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慌张,她被锁了

  顾小殊惊醒的时候,发现自己被丢在浴缸里,整个人泡在热水里,一下子就驱散了浑身的冰冷!

  她狼狈的抬头,就看见顾时钧黑着脸站在浴缸前面!

  还没开口,顾小殊就被他那一身冷漠的气势吓住,顾时钧深呼吸了好几次,从牙缝里憋出来一句:“顾小殊,你真行!”

  一个人留在房间里,竟然会傻到被自己给反锁在窗台上!

  他满天下的找她,结果,她倒是在露天窗台睡得香甜!简直……没心没肺!

  可顾小殊被锁在窗台吹了一个晚上的冷风,心里本来就难受,哪里肯这样被骂?

  顿时,她也是火冒三丈:“你还说我?我不过是站在窗台上吹吹风,谁知道一扭头就被锁在外面啦!怪我么?我愿意留在外面吹冷风么?我还想喊人来救我呢!可是你别墅里有人么!”

  还没等顾时钧发火,她已经鼻子一痒“啊楸”一声,喷了顾时钧一身的鼻涕……

  某洁癖男瞬间暴走,摔门回了自己房间!

  第二天,顾小殊鼻子上堵着俩纸巾,给顾时钧准备早餐,三盘小菜加上一碟煎蛋,顾时钧眯着眼睛吃了一口。

  “感冒了?一会儿我送你去医院!”顾时钧咬了一口煎蛋,抬眼看着顾小殊,看她脸颊通红,伸手试了试她额头上的温度,蹙眉,放下手里的碗筷:“先去医院!”

  她的额头滚烫,呼吸出来的空气都是滚烫的,一看就是烧得不轻!

  从顾小殊第一天来的时候,她的身体就不怎么好,刚刚退烧。结果,经过昨天一个晚上的冷风,病情反复,更严重了!

  “不去……”顾小殊摇摇头,扒了口粥,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她倒是想去医院啊!

  可她摸着自己的小荷包,薄得跟一张纸一样,哪里够去医院做什么?轻叹一声,顾小殊又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口粥!

  其实,多喝水也能让感冒发烧好起来的咩?

  还没喝几口粥,顾小殊已经被顾时钧拉起来往外走,她咆哮:“我说了不去!”奈何鼻子被纸巾堵住,感冒发炎之后,声音也高不起来,在顾时钧面前她的意见就只能被忽视了!

  她不情愿的跟在顾时钧的身后,走着走着,哼哼道:“是你要我去的!医药费你出!”

  顾时钧一门心思送她去医院,闻言,并没有说什么。

  &0酷H匠%网3#永|◎久。o免费、+看&)小说:2

  拎着顾小殊上车,顾时钧看了眼驾驶座上的林三:“去翰林!”

  “得嘞!”林三一脚踩下油门,兰博基尼像离弦的箭一样迸射出去!

  翰林医院是顾氏的一个分公司,直属于顾时钧。在S市,翰林是挚友贵族才能进来的高级私人医院,医药费贵得吓人!

  顾小殊鼓着腮帮子抱住车座,不肯下车:“我没钱啦!感冒发烧而已,一进去就要三四万什么的,你就是把我卖了,也值不了那么多钱啊!”

  况且,她还是个癌症晚期患者,这点发烧感冒应该算不得什么吧?要是不省点钱,说不定过段时间病发了,被顾时钧扫地出门!那她就得饿死啦!

  闻言,顾时钧好气又好笑,掰开她的手,威胁:“这车座一套也就百来万,一会儿给你掰坏了,我就真把你卖了!”

  纳尼?

  几乎条件反射的,顾小殊就放开了车座!她瞪着眼看着车座,感情这车座的价值都比她高啊?把百来万的东西压在屁股地下坐,也就顾时钧这样的土豪才做的出来!

  这一放手,顾小殊就被顾时钧拖了出去,抱在怀里,直接往翰林医院的VIP专区走去!

  顾小殊还在纠结:“我没钱,顾时钧!给你做保姆有五险三金吗?我在你家感冒的,这算不算工伤?”

  “……”

  一番检查下来,坐诊医生林徐好笑的看着顾时钧:“没多大事儿,就是感冒而已!没想到,顾大总裁也有这样紧张的时候?”

  闻言,顾时钧松开拳头,理了理有点褶皱的西装,冷冽的看着林徐,再一次确认:“真的不用住院?”

  “不用!”林徐放下笔,把药方递给顾时钧,调侃:“呐!病人家属,去取药吧?”

  这么多年的同学,林徐也是第一次看到顾时钧这样紧张一个人,哪怕曾经的那个人病入膏肓,顾时钧也是一副从容不迫的模样,现在倒好,一个小小的感冒就把顾大总裁给吓得送医院里来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件事情给顾时钧留下的阴影!难道,七年了,他还走不出来么?

  顾时钧出门,就看见顾小殊打着点滴,支着脑袋坐在轮椅上,正昏昏欲睡。

  “睡着了?”跟出来的林徐看了眼顾小殊,正要把人叫醒,就看见顾时钧先他一步,直接把顾小殊抱起来,拐进VIP病房里!

  “喂!这个不用住院!”林徐跟进去,倒不是为了病房,只是难得看见顾时钧这么紧张谁,想多瞧瞧热闹罢了!

  冷哼一声,顾时钧让护士把点滴处理好,自己轻手轻脚的把顾小殊放在病床上,头也不回:“林医生,你可以滚了!”

  “哟呵!过河拆桥啊这是!”林徐咧嘴,却还是招呼护士一起出门,把顾时钧和顾小殊留在房间里。虽然他喜欢看热闹,可要是顾时钧发飙起来,那热闹就成了自己!他林徐可不干!

  病房里,顾时钧坐在沙发上,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一叠文件,是刚刚林三送过来的。

  “好冷……”

  昏睡中的顾小殊无意识的呢喃,挂着点滴的手不由自主的往被子里收,手背上点滴的针都要被扯出来了!

  顾时钧看了眼她的手背,坐过去拉住她的手。

  手背上看得到青筋,尤其点滴输入,手冷得不行!顾小殊本就是感冒发烧,被这点滴一冷,更难受了。

  三瓶点滴挂完,顾小殊也醒了。

  她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她的手被顾时钧的大手紧紧包裹着,能感觉得到顾时钧的手掌干燥温暖。

  大手包着小手,明明温热的触感,却让顾小殊感觉手上麻酥酥的,就像触电了一样!

  看着交叠的手,顾小殊竟然有点舍不得抽回自己的手了,心想:难怪她刚刚冷着冷着,就不冷了!

  顾时钧左手包着她的手,右手还在翻看文件,见她醒来,直接按了墙壁上的呼叫护士的电铃。

  点滴被拆下来,护士悄悄地看了眼顾小殊,又羡慕的看着顾小殊,看得顾小殊一脸莫名:“怎么了?”

  “真幸福!”这个护士看起来应该是个实习护士,很天真的模样,见顾小殊懵懵懂懂的模样,小声道:“刚才我来看你的点滴,发现……”朝顾时钧努了努嘴,又笑:“可紧张你了!你可真幸福!”

  “哦……”顾小殊垂着的眼,飞快瞄了眼顾时钧,没想到刚好被顾时钧瞧了个正着,顿时一阵脸红!

  好在,难得的,顾时钧没有调侃她,只是抬了抬下巴:“走吧!该回去了!”

  下了病床,顾小殊揪了揪衣角,看着走在前面的顾时钧的背影,突然揪住了顾时钧的西装衣摆:“顾时钧,我想回家一趟。”

  “不行。”顾时钧想也不想就拒绝了,扭头看着她:“你忘了?你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还回家?现在,顾家别墅才是你的家!”

  可顾小殊哪里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揪住顾时钧的衣摆不给他走:“我要回去看看我爸妈!”

  况且,之前他留在她那儿的一百万还在家里,她得把钱拿回来还给他!要不然,她总觉得自己在他面前低人一等!

  就像,就像那一百万就是她的卖身钱一样!

  瞥了眼顾小殊纠结的手,顾时钧的眼神透出几分无奈和心疼,一闪而逝,又恢复了平时的冷淡:“等你病好了,让林三送你回去!”

  “不用,我可以坐大巴回去!”顾小殊不肯妥协,她就是这么倔强的人,咬着嘴唇,不肯认输的盯着顾时钧!

  两人就这么站在走廊上僵持着,顾时钧的眼睛渐渐眯起来,看着顾小殊:“你是打定主意,觉得我不会对你动手?”

  还不等顾小殊顶嘴,她已经被他粗鲁的拎起来,像一个麻袋一样被扛在肩膀上,往楼下走去!

  “喂喂喂!”顾小殊瞪大双眼,惊慌失措的尖叫:“这里这么多人!你放我下来!我不回去了,不回去了还不行吗?”

  唔唔……她的尊严啊……

  回到顾家别墅,顾时钧把顾小殊丢在床上,眯着眼俯身靠近她。

  窗外的夜色氤氲,气氛一下子就暧昧起来。

  “啊啊啊!顾时钧你不是吧!”顾小殊尖叫着往后退,双手护胸:“我现在可是个病号!病号啊!我还得了癌症呢!你不会这么禽兽吧?”

  看着他寸寸逼近,顾小殊越来越慌张:“顾时钧!你别乱来啊!”

  顾时钧一头黑线的看着她,最后把被子给她盖上,又替她调了调枕头的高度:“睡觉!不然,我不介意做一次禽兽!”

  闻言,顾小殊连忙闭上眼,生怕慢了一点就被他禽兽了!

  闭了一会儿眼,顾小殊又悄悄睁开眼,瞄了瞄,发现顾时钧正盯着自己,顿时一阵心虚,再次飞快的闭上眼!

  看着她的小动作,顾时钧没好气的笑了,笑着笑着,眼神就开始恍惚起来……

  如果当初,他也能这样守在那个人身边,是不是结局就会不一样?

  躺在床上,没过多久,顾小殊就真的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周围安安静静的,只有床头还亮着一盏小夜灯。

  揉了揉眼,跡着一双拖鞋就下了床,顾小殊一边伸懒腰一边玩楼下走。走了一半,她突然想起,貌似、大概、也许她早早就该做晚餐了?不然,顾时钧回来了的话,吃什么?

  吃……她?

  她想起睡前顾时钧的禽兽理论,浑身打了个寒战,顾小殊飞快的朝楼下的厨房跑去,刚刚下楼,就闻见一股股香浓的肉粥的味道!

  唔……好香!

  跡着拖鞋,顾小殊进了厨房,看见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正站在那里,手脚有些笨拙的在切菜,听见身后的脚步声,那人一回头,皱着眉:“怎么穿得这么少就下来了?”

  顾小殊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他穿着一件浅灰色卫衣,裤子是一条比卫衣深一点的修身运动裤,衬得整个人高大挺拔。手上捏着一柄菜刀,另一边手上还拿着切到一半的胡萝卜,这个人,怎么看都不像高高在上的总裁大人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