快的走来,其中一个高个子保镖还提着一套防尘袋装着的服装。

  “去换了衣服。”顾时钧招手让保镖把衣裙拿过来,递给顾小殊:“去吧!”

  点了点头,顾小殊拎着礼服回到自己的房间。

  换上一身长到脚踝的浅紫色长裙,脚上踩着一双与长裙相呼应的淡紫色水晶鞋,顾小殊看着穿衣镜里的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这个一身华贵的女孩,竟然就是自己!

  看来,人靠衣装确有其事啊!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由自主的加快了心跳。虽然这只是假结婚,但是,对她来说,这大概也是人生中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既然是一辈子一次的事情,那……打扮一下,也不过分吧?

  顾小殊忍不住给自己盘了发,用上这套礼服搭配的一套紫水晶发卡,一整套打扮下来,竟然当真有点贵小姐的模样!

  她满意的点点头,好像真的要去见自己的新郎一样,轻轻提起裙摆,打开门,走了出去。

  一出门,她就看见门外的人齐刷刷的望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