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娇闷在楚父的病房里守着已经一整天了,楚母好不容易才劝她出去走走:“好歹散散心!你爸不会真的怪你的!要是再这样坐下去,我怕你爸还没醒过来,你就得倒了!”

  “都是我害的!”楚娇叹了口气:“明知道他心脏不好,我还故意那么气他!妈,你是不是也觉得我特别不孝?”

  “胡说什么!”楚母伸手摸了摸楚娇的脑袋,她头上有两个旋儿,都说头顶上两个旋儿的人特别聪明,可谁又知道,聪明人往往活得比谁都累!

  酷X匠/\网永ef久免。z费L%看‘小Es说s?

  看了看时间,楚母推了推楚娇:“要不,你去给我们卖点水果吧?来得匆忙没有买,现在倒是有点想吃了……”

  闻言,楚娇连连点头:“好好好!我这就去!”

  伸了个懒腰,楚娇踩着高跟鞋就往外走,好在她平时拍戏也经常没日没夜的也习惯了,虽然忙了一个早上,体力倒是还好!

  从病房出来,经过花园的时候,就看见一群狗仔队围着一个人叽叽呱呱的问个不停!

  下意识的,楚娇腰一扭,就扭进楼角!

  该不会是狗仔队跟踪她到这里了吧?

  刚刚准备偷偷溜走的时候,却瞥见那个被围在狗仔队中间的人,好像有点眼熟?

  顾小殊正不知所措的时候,狗仔队包围圈就被撕开一个裂口,一个高挑强势的女人直接闯进来,像个女战士一样护在顾小殊的面前,冷脸看向狗仔:“谁允许你们这样在翰林偷拍了?”

  “楚娇?”几个狗仔队都是一愣,反应过来之后,啪啪啪就是一顿拍照!

  而楚娇丝毫不怯懦的样子,不仅如此,还强势的看向他们:“你们想要知道的东西,我可以安排时间专门让你们采访!但是,今天不行!”

  “我们还想采访这位顾小姐!”不知道是哪个狗仔先喊了一句,接连的几个狗仔连忙附和!

  他们可没有忘记,这一趟的目的是什么!楚娇的出现是意外之喜,可是顾小殊才是他们的最终目标!

  楚娇听了,冷笑一声:“明天中午,星娱十五楼大厅,我楚娇和顾小殊都会在那里!至于现在,我劝你们马上就走!不然翰林的保安可不是吃素的!”

  闻言,几个狗仔队面面相觑,最后还是拎着相机和录音机灰溜溜的逃走了!翰林的保安是出了名的彪悍,一遇到翰林的保安,那就很难轻易逃走了!

  看着灰溜溜逃跑的狗仔队,顾小殊这才晃过神来,看着站在面前犹如女战士一样的楚娇:“楚娇?”

  “是我!”楚娇回头看着顾小殊,眉头皱了皱,嫌弃道:“怎么这么没用?被这些不成气候的东西逼得说不出话来了?你这么胆小,以后怎么在顾家过?”

  “我,我是没用……”顾小殊长长地出了口气,吐舌笑了笑:“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谢谢你!”要不是楚娇,她觉得自己会被这些狗仔队逼死!

  翻了个白眼,楚娇冷哼一声:“先别谢我!明天中午还有一场硬战要打!你现在就开始准备准备,到时候你要是再说不出话来……”她顿了顿,龇牙:“老娘就生撕了你!”

  被楚娇这么一吓唬,顾小殊倒是笑了出来!

  看楚娇风风火火的就要往外走,顾小殊喊了声:“喂!楚娇,你要去做什么?”

  “买水果!”楚娇没好气的回头,瞪了顾小殊一眼:“看你穿着病号服,你也快点回去吧!万一再遇见狗仔队,可就没有本大小姐来拯救你了!”

  闻言,顾小殊鼓了鼓腮帮子,也觉得楚娇说得有道理,蹬蹬蹬的往自己的病房跑去!

  回到病房,顾小殊就看见坐在桌子边看文件的顾时钧,顿时就是一阵心虚:“顾时钧……”

  “回来了?”顾时钧抬眼看了她一眼,又低头去看文件。

  说到底明天的事情还得麻烦他,顾小殊蹭过去,伸出两根手指头捏着他的衣袖,伸出两根手指头,比出很小很小的样子:“万能的顾总裁啊!你能满足我一个小小的愿望吗?”

  “说!”顾时钧的嘴角微微弯起来,双眼看着文件,仔细看却能发现,他看了好久,却都没翻一页……

  顾小殊看他的脸色还好,长长的出了口气,小心翼翼:“辣个……刚刚我被狗仔队抓住了……”话音未落,就看见顾时钧挑了挑眉毛,这才继续:“楚娇就像一个女超人一样粗线在了我的面前,救了我!”

  “哦……”顾时钧点了点头,继续看文件:“我会帮你好好谢她的。”

  “关键不在这里!”顾小殊简直都要把顾时钧的袖子揪成烂白菜了!

  在顾时钧再一次挑眉之后,才破罐子破摔道:“楚娇说,明天在星娱十五楼,要召开记者会……所以,我需要证据……我是清白的证据……”

  点了点头,顾时钧放下手里的文件,整个身体往沙发椅上一靠,优哉游哉:“所以,你现在要求我了?唔……你就是这么求我的吗?”

  顾小殊沉默了一会儿,脸上的笑都挂不住了!她转身走到床头柜边,拿了一把水果刀回到顾时钧的面前!

  那样子就像要一刀剁了他一样!

  在顾时钧抽了一下嘴角的时候,弯腰在他的文件堆旁边拿了个苹果,谄媚:“顾总……我给你削个苹果呗……”

  “咳咳!”顾时钧握拳放在嘴边,闷笑了一声:“我渴了……”

  “我给你倒水!”顾小殊连忙放下手里的苹果,屁颠颠的滚过去倒了杯水,双手奉给顾时钧:“顾总!来!温度刚刚好哦!”

  接过水,顾时钧又摸了摸肚子:“唔……午饭还没吃,有点饿……”

  “啊?”顾小殊这下可就真的掉了下巴了!眼珠子转啊转,最终停在了桌子上她吃过了的饭盒上!

  飞快的拿过那份饭盒,顾小殊红着脸:“要不……你将就一下?”

  让这个高高在上的顾大总裁将就着,吃一份剩饭!她也是够了!

  偏偏某总裁完全没有那个意识,直接伸手:“拿来吧!”

  见她好久不动,又挑眉:“怎么?连残羹剩饭都不给我吃?你是又要马走路又不给马吃草?”

  连忙把饭盒递给他,顾小殊顺便拍马屁:“怎么会呢……我就是觉得你要是吃这剩饭委屈嘛……”屁颠颠的伸手从饭盒里面把筷子拿出来:“我拿去洗一洗!”

  “不用了!”顾时钧摇头:“等你洗完,我都饿死了!”

  手里的筷子被夺过去,顾小殊眼睁睁的看着顾时钧,就着她用过的那双筷子吃起来,她都能看见,他的嘴唇碰过她碰过的筷子!

  唔……不行了!

  顾小殊只觉得鼻子一热,伸手一摸,就看见一手的鼻血……

  “唔……这么激动做什么!”顾时钧一看见她喷薄的鼻血,连忙抽了纸巾给她擦鼻子,又捏了纸条给她堵住鼻血:“啧!像你这么笨的女人,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顾小殊捂着鼻子张牙舞爪:“我告诉你!别以为我有求于你,你就能这样……”可被他的眼神一看,她突然就没了骨气:“唔……您随意!”

  总不能为了一时之气,而误了明天的大事不是?

  顾时钧没好气的笑了笑,吩咐她注意鼻血,别在胡思乱想了,自己则低头吃饭!明明是有洁癖的人,却吃着她的剩饭。还吃出了高档餐厅的即视感!

  看着看着,顾小殊就转开头,她害怕自己会血尽而亡……

  因为看美男吃饭而喷鼻血而死,这种死法实在太销魂了!

  等顾时钧吃完了饭,顾小殊已经趴在沙发上睡过去了。她之前吃过的药本来就有催眠的作用,后来在外面散步了一会儿,现在正是睡意正浓的时候!

  把顾小殊抱上床,顾时钧把桌子上的东西收拾好了,转身出门,看见张翥已经等在门口了!

  “怎么样?”顾时钧把处理完的文件递给他,眯着眼问起顾小殊的事情。

  他不知道这一次那些狗仔队怎么会知道顾小殊在翰林休养,这里面到底是谁走漏了消息?还有,艾滋病的事情,到底是谁做的?甚至,顾小殊的卖银事件,究竟是谁捅破天的?

  单凭一个小小的大学学生,不可能把那一则新闻炒上新闻头条!这说明,整件事情的背后,一定还要一个财大势大的人在操控!这三件事情有没有联系?会不会是同一个人做的?

  如果是……那么,这个人是谁?

  张翥低声道:“医院外面已经戒严了,再也不会有狗仔队偷偷进来的!至于艾滋病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至于证据……”

  这边,顾小殊睡着睡着,就觉得身边有一个温暖的东西睡着,那种暖暖的感觉,就像第一次在顾时钧的别墅留宿的时候的感觉一样!

  她的脑袋就像灌了浆糊一样,迷迷糊糊的朝温暖源凑近……

  而等她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十点了!

  她瞪着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怎么办?顾时钧好像还没有答应她要帮忙!还不知道她需要的证据到底有没有眉目了?假如没有证据怎么办?她难道要硬着头皮上场?然后被骂得头破血流?

  哦买噶!

  把自己埋在被子里,顾小殊呜呼哀哉的哭了一会儿,这才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跡着拖鞋往外走了两步,又想起什么。

  拨了电话,顾小殊蹲在门口,脑门恰好磕在门板上,认真听着手机里有节奏的嘟声!随着嘟声越来越久,她越来越纠结,脑门在门板上戳啊戳……

  电话接通的时候,顾小殊简直要跳起来了!

  “顾时钧!怎么办?已经十点多了!你帮我找到证据了吗?一会儿就要去记者发布会啦!我要是怯场了怎么办?昂……”

  谁知,竟然遭到了一顿劈头盖脸的痛骂!

  “顾小殊?你有骨气点行不行!”

  电话那边的声音根本不是顾时钧,而是同样要去记者发布会的楚娇!

  楚娇的火气明显很大,噼里啪啦把顾小殊骂了一顿,然后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奇怪的是,被她这么一骂,顾小殊竟然奇迹一般的忘记了自己应该怯场的事情,而是气鼓鼓的反击:“我当然有骨气啊!你一会儿给我看着!我顾小殊也不是孬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