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裁,你还能更吝啬嘛

  听到顾时钧的话,顾小殊脸上的笑一下子就僵住了!

  顾时钧啊,你好歹是个总裁啊不是?一定要让一个穷的叮当响的孩纸付医药费么?明明她是被逼着住院的啊,为什么还要负担那么贵的医药费!

  顾小殊已经完全暴走,瞪着他:“顾时钧,你还能更吝啬么!”

  “能。”顾时钧的嘴唇勾了起来,顺势往病床边上的沙发椅上一坐,环胸看着她:“比如,从明天开始,你需要缴纳住食宿费……”

  “我不住啦!”顾小殊吹胡子瞪眼:“反正也不是非要住在你家!我去梨霖家住去!或者,我自己去外面租房子住好了!”

  闻言,顾时钧只是优哉游哉的拨了拨面前的水杯,然后眯着眼胸有成足的样子:“你以为,他们会收留你?”

  被他气得浑身发抖,顾小殊眼珠子转了转,又问:“那我的食宿费多少?要是超过了我能够负担的范围,怎么办?”

  “唔……”顾时钧开始认真思考的模样,过了一会儿,道:“你在顾氏实习,一个月的工资是五千,食宿费就五千吧!”

  听了他的话,顾小殊在心里简直把他骂得狗血淋头!

  她辛辛苦苦工作一个月,感情只够一个食宿费?那她以后岂不是不会有积蓄了?就连交个电话费的钱都没有,吃个冰激凌的钱也没有,出门打个车的钱都没有……

  一想到没钱的种种弊端,顾小殊整个人往病床上一到,生无可恋只能挺尸!

  在医院里住了两天,顾小殊在吃午饭的时候才从小颜的嘴里知道,楚娇的父亲三天前心脏病发,昨天夜里才度过危险期,现在还在重症病房里待着呢!

  想到楚娇对自己的种种帮助,顾小殊拎着顾时钧送来的水果,登上八楼,探病去!

  恰好,楚娇从病房里走出来,一眼就看见拎着一袋水果正在询问护士,她皱了皱眉:“顾小殊,你来这里做什么?”

  顾小殊看见她,连忙蹭过去,笑眯眯:“这是一点水果,我来看看伯父!”

  “我爸又不认识你。”楚娇抬了抬下巴,傲气得很:“再说了,你觉得我缺这点水果?你这是来探病呢还是来寒碜人的?”

  说得顾小殊的脸青一阵白一阵的,楚娇可是数一数二的毒蛇,三两句话就数落得人抬不起头来!在她看来,她对顾小殊已经够客气了吧?

  毕竟她们之间还隔着一个顾时钧,一个是顾时钧现任未婚妻,一个是顾时钧想要捉住的人,她们本来就是不可能成为朋友的人啊!

  把水果留下,顾小殊原路往外走,刚要下楼梯的时候,就看见楼梯间里,林徐正在壁咚小颜……

  唔……有好戏看?

  顾小殊连忙蹲在墙角,探头探脑的看林徐和小颜已经缠在一起,那香艳的场景,简直看得她满面通红!

  脑海里莫名其妙的浮现出顾时钧的脸孔来,尤其他那双很薄很性感的嘴唇,想着想着,就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

  等她神游太虚完,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林徐和小颜两人已经蹲在她面前!

  林徐的脸上还挂着调侃的笑:“小殊笑得这么春风得意的,是不是在想汉子啊?”他本来就长得很帅,只是平时穿着白大褂一副禁欲系美男的样子。现在,完全暴露出内在的风流,还有点雅痞的味道!

  看得顾小殊虎躯一震,整个人被吓得往后一坐!

  顿时“咔”的一声,尾椎骨的位置传来剧痛,顾小殊欲哭无泪!

  还蹲在地上的小颜脸色一白,连忙伸手去拉顾小殊!

  “唔……好像尾椎骨断掉了?”林徐还在落井下石,手肘碰了碰旁边一脸娇羞的小颜:“还不把她带去骨科看看尾椎骨?要是断了……顾时钧那厮肯定会手撕了我们!”

  关键是,他真的好想看顾时钧那个面瘫暴走,怎么办?

  “啊?”小颜本就害怕顾时钧,被林徐这么一说,顿时手上一松,本来已经被拉起来一半的顾小殊再次摔在地上!

  “啊!”

  这一次,她真的觉得自己的尾椎骨不好了!

  得到消息赶到翰林医院的顾时钧回到病房,看到的就是顾小殊趴在病床上一脸憋屈的在聊扣扣!

  “怎么这么不小心?”他瞄了她一眼,可顾小殊没有反应,顾时钧也不在意,伸手直接把她的手机拎过来!

  “手机还给我!”顾小殊挣扎着想起来抢手机,奈何尾椎骨抗议,还没等她爬起来,就已经痛得“哎哟哎哟”的趴下了!

  顾时钧没好气的瞥了她的臀一眼,眼底的笑意渐渐弥漫。不知为什么,他看着她的各种作死举动就想笑,好像爱的就是这种作死的人生?

  他低头一看手机,叩叩对话里顾小殊正在和林梨霖抱怨今天的悲惨遭遇!

  “我克扣了你的工资?”

  “我硬逼着你住院?”

  “我在你面前秀恩爱?”顾时钧几乎都听到自己的磨牙声了!他每问一句,顾小殊的脸就往枕头里面藏一点,最后直接把枕头盖在自己的头上,装死!

  %酷◎匠6D网TX正O版S/首h发‘`

  当天晚上,顾小殊的晚餐从三荤一素变成了一荤一素,她扒在桌子上,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粉蒸排骨被顾时钧一口一口吃光,只能嚼一块小得可怜的瘦肉解馋!

  从这以后,顾小殊终于明白,某总裁就是一只傲娇别扭的不锈钢公鸡!

  第二天中午,顾小殊才被接回顾家别墅,洗漱一番,跟着某不锈钢公鸡去顾氏集团上班!

  刚到顾氏,由于积攒了两天的工作,总裁办实在太忙,顾时钧让她去楼下送个文件,她就被人力部的人叫住了!

  “顾小殊,你才刚刚开始实习,就旷工了四天。”踩着高跟鞋的卷发美女居高临下的看着顾小殊:“你是觉得,自己是总裁推荐的空降兵,所以不用遵守顾氏的员工守则吗?”

  顾小殊愣了愣,当即小声反驳:“当然不是了!”

  她是怎么也没想到,顾时钧那厮竟然没给她请假?他堂堂顾氏总裁啊!竟然不给她请假?这四天的旷工算起来,得多少钱工资啊!

  顾时钧他是做什么用的?

  可惜,在人力部的人面前她可不敢说这话,连忙赔笑:“我……我给顾总请假过了。要不,一会儿让顾总给你打个电话?证明证明?”

  闻言,卷发美女冷笑一声,眼神更嫌弃,声音也尖锐起来:“你顾小殊还真是大牌啊!找总裁证明你请假?你以为顾总是那么闲的人?每天就管着你们这些小虾米的出勤请假?”

  听到这里,顾小殊也发现了自己话里的不妥当。可是,她刚要说话就被卷发美女噼里啪啦的一通说,说到最后,周围已经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

  周围的人都在指指点点,顾小殊的脸渐渐红起来。她不太擅长处理这样的人际关系,尤其这周围的女人大多数都怀着恶意!

  环顾一周,顾小殊好不容易鼓起勇气:“不管怎么说,我的假期是顾时钧批的。你要是有意见,找他去!”

  她简直都要受不了了!

  这些女人一人一句话,都够让她耳聋三百次!

  好在,她的话一出口,全场肃静了!

  整个顾氏,谁不是喊顾时钧一句顾总?在这样大场合中,竟然敢直呼顾总的名字,这让那些名媛难以置信!

  她们还记得,当初刚刚进顾氏的时候,她们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总觉得自己会在顾时钧的面前扮演与众不同的角色!

  多次冲突顾时钧的结果,她们收到了辞退通知书!

  因此,后来的她们谨小慎微,再也不敢直呼顾时钧的名字,生怕就连留在顾氏的机会都没了!

  可是现在,顾小殊竟然敢这么不尊重的喊顾时钧的名字!她们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趁着周围的名媛都还在震惊,顾小殊仗着身材娇小,灵活的穿梭在众人之间,好不容易才回到总裁办公室,坐在那张小圆桌边长吁短叹!

  顾时钧处理了手头上的文件,抬头看了她一眼:“长吁短叹的做什么?”

  “顾时钧,你竟然没有给我请假!”顾小殊听到他的声音,顿时响起自己刚刚的遭遇的源头就是这个祸害!立刻脑热的瞪了他一眼:“你知不知道,我这个小员工刚刚差点被群殴啦!”

  “谁敢群殴你啊?”顾时钧又拿起一份文件,看了一会儿,轻笑:“你可是个掌控总裁衣食住行的人!这顾氏,还有谁比你大?”

  听出他的揶揄,顾小殊鼓了腮帮子,想想也对!总裁在她面前都不算什么,她凭什么要怕楼下那群泼妇?

  点点头,顾小殊再次捡起桌子上的婚姻法看起来,顾时钧说了,他要和楚娇结婚啦!所以,需要一份婚前协议!

  可是,别人拟定的婚前协议他不满意,硬要她也拟定一份,到时候考虑考虑采用哪一份!

  顾小殊抱着婚姻法,看了好久,又加了一条:“需要善待证婚人,顾小殊!”

  写着写着,顾小殊的手机响了,她低头看了眼,是林梨霖的电话。

  接起来,还没说两句话,顾小殊就跳了起来:“什么?今天毕业典礼?”

  天了噜!

  这几天的生活太艰辛,累得她都忘记了,今天就是她大学的毕业典礼啊!之前她还勤勤恳恳的要求顾时钧让她去参加毕业典礼,结果到头来,她自己倒是给忘记了!

  站起来就想走,顾小殊这回想起来,问顾时钧:“顾时钧,我请假到底是找你呢,还是找楼下的人力部?”

  “当然是找给你发薪水的人。”顾时钧把签了字的文件往置物架上一放,也跟着站起来:“等会儿,我们一起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