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发走了林徐,顾时钧站在门口,从口袋里拿出来一只青花瓷手机,打开,看了眼通话记录,眼睛便微微眯起来。

  “顾总,”张翥从走廊的那边快步走过来,担忧的朝病房里面看了眼,放低声音:“小殊小姐她,没事儿吧?”

  +更#新c最快D-上e1酷匠网

  他实在没想到,不过是转眼的功夫,顾小殊竟然已经不见了!而他当时因为要帮楚娇小姐处理楚氏的事情,也没注意到顾小殊不见了。

  直到顾时钧找不到顾小殊,打电话问他,他这才看到手机的短信,得知,顾小殊竟然回家了!

  将顾小殊的行踪报告给顾时钧的同时,张翥也开着车往医院这边来,楚氏总裁病危,楚氏大乱,他有太多的事情需要报告给楚娇!

  等他把楚氏的事务交割清楚,这边顾时钧已经找到顾小殊,带着她到了医院。

  顾时钧眯着眼看着张翥,薄薄的嘴唇动了动,没有回答张翥的话,反而问道:“楚氏怎么样了?”

  “好在总裁你去了一趟,压下楚氏高层,我去楚氏的时候,已经稳定下来了。至于楚氏那些小鱼小虾,已经被我处理掉了!”张翥一五一十的报告着,说完之后,小心翼翼的往病房那边瞄了一眼:“她……没事儿吧?”

  “没事。”顾时钧长长的舒了口气,今天出的事故实在太多,让他有点忙不过来。

  昨天他跟楚娇去了趟楚家,当时楚伯父虽然被楚娇气得动了怒,却并没有真的怎么样,就是脸色不太好而已!

  没想到,到了今天早上十点多,楚伯父就心脏病突发,就连家里常备的护心丹都控制不住,直接进了翰林!

  顾小殊发脾气走了之后,他就接到楚娇的电话,楚伯父病危!于是,他直接去了楚氏,为了在楚氏拥有话语权,他以楚娇未婚夫的身份对楚氏的高层进行了强制镇压!然后,才赶到医院,陪楚娇一起等楚伯父手术结果!

  没想到,刚刚被张翥找回来的顾小殊,恰好看见楚娇靠在他肩膀上,误会之后,竟然回了家……

  回到家,她会经历怎样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他简直不敢想象,一个女孩子,她的世界已经完全抛弃她,她心里该有多难过?

  “顾总……”张翥看着顾时钧紧紧皱起的眉,轻声说了声:“对不起!”

  其实,顾时钧早就交代过,不许给顾小殊机会接触外界,尤其是她家和学校那边。怕的,就是顾小殊会受不了家人的背弃,没想到,他阻止了顾小殊打给林梨霖的第一次电话,却没能阻止第二次!

  摇摇头,顾时钧摆手:“算了!现在,你马上去查,艾滋病事件和之前卖银事件,是不是和这个女人有关。”把顾小殊手机里的号码给张翥看了眼,顾时钧的声音很冷:“我要她,付出代价!”

  有胆量在他顾时钧的手底下动手脚,这女人很不错!

  可是,不知道她有没有承担这代价的能力?不知道她家里人有没有能力护住她?不知道她的所谓家世背景,能不能禁得起他动一动?

  病房里的顾小殊睡得很不安稳,她一会儿梦见谢连埝冷嘲的睨着自己;一会儿梦见林梨霖和谢连埝抱在一起,两人浓情蜜意,看向她的目光全是嘲弄;再一会儿梦见父母厌憎的模样,还有顾时钧渐行渐远的背影……

  她小声的哀求,求他们不要丢下她,可是最后,谢连埝也好、林梨霖也好甚至父母和顾时钧,全都背对着她,走远!

  全世界真的都抛弃她了,全都不要她了……

  睡着睡着,她的枕头就湿了。

  忽然,她感觉背后暖暖的,好像有人抱着她一样,原本飘忽的心突然安定下来,她无意识的动了动,把脸埋进那温暖的胸膛。

  顾小殊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午后,她下意识的扭头看向身边,梦中那个温暖的怀抱果然只是自己的梦!视线收回,看见手上还挂着点滴,周围没有一个人在。

  说不失落那是假的,现在不管是谁,只要能陪在她身边都好啊!

  顾小殊长长的叹了口气,知道那不过是痴心妄想!然后站起来,这才发现,她身上的衣服已经换过了,是一套粉红条纹的病号服。

  扒掉手背上点滴,她往门口走去,还没走两步,就看见门被打开了,一身银灰色西装的顾时钧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只食盒。

  一看见顾小殊自己拔掉了点滴,还下床准备自己行动,顾时钧的脸色一黑:“这是有打算去哪里了?你就不能安分点?还打算出去,然后晕倒在路边?”

  劈头盖脸的一通说,顾小殊无辜的睁大眼:“我……”

  “你什么你?不过是一转眼的功夫就敢玩失踪?我看你是忘了自己还是签了卖身契的人!”顾时钧没好气,把食盒放在桌子上,然后把顾小殊拎起来丢回床上,恶狠狠的威胁:“再乱动?我现在就把你给办了!”

  最后那句话简直让顾小殊的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绿!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丧心病狂的男人?

  她可是病号诶!动了动就“办了”的,真是不害臊!

  看顾时钧那微微狰狞的脸庞,顾小殊不敢虎口拔牙,直到他冷静下来,把食盒丢在她面前,语气不善:“吃饭!”她才小声的商量:“那个……我,我想上个厕所,可以吗?”

  顾时钧登时就愣住了,想起她刚刚好像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往外走,也许只是为了上厕所?

  可他做了什么?连拉带拽外加威胁,就差把她“办了”!结果,她就只是想上厕所?

  微微红了脸,顾时钧咳嗽了一声:“去吧!”

  抱着肚子,顾小殊红着脸跡着拖鞋,往病房的卫生间蹭过去。

  她一天一夜没有上厕所,肚子胀得难受,要是顾时钧再不放她去上厕所,她简直要就地解决啦!

  闹了个大红脸,顾时钧站了一会儿,就走过去敲了敲卫生间的门:“你一会儿自己记得吃饭,我有事出去一下。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就打我的电话,你的手机放在枕头底下了。还有,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跑出去!知道了么!”

  “知道啦!”顾小殊红着脸,耳边落水咚咚的声音和他的嗓音莫名的让她有种害羞的感觉,只得先应了再说!

  等她出卫生间的时候,病房里又只剩下自己一个。看着空荡荡的偌大病房,顾小殊鼓了鼓腮帮子,心里竟然有点小失落……

  坐在椅子上,顾小殊打开顾时钧带来的食盒,一边打开手机,一看,还真有他的电话号码,只是……

  她皱眉:“其他人的电话号码呢?”难道全都被他删掉了不成?

  暴君!独夫!

  鼓了鼓塞满饭菜的腮帮子,顾小殊打开扣扣,一开就看见林梨霖的头像一直闪个不停,就点开看了看。

  林梨霖的留言,无非是问她在哪里,为什么一直联系不上。顾小殊想了想,发现自己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和林梨霖聊天了,反正现在闲着无聊,就有一搭没一搭的回信息。

  被问到在哪里的时候,顾小殊手指飞快的敲出了翰林医院!

  她想着,林梨霖算是唯一一个还关心她的人了,总得不辜负人家的关心不是?现在,父母已经搬走了,她也找不到人,所以,她还欠了顾时钧一百万呢!如果连唯一的闺蜜都不理,那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聊了一会儿,林梨霖说是有事下了线,顾小殊退出两人的聊天界面,就看见腾讯新闻的头条,是关于知名女星楚娇的。

  前天晚上,楚娇带着顾时钧回到楚家,她就是本着大不了让自家老爸气得揍自己一顿的心情带着顾时钧回去的!

  可是,楚家老爹在顾时钧走之前没什么反应,直到半夜,突然就心肌梗了!最危险的是,楚父是在睡眠中心肌梗,没有人发现了他的异样,直到昨天早上,楚母喊他起床,才发现!

  这一发现,楚母就慌了手脚!

  当时楚父已经没了呼吸,完全休克!好在当时楚娇也在家,火急火燎的把楚父送到翰林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十点多,她立刻联系了顾时钧,让顾时钧去安置楚氏!

  为了让顾时钧在楚氏有发言权,顾时钧就成了楚氏未来接班人楚娇的未婚夫!等顾时钧从楚氏忙完,赶到医院的时候,楚娇的精神已经完全紧绷,一见到他,就忍不住靠在他肩上,整个人就像绷紧的弦突然断了一样……

  而此时,顾小殊看着手机屏幕上两人相拥的照片,楚娇和顾时钧男才女貌,心里不知道是难受多一点还是轻松多一点。

  她明明是巴不得顾时钧放过她的,可是,看着楚娇和他相拥的背影,她心底竟然有点不舒服,就像,就像原本属于自己的玩偶,有一天成了别人的。

  可是,明明顾时钧就不是她的啊……

  吃完饭,顾小殊又开始昏昏欲睡,她给顾时钧发短信:“顾大总裁,人家可以再走廊上散散步吗?”

  “嗯。”顾时钧回了她一个字,顾小殊把手机往兜里一揣,跡着拖鞋就走出病房,在走廊上漫无目的的走。

  她想了很多,现在,所有人都放弃她了。所以,她也只能留在顾时钧的身边,给他做保姆,打工还钱!

  虽然已经是得了癌症,可是,能还多少算多少吧!她不愿意欠了谁的!

  漫无目的的乱走,顾小殊下了楼,走在花园里,呼吸着新鲜空气,眯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是不是她?”

  “好像是!”

  “上!不要让她跑了!”

  不远处,几个狗仔队打扮的人,抱着微型照相机,捏着录音笔直接就冲到顾小殊的面前,把她撞得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顾小殊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噼里啪啦的一通问:“顾小殊小姐,身为卖银事件的主角,你有什么……”

  “关于艾滋病,你有什么……”

  “得了艾滋病还出来卖,你是不是为了报复社会?”

  好几个声音同时发问,顾小殊被围在人群中央,就像被捞出水的鱼一样,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