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烧烧傻了?”顾时钧放下手里的菜刀,走过去,用手背给她试了试温度,他的手温热,覆在她的额头上,把她的脸颊也传染得热热的。

  仔细感觉了一下,顾时钧点点头:“还行,烧退了点儿。”说着,朝桌子上努了努嘴:“去喝杯热水,一会儿就能吃晚餐了!”

  顺着顾时钧的目光看过去,顾小殊看见,桌子上晾着一杯热水,走过去试了试温度,恰好可以入口。

  回头,她就看见顾时钧再次拿起那菜刀,姿势生硬却很努力的切胡萝卜。

  喝了水,顾小殊走过去,手指戳了戳顾时钧的背:“顾大总裁,菜刀不是那么拿的!”他切菜的姿势,就像在劈柴一样……

  背后一下子僵住,顾时钧捏着菜刀,回头:“我就喜欢这种姿势,不行么?”

  “行行行!”顾小殊哭笑不得,瞥了眼菜板上惨不忍睹的胡萝卜,还不待她开口揶揄,就被顾时钧赶出厨房!

  毕竟,顾大总裁的自尊心还是需要维持哒!

  站在厨房外面,看着里面的顾时钧慢条斯理的熬粥,顾小殊感觉自己心底好像有什么在发芽……

  好像,是感动?

  毕竟,身价高达几千亿的俊俏总裁,为她这个小人物洗手羹汤呢!这简直就是值得载入史册的大事记啊!

  然而,当顾时钧把那锅粥端到顾小殊面前的时候,她实在感动……不起来!

  那锅粥,与其说是粥,还不如说是泔水?里面的米粒倒是全都熟了,可巴掌大小的明显没有熟的胡萝卜、整片的煮烂了的菜叶,加上两指厚的“肉沫”,顾小殊只想仰天长啸:“给病人吃黑暗料理真的合适么?合适么!”

  可,看着顾大总裁那殷殷期盼的小眼神,她咽了口唾沫,给他盛了一碗:“你先。”

  “你是病人,你先吃吧。”顾大总裁本着尊老爱幼善待病号的态度,直接把一整个锅送到她面前,那双眼就像俩镭射灯似得,看得顾小殊心里发虚!

  挑着白米吃了几口,顾小殊就吃不下了!

  倒不是她嫌弃顾时钧煮的粥,实在是太嫌弃了好么!

  “顾时钧,其实,如果你讨厌我。”顾小殊一字一顿:“那你明说好了,不用这样处心积虑的想毒死我!”

  她实在不明白,顾时钧怎么用这些常规的熬粥材料做出了这样惊天地泣鬼神的粥!如果,这还算是粥的话!

  闻言,顾时钧的脸色五彩斑斓,很是好看!

  把粥拿起来,顾时钧就着顾小殊用过的勺子吃了一口,差点没被那黏腻的口感恶心得吐出来!他低声咳了咳:“要不,我们出去吃?”

  他第一次做饭,哪里知道那么多?做得不好也是情理之中不是?

  YU更x新最gF快r、上P酷匠‘w网,

  可顾小殊翻了个白眼,站起来走进厨房,没好气道:“这都几点了?还出去吃?等我们到市区里,酒店只怕都关了!”

  手脚麻利的给锅里烧上热水,顾小殊从冰箱里找出点龙须面,切了青菜和胡萝卜一起煮了,又煎了蛋铺在面条上,然后把面端出来,放在顾时钧面前:“吃吧!”

  龙须面的香气弥漫,顾时钧低头细细的吃着,他是个从小到大养尊处优的少爷,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可,这一晚最普通的龙须面,却让他心里动了动,好像有什么变了……

  吃饱喝足,顾小殊摸着圆滚滚的肚子,突然有种酒足饭饱思淫欲的冲动,尤其对面还坐着一尊男神一样的存在!

  “走!去园子里走走,消消食!”顾时钧站起来,看了眼已经开始眯着眼睛昏睡的顾小殊,把她拖起来,往园子里走去。

  顾家的园子到底有多大,顾小殊不知道,他们在园子里走了整整半个小时,顾小殊觉得自己还是没有看到这个园子的边际。

  走着走着,顾小殊偷偷瞄了眼身边的顾时钧,看他心情很是不错的样子,就大着胆子问了句:“顾时钧,我明天能不能回学校一趟?”

  已经是毕业的时间了,她想着,总归算是大学毕业生,毕业仪式还是得参加的!尤其,在沈静他们闹过那一场之后,她觉得这场毕业仪式特别重要!

  低头瞥了眼,顾时钧眯着眼,仰望着星空:“如果我不许,你还会去么?”

  沉默了一会儿,顾小殊轻声道:“会。”

  她的人生已经只剩下这么一点时间了,人生中值得纪念的东西太少,大学毕业,也算得上是人生的一件大事儿了吧?总归得有个好结局才好,不是么?否则,她之前也不用仗着顾时钧的势,让院长取消对她的处置!

  接下来,是一段长长的沉默,直到顾小殊以为他不会同意的时候,顾时钧才淡淡的“嗯”了一声,脚步远去,声音清晰的传来:“还有三天时间你才毕业,从明天开始,你跟着我去公司!”

  听着耳边的话,顾小殊愣了愣,想起他所说的“公司”就是之前她怎么也进不去的顾氏集团,顿时双眼发亮,飞快的扑上去,抱住他的手臂:“真的?那我算不算在你公司实习?”

  虽然,这个实习的成绩对她没有任何意义,可是,没有实习的大学不是完整的大学!而顾氏集团,那可是多少实习生挤破头都想挤进去的所在!

  过了一会儿,顾时钧还是没有回应,顾小殊连忙追上去,捞住顾时钧的手臂:“让我进去实习吧?好不?我不要工资,免费劳动力哦!”

  “你现在是我的保姆。”顾时钧垂眼瞥了她一眼,眼底泛起笑意:“怎么能进顾氏?”

  闻言,顾小殊几乎瞬间就换了一张谄媚至极的脸:“休息时间,我可以跟着你回来呀!而且,我保证,我会每天换个菜式给你做菜,好嘛?”

  “唔……”顾时钧带着她拐了个弯,往回走,俩人就像老夫老妻一样散步,悠闲得不像话!

  一路上,顾小殊使尽浑身解数,撒娇撒泼全都来一遍,可顾时钧油盐不进,气得顾小殊整张脸都皱起来,恨不得扑上去咬他几口泄气!

  她可是不要脸的谄媚了一个晚上了啊!结果!

  “铁公鸡!”顾小殊嘴里小声碎碎念:“不对!铁公鸡指不定还会生锈呢!你就是个不锈钢公鸡!哼哼哼!”

  直等到顾小殊蹬蹬蹬跑回别墅客厅,顾时钧才慢悠悠的迈着大长腿走进来:“明天早些起来,随我去总裁办。”

  啥?

  顾小殊愣了愣,顿时欢天喜地起来,扑过来抱着顾时钧的手臂大笑!谄媚的奉承:“顾时钧!你简直就是全世界最帅的男人!没有之一!”

  她是丝毫不担心顾时钧不给她发工资的,毕竟,像顾氏这样的大公司,哪里就短了她一个人的那点儿工资呢?

  看着顾小殊欢欢喜喜的回房,顾时钧才看向客厅那边,林三从走廊那边拐出来,调侃的看着顾时钧:“顾总,什么时候你也会以公谋私了?”

  笑了笑,顾时钧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朝林三抬了抬下巴:“坐!”

  林三刚坐下来,就把手上包里的文件取出来,递给顾时钧:“调查显示,谢连埝的背景很不简单!具体的,查不出来,不过,可以做个推测。”

  看见顾时钧让他继续下去的眼神,林三道:“应该和谢连宁那边有关系,政治背景很强硬啊!”虽然谢连埝和谢连宁的长相差别甚大,可是,他们的姓氏和名字构成都有几分联系!

  闻言,顾时钧的眉头皱了起来,他不喜欢听到“查不出来”“推测”这样的话。林三的说法虽然有点依据,可是……

  “B大那边,处理得怎么样了?”顾时钧的话锋一转,转向顾小殊的学校,B大。

  嘿嘿一笑,林三挤眉弄眼:“顾总,那些个老东西敢违背你的意思?给他们几个胆子,量他们也不敢对小殊小姐的事儿下手!”

  点了点头,顾时钧眼底幽深,手指在膝盖上轻轻的敲击:“那件事情的背后人,查出来了么?”

  他真正关心的,其实是那个陷害顾小殊的人!有那样一个人留在顾小殊的身边,他不放心!尤其,小殊还是个没心没肺没心眼的人!

  说到这件事情,林三终于正襟危坐:“这件事情,也是我最不明白的一件事!顾小殊身边,能够拿得到那些照片和录像的,还真只有那几个!林梨霖、顾小殊自己,还有的,就是顾总你了!”

  问题在于,这三个人,按理来说都不会是那个幕后人!

  顾小殊总不会自己把自己弄得身败名裂吧?那些遭遇,可以说是谁都不愿意面对的!

  林梨霖是顾小殊多年来的闺蜜,既然已经替顾小殊筹谋了那件事情,完全没有理由在事后再添一笔!尤其,事后林梨霖动用她父亲在政府方面的势力,为顾小殊处理了不少事情!

  至于顾时钧……

  咧了咧嘴,林三笑:“顾总,难道这件事情是你自导自演,为了英雄救美铺垫?”

  闻言,顾时钧冷眼看了眼林三,冷哼一声!

  “听说,你看上柳家二小姐?”顾时钧眼底深沉:“明天,你找人去把柳家二小姐绑了给地痞无赖,让他们使劲儿糟蹋!等关键时刻,你再出去英雄救美吧!”

  “哈?”林三张大嘴,突然哭天喊地起来:“别呀!顾总!我不就是开个玩笑么!柳家二小姐她……她那么娇滴滴的,哪里受得了啊!我就算是让她一辈子讨厌我,也舍不得……”

  剩下的话梗在喉咙里,林三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连忙垂了头,林三低声道:“顾总,对不起!”就像柳家二小姐是他的心头宝,他舍不得她遭罪。顾小殊何尝不是顾时钧的心头宝?

  可,顾时钧却是长长的叹了口气。

  林三会想歪了,那么别人会不会也这么想?顾小殊会不会呢?

  他可是记得,顾小殊来找他的时候,口口声声就是说他害她!几天的相处下来,她又是怎么想的?

  眉头皱起来,顾时钧让林三自己回去,抬步走上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