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床并没有顾小殊房间的那一张柔软,摔得顾小殊哎呦哎呦的捂着自己的屁股,破口大骂:“顾时钧你丫的混蛋!暴力狂!混蛋!”

  骂了一会儿,顾小殊才看清周围,这个房间很干净,只有中间放着这张大床,其他的什么都没有。整个房间是浅灰色的,有点像顾时钧的办公室的灰色水晶,很柔软的颜色。

  房间里已经只剩下她一个人,顾时钧自从把她丢下,就不知道哪里去了!

  她见顾时钧不在,缓缓的舒了口气,他的气势太过吓人,害得她差点以为会遭遇暴力对待呢!

  爬下床,顾小殊飞快的往门口逃,谁知,她的手刚刚抓到门把,手就被另一只冰冷的手捉住!

  猛然间,顾小殊的心如同坠落无底洞一样……

  回头,顾小殊就看到一身湿漉漉的,身上的衣服还在滴滴答答滴水的顾时钧。

  他的眼神太可怕了,就像是饥饿的狼在盯着落入口中的羊羔一样!那种想要把她撕碎的眼神,让顾小殊深深地打了个寒战!

  “你还想走?”顾时钧的声音很冷,顾小殊看着他,视线不小心瞥见他身后的门,原来,那里还有一间卫生间?

  所以,他刚刚不是出了门,而是进了卫生间?这一身滴滴答答的冷水,难道是他降低自己怒火的一种手段?而她逃跑的举动,似乎将他完全激怒了?

  顾小殊瑟缩了一下,缩了缩脖子,讪笑一声:“我……我回房间……”

  “招惹了我,还想回去?”顾时钧完全褪去了君子的外衣,就像从黑暗中走出来的恶魔一样,冷峭的笑了一声,随手把顾小殊拎起来,丢在床上!

  整个人欺身上去,顾时钧的嗓音低哑,很性感,也很冷:“顾小殊,你逃不掉的!”

  他的模样太可怕,吓得顾小殊整个人都在发抖,她努力的挣扎,却发现挣扎也没用,男人和女人的体力天差地别!她拿什么去挣扎,去反抗?

  这一夜,两人的躯体交缠,就像两株藤蔓一样……

  顾小殊的眼睛望向窗外,那里有鬼影撞撞的树林影子,好像魑魅魍魉一样可怕。那些光影陆离的景象倒影在她眼中,和她身上的顾时钧没什么两样,都是黑暗中的魔鬼!

  那一眼的记忆,成为撕裂光明的、最黑暗的刀刃……

  第二天早上,天刚蒙蒙亮的时候,顾小殊就醒了。她恍恍惚惚的睁开眼,借着朝阳的光,看着睡在她身边的人。

  这一刻,她恍惚看到了许多年后的彼此。

  会不会,在很多年后,他们也是在这样静谧的清晨,各自醒来,平平淡淡,就像普通的夫妻一样?

  可是,等她眼中的恍惚褪去,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她轻轻的把自己的腿从他的腿上取下来,悄悄的下床,穿上衣服,出门。

  背对着门,顾小殊眨了眨眼,眼泪在脸上留下两道湿漉漉的痕迹,她张了张嘴,无声:“顾时钧,伪君子。”

  从顾时钧的房门走到自己的房门,顾小殊觉得自己似乎走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当她路过他的书房的时候,看见昨天被砸得一塌糊涂的书房已经恢复如初。

  一切似乎都只是她的一个梦一样,可身上的酸楚告诉她,这不是梦!

  回到自己的房间,顾小殊看见床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堆了一堆东西!走近了一看,才发现,是她之前被留在学校里的行李!

  她想起昨天林三提到了自己的名字,难道,林三说的是这些行李?

  脑袋里乱哄哄的,顾小殊从行李里找了一套干净的衣服,走进卫生间,把昨天晚上他留在她身上的痕迹全部洗掉之后,才换上属于自己的衣服!

  下楼在厨房里做了早餐,等她把饭菜端出来的时候,餐桌前已经坐着顾时钧。他穿戴得体,就像她第一次在这个餐厅里看见他的时候一样,如同生活在童话世界里的王子,完美得不似活人!

  她低垂下眼,隐去嘴角的冷嘲,坐下吃饭。

  一顿早餐,两人相对无言,就像一出默剧一样。

  h看正0S版3章I节|上酷)O匠网1#

  吃完饭,两人刚要出门去上班,就看见顾家别墅外面飞快的开进来一架加长宾利,宾利进了别墅外围的那道门,横在别墅门口!

  顾小殊看着那张狂的停车方式,只觉得嘴角抽了抽,头上一排黑线!

  她看着这辆宾利,就好像看到了另一个顾时钧!

  低调的张狂!

  瞥了眼站在自己身边的顾时钧,顾小殊发现他的脸色很不好看!和她的冷嘲不一样,顾时钧的眼底简直能迸射出冰箭一样!

  唔……看来,这辆车里面的人,会是顾时钧的天敌?

  想到顾时钧还有天敌可以克制他,顾小殊的心情莫名其妙的好起来!所谓的,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她得好好对待这突如其来的“朋友”!

  宾利的门打开,缓缓走下来一对看起来很不和谐的男女。

  从外貌上看,那个女人的年纪简直都可以当顾时钧的妈了,虽然穿着一身华贵的衣服,却挡不住岁月的痕迹!

  可是,她挽着的那个男人长得和顾时钧有三分相似,看起来还不到四十岁的样子,两人的姿态,分明就是夫妻!

  顾小殊瞥了眼顾时钧,她也记得,顾时钧是独生子女,没有兄弟来着,难道……这一对是他的父母?

  可看他那张阴沉的脸……不像是在迎接自己的父母啊?

  那一男一女走近几步,贵妇微微抬头,看着站在台阶上的顾时钧,嘴唇微微翘起来:“小钧均?你看起来不是很高兴看到妈妈?”

  小钧……均?

  听到顾时钧被这样称呼,顾小殊忍不住的想笑!

  堂堂顾氏集团大总裁,没想到私底下的昵称竟然这么搞笑!她终于看见一个能制得住顾时钧这个混蛋的人了!真痛快!

  顾时钧听到顾母的话,脸色更冷了!尤其他的目光落在顾母身边的男人身上的时候,冰冷中还含着让人说不清道不明的恨意!

  “还是不欢迎我们?”顾母笑眯眯的靠近,拉着身边的男人,完全不看顾时钧阴沉得可以滴下水的脸,语气轻快:“不过,不欢迎也没用,在这别墅里,我还是有权利留下的!”

  顾母身边的男人轻笑一声,朝顾时钧打招呼:“时钧,都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接受不了我?”

  可顾时钧连哼都没哼一声,伸手拉住顾小殊的手,直接走下台阶,往门外的兰博基尼走去。

  “顾时钧!我从小教你的礼教就是这样的?”顾母的声音冷下来,脸上轻快的笑容瞬间收起,倏然转身,抬着下巴睨着顾时钧:“你死去的父亲要是看到你这个模样,不知道会不会气得从棺材里跳出来!”

  她看着顾时钧,还顺便瞪了眼站在顾时钧身边的顾小殊!

  “我父亲?”顾时钧也转身回头,睨着顾母,又瞥了眼她身边的男人,眉眼愈加冷峭:“我父亲要是能从棺材里跳出来,早早的就该跳出来了!”

  他的眼底太冷,让顾母也是狠狠地打了个寒战!

  顾母身边的男人连忙劝和:“都是一家人,别这么剑拔弩张的呀!你们母子也这么久没见面了,难道要一直这样?坐下来,喝杯茶,慢慢聊不是很好……嘛?”

  谁知,话音还没落下,顾时钧的目光已经让那人连话都说不清了!

  “顾时林,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顾时钧扭头,冷眼看了眼顾母身边的男人,也就是顾时林。那一眼太冷,吓得顾时林直接后退了两步,小心翼翼的看了眼顾母:“尤琳,看来你儿子实在不欢迎我……”

  闻言,顾母狠狠地瞪了眼顾时钧:“顾时钧!我看你是连什么是孝道都忘记了!”

  看着三个人的对峙,顾小殊对上流社会的下流有了深刻的了解!

  看样子,这个顾时林是顾母现在的爱人,可是从这名字来看,顾时林应该和顾时钧是同一辈的吧?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忘年恋?乱……那啥?

  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三人的神情,顾小殊躲在顾时钧的身边,低头看了眼手机,发现已经过了上班的时间了。

  “这女孩是谁?”顾母得不到顾时钧的回应,把目光转向顾小殊,尤其在顾小殊与顾时钧牵着的手上停顿了一下,眼底轻蔑冷嘲浓重:“我还以为你有多专情,一边和楚娇宣布了订婚消息,这边又养了一个?你也有脸看不起我?”

  闻言,顾小殊的脸色一变!这种涉及颜面的事情,被人这样赤裸裸的扒出来,任谁都会不舒服!

  她不管顾家母子怎么样,可她一直没有得罪顾母,现在被这样迁怒,她原本对顾时钧的幸灾乐祸一下子没了!却因为顾母是长辈,强忍着不发作!

  而顾时钧的脸色也更加阴沉,眼看着他的脾气要爆发了,顾时林连忙拉住顾母:“不要吵起来!走!进去再说吧?一家人吵闹,让人看了笑话!”

  “好!进去!”顾母一听见顾时林的声音,连忙换上笑容:“好好好!你说什么就什么!”

  往前走几步,顾母又回头:“小钧均,你要是不进来,明儿个我就去楚家看看!”

  话音刚落,顾小殊就被顾时钧拉着,进了顾家别墅!

  一进顾家别墅,顾小殊就看见顾时林和顾母一脸悠闲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顾母眼底有几分怀念,顾时林却是明摆着的得意!

  顾时钧站在顾母面前,居高临下的睨着她:“有什么话快点说!我一会儿还有会要开!”

  顾母收起眼底的怀念,笑:“前两天不是收到你订婚的消息吗?我就想着,和你商量一声,去楚家瞧瞧!”

  “不用,那次订婚不算数!”顾时钧看了眼手表:“还有什么事情,一次性说了!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这怎么能叫浪费时间呢?”顾母娇嗔一声,又笑:“我们家和楚家的联姻,怎么能是不作数的呢?你呀,别害羞!你也二十五岁了,算起来,你父亲这么大的时候,你都能满地爬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