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群中年人很快的到了,朝张助理点头哈腰:“张助理怎么来了?来了怎么也不早点通知一下?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

  闻言,顾小殊吃惊的看着张助理,没想到这个男人的来头这么大!就连院长也要点头哈腰,这么恭恭敬敬!

  “不敢不敢!”张助理嘴里说着不敢,脸上却没有半点恭敬,只是点点头,皱眉看向院长:“刘院长,顾小殊这件事情你们查清楚了么?那些照片的来源可疑吗?学校的处置已经公布了?”

  0酷匠网正C版首$u发

  “是是是!”刘院长连连点头:“这件事情我们早就查清楚了,这顾小殊的事情是千真万确的!至于照片来源……”他踌躇了一会儿,看了眼那群学生:“是正规渠道得来的照片,张助理放心!”

  “是么?”张助理见顾小殊的脸色已经越来越苍白,转眼看向那群学生:“你们都见过顾小殊去做那种事情了?”

  “没有。”学生们面面相觑,那么隐秘的事情,他们怎么可能看见?

  “照片都是谁提供的?”张助理眼色深深的看着学生人群最前面:“是你?”

  被点名的沈静愣了,张助理的气场太强,让她忍不住颤抖了一下,直到她想起自己也是有背景的人,才抬头梗着脖子:“我是亲眼看见顾小殊从酒店套房走出来的!照片是也我拍的,没错!”

  “好!”张助理点头,看向沈静:“这位同学,那你知道跟踪、偷拍、窃听还有偷偷监视,都是违法的么?看外貌,你早就已经成年了吧?看来,接下来的这段时间,你得留在家里等法院的传票了!”

  云淡风轻的几句话,把全场的人都震慑住了!

  他们从来没有想过,像顾小殊这样的情况,竟然还有人会为她说话!

  甚至,竟然有人会从这些照片的来源出发,直接给沈静扣上一顶违法犯罪的大帽子!这一下,还有谁有胆量继续难为顾小殊?

  听到张助理的话,沈静哆嗦着思前想后,最后还是站出来:“照片大部分不是我拍的!我拍的,只有在酒店的走廊上的那些,其他的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都不是我拍的!”

  她可不是傻!

  如果真的是她做的事情,她也不会推到别人的身上。可是,她也绝对不是那种会替别人背黑锅的人!

  “那么,这些照片是谁提供的?”张助理转向院长:“刘院长,你刚才可是信誓旦旦,说照片的来源都是正规的!那么,这些照片究竟是谁提供的?”

  闻言,刘院长浑身一哆嗦,紧张的看着张助理:“这,这些照片,很紧要吗?顾小殊不就是和一个野男人……”

  “野男人!”张助理的眼睛里迸射出一道精光,冷哼:“你们都是这么评价那个男人的?”

  其实,他在来学校之前就看过那些照片了,照片里顾小殊的脸很清晰,可是男人的脸却是被故意模糊处理过的!因此,很多人并不知道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几个学生还摸不清楚情况,交头接耳:“不是说顾小殊找了个丑男人吗?”

  “对啊!如果是什么优秀的男人,顾小殊怎么会得到那么多的钱?”

  “恐怕……是很有权有势的丑男人吧?”

  听着众学生的窃窃私语,张助理突然就笑了!不知道他家总裁听到这样的消息,会是什么反应?

  谁能想到,顾总那张向来深受赞誉的脸,竟然有一天被冠上“丑”字!

  深吸一口气,张助理徐徐道来:“你们知道,顾氏集团的顾时钧顾总裁么?”

  “顾时钧?”沈静闻言,沉吟片刻:“顾氏……是总部就设立在咱们S市,号称我国第一纳税集团的顾氏?”

  那可是S市最大的财神爷!就连她爸爸,身为市委书记多少人排着队奉承?可是,想要拜见顾时钧,也得提前三个月预约!这样的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怎么突然在这样的场合被提起?

  难道……

  沈静突然惴惴不安起来,瞥了眼身边同学,脚步悄悄地往后移,奈何她本来就长得人高马大,站在人群中出挑得很!这一动,就被张助理喊住:“这位同学,你要去哪里?”

  “我,我内急!”沈静揪了揪身边的死党的手臂,那死党立刻附和:“是啊是啊!虽然你要说话,可也不能让她尿裤子吧?”

  闻言,张助理拿眼睛去看身边的顾小殊,俨然顾小殊就是他的主子!

  这一刻,众人才想起来,顾小殊也姓顾,难道,顾小殊就是顾氏集团里的千金?他们竟然一直有眼不识金镶玉,一直在刁难一个千金小姐?

  可是,看顾小殊平时的吃穿用度,根本不像是一个大家千金小姐啊!

  众多疑惑悬在每个人的心头,顾小殊休息了一会儿,缓过神来,她看着沈静道:“沈静,你要去上卫生间就去,反正,你的名字我们都知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她不是那种不识好歹的人,这位张助理很明显是来帮她的,既然有个能让所有人忌惮的靠山,她没道理还要当一只龟孙子!

  之前欺她辱她害她的人,她绝不会轻易放过!

  听到顾小殊的话,沈静恨恨的瞪了她一眼,梗着脖子,一副豁出去的样子:“我说的都是事实!那天,我就是在酒店套房外面遇见你的不是么?那一层只有谢连埝住的套房和另一间套房,如果和你发生关系的是谢连埝,他怎么会给你那么多钱?”

  顿了顿,沈静顶着张助理让人头皮发凉的目光,捏了一把冷汗,却还是倔强:“所以,你就是出去卖了!不管你怎么仗势欺人,事实就是这样!”

  “呵……”顾小殊看向周围的众位同学,眼底澄澈:“你们也这么认为?你们觉得,凭我与你们一起生活一起学习这么多年,你们对我的了解来看,你们也觉得,我是那种出去卖的人么?”

  众人沉默。

  顾小殊是什么样的人其实他们都不是很清楚,但是有一点,就他们接触到的而言,这姑娘很是礼貌守规矩,这四年的相处,除了谢连埝,顾小殊从来没有和任何一个男生走得近!

  也因此,她在很多人心中一直是个纯洁的软妹子。大概就是因为之前的形象太过纯洁,后来曝光出来的照片又太过震撼,这么大的反差之下,难免让人觉得她是个虚伪的女人!

  因此,许多人对她的印象一下子坏了!

  看众人没有说话,顾小殊仰着头,把眼眶里的眼泪逼回去:“没话说了?好!那我现在来给你们分析分析,这件事情的破绽,怎么样?”

  她就像一只受伤了还坚守自己家园的小野兽一样,悲哀着控诉着,一字一句:“那一层确实只有两套套房,一套是谢连埝的,另一套……”从包里取出住店证明,顾小殊展开给他们看:“是我顾小殊自己的!”

  “你们是不是觉得,我顾小殊就是不能去住五星级酒店?看到我从酒店里出来,我就是在卖?”

  每一个人都被质问到,他们的脸上像发烧一样的烫!说白了,这件事情其实就是顾小殊的私事,与他们半点关系都没有!而他们自己,大多数只是道听途说,根本没有任何顾小殊出去卖、身的证据!

  见所有人脸上都红了,顾小殊环顾四周:“至于那套房里面发生的事情……”她的目光从在场所有人的脸上缓缓流转,在所有人都以为她要开口解释的时候,她却怒极反而淡漠下来:“关你们屁事!”

  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爆粗口,顾小殊没有半点不好意思,反而,因为极度的愤怒,她的眼睛都泛起血丝了!

  这两天的时间,她承受了太多的背叛太多的伤害!就连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压抑得让她险些承受不了!

  这一次,就像崩溃的河坝一样,完全发泄出来!

  每个人都沉默的看着顾小殊,这一刻的她,无疑是鲜活耀眼的!校园生活四年,他们竟然从来没有发现这个女孩子这样张扬的模样!

  把学生们说得哑口无言面红耳赤,顾小殊这才转头,看向院长。

  “刘院长。”她眼底的嘲讽慢慢的收起来,收拾好情绪,看着刘院长。刘院长被她的目光看得头皮发麻,连连讪笑:“顾小殊是吧?这件事……这件事本院长一定会给你一个公道的!”

  他总算是看出来了,张助理根本就是专程赶来给顾小殊撑腰的!如果说顾小殊不是顾氏的人,打死他都不信啊!

  都怪他一时被那点小钱迷了眼,竟然这么草率的就得罪了这么个大人物!

  刘院长已经后悔得肠子都青了,讪笑的转向张助理:“您看,这件事情也不是我处理的,要不……我再给处理处理?”

  “这件事,我可做不了主!”张助理给了他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朝顾小殊努了努嘴:“我呀!也只是给小殊小姐保驾护航而已,可不是能做主的人!”

  听到张助理的话,刘院长的眼底迸射出一抹精光!

  在他的印象里,顾小殊一直都是个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脾气也是好得不得了!平时里和同学在一起也是和乐融融的,如果只要搞定顾小殊就行,那这件事情应该已经算是解决了吧?

  看向顾小殊,刘院长笑:“小殊,你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应该不会因为校方的这点失误,就怀恨在心吧?”

  这点?失误?

  就是“这点失误”让她受尽白眼受尽屈辱,就连铺盖行李都被丢在垃圾堆里!甚至,她回家的时候,被泼冷水被赶出门,还被父母责骂道德败坏!

  真是“这点”小事啊!

  顾小殊将目光转移到刘院长的脸上,心中愤懑,却也只能点头:“当然,但是,校方对我做出的那些错误的处分……”

  “一定改!一定改!马上就能改!”刘院长连忙接口,扭头看向教务处主任:“马上去把档案改了!小殊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咱们一定要好好研究研究她的毕业结论要怎么写!”

  “好好好!”教务处主任也是个有眼色的人,连连点头,又朝自己旁边的人交代相关事务。

  虽然结果差强人意,可顾小殊也不想因为这件事情和学校闹僵!哪怕学校对她那么残忍,哪怕明显有靠山让她放肆挥霍,可她不愿意成为那种恃宠而骄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