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后门,麻烦来啦

  再转眼去看坐在总裁位置上的顾时钧,只见他眯着眼,似乎在发愣,直到林三咳嗽一声,他才张口道:“就留在总裁办吧!”

  顾小殊大学的时候学的专业其实很好,是审计。可惜,那一块一直都是顾家舅老爷负责,就算是顾时钧这个总裁,也不好安插人进去!

  毕竟,这个敏感的部门,总会让人平白生出几分疑窦来!

  “总裁办?什么职位?”顾小殊的眉头皱起来,看了眼憋笑的林三,林三道:“总裁的贴身助理呗!总裁办只剩这个位置啦!”

  眉头再次皱起来,她又转向顾时钧:“这个,和我学的专业不吻合啊……”

  闻言,顾时钧身子往后一靠,典型的高冷大老板模样:“怎么?你以为实习就是任你挑部门?不愿意的话,老老实实回去做保姆!”

  回去当保姆?

  顾小殊的第一反应就是,狗腿的给顾时钧送了一杯本就放在桌子上的茶:“我刚刚说什么了么?哦!对了!我的办公桌在哪里?做什么工作呢?”

  那谄媚的小模样,差点憋坏了站在后面的林三!

  他可算是知道,顾时钧这个闷骚男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了!还真是……特别!

  瞥了眼正在闷笑的林三,顾时钧云淡风轻的接过她手上的杯子,放在嘴边抿了一小口,这才放下来:“你的办公桌,就放在这里吧!”

  说着,手指了指总裁办公室的东面,那里是一片敞亮的落地窗,光线充足视野开阔,早上还能晒太阳睡个懒觉,可算得上整个总裁办公室最舒服的地方!

  顺着顾时钧的手指望过去,顾小殊眯着眼看着那角落的琉璃小圆桌,很明显就是喝下午茶用的小圆桌!嘴角抽了抽,她怎么总觉着,这一趟实习就像个玩笑?

  哪有人办公桌这么随意?随便一个角落随便一张小桌子,就算是她全部的职业生涯?真……随意。

  坐在小圆桌边,顾小殊看着面前的几份文件,内心其实是崩溃的!

  为什么给她看的,不是与会计审计相关的文件,竟然是她最最不喜欢的法律!经济法律文件也就算了,偏偏是婚姻法?

  什么鬼!她是来实习的好嘛!

  难道公司合作联姻也需要拟定一个婚前协议?别搞笑了好嘛!

  再说了,她对婚姻法真的是不点都不了解的啊!读书的时候,她最讨厌的就是税法这一块了!可是现在,还要她继续看法律……

  怨念的小眼神化作刀剑哧溜溜的往顾时钧的脸上戳!顾小殊啃着笔头,晒着太阳,看了会儿顾时钧,见他没有反应,也就没了意思,靠在椅背上竟有点昏昏欲睡的感觉!

  “叩叩”两声敲门声,顾时钧示意那人进来,还不等那人开口,就看见他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张兰芝见顾时钧的手指,虽然疑惑,却还是点点头,把手中的文件递给他,低声道:“这是楚氏那边最新的合作协议,顾总看看,如果没有问题,我们明天就能让人去签下今年的单子。”

  “嗯,你下去吧!”顾时钧点点头,顾氏和楚氏是多年的合作伙伴,其实这些协议大多数只是走走形式,内容是早就已经敲定了的,现在只缺了这份法律协议,完整了整个流程罢了!

  点点头,张兰芝转身就走,回头的时候,恰好看见落地窗边的小圆桌边,赫然坐着一个眯着眼昏昏欲睡的女孩。

  这就是今天那个,让整个顾氏沸腾的女孩?

  眯着眼看了一瞬,张兰芝总觉着,这女孩子长得有点眼熟,不知道在哪里见过?

  她也是大家闺秀,为了顾时钧这个白马王子才委曲求全,进了顾氏来做个小小的秘书。本来就娇生惯养的人,心里有了疑惑,也就直接问了:“顾总,这人是谁?”

  按理来说,这顾氏并不缺少她这样的名媛,但是,身份多贵重的名媛,也不过是在楼下的销售部待着,成为顾氏拉拢生意的资源!就连她张兰芝,也是凭借着自身的才华,才勉为其难能够在总裁办来去。

  可这女孩,竟然直接就留在总裁办公室?

  这是得有多雄厚的背景,才能让顾时钧忌惮到这个程度?要知道,就连顾家的那个小公主也没有这样的待遇!

  眼皮都不抬一下,顾时钧略显慵懒的声音道:“我的贴身助理,怎么?张秘书有意见?”

  “贴身助理?”张兰芝呆了呆,顾氏从来没有过这个职位,顾时钧身边的助理从来也只有林三和张翥,现在平白多出了个贴身助理,叫谁看不出其中的猫腻?

  再说了,这位贴身助理才刚刚空降到顾氏,就已经让一个保安被撵走,其中的意味更是让人不得不多想!

  张兰芝回头瞥了眼顾时钧,见他正看着手里的文件,便大着胆子走过去,这才看清那个女孩的长相!

  就在她刚刚想起这女孩是谁的时候,顾小殊昏睡着的小脑袋向前一冲,终于醒了过来,一抬眼就看见正探头看她的张兰芝!

  “是你?”

  “是你!”

  两人异口同声,顾小殊瞪大双眼,看着张兰芝,竟然有点心虚!

  之前就是因为这个女人,她有口难辩有家难回,那伤害太深刻,她至今都有点心有余悸!

  好像,这个女人并不是什么善茬,如果,这女人在顾时钧的面前说些什么,不知道顾时钧还会不会让她继续留在顾氏?会不会直接让她滚回顾家,继续当保姆?

  不由自主的攥紧手里的文件,顾小殊慢慢低下头,把脸蛋遮在文件里面,只留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胆怯的看着张兰芝。

  看见顾小殊这副做贼心虚的样子,张兰芝更是确定了心里的猜测,冷笑一声:“你怎么混进来的?”

  她记得很清楚,这个女孩子明明没有任何家庭背景,否则之前也不会那么轻易就被自己给处理掉!

  可是,没有任何背景的人,怎么会两天功夫就登堂入室,直接坐在总裁办?

  一定是通过不正当渠道了!顾总知道那些事情么?答案一定是否定的!

  见顾小殊根本答不出话来,张兰芝冷峭的扯了扯嘴唇,转向顾时钧的方向:“顾总,这个女人没安好心!她根本不是个正经的人!”

  “哦?怎么说?”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顾时钧已经眯着眼睛看向两人,阳光的余韵铺在他脸上,唇角的温软笑意让张兰芝的心几乎漏跳了一下!

  像是受到了鼓励,张兰芝飞快的把之前传说中的事情说了一遍,无非就是顾小殊在酒店的那些事情,顾时钧的神情一直很淡,直到张兰芝说到最后,提到网络上疯传的,顾小殊身上患的病症的时候,他眯起来的眼睛里已经透出几分杀意:“这些,你是从哪里听到的?”

  听到顾时钧对自己的话有反应,张兰芝眼底泛起七分得意三分笑意,从兜里取出手机,打开页面,送到顾时钧的面前:“顾总,您自己瞧!这可不是我杜撰的!网上都已经传翻了!”

  接过张兰芝的手机,顾时钧粗略的浏览了一遍,再把手机递回去,声音中已经多了几分隐忍的怒意:“你先出去吧!”

  “可是她……”张兰芝话刚出口,就看见顾时钧冷冽的双眼,登时打了个寒战,连忙点头,走出总裁办公室。

  想来也是,一个得了那种病的人,竟然还敢留在他身边,这怒火只怕足以把那个贱人烧得骨灰都不剩了吧?

  一想到顾小殊将来的下场,张兰芝眼底泛起笑意。她就是希望顾小殊不得好死!无关其他,就冲着顾小殊曾经拿到了顾时钧的手机,足以让她嫉妒得发狂!

  张兰芝才刚刚出门,顾小殊就已经走到顾时钧的面前,小心翼翼的瞧着顾时钧的脸色,见他脸色很是不好看,只以为他信了张兰芝的话,心里又急又气:“她说的,不是真的!”

  “我知道。”顾时钧捏了捏眉心,突然冷笑一声:“看来,有些人还是不死心啊!总归需得让我好好整顿整顿!”

  ,@最◎-新!章O节上◇@酷匠网*

  闻言,顾小殊舒了口气,知道顾时钧根本不信张兰芝的说法,顿时连那小心翼翼也懒得装了,换上一脸的谄媚:“顾大总裁,你的电脑能给我用用吗?不管怎么说,我也想看看,网上是怎么说的!”

  闻言,顾时钧突然笑了,戏谑的看着她:“艾滋病?再加上癌症,还有前两天的感冒发烧,顾小殊,看来你也是个多愁多病的身啊?”

  唔……这话说得,让顾小殊分外脑热!

  “都说了,艾滋病不是真的!”顾小殊气急,上前一步直接推开顾时钧,自己打开了网页,搜了几下就找到了那所谓的,爆料她顾小殊的帖子!

  这一看,她才发现,原来,三天之前关于她卖银的所有消息渠道都已经被阻断,网络上关于她卖银的说法已经澄清了。应该是林梨霖的父亲林市长帮忙处理的吧?顾小殊眼底泛起感动,她现在已经只剩下这个闺蜜了……

  可是,从前天开始,闷不吭声的又出来一帖子,直言她已经得了艾滋病!

  那帖子还有根有据的,还曝光了所谓的病例!

  顾小殊睁大眼看着那病例,迷惘的看向顾时钧:“难道,我真的得了艾滋病?我怎么不知道?”真奇怪,那病例上的签名还真是她的笔迹!

  可是,她真的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还检查过这些?

  “啊!”额头上猛然被敲了一记,顾小殊憋屈的看着他:“你丫的!老娘这不是在伤春悲秋么!你还打我!说不定我就是艾滋病患者了,你还打我!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强吻你?传染你!”

  闻言,顾时钧终于笑了出来,长臂一勾,直接把她勾过来,嘴唇贴上她的:“想强吻我,早说啊!还找借口!”

  “唔!”

  嘴被堵住,顾小殊挣扎,可惜挣扎无效,又被吻得气喘吁吁,恨得她一心找机会咬他的嘴唇!一来二去,两人竟然真的都全身心投入到这个深吻之中……

  一通吻下来,顾小殊气喘吁吁,差点就喘不上气了!

  顾时钧这才放开她,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她的唇角,嗓音嘶哑:“要不是这在办公室,我真想现在就办了你!”

  而顾小殊被他吻得头昏脑热,一双眼想刚刚从水里泡过一样,湿漉漉的,懵懵懂懂的望着他,好半天,才轻声说:“顾时钧,万一我真的是艾滋病患者,怎么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