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靠山,到底是谁?

  “小殊小姐喜欢就好。”张助理眼底光芒涌动,要是能让总裁也看到小殊小姐这个模样,想来,总裁的心情会好上许多吧?

  这样,算不算他将功赎罪?总裁能不能饶他一回?

  “喜欢!”顾小殊也不掩盖自己的喜爱,张助理会心一笑,让转身指着一间房间:“今晚总裁是没时间来见你了,小殊小姐就先住在这里吧!”

  说完,直接原路返回,顾小殊目送他离开,好久好久,才转身开门进去。

  门内全都是她喜欢的装饰风格,很洒脱,也很精致,这种矛盾统一的美感让人惊叹,透着优雅高贵。

  可她看着看着,却再没了之前的欣赏的心情。

  她想起父母昨晚说的那些话,现在,她住在一个陌生人的别墅里,可不就是像那些被包养的女人一样么?等着别人来临幸?

  想到这里,顾小殊想起,那一百万还在顾爸顾妈那里呢!她还得想办法从父母那里把钱拿回来,还给顾时钧!

  烦恼的事情涌上心头,顾小殊感觉脑门上一鼓一鼓的疼,不久前吃的药药效再次开始发挥,让她昏昏沉沉,随便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一整个晚上,顾小殊昏昏沉沉的,感觉身侧的床突然往下陷,然后自己就顺着那股往下陷的力气往那个方向滑了过去,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鼻尖的气息很温暖,脸颊上似乎也有温热的触感,就像被小狗的舌头有一下没一下的舔舐。她想动,却发现自己连动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让她太疲惫了!

  连手指都动不了,她也只能任由那股力气轻轻的抱着她,好像抱着世间第一无二的珍宝……

  有节奏的呼吸痒痒的贴在脸颊上,顾小殊恍恍惚惚的想起那一夜,那个和她纠缠在一起的人,那个人的气息就像这样温暖,温暖得让她有种心动的感觉。

  在那股气息的笼罩下,她再次沉沉的睡去,双手无意识的揪紧手边的被子。

  清晨醒来的时候,黎明的阳光刚刚从窗户铺进来,黄金色的阳光带着暖暖的气息,照在她身上,温暖得让人忍不住喟叹一声。

  扭头看了看周围,除了被她睡得乱七八糟的被子,把被子掀开,顾小殊特意看了眼床上,一切和昨晚她睡前一模一样。

  “难道我做春、梦了?”顾小殊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又揉了揉发红的脸颊,失笑:“看来,我也有色、女的潜质啊!”

  开门出去,顾小殊一眼就看见张助理站在不远处,似乎在想什么,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

  “张助理,你还好吗?”顾小殊上前,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回魂啦!”

  回过神来,张助理红着脸:“啊?小殊小姐醒了?总裁在餐厅等你!”

  总裁?

  顾小殊点点头,通常来说,能够混到总裁级别的,都是大叔大爷级别的了!所以,她并没有想太多,就想着去见一见长辈而已。

  谁知,真正见到了那人,却让她吓得差点扭头就跑!

  被张助理领着穿过长长的走廊,顾小殊好奇的往餐厅那边看去。

  餐厅带着几分欧洲风格,与整座别墅的风格大同小异,很是吸引人!

  顾小殊看过去的时候,只看见一抹笔挺的背影,那人背着她的方向坐在椅子上,正在低头吃饭。

  朝阳的光辉给那个人的背影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就像一座得巧夺天工的雕塑!可那人举手投足之间,带着与生俱来的优雅,这一瞬间,那么高贵典雅的餐厅却成了他的背景!

  好像全世界只剩下那人的身影……

  “去吧!”

  张助理轻声提醒顾小殊,顾小殊从恍惚中惊醒,点点头,抬脚走近餐厅。走近餐厅才发现,之前站在外面完全看不见里面的华丽!

  周围全都是绿檀木墙壁,像一大片一大片的玉石墙壁一样,就连桌椅,都是绿檀木做的!

  就像置身于一片玉石的天堂一样。

  而那个坐在桌前的身影,穿着一件棉麻材质的衬衫,纯黑的西裤,一头黑色短发在阳光的照射下似乎被染上了几分琥珀色。

  低头一看,那人的脸就像上等白玉雕刻出来的,笔挺的鼻子,薄薄的精致嘴唇,还有一双犀利得像一柄剑一样的丹凤眼,加上一对远山眉,简直精致得让人惊叹!

  这一看之下,顾小殊只觉得脑袋里“轰”的一声,就像有个原子弹炸开了一样!

  怎么会是他?

  难道昨天让张助理去救她的是他?可是,可是他怎么知道她的处境?明明……她明明连见他一面都被拒绝了!

  “怎么?看呆了?”那人薄薄的嘴唇微微上挑,放下手中的碗筷,双手环胸,往后一靠,整个人靠在绿檀椅子上,饶有兴致上下打量着她,口中啧啧:“才多久没见?就这么狼狈?”

  分明是极轻佻的举动,在他做起来却很优雅,好像这样的举止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一样,有种让人惊叹的美感!

  然,顾小殊却完全没有半点欣赏的心情,脑海里涌上这几天的遭遇,她气得浑身发抖,伸脚就踹了那人的椅子一脚:“你丫的王八蛋!”

  因为他,她被欺被辱被开学!可是他呢?就这么云淡风轻的出现在她面前,像耍猴子一样耍她!

  这样好玩吗?

  那人却还是纹丝不动的坐在椅子上,看了眼她踹椅子的脚,眉间微微皱起来:“这么虐待自己的脚做什么?”

  绿檀的硬度那么高,她这一脚,分毫没有伤到椅子,却结结实实的够她疼上许久了!

  “过来!我看看脚疼不疼?”那人伸手去拉顾小殊,顾小殊却往后退了一步,她现在满心的委屈,抽了抽鼻子,她红着眼瞪着他:“你说!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往网上发了那些照片?还有,还有我学校里的照片!是不是你做的!”

  憋屈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了罪魁祸首,顾小殊就像一头受伤的小兽一样,恶狠狠的瞪着对面的人。

  他的脸上还是那样的云淡风轻,更是让她气得恨不得扑上去咬他几口泄愤!

  听着顾小殊的话,那人脸上的申请变淡,声音冷硬:“在你心里,我就是那样的人?”

  原来,在她心中,他就是那样下三滥的人?

  听着男人的话,顾小殊眼睛都红了:“顾时钧,你好歹是个大集团的总裁,做出来的事情难道还不肯承认?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

  几乎话音刚落,顾小殊就感觉腰上一紧,眼前一阵天旋地转,然后整个人就被按倒在桌子上,原本桌子上的那些碗碟全都被扫落在地上“哗啦啦”的一阵响!

  然后,顾时钧那张精致的脸已经近在咫尺,嘴唇狠狠的撞上她的,唇齿纠缠,长舌毫不客气的闯进她的口中,把她的舌头吸过来,缠绵悱恻!然后长舌扫荡着她的口腔,好像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似得……

  “唔唔!”

  顾小殊想挣扎,可顾时钧的力气之大,哪里是她能够挣脱的?挣扎无果,她也只能瞪着皱眉的顾时钧!

  这人!一言不合直接动手!混蛋啊啊啊!

  两人以唇齿争锋相对,直到顾小殊的嘴唇发麻,口腔因为他长时间的闯入而发酸,就连呼吸都急促起来的时候,顾时钧才离开她的嘴,满意的看了眼她被吻得通红的嘴唇,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是应该是最清楚的那个人么?”

  说完,身子直起来,顾小殊腰间清晰的感觉到了发烫的硬物顶在那里,好像随时都会冲破两人的衣物……

  脸上滚烫,顾小殊咬唇,好不容易才憋出了一句话:“顾时钧!你就是个混蛋!”简直就是流氓!他凭什么这么对待她?凭什么!

  最让她气恼的是,她的心脏为什么跳得那么快?噗通噗通的,好像随时都能从嘴里跳出来一样,害得她连说话都不敢大声!

  “混蛋?难道你不喜欢我这么对你?”顾时钧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看着她因为心跳加速而微微涨红的小脸,戏谑:“嘴上说讨厌,身体却很诚实!”

  闻言,顾小殊心中又羞又恼,终于忍不住哇啦一声哭出来了!捂着自己的脸,刚要大哭一场,就从指缝间看见顾时钧那憋笑的嘴脸,气得张牙舞爪:“你这个混蛋!流氓!”

  “我流氓?”顾时钧挑眉看她:“还不知道三天前的那个晚上,是谁把我……”说着,还故意挤眉弄眼!

  明摆着就是说她睡了他这件事情!

  顾小殊想起这个,更伤心了,也更是怒气高涨:“你都知道我们不认识了!你竟然不阻止我!竟然……竟然!”

  “竟然任由你耍流氓?”顾时钧老神在在的俯瞰着她:“送上门的肉,你见过谁会往外推?”

  顾小殊鼓着腮帮子想了想,竟然破天荒的觉得,他说得还挺有道理?有谁会放着便宜不占,还硬推给别人?

  可是,想到这两天的委屈遭遇,顾小殊嘴一瘪,哇啦一声哭起来!顾时钧好笑的看着她,这哇哇大哭的模样简直像个孩子!

  Yj酷ww匠+@网正|S版+w首5发,

  可听着她的哭声,他心里又有些舍不得,只得弯下身子安慰她:“你别哭了……”

  话音未落,顾小殊已经飞快的转头,一口咬住顾时钧的脖子!横眉竖目,口齿不清:“额挠死里(我咬死你)!”

  她还就不信了!

  难道被他这么欺负,她就真的无可奈何了?这辈子,她顾小殊没什么长处,就是一口牙比狼牙还要锋利了!

  就算事后被他告进监狱坐几天牢又怎么样?背上爱咬人的罪名又怎样?反正她已经得了癌症了,就算在外面也活不了多久……坐牢还能省了食宿费不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