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耳边顾小殊的话,跟在她身边的陈嫂道:“小殊小姐,总裁不屑做那种下三滥的事情的。”

  此话一出,顾小殊才慢半拍的想起,貌似,好像……救了她的人就是顾时钧的手下?

  这么说,难道她误会顾时钧了?难道她刚刚一直在恩将仇报?顾小殊长得可怕的反射弧终于反应过来了,可是又一想,如果不是他,还能是谁害她?总不能是她自己没事找事干,自己曝光自己的吧?

  不行!她一定要弄清楚!

  顾小殊追出去,拉住顾时钧的手臂:“我要你自己说,那件事情到底是不是你做的?”只要他说不是,她就信!

  然,顾时钧只是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尽管他的眼睛还是被辣椒辣得通红的模样,那眼神却仍旧像高高在上,他的薄唇动了动:“陈嫂,你先进去收拾餐厅吧!”

  “是!”陈嫂瞥了眼一脸倔强的顾小殊,给了个“自求多福”的表情,然后快步往门外走去。

  实际上,谁都知道这不过是顾时钧支开陈嫂的借口罢了,她整天都留在别墅里,收拾厨房这样的事情,哪里急在一时?

  眼看着陈嫂的身影绕过客厅进了餐厅,顾时钧才低头看着顾小殊的手:“先放开。”他的西装袖子都被她抓得皱巴巴的,简直不堪入目!

  悻悻的放开他的袖子,顾小殊仰视他:“你今天不告诉我,就别想出门了!”

  这几天的时间,她的生活天翻地覆!不管怎么样,她都要把那个罪魁祸首揪出来!其实,在学校的时候,陈琼承认这件事情是他做的,她就半信半疑的!她的直觉告诉她,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

  比如,如果不是顾时钧做的,那他为什么要去救她?难道是见不得强暴了自己的女人被欺负?不科学!

  唯一合理的解释,顾时钧这是愧疚了!他觉得这么对待她这个小女子,心有不安!所以才派了张助理去救她?

  对!一定是这样!

  想到这里,顾小殊的眼睛简直可以迸射出火光来,爪子再次揪住顾时钧的袖子,还勉强装出一副很有气势的模样:“说!”

  “说什么?”顾时钧眯着眼,看自己的袖子,他的袖子已经被她揪得就像一朵烂白菜,看着,他眼底却透出几分好笑来!

  这女人的脑回路和正常人的好像有点区别,这么明显的事情,她也能想象出特别的东西来!

  抬手看了看时间,顾时钧曼声道:“你要是再不放手,我可就拎着你去公司了!”

  “去就去!怕你啊!”顾小殊底气不足,却还是倔强地瞪眼,她今天一定要得到答案,要不然她简直吃不下睡不着!

  听到顾小殊的话,顾时钧嘴角弯起来,眼底透出几分恶趣味。他随手一拎,就把顾小殊拎起来夹在腋下,不顾她惊惶的挣扎,直接朝门外走去!

  不是不害怕去他的公司么?那就走吧!

  “喂喂!救命啊!”顾小殊被他的举动吓得尖叫,她是恐高的好吧?虽然被他夹在腋下也不高,可是他万一松手了怎么办?这可是头朝下啊!这要是摔下去,她这张脸还不得毁容啊!

  顾小殊紧张兮兮的抓紧他的衣服,满脸都是披散下来的头发,简直就像个小疯子!

  她简直都要哭了!明明就是他做了亏心事,为什么这男人一点都不心虚?还这么粗鲁!这么无赖!

  感觉到顾小殊的挣扎,顾时钧还恶劣的故意吓唬似得把她往下丢了丢,吓得她三魂没了七魄,直接手脚并用,像只无尾熊一样挂在他身上,鼻涕眼泪蹭得他一件西装都是!

  脏得顾时钧一脸嫌弃:“喂!你属狗的吗?不是咬人就是弄得这么脏!”

  “谁让你吓我!”顾小殊胆战心惊的挂在他身上,一张嘴也不闲着,逮着顾时钧哪里露出来的肉就咬!

  他不让她好受,她也绝对不能让他好过!

  被她那一口咬得浑身一颤,顾时钧眯着眼:“顾小殊,识相点!松口!”

  脖子上挂着两枚牙印,到了公司,还不知道会被怎么议论呢!不过,转念一想,顾时钧又松开了眉。

  这样也好,消息传到顾家人的耳中,他正好娶了她!

  见顾小殊还是不肯松口,顾时钧突然笑了起来,她双腿挂在他的腰间,正好是最暧昧的姿势,眼看着就要走到门口了,门外守着的二十来个保镖呢!

  他一巴掌拍在她的小屁屁上!

  “啪”的一声,顾小殊只感觉自己的脸“轰”的一声通红起来!

  天!

  她的小屁屁竟然,被打了!

  更可怕的是,某混蛋似乎打上了瘾,又拍了一下:“手感不错!”

  “顾时钧!你这个混蛋!”顾小殊直接从他身上跳下来,谁知一个踉跄,差点五体投地!

  原来,顾时钧揪住了她的后颈,像拎着小狗似得:“咬完了,就想溜?”

  “那你还想怎样!”顾小殊气鼓鼓的回瞪他:“你都打了我的……”

  “屁屁?”顾时钧言笑晏晏,明明长了一副温润君子的模样,却让顾小殊硬生生的看成了一只狡猾狐狸:“流氓!”

  “我是流氓!”顾时钧认下了,又凑近她,笑得狡诈无比:“你现在才发现?”

  真的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还不等顾小殊破口大骂,顾时钧已经捞住她,对着她喋喋不休的小嘴,狠狠的吻下去!唇齿相依间,顾小殊觉得脑子里有一根弦突然就崩了!周围的声音好像全都消失了!

  等她从恍惚中惊醒,顾时钧早就没了踪影,门口,车辆扬长而去的声音也已经慢慢淡了,就像刚刚发生的一切,都不过是她的幻觉一样!

  “小殊小姐?”身后传来陈嫂的声音,顾小殊回头,看见陈嫂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不远处,含笑吟吟的望着自己。

  “啊?有什么事?”顾小殊脑子迷糊了一下,手指摸着嘴唇,她的嘴唇都被吻得红肿了。

  见她懵懵懂懂的走过来,陈嫂轻笑:“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激情!”她这才明白过来,顾小殊刚刚给顾时钧吃的哪里是黑暗料理,分明是爱心早餐!

  虽然重口了点!

  被这么一说,顾小殊想起刚刚的那一通热吻,顿时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她知道,陈嫂没有恶意,只是,她和顾时钧之间根本不是情侣关系!

  可现在,他们却在做情侣之间才做的事情……

  陈嫂对她挤眉弄眼的,拉着顾小殊往餐厅走去:“走走走!吃个早点,然后去园子里走一走,然后……就等着少爷回来!”

  经过之前和顾时钧的一番纠缠,顾小殊已经没力气反驳了,由着陈嫂带她进去,吃了些早点,被陈嫂安排着去沐浴一番!正准备从浴缸里起来的时候,她才想起,她没有换洗的衣服!

  狼狈的爬出浴缸,顾小殊裹着浴巾,出了卫生间就看见房间里的衣橱不知什么时候打开了。

  满衣橱都是剪裁得体的衣裙!

  顾小殊朝外面问了声:“陈嫂,房间里衣橱里的衣服是谁的?”

  “少爷给你准备的呀!”陈嫂的声音远远的传来,顾小殊楞了一下,没想到顾时钧还会给她准备衣服?不会是按照他自己的尺寸吧?他COS金刚芭比?

  想到这里,顾小殊抽了抽嘴角,拿了一件裙子换上。却发现,这条裙子完全合身,就像为她量身定做的一样!

  顾时钧怎么知道她穿什么号码的衣服?难道他还调查过她?

  满脑子的疑窦,顾小殊走出房间,就看见陈嫂已经推了一架金属材质的推车,朝她招呼:“小殊小姐,快过来!我们一起去园子里走走!”

  “好!”顾小殊跟过去,陈嫂看着她,上下打量了一会儿,眼睛亮晶晶的,唏嘘不已:“真好看!少爷的眼光就是好!这衣裙好看,人更好看!”

  莫名的,顾小殊竟然有些羞赧的低下头。

  直到进了院子,面对广阔的花园子,顾小殊才好奇的打量着别墅外面连成一片的花草园子,绿油油的一片树木丛林,间或有姿态妖娆的山茶、雍容的牡丹还有她叫不出名字的各色花卉,简直让她目不暇接!

  顾小殊不由自主的惊叹:“好大好漂亮的园子!”

  t^最新J章0节上S-酷匠网',

  在S市这个寸土寸金的城市,能够拥有一套一百平米的商品房已经是很难得,拥有一方别墅就算是土豪,可现在,顾时钧的别墅后面竟然有这么大一整片的园子!

  这是怎样的财大气粗?

  顾小殊跟在陈嫂后面,一路看进姿态万千的花花草草,一路竟然到了一间玻璃温室!

  差不多两百平米大小的玻璃温室,里面种的,是反季的蔬菜,陈嫂回头看着顾小殊:“来!一起摘菜?”

  “顾时钧竟然还在这花园子里种……菜?”顾小殊瞠目结舌,第一次觉得,有钱任性!

  有多少人为在S市的一套商品房奋斗一辈子?可是,顾时钧竟然奢侈的在S市拥有这么大的别墅,还在里面整理出一片这么大的温室,用来种菜?

  采摘完蔬菜回去,顾小殊趴在桌子上,看着陈嫂择菜,顿时感觉,在这个陌生的别墅里,她竟然感受到了家的温馨!

  亲身父母嫌弃她驱赶她,可是这个陌生的陈嫂却对她亲切温和,就像她们才是一家人一样!

  “小殊啊!你以后别和少爷闹脾气了!”陈嫂把蔬菜择好,放到一边,然后转眼看着顾小殊:“你做的那种菜他都肯吃,脖子都被你咬得流血了,竟然都不吭声!”

  这是怎样的宠溺?她是看着顾时钧长大的,自从七年前,老爷过世,顾时钧被迫出国,她就再也没见过这么鲜活的少爷了!现在,终于出现了一个能够让少爷这样开怀的人,她当然希望顾小殊和顾时钧能好好儿的!

  提起顾时钧,顾小殊脸上的笑容僵住!

  她怎么忘记了,她背后还有那么多麻烦事需要处理,而这些事情,还必须得顾时钧才能做得到……

  可她今早竟然还痛下“杀手”?还把他的脖子咬了两个血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