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顾时钧的父亲,顾母眼底的怀念更深了,她就像一个抱着老照片怀念青春的老人一样,看着顾时钧,眼神已经飘远了……

  顾时钧看顾母的神情,眼底的冰冷略收了收,轻声道:“楚家的联姻是权宜之计,过几天我就会宣布解除!”

  “解除?不能解除!”顾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厉声道:“顾氏和楚氏的联姻,那是天作之合!只会让顾氏更上一层楼!这联姻很好,不能解除!”

  “不可能!”顾时钧很严厉的看了顾母一眼,又瞥了眼眉目间很贪婪的顾时林,冷嘲:“尤琳!我告诉你,这件事情你要是敢乱来,我就让你身边的这个男人,就此消失!”

  就此消失?

  顾母的脸色一白,霍然站起来,睨着顾时钧:“顾时钧!你可真是我的好儿子啊!竟然敢这样威胁我?你父亲要是……”

  “我父亲要是还在世,他一定会掐死你!”顾时钧冷冽的声音在客厅里回荡,让全客厅里的人都打了个寒战!

  尤其顾母,她的脸色惨白得就像一张纸一样,看着顾时钧,眼底的怒火积攒,可顾时钧的态度太强硬,让她下不了台!最后,她只能转向顾时钧身后站着的顾小殊:“就是为了她?你这样忤逆我?”

  顾小殊实在没想到战火会蔓延到她身上,还不等她说话,顾母已经噼里啪啦的一通说:“就为了这个贱民?一看这女人就知道,肯定是为了咱们的钱来的!哪里比得上楚家的千金?”

  那恶毒的嘴脸,那眼底的轻蔑,让顾小殊的脸涨红起来!

  什么贱民?什么为了他们家的钱?

  她顾小殊什么时候要他顾时钧的钱了?至于贱民……她的嘴唇抿起来,比起昨天还对她用强的顾时钧,她并不觉得自己低贱!

  “她那是什么眼神?”顾母看见顾小殊不以为然的眼神,声音愈加尖锐起来:“这个贱民,她还敢看不起我?”

  “她不是什么贱民!”顾时钧额头上的青筋暴起,厉声反驳:“这是你未来的儿媳妇!”

  未来儿媳妇五个字让顾母浑身一震,她抖着嘴唇,看向顾时钧:“你是说,你要放弃堂堂楚家大小姐,娶这么个贱民?”

  贱民二字深深的让顾小殊感到屈辱,再怎么强的忍耐,也让她忍不住咬牙:“夫人!劳烦你积点口德!现在是他要娶我!不是我求着他娶我!”

  这个顾夫人实在没口德!三句两句都是轻贱别人的话!她实在忍不住了!再不还嘴她就要憋出血了!得罪就得罪吧!反正就算不还嘴,这位顾夫人也不会放过她!

  H"酷!☆匠QV网5唯tT一√Z正r版%,;其“1他E'都4是2r盗2X版$

  都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她顾小殊现在已经连命都快没了!还怕顾夫人这个坐拥一切的?

  而顾小殊身后的顾时钧也适时的点头,宠溺的看着顾小殊:“我这辈子,只娶她一个!”

  “只娶一个?”顾母的声音尖锐得简直要刺破天!

  她的手指直接戳向顾小殊的脸:“你要娶这个贱民?她……”

  “我要娶她!你要是不同意也没事,”顾时钧的声音很沉,眼神却很犀利:“你手上顾氏的百分之十三的股份……”

  话音未落,顾母尖锐的声音霍然响起,然后柔软下去:“行!你娶她!楚家的婚事取消!”

  像是笃定她一定会同意,顾时钧没有任何意外的模样,只是点点头:“好,现在,你可以走了!”

  客厅瞬间陷入一片死寂,顾小殊能听见几个人的呼吸声,此起彼伏,就像黑暗中潜伏了伺机而动的野兽一样!

  这种死寂的安静,比起之前的剑拔弩张更让人觉得压抑,好像整个空间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挤压,再挤压……

  顾母深呼吸,再深呼吸,然后脸上的狰狞慢慢收起来,嘴角扯出一抹牵强的微笑:“我之前都没有接触过这个小女孩,现在,她要成为我的媳妇儿了,你总得给我点时间和她互相了解了解,对不对?”

  她扭头看向顾小殊:“小姑娘,你不会因为我刚刚失礼的话,就不愿意和伯母接触了吧?”

  “当然。”会!可是,她不愿意有用吗?没用!

  顾小殊无奈的摇摇头,顾母的话早就把她的后路给堵死了!要是她拒绝这次单独相处,不正是如顾母说的,成了一个没有教养的贱民?

  她顾小殊不会给她这个借口的!

  “真好!”顾母轻笑着看向顾时钧:“你找了个好姑娘,母亲很开心。你不是还要去开会吗?去吧?小姑娘留在我这里,你不用担心!”

  不用担心……才怪!

  顾小殊保持着脸上的微笑,心里却狠狠地翻了个白眼!

  她都能想象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顾时钧闻言,只是淡定的在沙发上坐下:“会议推迟了,你们要留到什么时候?”

  “总得留我们用过午餐,对么?”

  顾母看向顾时林,给了个安抚的眼神,又笑眯眯的看向顾时钧:“话说回来,别墅里的家丁和保姆呢?对了,我倒是忘记了……你不要家丁和保姆,只留一个陈嫂来着!陈嫂呢?我都来了,她还不出来招待着?”

  闻言,顾时钧的身子僵了僵,他怎么忘记了,陈嫂被楚娇带走了。那现在,谁来下厨?

  回头看了眼顾母,只见顾母的注意力全都在周围的绿檀墙上,那碧翠的色泽,让她想起太多关于这个别墅的美好回忆。

  顾家别墅,就算是一般的顾家人也进不来!

  这里有顾时钧、她、还有她丈夫的美好回忆!可惜,自从七年前,顾时钧的父亲过世,她找了顾时林之后,顾时钧就再也不许她进入顾家别墅!

  或许,顾时林的存在真的给顾时钧带来了太多的影响……可她已经离不开顾时林了,哪怕背负乱/伦的骂名,她也离不开顾时林了!

  人生,总得有个寄托,否则,人生真的太没意思了……

  这边,顾小殊被顾时钧拉到楼梯边,他低声道:“一会儿,我妈要是找你说话,你别理她!”

  “我不理她,她也不会放过我的!”顾小殊冷哼一声,就差把白眼翻到天边去了!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位顾夫人要留下来,除了缅怀过去,只怕就是想好好为难她吧?

  “我会处理,反正你别理她!”顾时钧似乎还在介意昨天的事情,很不自然的轻咳一声,扭头看向周围:“昨天……”

  “昨天的事情,我不记得了!”顾小殊垂下眼,直接走开!

  她不想回忆起昨天的一切,那记忆太可怕,把这段时间他在她心中留下的美好印象毁了个干净!

  离开顾时钧,顾小殊去厨房看了眼,发现果蔬都已经用完了,转出别墅,去了花园里种植果蔬的那个玻璃房。她需要采摘一些果蔬。

  刚一进去,就看见顾母坐在玻璃房里,正仰着脸享受阳光。

  顾小殊头皮一麻,刚准备退出来,却已经来不及了!身后传来顾母冷峭的声音:“顾小殊是吧?我有这么可怕?需要你夹着尾巴就要逃跑?”

  闻言,顾小殊的背后僵了僵,她是不是又习惯性的逃跑?

  就像当初被诬陷卖银的时候,被诬陷得了艾滋病的时候,甚至,在那场记者发布会之前,她都动过逃跑的心思!现在,逃避都已经成为她的习惯了么?

  不!她顾小殊不是懦夫!

  深呼吸了几下,顾小殊扬起一张笑脸,回头望向顾母:“伯母说的哪里话?我只是想起,忘记拿篮子来装果蔬,所以想回去拿而已。”

  “不要叫我伯母!”顾母的声音很冷,让顾小殊有种眼前这个女人是一个女版顾时钧的错觉,这种错觉只有一瞬间,就让她冷了眼底的温度!

  顾时钧是伪君子,这个顾母又何尝不是?她顾小殊为什么要害怕这个年过半百的老女人?

  往前走了两步,顾小殊站在顾母面前一米,轻笑:“顾夫人这句话,刚刚怎么不说?还有,我也不稀罕叫你伯母还是夫人,因为,对我来说,都一样!”

  因为她不曾在意顾时钧,所以,对于称呼他母亲的称呼,她并不在意!

  “放肆!”顾母豁然站起来,伸手戳向顾小殊的面门:“你这个贱民!你以为我没有调查过你?一个被贱民父母抛弃的女人!你口口声声说自己不为钱,可是,在第一次见面,你就从时钧那里骗走了一百万!贱民就是贱民,也就值那一百万而已!”

  一字一句,字句诛心!

  不管是被父母抛弃,还是那一百万,无一例外的,都是顾小殊的痛脚!

  她无法选择自己的父母,被父母抛弃的伤痛有谁能够懂?她想要归还那一百万,可是无从还起,那种无奈有谁能懂?

  顾小殊的眼睛红起来,她看着顾母,就像在看一个疯子一样!确切的说,是一个包装华丽的疯子!

  她嘴唇颤抖,好半天才轻声道:“我是贱民,也比你品格高贵!”

  “你说什么!找死!”顾母已经完全被顾小殊激怒,就像一只发怒了的狮子一样,拎起桌子上用来浇水的水壶,直接朝顾小殊摔过去!

  金属材质的水壶劈头盖脸的砸过来,顾小殊睁大双眼,眼睁睁的看着那水壶就要摔在自己的脸上,慌忙的闭上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