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梨霖站起来,垂着眼,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流,嘴里不断的说:“不是我!那些事情不是我做的!我没有理由陷害小殊,我是她最好的朋友,我们是闺蜜……”

  这些话没有让周围的同学们对林梨霖改观,事实就是这样,人们总是愿意相信人性中丑陋的一面,哪怕那个丑闻主角长得很单纯!

  这些话同样的传入顾小殊的耳中,她挣扎得更厉害了!她要替林梨霖作证,林梨霖没理由陷害她,不是么?那是她最好的朋友,她不愿意见她最好的朋友也遭遇这样的事情!

  可谢连埝的力气很大,直接把顾小殊拎着,大步走出大礼堂。

  直到时间流逝,夕阳铺满脸,顾小殊才被放开,她第一反应就是朝大礼堂跑!可她的手腕却被谢连埝紧紧握住:“顾小殊!那些都是真的!”

  什、什么?

  顾小殊一下子呆住,迷茫的回头看向谢连埝。

  他们俩其实只有三四天没见,可是感觉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她看着谢连埝那张脸,有种很陌生很陌生的感觉。

  她的脑海里,如同电影倒带一样,浮现出她和谢连埝之间的一切,岁月穿梭在脑海中,最后只剩下他们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冷漠到让人心寒的模样。

  “谢连埝,我相信她。”顾小殊很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就像当初,我被污蔑卖银的时候,只有她相信我一样。”

  甩开谢连埝的手,顾小殊大步走进大礼堂。

  大礼堂的大屏幕上已经换了内容,是关于沈静在艾滋病事件中起到的推波助澜的作用。

  一下子,B大的两个学生被剥夺了毕业的资格!

  顾小殊朝主持台奔去,这种时候,只有站在那个高度的人,说的话才能够真正让所有人听到。

  穿过重重人海到达主持台下,顾小殊迎面碰上从台阶上走下来的顾时钧,他一下子就把她拎起来:“往哪里去?”

  “还梨霖清白!”顾小殊红着眼,像一只被逼急了的兔子一样:“你在污蔑我朋友,我要还她清白!她不是那种人,我相信她!”

  闻言,顾时钧只是挑眉,嘲讽:“你信她?所以,你就是不信我了?”

  “当然信她不信你!”顾小殊挣扎不开他的手,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一低头,直接往他手背上狠狠的咬下去!

  她这一下咬得狠,嘴里一下子就有了血的味道。

  血腥味让她的怒火顿时熄灭了许多,她迟钝的松开嘴,愣愣的看着他:“你……你干嘛不躲开?”

  她本来只是吓唬他的,没想到他竟然真的这样不躲不闪的让她咬!真正咬到了,她又开始后悔起来!

  尤其看那伤口,在他略白皙的手上显得那么狰狞!

  顾时钧冷嗤一声,她拎起来,扛在肩膀上,大步流星的朝门外走去!

  “喂!你放我下来!”

  顾小殊被他的举动弄得懵了一下,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扛着她出了大礼堂,把她丢在车上!

  “顾时钧你这个混蛋!”顾小殊挣扎着往外爬,却被他从另一边上车,拉住她的脚踝,随随便便一拉,就把她拉回去!

  “为什么我被绑架了都没有人来救我!”顾小殊嘴里碎碎念:“我还没毕业呢!顾时钧,你说好让我参加毕业典礼的!你这个混蛋!骗子!”

  话音未落,面前已经出现了一份紫红色的毕业证书。

  mr酷#9匠J网-%唯o…一0g正K版F2,G@其^“他U都0◎是盗版

  “诶?这是谁的?”顾小殊打开那毕业证书一看,发现那正是她自己的毕业证书!原来,校长根本没有亲自给她颁发毕业证书,就连毕业证书都交给顾时钧这个混蛋?

  这世道怎么这样啊?校长,你的节操呢!

  愤愤的瞪了眼顾时钧,顾小殊这下冷静下来了,知道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件事情她是解决不了的!要想让林梨霖的污名被洗干净,只能由顾时钧这个混蛋亲自出面才行!

  毕竟,顾时钧这三个字,在S市的影响力是无与伦比的!

  “开车!”顾时钧朝坐在驾驶座上的林三说了声,直接闭起眼来,顾小殊觉着,这大概有几分眼不见为净的意思!

  可她怎么能让他得逞呢?

  “顾时钧!”顾小殊巴巴的凑过去,给他分析:“你看,你明显已经污蔑了梨霖,现在呢,有一个千载难逢的赎罪机会摆在你面前,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了……”

  “不能!”顾时钧的眼睛睁开,却压根没看她,随手拿了一份报纸低头看起来,眼看着这是要忽视她的意思啊!

  顾小殊撅起来的时候,这点忽视算得了什么?

  她把他的报纸抢过来:“不许看!你冤枉了人啦!你的良心呢?给狗吃了?”

  “是啊!”顾时钧从善如流,甚至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被一只狗给,吃了!”

  顾小殊:“……”为什么她总觉得他话里这只狗意有所指呢?

  坐在前面的林三笑起来,通过后视镜悄悄看后座上的俩人,他从没见过这么活泼的总裁!要是让顾家的人看到这样的总裁,还不知道老爷子老太太要开心成什么样呢!

  刚笑出声,林三就被顾时钧看了一眼,顿时只敢憋笑,不敢笑出来了。

  顾小殊憋屈的坐在顾时钧旁边,手里还抱着自己的毕业证书,就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样,她偷偷瞄了眼顾时钧,见他似乎有点关注自己,连忙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

  顿时,顾小殊已经疼得龇牙咧嘴,眼眶上蓄满了泪珠!

  然后,一眨眼睛,眼泪就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哭着哭着,眼前突然出现一张薄荷绿的手绢,顾时钧举了举手,见她不肯接,嘴唇动了动:“这是要我亲手给你擦眼泪?”

  “才不要!”顾小殊鼓了鼓腮帮子,抢过那张手绢,胡乱的擦了脸,见他又低头去看报纸,她眼珠子一转,又呜呜咽咽的开始哭,哭得顾时钧心烦意乱:“别嚎了!”

  “我委屈!还不给哭!”顾小殊瞪他,可惜包着眼泪的眼根本没有任何威慑力,倒是让顾时钧笑了起来!他慢条斯理的接过她手里的手绢,给她擦去满脸的鼻涕眼泪,一脸嫌弃:“你啊!没那个智商就不要操那份心!”

  为了演哭戏,竟然还掐了自己一把!真是傻到家了!

  “你这是几个意思!”顾小殊瞪眼:“你可以侮辱我,可是你不要侮辱我的智商!”这人说的都是什么话!什么叫做没有那智商?她的智商怎么了?脑筋急转弯她都玩得很溜的好嘛!

  叹了口气,顾时钧却不准备继续说。

  倒是坐在驾驶座上的林三开口了:“小殊小姐,那份证据真的是真的!那是张翥处理的,他这个人做事情从来讲究问心无愧!所以啊!这份证据只会是真的!你的那个朋友,只怕真的就是之前陷害你的人!”

  “胡说!”顾小殊不服气:“梨霖凭什么陷害我啊?她什么都有!父亲是S市的市长,母亲又是B大的教授,长得又那么漂亮!应有尽有的!她为什么要陷害我呢?”

  被问到这里,林三迟疑了一会儿,轻声解释:“小殊小姐,有时候,那些看似什么都不缺的人,更容易产生嫉妒心,更容易抢夺别人的东西,你看那个谢连……”

  “够了!”顾时钧突然打断林三的话:“回公司吧!还有一个会要开!”

  讪讪的点点头,林三开着车往顾氏集团驶去……

  顾小殊听得云里雾里的,她不明白,梨霖还缺点什么吗?家世好、身材好、长相好还有学习也好!追求者排队都能饶S市一圈了!还缺什么?

  偷瞄了一眼旁边的顾时钧,顾小殊想了想,还是闭嘴吧!

  她现在不想和这个混蛋说话!

  再一想,梨霖的父亲是S市的市长,他应该会帮梨霖处理这件事情吧?这么一想,顾小殊也就不那么担心了。

  打开手机,顾小殊漫无目的的看新闻,谁知,刚打开就看见头条新闻——S市市长林霄落马!

  林霄?落马?

  顾小殊手一抖,差点把手机给丢了出去!

  那不是林梨霖的父亲吗?怎么会突然落马?不知道为什么,顾小殊的眼珠子不由自主的转向顾时钧的方向,他正坐姿优雅的在看报纸,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有可能是他做的吗?就像他不动声色的,就让梨霖身败名裂一样?

  这么想着,车子已经到了顾氏楼下。

  顾时钧打开车门下去,然后垂头看着要爬出车的顾小殊:“你先回别墅,我会在晚餐的时间回去。”

  “哦。”顾小殊坐回去,顺口问:“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为什么这句话问得就像一对要分别的老夫老妻一样?

  明明,他现在是她仇人来着!

  这边顾时钧已经笑开了:“看你喜欢,我走了。”

  目送他进了顾氏的大门,顾小殊没精打采的趴在座位上,有一搭没一搭的问驾驶座上的林三:“你前面没说完的话,是什么?”

  “没说完的话?什么?”林三一副“我怎么不知道”的样子,气得顾小殊翻白眼都要翻出天去!

  回到别墅,顾小殊刚刚放下手里的包,手机就响了,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接起电话来,她一个“喂”字还没说出口,就听见电话里暴跳如雷的声音:“顾小殊!你凭着顾时钧的势力,害得我爸落马,这样有意思吗?我是传了谣言,说你卖银得了艾滋病!可是你要报复的话,报复我就行了,凭什么对我爸下手?他招你惹你了?”

  噼里啪啦一顿骂,顾小殊直接懵了!

  她想起刚刚看到的新闻头条,S市市长林霄落马的那条新闻后面,还有一条关于落马的新闻,是沈静的父亲的?

  同一天,与下午毕业典礼上,被曝光的两个学生有关的两个政府官员齐齐落马!

  这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巧合!

  难道,这件事情也是顾时钧做的?他背着她,到底做了多少事情?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到底还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在发生?

  顾小殊缓了好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是,沈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