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顾小殊的眼睛亮了起来,盯着顾时钧,就像狼盯着羊似得!

  “不签,你就等着法院的传票吧!”顾时钧倒了杯茶,送到顾小殊的面前,顺便给了她一个“你懂的”的眼神。

  看着顾时钧给他自己倒了杯茶,顾小殊颤抖着嘴唇:“你说你,明明有那么花容月貌的未婚妻,干嘛扒着我不放啊?我没钱没势没健康,就是个三无青年,你怎么就不放过我呢?”

  三无青年?

  顾时钧嘴角弯起来,眼底的笑意更深:“那你猜猜,为什么我不娶楚娇,要娶你?”

  “为什么?”顾小殊郁卒,喝了茶,想了半天,突然眼前一亮:“难道,其实你是个T?为了不让家里人怀疑,就想形婚?诶……也不对啊!那你为什么不娶楚娇呢?”

  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楚娇都比她适合得多啊!

  难道只是为了不浪费楚娇这个资源?

  闻言,顾时钧嘴角的笑意僵住,他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女人的脑洞竟然这么大呢?同性恋?他是不是同性恋,难道她不是应该最清楚么!

  看到顾时钧眼底流露出来的杀意,顾小殊缩了缩脖子,谄媚的笑:“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猜对的!”

  “难道……你是觉得娶楚娇糟蹋了她?自觉自己人品太渣?”

  见顾小殊越说越过分,越说越不靠谱,顾时钧吸了口气,推了推那两份协议:“签字或坐牢,自己选!”

  顾小殊:“……”这也叫选择?这他么的叫选择么!可,手上还是捏着笔,大笔一挥,包着一包眼泪,割肉似得把自己卖给了顾大总裁!

  出了玻璃房,顾小殊没精打采的跟在顾时钧的身后,她需要点时间来缓和一下自己的情绪。十分钟前,她还是个身心自由的青春美少年,现在,她已经变成顾家童养媳了?

  这反转得太快,容她缓一口气!

  回到别墅里面,顾时钧看了眼顾小殊,见她了无生气状,哼了一声:“去把你的体检单给我看看!”

  “不要!”顾小殊的倔脾气上来了,她刚刚失去了领土主权,不想再失去隐私权!

  可是,看到顾时钧那双冰冷得发亮、似乎隐隐在打算把她丢进监狱里的眼睛,顾小殊深吸一口气,很没骨气的奔进自己的房间,拎着体检单丢在顾时钧的面前!

  “拿去!”

  那小模样就像摔了一千万在顾时钧面前一样!

  接住体检单,顾时钧眯着眼细细的看了一遍,最后,视线落在体检单的署名那块,眼神深了深,嘴角勾起一段莫名的弧度,看得顾小殊莫名其妙!

  那笑容,带着三分悲哀三分庆幸三分无奈,还有一分好笑?

  不就是个癌症报告单么?有那么好笑?

  哦!她知道了!这就是传说中的落井下石对吧?果然,有钱人都是铁石心肠的!

  把体检单收起来,顾时钧转头喊了声:“陈嫂,去叫楚娇下来!”

  陈嫂点头,往楼上去的时候,顾时钧已经看向顾小殊,语气随意:“你父母家在哪里?”

  “干嘛?”顾小殊防备的看着他:“难道,你连我这个只剩下区区几天生命的人都不放过?协议上不是说清楚的么?我现在还只是保姆!”

  问她家住哪里,难道是要马上拿户口本去登记结婚?

  闻言,顾时钧的眼珠子动了动,声音幽幽的问:“顾小殊,你有没有听说过?古时候经常说,女孩子如果未婚就死了,灵魂无处归依?”

  “顾大总裁!我不迷信!”顾小殊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对顾时钧的说话很是不屑的模样,可嘴上嗤之以鼻,眼底却开始惴惴不安起来,悄悄的瞥了眼顾时钧,见他很是严肃的模样,更是心虚取来。

  好像,小时候麻麻是这么说过的吧?

  “既然,你不信,那便算了。”顾时钧若无其事的看向门外,张翥已经候在门口了,看见顾时钧看过来,他挤了挤眉眼,顾时钧无视之!

  见顾时钧没有坚持,顾小殊的心虚更严重了几分,难道还真是他说的这样的?还没说话呢,就看见楼上下来的楚娇,婀娜多姿的身子扭啊扭……

  举止自然的挽上顾时钧的手臂,楚娇朝顾小殊摆摆手:“拜拜!”

  顾小殊看着顾时钧和楚娇走远,直到耳边车队行走的声音远去,这才想起来:“顾时钧!你还没帮我澄清呢!”

  她的协议都签了,他竟然没有给一句要帮她的话!

  混蛋!万恶的资本家!

  ……

  车在高速公路上飞快的推进,顾时钧看着手里的体检单,不由自主的笑出声,看得坐在旁边的楚娇一阵哆嗦:“顾时钧!你别笑得这么淫、荡,行么?”

  不看正在搓鸡皮疙瘩的楚娇,顾时钧看着驾驶座上的张翥:“小殊家在哪里?明天你去找她父母,把户口本取来!”

  “总裁,你是有多急?”张翥话一出口,就被顾时钧的眼刀吓得不敢继续说了!

  强忍住笑,张翥还是点点头。没想到,顾时钧这妖孽,竟然也有为了绑住一个人,这么火急火燎的时候!

  一行人直接拐进了S市城北的别墅区,楚娇挽着顾时钧的手臂,娇笑着进了别墅区内最大的那座别墅。

  Zs酷匠网*,首3发q^

  还没进门,守在门口张望着的保姆阿姨已经迎上来:“小姐,夫人和先生都在里面等着您呢!”说着,压低了声音:“先生看起来很不开心的样子。”

  “知道了。”楚娇点点头,笑:“林婶,你一会儿先备着我爸的药!”

  言外之意,只怕她要把自己的父亲气得心脏病发!

  林婶哆嗦了一下,连忙往楼上走去,还真的如楚娇说的,把她家先生的药先备齐了!

  ……

  等顾时钧回到顾家别墅的时候,一眼就看见整个黑洞洞的别墅,他皱了皱眉头,平时陈嫂都会给他留盏灯的。

  下车,让司机和车队的人把车停了,顾时钧往别墅里面走去。

  整座别墅一点亮光都没有,他摁了摁电灯的开光,没有光亮!疑惑的皱了皱眉,他一步一步走进去,倒不是他怕黑什么的,主要是,顾小殊呢?

  一路上了二楼,顾时钧到了顾小殊的门前,敲了敲门:“小殊?你在吗?”

  门里没有声音,顾时钧又重复了几次,见还是没有回应,顿时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难道她已经走了?

  楼下响起脚步声,林三端着一盏油灯跟上来:“顾总,陈嫂呢?今天别墅的电力系统出了问题,没电了!”

  “陈嫂……”顾时钧凝眉,眼睛却霍然眯起来!

  早在下午的时候,陈嫂就被楚娇的人接走了,那么,顾小殊呢?她一个女孩子,在这个黑洞洞的别墅里待了整整一个晚上?或者,她已经走了?回到她自己的家里去了?

  火气一下子就窜上来,顾时钧扯开脖子上的领带,看了眼林三:“门房有没有顾小殊离开的记录?”

  “我去问问!”林三连忙转身去问门房,顾时钧像一只困兽一样走了几步,一脚踹开顾小殊原来住着的那间房间……

  门“轰”的一声被踹开,顾时钧摸黑进去,四处打量了一番,胸脯起伏更甚!

  床上没有,卫生间没有,哪里都没有人!

  看来,顾小殊真的走了,回到她自己的地方去了,在签下所谓“卖身契”之后,在他把自己接下来这段时间的生活起居都交到她手中的时候!

  怒气上涌,顾时钧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窗外微风抚动,拂起窗帘,露出天上颜色已经渐渐稀薄的月光,愈发衬托得窗台上黑影栋栋。顾时钧捏了捏眉心,这才想起,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今晚会来得实在太晚了!

  随便倒在床上,顾时钧眯着眼睛看着窗外的月光,床还是这张床,没有那人在身边,总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叩叩”两声,林三探头进来:“门房的记录,小殊小姐还没走呢!”

  “没走?”顾时钧的眼睛瞪大,想起自家广而又广的园子,有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顾小殊,不会是在园子里迷路了吧?

  飞快的下楼,顾时钧把整栋别墅里安排着的保安、保镖全都动员起来,三四十号人在园子里搜了个遍,可,哪里都找不到顾小殊的身影!

  顾时钧皱眉,顾小殊没出这别墅带,那她还能去哪里?

  莫名的生出几分恐惧来,顾时钧站在园子里,想起今天下午,他和她还在琉璃房里签了个让自己安心的协议,结果,不过短短几个小时,她人就不见了!

  此时,别墅的电力系统终于恢复正常,整座别墅加上一个偌大的园子全都灯火通明!四下望去,全都是树影人影,却独独少了个顾小殊!

  林三疑惑的看着周围,咧了咧嘴:“怎么回事?人怎么会不见了呢?也没见出去,也没在园子里,就连别墅里都没有?”

  阴沉着脸,顾时钧扭头回到别墅里,看着空荡荡的客厅、空荡荡的厨房、空荡荡的房间,拳头一再攥紧!

  突然,他想起什么,步履键稳的朝顾小殊的房间走去!

  房间依旧空荡荡的,唯独窗台反锁,外面黑影栋栋,似乎并没有人……

  打开窗台的落地窗,顾时钧低头,看见半人高的护栏下面,蹲坐着一个团成一小团的人。

  那人低着头,简直把整个脑袋都埋进膝盖里,双臂抱着腿睡得很沉,风吹过的时候,脖子更是一缩一缩的,恨不得把脑袋全都埋进膝盖里!

  是顾小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