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等了许久,预料中的痛觉没有到来,腰上传来一阵拉力!

  她整个人被往后一拉,有人挡在她面前!只听“哐”的一声,那水壶轰然砸在她面前的人胸前!

  “啊!”顾母尖叫起来:“时钧!你没事儿吧?你……”

  剩下的话全都堵在喉咙里,她从来没见过顾时钧用那样冰冷的目光看她。她是他的母亲,哪怕当初,她执意要和顾时林在一起,顾时钧也没有用这样摄人的目光看过她!

  顾小殊听到顾母尖锐的声音,脑子一瞬间空白了!

  顾时钧?难道他挡住了她?

  连忙睁开眼睛,她果然看见顾时钧挡在自己的面前,而他身前的衣服已经被血色染红!

  那只金属材质的水壶口,直接划破了顾时钧的胸口,壶口的金属开口,划破他胸口。此时,他的胸口正在汩汩的往外冒血!

  顾母一看见受伤的是顾时钧,手一松,那只金属水壶“哐”的一声砸在了地上!就像一声响雷一样!

  这一声响声,才把顾小殊愣住的注意力吸引回来!

  她定睛一看,就看见顾时钧的米白色衬衫被划破了,露出里面小麦色的肌肤。最要命的是,胸口上有一块外翻的血肉,正是刚刚被金属水壶砸伤的!

  “喂!你……”顾小殊愣愣的看着他胸口的血,反应过来之后,连忙按住他胸口上的伤口,防止血液喷涌,嘴上忍不住大叫:“简直疯了!走!去医院!”

  那么狰狞的伤口,她简直难以想象,如果他没有挡住她,那她会被伤成什么样!

  或许正是这种感恩和愧疚的复杂心理,顾小殊的心里很慌!

  她拉住顾时钧就往外走,可拉了好几下,顾时钧却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他的眼睛睨着顾母,睨着顾母那张被吓得惨白的脸,嗓音森冷:“尤琳,我只说一遍。”

  他的神情冷漠,不像是在朝自己的母亲说话,倒像是在和陌生人说话:“你想要保持现在的生活,就别想对我的事情指手画脚,否则,你外家那些人……”

  他留了些话没说,只是深深的看着顾母开始发抖的身子,然后反手拉住顾小殊,拖着她往外走!

  “时钧……时钧!”顾母在后面叫喊,她不敢置信,难道他们母子就只能这样吗?

  从她丈夫去世开始,这个孩子就像一夜长大了一样!再也不和她亲近了!

  甚至现在,她放低了身段,也只是想让他回头,回头再看一眼她这个母亲……

  可惜顾时钧的脚步连停顿都没有,拉着顾小殊,直接从花园子旁边的走廊出了门!

  “天!顾总,你这是遭遇了枪战吗?”林三站在车边,一看见顾时钧胸前的血,连忙迎上来看了看顾时钧的伤势,然后松了口气:“还好,没有伤得很重,不过,还是得去医院!”

  顾小殊连连点头:“快点去医院啊!”

  看着那止不住的血流,她就有种负罪感!

  、9最rB新3章☆节(◇上酷《匠S/网}

  好像明明应该出现在她身上的伤口,现在被强行移到他身上一样!负罪感太重,弄得她心里揪痛!

  “不用了!”顾时钧摇头,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胸口:“没有伤到动脉,没事!林三,你带顾小殊回公司,我还有事情要处理!”

  “不行!”顾小殊倔强的仰着头,看着他的眼睛:“都是因为我,你才会受伤的!所以,我要看着你的伤好了才行!”

  奈何,顾时钧只是冷眼看她一眼:“我现在没心情和你说笑!你给我走!”

  “不要!”顾小殊倔起来就跟头牛一样,拖着顾时钧就往车上爬:“去医院!”

  谁知,伤口被她这么一拉,裂开了!

  原本有些止住的血再次涌出来,看得顾小殊脸色都白了!战战兢兢的看着顾时钧:“你,你没事吧?”

  这么多血,他会不会失血过多就死了?

  “没事!”顾时钧捂住自己的伤口,低声笑了笑:“早知道流点血就能让你动心,我早就……”

  “你还在胡说!”顾小殊急得眼泪一直往下掉!

  平时看他那么生龙活虎的,怎么就这么脆弱呢?多大点伤口啊?竟然会流这么多的鲜血!

  可他呢?竟然还有心情开玩笑?

  简直就是不要命了!

  见顾小殊真的急了,顾时钧无奈的拍了拍她的脑袋,安慰:“真的没事!就是看起来吓人而已,其实……”

  “不行!万一血流太多了怎么办?”顾小殊的眼泪啪啪的往下掉!很奇怪,她本来对血无感,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顾时钧那浑身是血的样子,她的心底就莫名其妙的很慌!

  “才这点血,死不了!”顾时钧故意逗她,他该死的就是好喜欢她紧张他的样子!

  尤其看她急得眼睛红红的,就像一只被逼急了的小兔子一样!可爱得让他想过去摸一摸她的小脑袋。

  事实上,他也确实那么做了!

  手底下柔软的发质,让他笑眯了眼。见她又要拉他的手,顾时钧忍不住又逗她:“不过,你要是继续拉我,扯到伤口,那我可就说不准了!”

  看着他的手,顾小殊感觉着头顶上的手,很温暖,可是却让她异常的愤怒!

  他这是什么态度?难道看不出来她很着急吗!

  两人还在争执,顾家别墅的门突然开了,顾母和顾时林悻悻的走出来,顾母看着半身都是血的顾时钧,惨白的脸更是一抖,颤讹讹的走过来:“时钧,我不是故意的……”

  可惜,她的手还没碰到顾时钧,就已经被他躲开了!

  很显然,他并不想让她碰到!这是一个无声的拒绝,也是最残忍的拒绝!

  她的眼泪滑下眼角,如同每一个可怜的母亲一样,楚楚可怜的解释:“我只是……顾家的人逼我,要我逼你结婚,不是我……”

  “你可以走了!”顾时钧冷眼瞥了眼顾母,她口口声声的解释,却还是不明白,他最在意的不是她逼婚!而是,她竟然企图伤害顾小殊!

  意识不到自己的错,他永远不会原谅她!

  因为,他不知道如果这次原谅了,下一次,她会不会继续打着“爱”的旗号,肆无忌惮的伤害他身边的人!

  顾时钧的脸色很不好,在看见顾母身边站着的顾时林的时候,语气更冷:“顾家的事情,我只说一次,你若再犯,我要你一无所有!”

  他的话像是在对顾母说,却又像是在警告顾时林一样!

  顾时林闻言,低垂的脸抬起来,看了眼顾时钧,露出一抹晦涩莫深的浅笑,什么话都没说,扶着顾母直接上了车。

  加长宾利缓缓启动,驶过顾时钧和顾小殊身边的时候,顾小殊还注意到顾母的眼睛通红,内疚的透过窗户,望着顾时钧!

  若是没有之前的一番来往,顾小殊还真要被那柔弱可怜的模样骗住了!

  等那部加长宾利消失在视线中,顾小殊才从恍惚中惊醒,拉了拉顾时钧:“走!去医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