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手里的那部手机,底盘不是一般手机那种金属材质,而是青花瓷的。机身很是轻薄,又恰恰好让顾小殊一手掌控的大小,屏幕看起来透着很淡的蓝色,整个手机就像一个艺术品一样!

  顾小殊拿着,爱不释手!

  可是,她买的真的不是这样的手机啊!

  见顾小殊那惊讶的模样,站在旁边的张翥提醒她:“手机盒子里有张纸!”

  闻言,顾小殊连忙把那张纸展开,就看见一封致买家信!

  大体意思,顾小殊恰好是他们家第六万六千六百六十六个顾客,被选为幸运顾客,因此,赠送纪念款手机!

  “原来,网购也有这样的活动啊?”顾小殊小心翼翼的把手机配件装进包里,然后取出旧手机的通讯卡装进去。开机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林梨霖!

  电话刚刚拨通,林梨霖刚刚“喂”了一声,顾小殊手里的手机就被张翥拿过去,挂掉!

  “你做什么?”顾小殊瞪眼看他,张翥面不改色:“二十八楼到了!”

  所以?

  然而,并没有所以!张翥带着她直接进了总裁办公室,却扑了个空!

  张翥捏着顾小殊的手机,用自己的给林三拨了个电话,这才知道,顾时钧在翰林,楚家真的出事儿了!

  火急火燎的赶到翰林,顾小殊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手术室门口,半拥着楚娇的顾时钧。

  这时候的顾时钧,眉眼中有着前所未有的温柔,顾小殊觉得,楚娇就像被他捧在掌心里的珍宝,让他融化了所有的冰冷,温暖她……

  “过去吧?”张翥推了推停下来的顾小殊,疑惑的看着不肯再往前一步的她。刚才,她听说顾时钧在医院的时候,不是挺着急的么?

  顾小殊抬头看了眼张翥,垂下眼笑了笑:“这时候,我就不过去了,扫兴!”说完,转身就往外走。

  与其走过去碍人的眼,还不如远远的躲开?楚娇和顾时钧,说到底是门当户对,甚至是未婚夫妻,可她顾小殊算什么?小三么?

  见她脸色不是很好,张翥点点头,把她的手机还给她:“有事找你的话,记得接电话!你就在这附近随便走走也好,不要走远了!我过去问问,这几天只怕没安生了!”

  “好。”顾小殊点点头,背对着手术室的方向,走出走廊走下楼梯,站在翰林医院的后花园,太阳已经躲进云层,微风吹过,身上感受不到多少温暖。

  在花园里漫无目的的走,顾小殊看着周围草坪上,几个孩子穿着病号服,正嘻嘻哈哈的滚在一起。

  小孩子脸上的笑很单纯,没有成年人的复杂,让她看着看着,也跟着笑起来。跟生死比起来,顾时钧的“出轨”有什么大不了的?他就算“出柜”,也和她没关系!

  他们之间的关系,本来就只是债权人和债务人的关系,刚刚看到那相拥的两人,她心里竟然稍稍有点不舒服?

  看来,这就是人类对“属于自己”的东西的占有欲?

  想开了之后,顾小殊随便找了片草坪坐下,打开手机,给林梨霖拨了个电话。

  她还是想知道,这段与世隔绝的时间里,外面到底发生些什么事情!

  “小殊?”林梨霖接起电话的时候还有点迟疑:“是你吗?”

  顾小殊想起最后在学校的那个晚上,两人还窝在一张床上,她呜呜咽咽的哭诉,林梨霖轻声细语的安慰。可是,不过是三天的时间,竟然让她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好像,林梨霖与她,已经成了两个世界的人!

  自嘲的笑了笑,顾小殊“嗯”了一声,问林梨霖这三天来学校有没有发生些事情?

  林梨霖先是嘘寒问暖了一番,然后说起学校的事情,倒是吞吞吐吐起来,让顾小殊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学校怎么了?难道又出了什么事情?我的毕业证学位证还有……”顾小殊急得声音都抖了起来,她从来都不是上天的宠儿,能上大学也是她咬紧牙关努力学习才让顾爸顾妈允许的!

  因此,对于大学,她很看重!

  也因此,在学校公布,要开除她的时候,她气得恨不得抡刀子去灭了那些个分不清是非黑白的校领导!更因此,哪怕在有顾氏做靠山的时候,她做的第一件事,是要求学校还她清白还她毕业资格!

  然而,还不等顾小殊问完,林梨霖已经打断了她的话:“不是不是!”

  “那是什么?”顾小殊长长地舒了口气,只要不是毕业的事情,其他的事情对她来说,倒不是最重要的!

  林梨霖那边杂音很重,顾小殊模模糊糊的只听见她说:“好消息是:一,你上次卖银是事情,我爸已经摆平了!二,我们之前投了实习简历,结果出来了,我们都被录取了!”

  听着,顾小殊心里跳了一下!

  她记得,她们投的是谢连埝当时读研在外面的兼职,本来是为了近水楼台先得月,后来发生了体检单事件,慢慢的也就淡了这份心思!

  谁知道,现在结果出来了,她们竟然都顺利通过审核了?那是不是说明,她也可以去M公司实习?

  还不等顾小殊心里乐起来,就听见林梨霖接着说:“可惜,网上爆出,你得了艾滋病,现在已经好多人都知道了,导致M公司辞退了你……”

  艾滋病!

  顾小殊只觉得脑袋大起来,她实在不知道到底是谁要这样污蔑她?在这个社会,只要是得了艾滋病,就等同于在这个社会失去了生存能力!

  就算是得了癌症,那也只是一个人的生死,可是,艾滋病却是传染性疾病!没有哪个公司会接受一个得了艾滋病的员工,也没有哪个人会接受一个得了艾滋病的妻子。

  这个爆料,等同于消灭了顾小殊在这个社会上生存的所有希望!

  “梨霖,你知道,是谁在网上爆料的吗?为什么?为什么那个人要这么对我?我……我明明没有得罪过谁啊……”顾小殊静默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口不择言起来,她受了好多的委屈,一直没有机会发泄,直到现在,林梨霖的这个消息,将她的坚强完全击溃了……

  她该怎么办?

  这个世界好像已经抛弃她了,父母、学校、社会!更甚至,现在连一直收留她的顾时钧也厌了她,也让她滚了!

  那她,现在该怎么办……

  坐了一会儿,顾小殊一脚深一脚浅的站起来,给张翥发了个短信,只说要回家去看看,然后,就自己一个人往外面走。

  她想着,不管怎么说,总得和粑粑麻麻解释一句不是?他们的女儿,没有卖银也没有得那不干净的艾滋病!

  坐上回家的大巴,顾小殊蜷缩成一团躲在椅子上,睁着眼看着窗外景物飞快后退。

  只要一闭上眼,她的眼前似乎出现一个咆哮的顾时钧!因此,她连闭眼都不敢!

  好在,她本来就是晕车的体质,车辆开了一会儿,她就睡着了。一睡醒来,就已经到了家乡的车站!

  天色已经灰蒙蒙,她循着记忆中的方向,忽视落在身上的邻里的诡异眼神,一直走到家门口。

  家门紧闭,顾小殊咽了口口水,从包里摸出钥匙,准备开门,却发现,门锁早早就被换过了!

  “难道,爸妈真的打算不要我了?”顾小殊摸了摸脸,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是满脸的泪水。

  使劲儿拍了拍门,顾小殊大喊:“爸妈!开门啊!爸妈!”

  叫喊了好久,都没有人应声,身后,邻居烦不胜烦,终于开门朝顾小殊喊了声:“别喊了!你爸妈早在两天前就搬走了!你们家都卖给别人了!再喊,我看一会儿就会有人报警了!”

  这句话,终于把顾小殊击溃!

  就连血肉相连的父母,都不要她了吗?

  、酷匠5网唯_一Z正版hx,其H他都是Z1盗。(版

  蹲在家门口,顾小殊只觉得自己像一只丧家犬,不!根本就是一只丧家犬!在这个世界上,竟然连个容身之地都没有了……

  一直在门口坐了好久,直到有人驱赶她,顾小殊才踉踉跄跄的往外面走。

  不知道走了多久,眼前被一片强光照射,顾小殊呆了呆,木讷的伸手挡住那灯光,然后就看见了一身冰冷气质的顾时钧!

  “谁让你到处走的!”顾时钧冷着脸,直接把顾小殊抱起来,抱进车里,然后朝坐在驾驶座上的张翥道:“回去!”

  初春的S市还很冷,顾小殊在冷风中站了一整个晚上,整个人就像浸在冷水里过一样,冷得吓人!偏偏额头发热,眼睛睁着,却好像没有灵魂了一样!

  顾时钧把她捂在怀里,摸了摸她的额头,皱眉:“等等!去翰林!”

  从后视镜里看了眼坐在后面的两人,张翥无声的调转方向,车辆朝翰林医院驶去……

  林徐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倒了是八辈子的血霉,才遇见顾时钧这样的朋友!

  大半夜的,从温柔乡里把他挖出来,竟然就是为了给一个发烧脑热的小姑娘看诊?逗他呢吧?

  冷着脸,林徐给顾小殊挂了点滴,看也不看守在旁边的顾时钧一眼,转身就走!

  “她到底怎么样了?”顾时钧给顾小殊掖了掖被角,跟了出去,刚出门,就看见林徐简直翻出天的白眼!

  “我说顾大总裁啊!”林徐狼嚎:“你又不是不知道,那种事情做到一半被打断,以后会有后遗症的!以后我要是不举了怎么办?你负责?”

  看了眼林徐,顾时钧声音冷淡:“你确定,要我负责?”

  那一眼看得林徐一个冷战,连连摇头:“算我怕了你了!那小姑娘没事儿!就是之前感冒没好利落,现在复发了!安心挂点滴,养几天就没事了!”

  “嗯。”顾时钧点点头:“你可以走了!”

  林徐:“……”

  顾时钧!过河拆桥还能更明显一点吗?还能不能好好的当兄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