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还能是谁?”沈静冷笑,突然又“哦”了一声,嘲讽:“你不说我倒是忘记了!还有林梨霖啊!她爸落马的事情也是你的手笔吧?顾小殊,你可真是好样的!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一下子就扳倒两个高官,很有成就感吧?”

  沈静的声音还在继续,可是顾小殊已经听不进去了。

  如果,沈静认为这件事情是她做的,那么林梨霖呢?会不会也以为这些事情都是她安排的?仗着有顾时钧做靠山,这样报复她们?

  坐在沙发上好久,顾小殊才慢慢的站起来,走到厨房,开始做饭做菜。

  顾时钧回到别墅的时候,顾小殊正捏着一把剔骨头用的菜刀站在厨房门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饭好了?”顾时钧对她手里的菜刀视若罔闻,直接把脱下来的西装往椅子背上一放:“那就开始吧!”

  “啪”的一声,顾小殊直接把手里的菜刀拍在桌子上,横眉竖目:“顾时钧!你老实交代!梨霖和沈静的父亲落马,是不是你干的?”

  坐在对面的顾时钧缓缓抬头,眯着眼看着她,手上的东西“啪”的一声放在桌子上,那凛然的气势,吓得顾小殊往后跳了一步!

  “你……你要做什么?”顾小殊结结巴巴的问,眼珠子慢慢往下看,却发现他扣在桌子上的,不过是一部手机而已!

  惊魂未定的出了口气,她没了质问的气势,怂着脖子凑近他:“你就告诉我,他们落马是不是你搞的鬼?你不说的话,我就觉得就是你做的,心里超级内疚的……”

  看着她憋屈又不敢发火的小模样,顾时钧动了动眼珠子,不厚道的笑起来:“你以为呢?我对他们动手做什么?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

  “这么说不是你咯?”顾小殊的心情有点复杂。

  她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开心不是他搞的鬼,那种窃喜就像,原以为犯错的是自己,后来发现不是一样!窃喜的同时,又有点难过,沈静误会这件事情是顾时钧做的,那么,林梨霖会不会也一样?她不愿意自己的闺蜜误会他……

  至于为什么不愿意,她不想深究。

  “怎么?还准备让我吃刀子?”顾时钧身体前倾,睨着她。

  顾小殊连忙把桌子上的菜刀收起来,讪笑着跑进厨房,张罗着把菜端出来。

  看着她在厨房里忙忙碌碌的身影,顾时钧唇角一弯,做了个口型:“当然不是我搞的鬼,是张翥。”

  他怎么会为了那两个杂碎亲自动手?笑话!

  顾小殊忙忙碌碌的把饭菜端出来,顾时钧盯着面前的菜色,抽了抽嘴角:“你就打算给我吃这些?”这简直就是黄瓜盛宴啊!

  黄瓜炒肉,黄瓜焖肉,黄瓜煸肉,醋腌小黄瓜,黄瓜片炒鸡蛋还有黄瓜炖排骨……

  一共六道菜,道道不离黄瓜!

  这丫头是有多爱黄瓜?顾时钧睨着她:“你爱吃黄瓜?”

  “要你管!”顾小殊红着脸,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其实,这些都是她为了恶心他做的,可是,听他解释一番之后发现,她竟然误会他了!

  可是,要再做一桌菜肯定是来不及了!于是,这一顿黄瓜宴还是被摆上桌……

  “我也不想管。”顾时钧为难的皱起眉头:“可你一桌子的菜,道道不离黄瓜。这叫我不得不怀疑,你是不是再暗示我些什么……”

  “暗示你?什么?”顾小殊一脸迷茫,却在看见他狭蹙的眼睛的那一刻暴怒的涨红脸:“顾时钧!你这个流氓!混蛋!”

  顾时钧是没打算吃这一桌子黄瓜的,他往椅子背上一靠:“顾小殊,你可别恼羞成怒啊!明眼人随便一看,都能分辨得出来,到底是谁在耍流氓!”尤其还意有所指的朝桌子上的菜努了努嘴!

  闻言,顾小殊的脸更红了!

  怎么办?她现在整个人简直就是一个大写的尴尬啊!本来用来恶心他的东西,现在全都反过来恶心到自己了……

  笑得眯了眼,顾时钧还一脸兴趣的研究那桌黄瓜,一一点评!

  就在顾小殊要发飙的时候,门外传来一连串的脚步声,她连忙望过去,只见林三带了两个保镖,那两个保镖的手上都提着两只大大的食盒!

  “顾总,这是你吩咐的菜肴。”林三瞄了眼桌子上的盛宴,忍不住闷笑了一声,连忙止住笑,从保镖手中接过食盒,把里面的菜肴摆上桌子。

  6》最I2新0#章GO节上I酷}匠☆)网%J

  保镖手里的食盒被接走,连忙去撤桌子上的黄瓜菜,却被顾时钧阻止:“留着!”

  “是!”保镖不明所以,却还是低着头退到后面。

  等林三把所有菜肴摆上桌,桌子上已经满满当当的全都是菜肴,再也摆不下别的东西!

  “菜齐了,顾总请用。”林三闷笑的说了声,带着两个保镖出了门,整个餐厅顿时只剩下顾小殊和顾时钧俩人。

  盯着面前色香味俱全的菜肴,顾小殊很没形象的口水直流!这些菜肴都是五星级酒店的特色菜,每一道都散发着诱人的香气,让她口水泛滥,就差扑上去狼吞虎咽了!

  顾时钧瞥了她一眼,捏起筷子夹了一块玫瑰金色泽的肉片,放入口中,那享受的模样,看得顾小殊嘴里的口水已经飞流直下三千尺了!

  跟着捏起筷子,刚要去夹那肉片的时候,筷子却在半空中被顾时钧的截胡了!诱人的肉片在她面前一晃,她只来得及闻到那诱人的味道,就被对面那个人放入自己的口中!

  “味道不错!”顾时钧点评道:“色香味俱全,肉片肥而不腻入口即化!”

  如果顾小殊现在还看不出来他的意图,那她的智商就真的需要回炉重造了!

  这厮根本就是为了恶心她!根本就是为了报复她给他做了一桌子的黄瓜!

  “我的黄瓜炖肉也不错啊!”顾小殊夹了一块已经看不出原来模样的肉片,想着:我也是个有骨气的人!不就是块肉片么!我也有!

  可是,一抬眼就看见顾时钧那嘲笑的嘴脸,尤其两人的筷子上都夹着肉片,一个是色香味俱全,另一个……就连顾小殊自己也嫌弃……

  昂!人生的差距从一块肉就能看得出来!

  看着顾时钧诱惑似得,把那块肉含在嘴里,细细咀嚼……顾小殊觉得,其实吧,骨气这种东西,好像也不是那么重要对不对?

  把黄瓜炖肉丢回去,顾小殊飞快的夹了一筷子那玫瑰金颜色的肉片,飞也似的丢进嘴里,飞快的咀嚼,然后……

  “唔!好辣!”

  顾小殊的五官都被辣的皱起来了,连忙把嘴里的肉吐出来,拿过手边的水杯大口大口的喝水!一杯冷水下肚,这才稍稍缓解了她满嘴的辣椒味!

  明明那肉片完全没有辣椒的影子,可是为什么这么辣!

  瞪着眼看顾时钧,顾小殊止不住的吐舌头,眼睛都被辣得红彤彤的,眼泪止不住的涌出来,她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的?就是为了让她上当,故意装作那道菜很好吃的样子?

  等她瞪了好一会儿,顾时钧才用水杯里的冷水漱口,含笑吟吟:“你觉得,我是故意的?”

  顾小殊被辣得说不出话来,只剩一双被辣得包着眼泪的眼睛质疑的望着他,那小模样,就像在说:“你真的不是故意的?”

  放下手里的水杯,顾时钧气定神闲:“当然是故意的。”他的眼睛已经被辣得发红,可眼底却是得逞的笑意!为了让她上当,他可是忍着辣,硬生生吞了那肉片!

  “……”

  接下来,顾时钧开始吃林三带来的其他菜肴,可怜顾小殊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他一口一口吃得那么享受,完全分不清那些菜肴是不是还像那肉片一样,是个甜蜜陷阱!

  巴巴的扒饭,顾小殊怨念的眼神简直要把他戳出几个洞来!

  天杀的!小气鬼!

  等她诅咒完,顾时钧已经吃完了,一脸疑惑的看着她:“你怎么光吃饭不吃菜啊?”

  “谁知道你还有没有在菜里做手脚!”顾小殊没好气,啃了一口自己腌的小黄瓜,满口都是醋味!

  闻言,顾时钧大笑起来,一双丹凤眼亮晶晶的:“这些菜,除了第一道秘制的肉片之外,其他的都不辣啊!我让你一下子吃那么一大口辣肉?”

  顾小殊语塞,好像确实是没有啊……他吃的时候,只是夹了一小块,含在嘴里细嚼慢咽,确实没有像她这样,一下子塞了一大口!

  可是,他就是故意的啊!明明不是会吃辣的人,却故意不留一丝痕迹……

  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顾小殊这才吃起那些打包回来的菜肴。还没吃两口,就听见对面顾时钧的声音响起来:“顾小殊,在你心里,我是什么样的人?”

  闻言,顾小殊楞了一下,抬眼去看他。只见从来自负冷静的顾时钧此时正十指交织的摆放在桌子上,眼神深沉的看着她,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这一瞬间的顾时钧似乎特别的脆弱,好像随随便便一句话都能击溃他!

  垂下眼,顾小殊想了想,把嘴里的饭菜咽下去,轻声道:“顾时钧是全世界最自负最完美的人。”

  “自负?”顾时钧眯了眼:“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这是自信不是么?”哪有人当着别人的面直接就说那人自负的?

  顾小殊低头忙着吃饭,吞了几口饭菜,才继续:“你还能不是自负?你自己前几天都说了,那份‘证据’是假的!可是今天,你还在全校人面前曝光它!你知不知道,这个举动一下子就毁了两个女孩子的人生?”

  “那份证据是真的!”

  顾时钧烦躁的揉了揉太阳穴,虽然他也理解顾小殊不能承认自己最好的朋友背叛自己的事实,可是,这么固执的女人真是让他脑热得像揍人啊!

  三两下吃完饭,顾小殊把碗筷摆在桌子上,目光停留在他交织的十指上。他的手长得很好看,修长得恰到好处,一看就是贵族的手,这样的人,注定没有吃过苦头。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轻轻的开口:“顾时钧,你知道当初,我经历那些事情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吗?众叛亲离,一无所有,那是怎样的难过?我已经不想回忆起那时候的心情了,太阴暗……”

  闻言,顾时钧的目光落在她紧紧的揪住自己右手的左手上,她的一双手,就像观念不同的人一样。一个想要报复,一个想要饶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