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荒而逃!

  迎面而来的轻蔑的目光,叫人很不舒服!

  可顾小殊已经没力气去感受这些没重量的敌意了,她满心思都是刚刚顾时钧的模样。尤其那双冰冷的眼睛,和平时含笑的模样完全不同,叫人看了有种从骨头里冷出来的感觉!

  顾小殊走出顾氏大门的时候,身上还在打颤。那样的顾时钧实在太可怕了,让她不由自主的逃离!

  “咦?小殊小姐?”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路过的时候停了下来,好奇的看着顾小殊:“你怎么在这里?顾总竟然放你出来了?”

  闻言,顾小殊看过去,只见张翥手里拎着一个文件包,身后还跟着几个保镖打扮的男人。见张翥看着自己,顾小殊想起之前在学校的时候,就是他帮了自己,因此,她勉强笑了一下,算是打招呼!然后转身往外走。

  可张翥却没打算这么快的放过她,跟上去:“小舒小姐,你这是打算去哪里?”

  “我要回家。”顾小殊头也不回,只是,声音中竟隐隐有点失落。这几天,和顾时钧的相处虽然没有大说大笑,可是,对比起之前遭遇的其他人,实在算是很愉快的了!

  现在,顾时钧也让她滚了!除了回家,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里。

  奇怪的是,昨天前天她还一心想回家,可是,现在她竟然有点舍不得离开顾时钧了?

  一定是惯性吧!对!都说,人对生活在身边的人都会产生惯性,然后依赖着,不愿意离开。她对顾时钧一定也是这样!

  想到这里,顾小殊抹了抹湿润的眼角,大步往车站走去。

  听说顾小殊要回家,张翥愣了愣,连忙追上去,再次确认:“顾总让你回家的?”

  “嗯!”顾小殊点点头,她再也不想看见顾时钧那个混蛋了!竟然叫她滚?对一个淑女用这样的字眼,真的好嘛?亏得传说中,还说顾时钧是个很有绅士风度的男人!简直胡说八道!

  看见顾小殊肯定的点头,张翥的脚步也停了下来,转身往回走。

  既然顾时钧都让她回去了,那他也不能绑着人家不是?毕竟,他也没那个立场啊!

  顾小殊一路走进车站,仰头看着客车时间表,买了时间最近的班车,然后坐在候车室等车。她身上没有任何通讯工具,只能看着自己的脚尖发呆来消磨时间。

  发着呆,就听见背后座位有几个女孩子在聊天。

  “你们都没看呀?就是网络上刚刚爆料出来的那个艾滋病女大学生的事情啊!”

  “女大学生?得了艾滋病?”

  “对呀!据说,那个女大学生在爆出艾滋病之前,还被爆料卖银!视频啊照片啊什么都有!”

  “那现在怎么没有了?难道有背景?被压下去了?”

  她们越说越热闹,甚至还说起,卖银事件曾经上了头条,之后又被女星楚娇的绯闻给压了下去!

  听着听着,顾小殊的脸色越来越差。

  她不知道所谓的艾滋病事件已经这样广为人知了!本以为,只不过是小众谣言,没想到,已经传播到路人皆知的地步了!

  坐了一个小时,身边的人来来往往,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顾小殊总觉得来往的人视线落在自己身上,让她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直到广播开始播报,顾小殊回家的那班车开始准备发车了,顾小殊才站起来往车站那边走去。

  她已经迫不及待的离开这里,她想要回到自己的家里,回家自己的房间,窝在自己的小窝里!

  好像,只有在自己的小窝里,她才能真正感觉到安心,自己的小窝,不管多小,却能够隔绝外面的那些人的恶意。

  上了车,顾小殊把自己蜷缩成一团,就像一只小刺猬一样。可惜,还不等大巴发动,顾小殊就感觉身边的窗户传来敲击声!

  她懵懂的扭头看过去,就看见皱着眉头的张翥站在窗外,他喘着气,张了张嘴,好像要说话!

  打开窗户,顾小殊面无表情的看着张翥,他喘了口气,大声道:“你竟然骗人!顾总根本不肯让你回去!”

  闻言,顾小殊脸上更冷,声音发颤:“他自己叫我滚的!”

  酷匠q网正~版'?首S》发|h

  “这种气话你也信!”张翥都要给跪了!

  他家总裁发脾气,为什么受伤受累的都是他?本以为顾小殊是个软柿子,没想到竟然也有这样大脾气的时候!

  瞧瞧这小脸冷的,简直都有他家总裁的三分真传了!要不是听她声音委屈,他简直都要以为她转型高冷范了!

  “他自己说的!”顾小殊难得的倔强起来!

  她从小就知道,她家穷,所以在很多有钱人的眼里,她就像一只不干净的小狗一样。就连他们看她的眼神,都有种俯视的感觉,这让她内心很自卑!

  可是,她又不甘心!

  为什么,明明都是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为什么她就要被俯视?为什么他们都看不起她?就因为她穷?可是,她就是不甘心!

  她不想当那个被看不起的人!

  因此,在人前,她虽然表现得谦逊,可是却自有傲骨,怎么也不肯放低身段,让自己成为连自己都鄙视的人!

  三天之前,在学校的时候,她第一次被人完全的踩在脚底下!就像路边苟延残喘的小狗一样,所以,在得知张翥可以成为她的靠山的时候,她狠狠的、狠狠地打了沈静的脸!那种泄愤,真的很畅快!

  接下来的这两天,大概因为顾时钧表现得脾气太好,让她忘记了,这个男人也是那些可以俯视她,可以看不起她的人!

  所以,今天,顾时钧那样高高在上的说出“滚”字的时候,她前所未有的生气,也前所未有的难过!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自尊心作祟吧?怪她,怪她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她从来不是那种可以端姿态的人!

  “快跟我回去!”张翥见她一动不动的发呆,直接伸手拉了她一把:“别犯傻了!千万别把顾总惹恼了!否则,只怕就算你有九条命,也不够他玩儿的!”

  他没想到,就是这么随口一说的一句话,竟然把顾时钧在顾小殊心中的形象完全颠覆,导致后来,顾时钧在抱得美人归的路途上吃尽了苦头!

  顾小殊被他这么一说,心里也没底起来,却越发抗拒回到顾时钧的身边!她何尝不知道,像顾时钧这样的贵族,对她的喜欢也不过像喜欢宠物一样!

  可她已经得了绝症,生命也没剩下多长,不愿意把仅剩下的这点生命变成某些人的玩物!她想有尊严一些!

  “还是不肯跟我回去?”张翥的眉头紧紧地皱起来,看着顾小殊倔强的脸,眼珠子一转,低声道:“你想想,现在关于你艾滋病的谣言,还需要顾总解决!如果这件事情不解决,不就算是回到家里,只会受人排挤,何苦?”

  他的话让顾小殊的眼珠子转了转,张翥见有戏!又加了几句:“还不如,等顾总解决了那些事情,你再回去?”

  接下来是漫长的沉默,顾小殊垂着眼,似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直到广播声音再次响起,如果,她再不下车,车辆就要启动了!

  最后一遍广播声音落下的时候,顾小殊在整车人的异样目光中,慢慢的走下车,站在张翥的面前:“走吧!”

  再不乐意,也得接受现实不是?

  上了张翥的路虎,顾小殊一直沉默着,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张翥专心开车,过了一会儿,才问:“你想想,今早是不是碰到顾总的逆鳞了?”

  逆鳞?

  顾小殊歪着脑袋看车窗外面的景象,好半天,道:“我用了他的电脑。”

  “哦?”张翥点点头,像诱骗孩子一样:“还有呢?”

  “他让我赔!”

  顾小殊在张翥的面前完全不像在顾时钧面前那样放肆,大概是因为张翥就是那个在她危难时候从天而降的骑士吧?她就像找到了一个知心大姐一样,安静的交流!

  当然,如果张翥知道,自己在顾小殊的心里就是个“知心大姐”?估计脸上就露不出这样的笑了……

  了解了顾时钧和顾小殊闹脾气的原因,张翥实在是啼笑皆非!

  他怎么也想不出来,自家总裁会有那么孩子气的时候!真是恋爱中的男人智商为零啊!

  不过,张翥看着已经快要到达顾氏集团了,扭头看向顾小殊,开解道:“你知道男人的逆鳞是什么吗?”

  “是什么?”顾小殊疑惑的看着“知心大姐”:“商业机密?我下次不会再用他的电脑了!反正,我买了手机之后,手机也能上网!”

  闻言,“知心大姐”摇摇头:“男人的逆鳞,在于被自己喜欢的女人说,不如其他男人!”

  两人一起进顾氏的时候,前台突然叫住了张翥:“张助理,这里有一份同城包裹,问题是,这没有留电话号码,收件人也不是我们公司的!”

  “收件人,是谁?”张翥随口问了句,就听见前台小姐道:“叫什么,顾小殊。”

  听到前台小姐的回答,顾小殊一蹦就蹦过去了,笑眯眯:“是我的是我的!没想到,同城的快递这么快!”

  她不过是早上定下的东西,这才下午一点多呢,就到了!

  签收了快递,顾小殊的心情也好了许多,迫不及待的打开那包裹,露出里面的手机,却瞠目结舌:“这……这真的是我订购的那一部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