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因为我经历了这些,所以,我不愿意我的闺蜜也经历。虽然说,也许将来我和她不会再是闺蜜不是好朋友,但是,我还是不忍心看她那么难过!这不是说我这个人有多圣母情怀,这只是一种惯性而已。”

  只是因为习惯了维护,所以,就算受到伤害,还是习惯性的原谅。这,只是惯性而已?

  顾小殊低头,有点沮丧:“再说了,我已经是得了癌症的人,时日无多。计较还是不计较,其实没有多大的意义了!该经历的不该经历的,都已经经历了,现在不过是多一个人痛苦而已……”

  “谬论!”顾时钧嗤之以鼻,交织在一起的双手松开,他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睨着顾小殊:“按照你这么说,杀人的人也不必法律制裁?不然就是多个人死了而已?顾小殊,你的三观被谁给扭曲了?简直荒谬!”

  “……”荒谬吗?不是说孔子说的,她不是传说中的以德报怨吗?

  “以德报怨,则何以报德?”顾时钧好像看透了她的心思,冷哼一声,又说:“不行!就你这三观,急需我给你回炉重造一下!”

  说着,顾时钧拉着顾小殊上了二楼,进了他的一间书房。

  书房很大,有一半的空间是书橱,书橱上并没有放什么书籍,倒是放了许多文件夹,看得出来,这是顾时钧真正办公的地方!

  顾小殊滴溜溜着眼到处看,她不太明白,顾时钧说要给她重塑三观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难道,他这是要来一个“办公室恋情”?

  她的眼角偷偷的瞥了眼顾时钧,他正在打开电脑,那模样倒也正儿八经的!

  顾小殊百无聊赖的看书橱上的文件夹,发现有一个文件夹的备注竟然是她的名字?

  好奇心驱使着顾小殊,让她不由自主的去拿那一份文件。她好想知道,在顾时钧的文件夹里,她会是什么样的?

  “过来!”

  手指刚刚要碰到那文件夹的时候,背后传来顾时钧的声音。

  顾小殊的手指弯曲了一下,缓缓的收回手,转身走向顾时钧。此时,顾时钧的电脑已经打开了,她在桌子上看见一台投影仪?

  她好奇的看了看顾时钧,他脸色很冷,看得出来,他并不想看这份即将要给她看的资料。可是,为什么现在他一定要让她看呢?

  还没想出个头绪来,对面白色的墙上已经投射出影像,顾小殊好奇的看过去,仔细一看,轰的一声就涨红了脸!

  “顾时钧!没想到你这么下流!”顾小殊双手捂着脸,害羞得不敢去看那投射在白墙上的影像。

  顾时钧坐在椅子上,瞥了眼她捂在脸上的手,嘴角动了动,憋笑道:“你要是真不想看,就别悄悄从手指缝里偷看!”

  她那双手捂住了脸,却独独漏过眼睛!

  那矫情的小模样,倒是可爱得紧!

  “这不是你逼我看的么!”顾小殊放下手,红着脸瞪了他一眼,这才看向投影。

  投影的是一段视频,上面白花花的肉体交缠,她忍住别扭看了几眼,震惊的瞪大双眼:“天……这,这是沈静?”

  那被压在下面的人,可不就是沈静吗?

  耳边是男女低声喘息的声音,可是,现在的顾小殊已经顾不上害羞了!她攥紧自己的衣袖,听着沈静低哑的声音说:“李叔叔……嗯……你就帮帮我爸爸吧?唔嗯……”

  压着沈静的中年人则轻哼一声:“你爸的事情已经成了……定局,李叔叔也帮不了你……”

  看到这里,顾小殊回头看了眼顾时钧。

  他带她来看这个,就是让她看看沈静被他害得多惨?看看沈静为了洗脱父亲的罪名,委身给一个大叔?看看他顾时钧有多手眼通天?这样隐秘的事也能被他掌控在手中?

  难道这就是他要给她塑造的三观——有权有势就能把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想到这里,顾小殊已经不知道自己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站在这里了。她也曾经被害得很惨,甚至可以说,如果没有顾时钧伸出援手,她只会比现在的沈静更惨!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自己心寒更多于别的,哪怕是曾经高高在上的沈静,如今也沦为别人玩弄的对象!所以,像她这样无权无势的人,被陷害被刁难也是理所当然?

  她不是圣母,在遭受沈静诸多陷害之后,自然不会为沈静说话。她只是伤感而已,至于到底在伤感什么,就连她自己也说不清!

  视频还在继续播放,顾时钧伸手把她拉到自己的身边,紧紧的拽着她的手,拇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她的手背,好像在安慰她?

  顾小殊的眉毛动了动,这个时候需要安慰的好像不是她吧?

  想着,就听见视频里沈静的声音清晰的传来:“李叔叔,既然你不能帮我爸爸……那你帮我毁了一个人……好不好?”

  “谁?”

  紧接着那中年男人的问话,沈静的声音中透着阴沉的杀气:“顾小殊!”

  那一瞬间,顾小殊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沈静要毁了她?可是为什么?她们之间明明一直都是沈静在陷害她,她甚至连反击都没有,为什么沈静要这么对她?

  震惊的睁大双眼,顾小殊迷茫的回头,看着顾时钧,他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静静的抱着她,把自己身上的温度传给她,温暖她一下子就冰冷了的身子。

  视频还在继续,那个“李叔叔”答应了沈静的要求,两人滚作一团,就像两团肉球一样,看得顾小殊的眼睛生疼。

  这段视频结束,另一段视频自动接上,这一次的男女主变了……

  只看了一眼,顾小殊的脸就唰的一下,白了!

  她回头看着顾时钧,眼底火花迸射:“顾时钧!你这个混蛋!”

  “看下去!”顾时钧把她的脑袋扭回去,可顾小殊却倔强的盯着他:“顾时钧!我不信这个!沈静可能会害我,可是她不会!”

  “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你不信!”顾时钧冷哼一声,对她的反应很是不满意,这些视频他虽然也是第一次看,可是林三跟他报告过这里面的内容,饶是如此,他看到听到的时候,内心还是为她难过。

  听顾时钧那霸道的语气,顾小殊起了反叛心里。

  本来有几分动摇的心思,因为他的话更动摇了!可是,她的反叛心理迫使她啪的关掉电脑的电源,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顾时钧:“你说的,给我看的,我都不信!”

  他明知道这些会伤害到她,却还是让她看,剥开她的伤口,在她的伤口上撒盐!这样的人,就算没有真枪实弹的伤害她,也没怀什么好心!

  顾小殊倔强的看着他,两人对峙一样的互相看着对方的眼睛,他的眼底就像凝结了千层的冰霜,冷得要把人冻住!同时,那冰层下面似乎有正在迅速燃烧的火焰,喷薄着,似乎要爆破冰层,燃烧尽一切!

  对峙了许久,最后,还是她败下阵来,她冷哼一声给自己鼓气,一甩小脑袋,大步逃出书房!

  刚走出书房,眼泪就不由自主的留下来!

  脑海里全都是那段视频里,林梨霖痴缠着中年男人,要求中年男人毁了她的模样!那种视觉冲击,真的很可怕!就像你的世界,在那一言一语一嗔一怒中,分崩离析……

  看了这些视频,她才第一次明白:原来,这么多年来,她从来不曾拥有过什么!

  抹了一把眼泪,顾小殊一步一步的走回自己的房间,趴在床上。

  刚刚把脑袋埋在被窝里,顾小殊就听见外面有砸东西的声音。激烈得就像有炸弹在隔壁爆炸一样!

  她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片混乱的场景,是那天在顾氏总裁办公室的时候,顾时钧发脾气的模样。那样的顾时钧,当真可怕得像一头孤狼,现在想起,还是让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叩叩”

  门外传来敲门声,顾小殊侧耳听,就听见林三的声音小心翼翼的响起:“顾总,你还好吗?”

  “说!”顾时钧的声音很冷,就像从冰箱里传出来的一样。

  林三低着声音说了几句,顾小殊没听清,连忙爬起来,挨着自己的房门偷听,这才听见林三说什么:“小殊小姐……林家那边要怎么处理?”

  林家?和她有关的林家?

  顾小殊第一反应就是,顾时钧要对林梨霖下手了!

  最B新*章`节M上{《酷匠网

  哪怕明知道他处置林梨霖是为了自己,可是,顾小殊还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她不知道顾时钧为什么对她这样好,所以,也害怕假如有一天,她失去了他的这种好,会不会也被这样处置掉?

  林梨霖的父亲是堂堂S市的市长,可是,林市长被拉下马也不过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他顾时钧权大势大,要是将来对她下手,岂不是……

  顾小殊闭上眼,身体靠着门,缓缓的滑坐在地上。

  她好像,已经一无所有了……

  门外林三的声音传来,他要去处理林家那边的事情了。

  顾小殊突然弹跳起来,打开门,看向正准备离开的林三:“你们打算怎么对付梨霖?”

  “梨霖?”林三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顾小殊:“你说的是什么?”

  “你先走!”顾时钧从他的书房里走出来,冷眼瞥了眼顾小殊,让林三先走,可顾小殊根本不肯让林三走,她害怕这一让,让掉的就是林梨霖的一生!

  她不得不承认,哪怕顾时钧摆了这么多证据在她面前,她还是有点舍不得看到林梨霖受到伤害。这不是说她有多善良,只是一种惯性,舍不得身边的人受伤害的一种惯性!

  眼看着林三就要走,顾小殊上前一步,就要拦住林三,谁知手臂一紧,整个人就被顾时钧拉过去!

  她只觉得眼前一花,整个人已经被顾时钧扛在肩膀上!

  “喂!你放我下来!”顾小殊胆战心惊的抓紧顾时钧的脖子,她的恐高症又开始作祟了!

  可顾时钧对她的挣扎视若罔闻,扛着她一路往走廊里面走,进了最里面的那间房间,把她往房间里的大床上一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