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缠的肢体,酣畅淋漓的汗水,还有彼此身上的淡淡气息,让人意乱神迷。

  顾小殊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的人,笼在夜色里的脸很模糊,只能看见那面部线条很是完美,就像上帝精雕细镂的一样,叫人一眼就不肯再一开双眼!

  好帅啊……

  她喟叹一声,低头在那人的肩膀上轻轻啃咬,吮吸出淡红色的痕迹,就像一朵旖旎的梅花一样。感觉到她的啃咬,那人更重的撞了她一下,让她的喉咙里闷哼出一声,丝丝入扣的酥麻感觉在心底蔓延开……

  “小殊……小殊!”那人低沉悦耳的声音就在耳边,带着一种极致的性感,让顾小殊几乎忘记了反应,只是痴痴的凝视着他。然后,视野渐渐亮堂起来,那人的脸庞也越来越清晰,清晰得让顾小殊一个激灵!

  等等!这人……这人是……

  整个人像触电了一样,顾小殊霍然惊醒,摸了摸,身边没有人!她也分不清心里的那点异样,究竟是庆幸多一点,还是失落多一点。

  等等!失落?怎么可能!顾小殊几乎瞬间就甩开了这个念头,她记得,自己喜欢的人不是顾时钧!

  睁开眼好半天,她的脑袋还埋在被窝里,羞赧的揉了揉自己的脸:“顾小殊!你的脑袋里都装了豆腐吗?还是黄色的豆腐!”

  “哪怕不是豆腐,也是稻草!”耳边突然想起低沉的声音,顾小殊身子一僵,霍然扯开被子,瞪着近在咫尺的俊脸:“顾时钧?”

  “嗯哼?”顾时钧直起腰,眯着眼看着她,顾小殊脸上一红:“你怎么在我房间?快出去!”

  闻言,顾时钧的视线落在她露在被子外的光溜溜的胳膊,以及光溜溜的肩膀,嘴角扯了扯,眼底意味不明:“裸睡?”

  她的这个习惯,他喜欢!

  “啊啊啊!你快出去!”顾小殊的视线也落在自己的肩膀上,顿时尖叫:“色狼!顾时钧你这个混蛋色狼!”

  看着惊惶的把自己埋在被窝里的顾小殊,顾时钧弯唇大笑起来,伸手一扯就把她的被子扯掉了一边,露出一颗小脑袋,俯身就在她的脸颊上咬了一口:“既然被你说是色狼,我也不能白白担了这骂名!”

  被咬了一口的顾小殊顿时石化,眼睁睁的看着志得意满的顾时钧大笑着,走出房间!

  过了好久,她才反应过来,尖叫:“顾时钧你这个大混蛋!”

  换了一身衣服,顾小殊下楼的时候,一眼就看见坐在桌前看报纸的顾时钧。纸质的报纸捏在手中,朝阳的光辉映在他脸上,更衬托得他轮廓俊秀不可方物……

  看着看着,顾小殊就站在楼梯上不动了,脑袋里全都是昨晚梦中的一幕幕,那分外亲密的一幕幕,让她的脸颊像火烧一样的滚烫起来!

  天了噜!

  这一大清早的,她究竟在想些什么!这是个混蛋!是个色狼啊喂!

  好不容易整理完心情,顾小殊再一抬头,就看见顾时钧眯着眼看着自己,唇角勾着恶劣的笑意:“脸那么红,想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呢?”

  “胡说什么!”顾小殊反驳,一双杏仁眼瞪得圆溜溜的,像只被激怒的猫咪一样:“你才想少儿不宜的事情呢!你全家都在想少儿不宜的事情!”

  “你怎么知道?”顾时钧嘴角的弧度更大了,丹凤眼眯起来:“我确实是在想少儿不宜的事情呀!毕竟,一大清早的就看到……”

  “啊啊啊!你闭嘴!”顾小殊飞快的从楼梯上跑下去,直接用手堵住他的嘴,龇牙咧嘴的威胁:“你再说!你再说我就把你!”

  可他只是挑眉,好看的眼睛就像在说:“把我怎么样?扑倒?吃干抹净?”

  顾小殊简直不敢相信,一个人的眼睛里竟然可以传达这么多信息!可是,看着他的眼睛,她也只能冷哼一声:“我就把你的早餐吃掉!”

  这没什么威慑力的威胁只换来顾时钧的一顿闷笑,他伸手把她的小手包在掌中,另一只手放下报纸,探过去试了试她额头上的温度,微微笑:“烧全退了,唔……可以去做饭了么?再晚,只怕要迟到了。”

  这才想起来,今天是要去顾氏集团报道的啊!顾小殊连忙问他:“现在什么时间了?是不是快要迟到了?”

  火急火燎的冲进厨房,顾小殊手脚利落的煮了白米粥,又炒了韭菜鸡蛋、盐焗花生、拔丝红薯还恶趣味的做了醋闷小黄瓜。一碟碟小菜摆在顾时钧的面前,她特意把醋闷小黄瓜摆在他面前,眉飞色舞:“多吃点!”

  放下报纸,顾时钧解开衬衫的第一枚扣子,低头一看那醋闷小黄瓜,顿时就是一笑:“都说,以形补形,难道你对我的尺寸不甚满意?”

  看见顾小殊的脸上越来越红,他不依不饶:“唔……今晚可以给你试试看,到底够不够大?”

  噌的一声,顾小殊只觉得自己的脸上就像烧烤一样!

  她本来就是鬼使神差的给他做了醋闷小黄瓜,就是要膈应他!没想到,竟然被反调戏了!

  说起尺寸……

  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昨晚的梦,那放肆的举动和亲密的纠缠,顿时她的脸就噌的爆红,就连说话都结结巴巴起来:“顾时钧!你不要耍流氓好嘛!”

  “难道,刚刚不是你在对我耍流氓?”顾时钧用筷子夹起面前的小黄瓜,坏心眼的递过去,放在她的碗中:“先解解馋,晚上给你吃大的!”

  吃……大的?她的目光不由自主往下移,然后脸颊噌的一下子爆红起来!

  “顾时钧!”顾小殊彻底崩溃!

  ……

  两人一起到顾氏集团的时候,顾小殊已经换上了一副高冷的模样,对站在身边的顾时钧看都不看一眼!

  她的一双眼放在高耸入云的顾氏集团大厦上,放在她曾经受辱的顾氏大门上,放在顾氏大门边上站着的狗眼看人低的保安身上!

  /n酷0s匠GP网:唯:一2正版,*☆其y^他|☆都%是盗版

  这个地方对她来说很陌生,陌生得她也不过是第二次来,却又很熟悉,熟悉得就算在噩梦里也常常出现……

  两人一前一后,一起进顾氏大门的时候,她再次被保安拦下来,那保安正是当天不肯放她进去的那个!他一看见顾小殊就想起那天的情形,顿时没好脸色:“去去去!我们顾氏集团是你这样的破落户来的?”

  尤其看到顾时钧转过来,保安还一副谄媚的模样:“顾总,您放心,这样的人,我们是不会放她进去的!”

  然后,转向顾小殊:“还不走?非要我们再把你丢到马路上?”

  听到那个“再”字的时候,顾时钧的眼睛眯了起来,看向顾小殊:“他曾经把你丢到马路上?”

  提起那天的惨样,顾小殊的鼻子就有点发酸,再加上早上就被他调侃得七窍生烟,登时对顾时钧也没有好脸色:“是啊!顾大总裁是不是还要把我丢出去一次?”

  那种耻辱的经历,如果顾时钧让她在经历一次,那她保证不会直接在他的饭菜里加陈年老醋!她会加陈年硫酸!

  闻言,顾时钧的视线转向那个保安:“你叫什么名字?”

  保安只以为顾时钧欣赏他尽职尽责,顿时乐颠颠的报上自己的名字:“我叫刘满!”

  “流氓?”顾时钧唇角讥诮,看了眼跟在他身后的林三,林三会意,上前一步,扯下刘满脖子上的员工牌:“刘满是吧?你被解雇了!”

  推开挡在面前发愣的刘满,顾时钧带着顾小殊,在诸多名媛心碎的目光中,一路上了二十八楼,总裁办!

  站在光华陆离的顾氏总裁办,像顾氏集团这样的大公司,总裁办并不是总裁的办公室,它还附带着一整层楼的总裁助理、总裁特助等等人员的办公室,只有最里面的那间才是顾时钧的总裁办公室!

  进了顾时钧的办公室,放眼望去,全都是清一色的水晶隔间,就像步入一个水晶的世界里一样。浅灰色的水晶色泽看不出一点土豪的气息,只有低调的奢华!

  顾小殊没有心思看周围的装扮,刚刚顾时钧的举动让她的心情有点复杂,就像本以为零落成泥的落花,突然被人捧在手心珍视爱护,这种反差,虽是情理之中,却也在意料之外……

  “你这样……不太好吧?”顾小殊偷看了眼他阴沉的脸,小声道:“你这样,算不算私事公办?会不会被别人说呀?”

  进了自己的专属办公室,顾时钧随手把西装外套脱下来,丢在沙发上,然后看向顾小殊,眼神中透着几分好笑:“你以为,我是为了你才解雇他?”

  难道不是么?

  顾小殊的脸蛋有点红,她还记恨着今早他的调戏呢!只是,看他这样为她出头,又有点过意不去!

  “你想太多了!”顾时钧绕过办公桌,坐在椅子上,双手随意的搭在桌子上:“不过是不想让那人拉低我顾氏集团员工的素质水平,你以为是为你?”

  顾小殊:“……”心中懊恼得恨不得拔了自己的舌头!她为什么就没忍住问了呢?简直就是个大写的自找苦吃!

  这边,林三给人事部去了一个电话,直接把刘满给开了,然后跟着顾时钧进了总裁办公室,把这一天的日程安排表送上,再看了眼顾小殊,眼神暧昧:“顾总,小殊小姐是不是应该安排去楼下实习?”

  总裁办的人数一直都是固定的,而且,都是有一定的工作经验的员工才会被调到总裁办。可以说,总裁办是从来不接受实习生的!

  不过……顾小殊这个空降的实习生,还真让林三吃不准!

  顾时钧对顾小殊的态度,他可是看的一清二楚的!就是不知道,这顾小殊会被分配在哪一个部门呢?

  销售部?那可是真材实料的应酬!顾大总裁舍得这么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去陪客户?

  市场营销部?这可是工作强度极大的部门,而且,和顾小殊的专业似乎也并不吻合……

  还有其他的部门,虽然有适合顾小殊的,可那都是名媛聚集地!顾小殊去了,只怕不用一个小时的功夫,就被那群妖精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思来想去,哪里都不适合,林三看向顾时钧的目光愈加热烈。他倒是想看看,他们顾总,会做出怎样的决定?小殊美人,又该何去何从?

  会不会像电视里演的那样,被丢到名媛堆里?啧啧!腥风血雨就要席卷整个顾氏啦!

  想想都有点小兴奋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