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混蛋,说的就是你

  只是,一想到自己这“一辈子”可能只剩下这么点时间了,还得在监狱里,陪着监狱里的老鼠蟑螂度过余生,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顾小殊呜哇一声松开口,大哭!

  她才二十二岁,还那么年轻,竟然已经得了癌症!得了癌症也就算了,还得罪了顾氏集团的大BOSS!

  这辈子辣么短,短到她还没享受过书里说的那么多美好的东西!

  世界上那么多精彩的事情她都还没来得及经历,那么多漂亮的东西还没来得及欣赏,那么多帅哥还没来得及调戏!

  没有经历过这些的人生,简直就像一张枯燥的素描画,悲惨得只剩下黑白……

  这样也就算了,可是,就要被关进监狱啦!

  顾时钧被她咬住脖子,倒是没觉出多疼来,只感觉脖子上被针刺了一下似得,然后就被她温软的唇含住,被咬住的地方传来酥酥麻麻的触感,让他舍不得放开她!

  谁知,不过一会儿,怀里的人已经像个被全世界都抛弃了的孩子一样,哇啦哇啦的哭起来!简直就像被咬一口的人,不是他而是她!

  “又怎么啦?”顾时钧俯身,睨着她,没好气道:“哭什么?”

  忙里偷闲偷瞄了顾时钧一眼,发现他的脖子已经被咬得渗出血珠,看起来很是严重的样子。顾小殊胆子一颤,手指蜷缩了一下,眼睛里闪过一丝心虚,连忙低下头呜呜咽咽的控诉:“你……你肯定会告我咬人,然后把我抓进监狱,然后让我一辈子都关在监狱里的……”

  他们有钱人都是这样,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可是现在,她放火烧了州官的家,不被打死才怪!

  “哦?”顾时钧眼神深深的看着她涨红的脸,突然开口:“那你觉得,你是不是应该做出点补偿,让我打消告你的念头?”

  “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就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说完,眼巴巴的看着顾时钧,看他根本没有任何反应,一咬牙一跺脚:“那……那你想怎么样嘛?”

  顾小殊一抹眼泪,一副慷慨赴死的模样,眼角却还是偷窥他的反应。其实,从她张口咬住他的那一刻,她就后悔了!

  像顾时钧这样的人,随便一根手指头就能摁死她!她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他!简直就是寿星公上吊——找死嘛!

  伸手抹去她眼角还挂着的一滴泪水,顾时钧眼底闪过一丝好笑,故意抬了抬下巴,道:“我的早餐,被你砸了。”

  啥?

  顾小殊转眼去看地上,他的早餐本来是一份典型的中式早点,一碗清粥加上几碟精致小菜。后来,因为被她这么一闹,他就把那些东西都扫落到地上去了!

  等等!明明是他动手的好嘛?

  愤愤的瞪了顾时钧一眼,却发现他也正好看着她,顾小殊心一虚,没底气道:“看什么看!明明不是我摔的!”

  “嗯。看来,你需要和我的律师聊一聊!”顾时钧坐在椅子上,点点头,从桌子边的置物架上拿起手机,拨号。

  他眼底闪着戏谑的光泽,面上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瞄了眼顾小殊,见她还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竟恶劣的问身后的张助理:“小张啊!你记得强、奸罪得被罚多少年么?人身攻击罪呢?”

  %酷%匠网);正版首发Z

  不远处门口站着的张助理认真的回答:“算起来,统共也就三四十年吧!没事儿!小殊小姐还年轻,经得起!”

  顾小殊瞠目结舌!

  三四十年?她都已经是得了癌症的人了!难道她死了,尸体还得坐牢?

  “你们骗鬼呢!我们国家还没有女人的强、奸罪!”顾小殊一边倔强的反驳,一边心虚的瞧了眼门口的张助理,却发现张助理一脸的严肃!明显不是玩笑话啊!

  假如顾时钧告她,那她真的要坐牢三四十年?然后,等她在监狱里病死了,尸体还被丢在里面“坐牢”,直到刑期满了,才能被放出来?可是,爸妈已经明显嫌弃她了,到时候岂不是连个帮她收尸的人都没有……

  这简直比祥林嫂还要惨有木有!

  顾小殊连忙扭头,扑上去抢住他手上的手机,眼疾手快的把手机给关机了!然后,她一脸谄媚的望着顾时钧:“顾时钧,顾总裁,顾帅锅!不就是几碟小菜么?我做!我去给你做,好么?”

  说完,不等顾时钧说话,屁颠颠的往厨房里奔,生怕身后的顾时钧反悔了似得!

  刚一进去,就看见一个中年阿姨正在做菜,看见她却没有半点惊讶,而是笑眯眯的朝旁边的冰箱努了努嘴:“需要的食材都在里面了。”

  看不容易看见少爷带个女人回来,她可得好好照顾着!

  闻言,顾小殊点点头,把需要的食材拿出来,低头处理食材。龇牙咧嘴的把大把的盐塞进豆角里,把红彤彤的辣椒塞进被掏空了的黄瓜里,还有糖全都倒进咸菜里,用来炒蛋!

  陈嫂看着顾小殊的黑暗料理,吞了口口水:“顾总从来不吃辣的……”

  “您放心,他刚刚吩咐我了,不会有错的!嘿嘿……”顾小殊笑眯眯的安排几样菜煮上,鬼使神差的又煎了个蛋,可惜,煎蛋的卖相实在不行!

  看着烧焦了一半的鸡蛋,陈嫂连忙拦下:“这……这个不能吃!致癌!”

  把做好的几样黑暗料理端上桌,顾小殊瞥了眼站在旁边眼神莫名的陈嫂,有点心虚的说道:“菜齐了!”

  顾时钧看着桌子上的几样小菜,眉间皱起来:“菜,齐了?”

  这嫌弃的语气是什么回事儿?顾小殊不满的皱鼻子,可是一想到他吃到这些黑暗料理之后的模样,顾小殊又有种暗爽到内伤的感觉,顿时一脸谄媚:“齐了!齐了!总裁快吃!”

  可顾时钧却看向顾小殊:“真的,就这些?”

  就?这可是满满当当的六样小菜啊!比他之前吃的还多了两碟凉菜呢!

  看到顾小殊点头,顾时钧身体往后一靠,朝她挑眉:“谁让你克扣我的早餐了?”

  克扣他早餐?谁敢啊!

  顾小殊憋屈,要不是他权大势大,她堂堂六尺女儿,怎么会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

  “没有啦!”顾小殊掰着手指,刚要给他说今天的菜色,就听见顾时钧的声音云淡风轻:“煎蛋呢?”

  啥?煎蛋?

  眨巴眼,顾小殊想起陈嫂的烧焦物致癌理论,道:“煎蛋焦了,不能吃啦!”

  “能不能吃,是你说了算?”顾时钧眯着眼看她,手指的指骨在桌子上有节奏的敲击,身边的陈嫂连忙拉了下顾小殊:“还是去拿出来吧!”

  她们家这位少爷的个性谁也摸不准!有时候极是好说话,可有的时候,又倔得可怕!尤其在他认定一件事情的时候,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看顾时钧的脸色,这时候她们万万不能违拗他!

  撇嘴,顾小殊眼珠子一转,咧嘴,谄媚:“要不,我再给你去煎一个吧?烧焦的食物致癌呢!”

  她突然想知道,如果在煎蛋里面包上辣椒酱,会是怎样的神奇体验……

  想到这里,顾小殊眼放狼光:“我马上就去!”

  “不要!”顾时钧抬了抬下颌,身后门口的张助理已经进来:“总裁,再不走的话,赶不上开会了!”

  闻言,顾时钧的眉头皱了起来,显然对张助理这不合时宜的声音不满,却没有说什么,只是看了眼顾小殊:“快点!”

  把煎蛋放在桌子上,顾小殊顺势在椅子上坐下,看着他吃。

  可惜某人被她这么盯着,完全没有不适应的感觉,捏着筷子夹菜。

  一口咬下去,顾小殊注意到他明显僵住的嘴!那可是一口足料的红辣椒啊!

  顾小殊都有点不忍直视了!这滋味,一定很酸爽!

  站在旁边的陈嫂一脸不忍心的样子:“少爷,要不……陈嫂给你换一桌菜?”这桌子菜明显不合他的口味,顾时钧从来都是不吃辣的!

  “不用。”顾时钧微微张了张口,抬眼看顾小殊憋笑的模样,然后深呼吸,低头继续吃!

  看他云淡风轻的把一道道黑暗料理清空,顾小殊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天!她太知道这些菜的味道有多可怕了!从来没有人敢吃她做的黑暗料理!

  可是,他竟然还吃得津津有味?

  难道,贵族的口味真的这么与众不同?

  他明明动作不快,甚至还很优雅的样子,可是碗里的粥却很快就见了底!

  顾小殊鼓着腮帮子,看见刚刚被她端出来,却被冷落到一边的煎蛋,有点愤愤不平:既然不吃,为什么还要她端出来?混蛋!

  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顾小殊的幽幽目光,顾时钧吃得很从容,把最后一口粥含在嘴里,他筷子转了个方向,直接夹起那块煎蛋,筷子一划,烧焦部分就被分割开!

  不过转眼功夫,那块没烧焦的煎蛋已经进了顾时钧的嘴里,他三两下咽下去,然后转眼看了眼门外。

  从刚刚张助理提醒他时间紧迫开始,张助理就已经先一步出去准备车队的事情了,现在,耳边已经可以听见兰博基尼发动机的声音!

  取过陈嫂送过来的外套,顾时钧直接披上,转身就走。

  走出几步,顾时钧理了理身上的西装,似乎想起了什么,回头看了顾小殊一眼:“今天就待在这里,不许到底乱跑!”

  这一刻,顾小殊才看清他被辣得发红的眼睛……他好像,不是那么会吃辣的人啊?想着想着,她的脑袋里又开始胡思乱想。

  既然不会吃辣,那他为什么要吃完这些菜呢?

  听到顾时钧的话,顾小殊几乎条件反射的点头:“啊?哦!”

  那傻帽的模样让顾时钧多看了一眼,又朝陈嫂交代:“陈嫂,你看着她点!”说完,这才抬步,朝门外走去!

  而这边,顾小殊点完头,看着顾时钧远去的笔挺背影,心底竟然还有点悸动的感觉……

  悸动?等等!

  顾小殊想起自己来这个地方,可不是为了问清楚那件事情么?顿时追上去:“顾时钧!你还没告诉我,到底是不是你做的那些事情呢!”

  可顾时钧根本没有回头,好像不屑回答她的问题,气得顾小殊连连跺脚:“土匪!混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