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陈嫂愣住了,就连楚娇也是一脸懵逼:“顾时钧,难道你要跟着我去外景?”

  带着总裁出外景去拍戏?只怕不到两个小时,楚娇楚大小姐就得再次登上头条!

  放下手中的碗筷,顾时钧瞥了眼一直闷不吭声的顾小殊:“不是还有她么?陈嫂不在的这段时间,小殊会照顾我的!”

  说完,看着顾小殊:“你说,对么?”

  嗓音温和得醉人,可顾小殊看着他眼底的威胁意味,强忍住喷薄而出的咆哮,点点头。她丝毫不怀疑,一旦她拒绝,他就会让她这辈子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自己身上的卖、淫罪名!

  “这样啊……也好!”楚娇的唇角勾出一抹笑意,眼底却是黯然。她站起来往外走,边走边朝顾时钧说:“我去睡个午觉,一会儿你走的时候喊我一声!”

  眼睁睁的看着楚娇上楼,顾小殊这才忍不住内心的咆哮,将视线转移到顾时钧的身上:“顾时钧!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帮我澄清一下那天晚上的事情吧!”

  只有她单方面的澄清根本不会有多少用,当时在场的人不会帮她给所有看到学校贴吧帖子的人解释,还是会有很多人误会她轻蔑她!

  因此,她需要一个举足轻重的人,帮她在媒体面前一次性澄清!一劳永逸!

  谁知,顾时钧的身子往后一靠,眯着眼看着她:“要我帮忙,就是这样的口气?如果每个要我帮忙的人,我都要如他所愿,那我这每天只怕得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闻言,顾小殊的眉毛动了动:这是要她贿赂他?

  她的眼睛里迸射出愤怒的火花,然后深呼吸,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微笑:“顾大总裁,您需要什么服务,直接说!”

  “唔……”顾时钧看了眼她身前碗里的饭:“你在浪费我的粮食,打小我父母就教导我……”

  “我吃!”

  顾小殊从牙缝里挤出来俩字,恶狠狠的含了一口饭,好像嘴里的米饭就是顾时钧一样,狠狠的咬!

  看着她凶狠的吃相,他眼底露出一丝笑意,又朝桌子上的菜努了努嘴,顾时钧道:“你还浪费菜……”

  夹了一筷子的菜塞进嘴里,顾小殊吃得飞快,腮帮子塞得鼓鼓的,就像一只气鼓鼓的小松鼠一样。顾时钧双手环胸,看着顾小殊那滑稽的模样,忍不住笑弯了眉眼!

  一碗饭送着一桌子的菜进了顾小殊的肚子,她靠在椅背上,手摸着圆滚滚的小肚子,长长的舒了口气:“吃撑了……”

  “那就起来,一起去园子里走走。”顾时钧站起来,往外走了两步,没听见顾小殊跟上的脚步声,侧目看她:“看来,你也并不想让我帮你……”

  “噌”的一声,顾小殊站起来,蹭蹭走到顾时钧的身边,一副“乐意为您服务”的模样,龇牙:“走吧!”

  所谓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等她出了这屋檐,一定会好好“回报”他这个“屋檐”的!

  满意的点点头,顾时钧带着顾小殊往园子走去。

  这个园子实在很大,顾时钧带她走的小路与之前陈嫂带她走的截然不同,一路上所见到的景象也大有不同!

  从这条路,目所能及的,除了奇花异草,还有层层叠叠的假山亭台,让顾小殊怀疑,他们是不是穿越了?这里到底还是不是她早上进来的那个园子?

  “这个园子的布局和一般的园子不一样,”顾时钧走在她身边,指着小径尽头的那间看起来不大的玻璃房:“你有空的时候,可以四处走走,也可以去那里坐坐!”

  “我们现在要谈的,应该不是这件事情吧?”顾小殊瞪眼,伸手捏住顾时钧的衣角:“你这不会是顾左右而言他吧?难道你不愿意帮我澄清那件事情?还是说,你觉得和我牵扯在一起,很丢脸?”

  怨不得她考虑这么多,实在是自从她出事以来,朋友亲人,没有不躲避的!一个个曾经亲密的人,全都恨不得她不存在这人世间!省得她给他们带去羞辱!

  更遑论顾时钧?他不过是被她睡错了的人,也没有什么义务责任帮她不是?严格说起来,他对她好像还很是厌恶?

  也对!一米八多的人,被她一米六五的小个子给强了,怎么说都是人生一大耻辱不是?

  听着顾小殊的话,顾时钧眼神很是奇怪,半天,才开口问了句:“你是不是手机至今还没开机?”

  “你怎么知道?”顾小殊低头,她的手机早在被顾爸顾妈泼冷水的时候就被水浸泡得坏掉了!现在,她根本连个通讯工具都没有!

  见她那呆萌的模样,他露出意味不明的笑了笑,顾时钧朝小径尽头的那个玻璃房走去,推开门,然后回头朝顾小殊招了招手:“过来!”

  那姿态那神情,就像在召唤他家看门犬一样!

  顾小殊的脑门鼓了鼓,想到自己还是有求于人的,终于忍着咆哮的冲动,走了过去。进去一看,才发现,这里竟然是个电脑房?

  玻璃房桌椅床铺一应俱全,书架上堆砌着整整齐齐的书,书架前面是一张水晶桌子,一看就知道造价不菲!还有桌子上架子上各种各式的摆设,看起来古朴且价值不菲。

  几乎瞬间,顾小殊就走了过去,打开电脑,准备看一看外面的情况。她已经与世隔绝整整一天了,家里的情况学校的情况一概不知,就像个瞎子一样!

  可惜,电脑刚刚启动,“啪”的一声,就黑屏了!

  瞠目结舌的看着电脑屏幕,顾小殊扭头去看顾时钧:“顾时钧,你家电脑的质量也太差了吧?动不动黑屏?”简直不符合他土豪的气质啊有木有!

  悠哉的在玻璃房中间的那个圆桌边坐下,顾时钧不知道从哪里取了煮茶的工具来,竟然开始……煮茶?

  “坐!”顾时钧朝顾小殊努了努嘴,见她一副见鬼的模样,笑了笑:“我们之间总得坐下来谈一谈,不是么?说到底……你强、暴我是事实,不是么?”

  两个问句,硬生生把顾小殊的傲骨折断!

  她还真不想被告进监狱来着,其实,这都还算是其次。万一他把她强、暴他的事情曝光,只怕后果远远比她出卖肉体来得严重!

  现在,那些人只是鄙视她轻贱自己,如果被爆出,她强、暴了S市最炙手可热的名媛幻想对象、顾时钧!那她可以直接切腹以谢天下了!

  “你说!”顾小殊连忙在他对面坐下,连忙讪笑着接过他手中的茶具:“我来我来!您就等着喝就好!”

  瞥了眼顾小殊这狗腿的模样,顾时钧微微笑起来,身子往后一靠:“你睡了我,难道不是准备负责?”

  负责?

  顾小殊瞠目结舌的看着他,简直活见鬼!

  在这个419盛行的时代,他堂堂顾氏集团的总裁大人,竟然要求她这个小女孩儿负责?拜托!你家亲爱的未婚妻还在不远处的别墅里面午睡啊亲!

  可是,想到他在S市的影响力和号召力,顾小殊没敢说出来,她哆嗦着嘴唇,绞尽脑汁,最后也不过是一句:“我不能负责!”

  “借口呢?”顾时钧对她的答案并不惊讶,甚至顺手拨了拨茶壶,很是漫不经心的模样,口中说出来的,不是理由而是借口。明显的不相信顾小殊的说辞啊这是!

  顾小殊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好半天,道:“我得了癌症。”

  话音刚落,顾小殊就感觉到对面的人莫名的怒了!他那双好看的凤眼就像随时能迸射出火光来一样,她刚刚蠕动了下嘴唇,就听见顾时钧怒气冲冲的声音响起:“即便是不肯负责,也不必说这样诅咒自己的话来推辞!”

  是的,在他看来,这不过就是顾小殊找来推辞的借口!

  “我……”顾小殊还没开口,又被顾时钧劈头盖脸一顿质问:“我有那么差劲那么可怕?你情愿去蹲监狱也不肯和我在一起?”

  可是,这完全不是同个层次的问题好么?顾小殊低头,找口袋里翻啊翻,想起,她洗了个澡,换了一身一副,本来放在口袋里的东西全都不在了。

  见她翻口袋,顾时钧挑眉冷笑:“怎么?又在找钱来砸我?劳烦这次钱多一点厚一点,说不定还真能砸晕我!”

  哪敢啊……又不是拿两万块钱的硬币砸的!

  顾小殊苦笑,谁还敢拿钱去砸他这个S市最大的纳税户,顾氏大总裁?那不是自取其辱么?

  而她,已经取过一次,怎会再来一次?

  在顾时钧喷火的目光中,顾小殊撇嘴:“我有体检单作证!我是真的得了癌症!否则,像你这样的优质男人,谁会不要?”

  “这么说,如果你没有得癌症,你就嫁我?”顾时钧眼底慢慢沉淀下来了点什么,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又像是破釜沉舟的决绝。

  连连点头,顾小殊笑得谄媚:“可惜,我不能……”

  起身,顾时钧走到书橱边,摁下按钮,然后顾小殊就眼睁睁的看着刚刚黑屏了的电脑再次运作了起来!

  感情,刚刚的黑屏只是他切断了电源?

  开了电脑,顾时钧十指飞快的写了份协议,一式两份的打印出来,放在顾小殊面前:“签了它!”

  “这是……”顾小殊低头就看见封面上赫然几个大字“卖身契”!

  接过来才瞄了一眼,顾小殊就瞪着眼,颤讹讹的指着顾时钧:“这……这根本就是不平等协议!我都是得了癌症的人了,你竟然还让我给你当……保姆?”

  酷匠网i唯8:一正版s9,xn其5他I都是盗版

  瞧了瞧桌子,顾时钧让她继续看下去:“如果,你没得癌症,你就嫁给我。难道,你吃亏了?刚刚是谁信誓旦旦,绝对不会放过我这个优质男人的?”

  “可你是有未婚妻的人!”顾小殊坚决不肯签,这可是卖身契啊!一签下去,她这辈子虽然只剩下几个月的时间,可是,人生仅剩下的时间竟然还要被卖给万恶的资本家?

  这也太坑爹了吧?

  瞥了眼顾小殊,顾时钧淡定的把已经滚烫的沸水倒进茶壶里,霎时间,茶香四溢!他的声音伴着这茶香:“谁说,有了未婚妻,就不能和别人结婚?不能有别人当保姆?未婚妻……不还只是未婚的么?”

  就在顾小殊无语凝噎的时候,他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不签,也不是不可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