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利用,哪个才是真的

  被他强制的压在怀里吻了好久,久到顾小殊喘不过气来了!

  等她终于被放开,才发现整个工作室早就只剩下他们两人了!楚娇和助理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离开了……

  “放开我!”顾小殊有点恼羞成怒的瞪着他,可顾时钧没有反应,只是眼神深深的看着她,准确的说,是她红肿的嘴唇。

  挣脱不开,再加上之前记者发布会,彻底顾小殊火大了!

  这个闷骚货!明知道她对艾滋病的事情有多在意,竟然敢安排人在记者发布会上,硬生生的把整个事情栽在她闺蜜,林梨霖的身上!

  他怎么敢!

  “你在恼怒什么?”顾时钧索性放开她,盯着她的眼:“你是不敢接受林梨霖背叛你的现实?还是说,你不敢承认,你们的友情根本就……”

  “不要说!”顾小殊火大,扑上去捂住他的嘴,气鼓鼓:“梨霖不会背叛我的!顾大总裁贵人多忘事,忘了之前的卖银事件,也是她帮我处理的!”

  “她?帮你?”顾时钧的眼睛眯起来,嘴角讥诮的笑:“你还真这么傻!”

  “我傻?我怎么傻了?”顾小殊不服气,鼓着腮帮子:“我之前让你帮我澄清,你不肯,那就算了!可是你现在还要污蔑我朋友?顾时钧!你太过分了!”

  闻言,顾时钧一脸朽木不可雕的模样,语气也冷了下来:“污蔑?是你识人不清!也不看看,林梨霖她凭什么帮你?”

  “因为她是我朋友!”顾小殊气得浑身打颤,她已经是一无所有了!再也不能失去林梨霖这个闺蜜!这是她唯一的温暖了!

  顾时钧都被她气笑了!

  “我紧赶慢赶的赶回来,就是为了看你在维持你所谓的‘友谊’?她要是对你好,为什么现在在你身边的是我,而不是她?好!就算她对你是真心的,难道我就不是?”

  他气得脸色发白,可顾小殊也是一根筋,倔得要命:“她对我就是真心的!你……你不就是为了……”

  “为了什么?”顾时钧挑眉,嫌弃的上下打量她:“你以为,你还有什么值得我图谋的?也不去照照镜子!你有什么地方值得我利用?”

  照照镜子?顾小殊只觉得一股无名怒火直冲脑门:“是啊!我没什么好的!那你干嘛死缠着我不放?说起来,你到底想利用我做什么?”

  顾时钧怒极反而笑了出来,站起来看着她:“利用你做什么?对!我就是为了利用你把家里那些逼婚的事情压下去!不过,现在好像也不需要了!”

  他眼底很冷,就像那天在总裁办公室发脾气的时候那样:“我和楚娇的婚事很快就会昭告天下!所以,你现在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利用价值了!我们要不要来清算一下我们之间的事?”

  我们之间的事情?

  顾小殊的脑海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他要把我告进监狱!第二个念头,我还欠他一百万!

  想到这里,顾小殊刚刚还冲天的骨气一下子就没了!

  蹭过去,她舔着脸端茶送水:“顾时钧,顾大总裁,顾大帅哥……喝杯菊花茶,大家消消火?”

  “消火?”顾时钧没好气的看着她:“我就是个不坏好心的坏人,你还要我消火?怎么?嘴上说请我消火,其实心里恨不得直接气死我吧?”

  “哪里敢啊……”顾小殊把茶水往他手里一递,笑眯眯的给他捏肩:“我们顾大总裁丰神俊美,风流倜傥,风华绝代!帅得一塌糊涂!就算是个人渣……”

  感觉到他的肩膀一僵,眼看着就要发火,顾小殊连忙接着谄媚:“那也是帅得天上有地上无的人渣!”

  总而言之,是人渣!

  顾时钧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好笑多一点还是好气多一点!只觉得一下子没控制住,就气不起来了!

  !D更iL新最=:快上6酷o匠h网

  这厮,刚刚还一副恨不得咬他几口给她闺蜜谢罪的模样,一转眼又是一只谄媚的小无赖!简直……一点节操都没有!

  顾时钧还是冷着脸,伸手捞住她在他肩膀上的分筋错骨手,把她拉到自己的面前:“你真的不信林梨霖就是那个陷害你的人?”

  “可是,她没有理由啊!”

  顾小殊梗着脖子,想起之前林梨霖哪怕受伤了,还要维护她的模样,眼圈就不由自主的红起来:“在我被所有人围攻的时候,她是唯一一个站出来为我说话的人!而且,她还求她爸爸为我摆平上次的卖银事件!如果她要害我,又何必多此一举呢?对不对?”

  闻言,顾时钧的眼睛眯起来,眼神很无奈,最后撇了撇嘴:“那就不是她吧!”

  话音刚落,门口已经响起来敲门声,楚娇探进头来:“你侬我侬的能不能回去再继续?我们外面一群人在这里做电灯泡,都闪不到你们的眼睛?”

  顾小殊顿时僵住,想起刚刚的谄媚狗腿,竟然全都被外面的人听见,顿时感觉自己就是个大写的囧字!

  她能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直到上了车,她还是通红着脸,低着头,恨不得把自己挤进车座里面才好!

  顾时钧接过张翥递过来的文件,看了一会儿,递给楚娇:“还好,今天伯父没去公司,虽然引起那群老家伙的注意,可他们没有伯父病发、不能理事的证据!因此,倒是没有引起混乱!”

  楚氏和顾氏不一样,楚氏的经营状况良好,可惜,这段时间恰好遇上楚氏董事会成员争权!

  两个董事会成员手中股份相当,而楚父因侥幸上位,此时,一旦楚父被抓住把柄,很有可能会被赶下总裁的位置,争夺楚父手中的权柄!

  因此,今天楚父没去上班,董事会那群老家伙就开始蠢蠢欲动了!不过一个早上的时间,那几个老家伙就已经开始开会,准备针对楚父做出处置!

  为此,顾时钧特意去了一趟楚氏,以楚娇未婚夫的身份,跟那些老家伙周璇!花了两个多小时,才打消了那群老家伙的疑心!

  只是,这个烟雾弹也只能瞒过一阵子,毕竟,他和楚娇之前并没有任何订婚消息传出来,突然以楚娇未婚夫的身份出现,到底让人怀疑!拖不住多久!

  楚娇接过那文件,看也不看,直接取出楚父的印章印上!然后交给张翥:“你给我盯着点!让他们知道,我楚家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是!”张翥点头,车驾启动,往翰林医院驶去……

  回到医院,顾小殊就被顾时钧抓去打吊瓶!

  她张牙舞爪:“喂!林医生不是说可以不打的吗?为什么我还要打吊瓶!”

  “因为我暂时还不能回去,你身为保姆,不得跟着?”顾时钧把她拎上床,顾虑到身后站着的林徐等人,低声威胁:“不打吊瓶也行,林医生说,如果你能出一身汗,病也会好得快一点。”

  “难道要我去跑步?”顾小殊连忙问,她实在不太喜欢运动啊!可是,打吊瓶更不舒服……

  顾时钧的眼睛眯起来:“那多累啊?我知道还有一种运动,让你连下床都不用!动都不用动!保证一身热汗畅爽淋漓!”

  顾小殊:“……”是她的错觉么?为什么她总觉得这厮那么污呢?

  被迫打着吊瓶,顾小殊鼓着腮帮子目送顾时钧和楚娇一起出了病房,往外面走。她百无聊赖,发现那个护士竟然一直没有走,还守在她旁边,不由疑惑:“你要一直留在这里吗?”

  “对啊!”小护士笑眯眯:“顾总让我守着你呢!”

  “守着我干嘛?”顾小殊随手拿了一杯水,刚刚含了一口在嘴里,就听见小护士笑:“怕你溜掉呗!”

  “噗——”

  小护士抹着被喷一脸的口水,尖叫:“啊啊啊!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

  顾时钧处理完事情回到顾小殊的病房的时候,大老远就听见病房里传出来的笑声:“我又赢啦啊哈哈!”

  “为什么又是我输……”

  一声赛一声的鬼哭狼嚎!

  走近了,透过病房门的玻璃窗口,看见里面竟然已经凑齐了三个人围在一起,正在斗地主!

  这一句赢的是顾小殊,她笑得颠花乱颤,也不管手背上的吊针,抱着赢到手的钱大声咆哮,一边还在安慰身边的小护士:“小颜不哭哈!等我赢遍了你们,请你们次饭哦!”

  “要不你输给我,我请你吃饭吧?”小颜哭丧着脸:“我本来是看守你的!结果,差点把半个月的实习工资都输光了!”

  “这不是还剩半个月的么?”另一个护士安慰:“不像我,剩下的半个月只能吃土了!”

  顾小殊把钱一下子压在屁股地下,乐颠颠:“来来来!再来两把!输了的准备好翻盘哦!”

  “再来!”

  两个白衣天使整顿士气,两眼放光,像两匹饿狼一样盯着顾小殊手里的牌,生怕再输,就把自己的裤子都输掉了!

  可惜,这一局还是顾小殊赢!两人顿时萎蔫了:“不玩了!输得连裤衩都没了!再输,就连土都吃不起啦!”

  闻言,顾小殊把屁股地下压着的钱拿出来,笑眯眯的摆在面前的小桌子上:“呐!还给你们啦!”

  两个护士还没来得及推辞,顾时钧就已经推门进来了,吓得顾小殊飞快的把钱和扑克往小颜怀里一塞,讪笑的看向门口的顾时钧:“嗨……好巧啊顾总,你怎么也在这里……”

  小颜顺势把扑克兜在护士服里,衣角往上一挷,完美的把扑克和钱兜住,然后跟着另一个护士,磨磨蹭蹭的往门口挪!

  在顾小殊的眼神示意下,飞一样的逃出去!

  顾时钧的视线一直落在病床上的顾小殊身上,任由两个护士逃走,一步一步的走近,似笑非笑:“看来恢复得不错,都能打地主了?”

  “嗯……”顾小殊的脸通红,还是之前斗地主赢兴奋的!

  她眼珠子转了转,笑:“不是说出一身汗病好得更快吗?所以小颜就找来扑克,我们玩斗地主嘛!笑得一身汗的!而且,你刚刚也看到了吧?都是我赢哦!”

  “嗯。”顾时钧点点头,眼底渗出星星点点的笑意:“赢了那么多,要不要交个医药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