蜷缩在门口的台阶上,冷风一直吹,顾小殊打了个冷战,哆哆嗦嗦的拿钥匙去开门,可钥匙转了转,没能把门打开!

  她咽了口唾沫,又试了一次,却还是没能打开门。

  要么,就是顾爸顾妈知道她会回来,事先把门锁给换掉了;要么……就是顾爸顾妈反锁了大门!

  不管是哪一种可能性,都说明,爸妈已经不肯放她进门,不肯给她一个栖身之地了。

  “爸!妈!”顾小殊拍门大喊:“你们开门,有什么事情我们好好说,好吗?那件事情是误会,我不是那种人!”

  叫得顾小殊嗓子都哑了,拍门的力气都没有了,门才终于打开。

  顾爸居高临下的睨着她,闷哼一声:“进来吧!”

  欣喜若狂!

  连忙把身边的东西全都拖进去,顾小殊拉着顾妈的手,连连解释:“妈,你知道我的,我不是那种不要脸的女人!”

  谁知,顾妈甩开她的手,睨着她手边的行李箱,眼底贪婪,声音却很冷:“你出去卖的那两箱子的钱就在这个行李箱里?”

  “我没有出去卖!”顾小殊倔强反驳,却还是老实交代:“钱就在这个行李箱里没错。”

  EW酷&匠U!网,首r@发X

  这些钱,她自然是不敢留在学校的,万一丢了,她这辈子都洗不清卖银的骂名!

  这些钱她要还给顾时钧的,让他给所有人澄清,她不是个卖银女!

  他们之间发生的种种,都不过是个误会!她不愿意用这些钱折辱了自己的一辈子!

  还不等顾小殊反应过来,手上一疼,行李箱已经被顾爸抢过去,打开一看,正是两只装钞票的箱子!两只箱子全部打开,满满当当的全是钞票!

  “是真的……”顾爸小声的嘀咕,两眼放光的盯着这些钱,转眼去看顾妈:“你来看看,这些都是真钱!”

  “是啊!好多钱!”顾妈也跟着蹲在箱子旁边,发福的手指一遍又一遍的摸着那些钞票,然后朝顾爸大笑:“咱们家发啦!”

  一对夫妻都有些发福,五官与顾小殊的清秀完全不像,倒有些猥琐的模样,此时笑起来,更显得猥琐!

  “爸妈!这些钱不是我们的,我要把它还给那个人!”顾小殊跟着蹲下来,把散落在旁边的钞票全都捡起来,放进箱子里,一本正经的解释:“我不是那么下贱的人!”

  “什么话!”

  霍然被推开,顾小殊摔倒在地上,她吃惊的看着护犊子似得护着钱的顾爸,不明就里:“什么什么话?爸!这些钱我得还回去!”

  “胡说八道!”顾妈冷哼一声,手脚利落的把钱全都塞进箱子里,然后往后一拎,挡在身后,然后冷眼看着顾小殊:“这钱,进了我顾家的门,哪里还有还回去的道理?你事情都做了,还打算做个赔钱货不成?”

  “就是!那些照片那么恶心!你也不想想,我们家如果没有这些钱,还怎么做人?”顾爸也跟着附和,根本没有想要交还钞票的意思,看顾小殊的眼神完全不像是看女儿,倒像是在看仇人!

  顾小殊看了看顾爸,又看了看顾妈,不敢置信:“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这时,顾妈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队照片,直接摔在顾小殊的脸上:“你自己看!看看你自己的这些照片!”

  照片摔了一地!

  看着这些照片,顾小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的耳朵!

  这些照片与学校公告栏上贴着的大同小异,都是那一夜荒唐的照片!

  “这些照片,都是有人寄给我们的!你自己看看你做的好事!对得起我们辛辛苦苦把你养育成人吗!”

  声声控诉字字诛心!

  顾小殊捧着那些照片,感觉眼前一阵阵的发昏。

  “你给我滚!我们顾家没有你这样肮脏的女儿!”顾爸突然发飙,把顾小殊往门外推,被推出门,顾小殊木讷的看着那扇门轰然关上!

  门内,她的爸爸妈妈,只是冷眼看着她,不!他们的目光甚至像在看肮脏的垃圾一样,今天受到的轻蔑仇视,现在,在她父母的脸上再一次重现!

  从未有过这样的悲伤。

  原来,最深的伤痛从来不是来自哪些无关紧要的人,而是心中在意的人……

  低头,看着满地的月光,顾小殊突然就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

  这短短一天,她的人生已经全部毁了。身体上不疼不痛,可是,她却觉得,连呼吸都变得好难好难……

  蹲在门口,还能听见门内顾妈骂骂咧咧的声音,什么道德败坏什么不知自爱,所有难听的话都说出来了!最后,竟然还说,要和顾小殊断绝关系!

  蹲坐在门口浑浑噩噩的睡了一夜,顾小殊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五点,发往学校的大巴已经开始运营。

  背着背包,顾小殊往大巴车站走去,一路上,往来的人,顾小殊已经感觉不出来那些人眼神里的奇怪,只知道往前走!

  把身上最后的钱买了大巴的车票,顾小殊睁着眼,靠在大巴的车窗上,看着窗外飞快往后退,就像她曾经的美好生活一样,一去不返。

  三个小时之后,顾小殊再次回到学校,家已经回不去,学校也不能住下去,现在,唯一的去处就是林梨霖在校外的公寓了。

  可是,在此之前,她得把铺盖和衣物都取回来,否则,她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

  忍受着周围路过的学生的白眼,顾小殊一路到了宿舍楼,却发现,她寄存在宿舍管理阿姨那里的铺盖衣物,竟然全都被丢在宿舍楼外面的垃圾堆里!

  这一瞬间,犹如一盆冷水浇下来,透心凉!

  顾小殊飞快的奔过去,把东西从垃圾堆里拖出来,好多东西已经被垃圾覆盖住,那些东西全都又脏又臭,气得顾小殊满眼血丝,浑身发抖!

  为什么?

  她不就是追求了一次人生最爱吗?睡错了人不是她的希望!被拍照被录像不是她情愿的!为什么全世界都要这样,这样容不下她?

  好不容易把东西拖出来,还不等顾小殊喘口气,就看见远远的有一群人朝这边过来!

  那群人以沈静为首,所有人都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步伐飞快,不过转眼就到了顾小殊的眼前!

  “顾小殊,你还有脸回来!”沈静居高临下睨着顾小殊,周围全都是她平时交好的朋友,个个人高马大,把顾小殊围在中间,人人指责着顾小殊,本来就有点头昏脑热的顾小殊看着听着,有种全世界都在旋转的错觉!

  倔强的站起来,顾小殊冷着脸:“你们让开!”

  “凭什么?”沈静冷笑,高大的身材刚好挡在顾小殊的面前,气势逼人:“就你这样下贱的女人,还敢回来?简直就是我们学校的耻辱!”

  “就是!卖给老男人的贱女人!还敢回来!”

  “不要脸!”

  “把她赶出去!贱人!赶出去!”

  周围全都是叫骂的人,还有人趁机对顾小殊拳脚相加!

  呜呜咽咽的哭出声,顾小殊跌跌撞撞,却倔强的站着,努力往外走,她知道,只有走出这些人的包围圈,她才有出路!

  她不信,上天真的就这么整她,就这么让她毁在这个显而易见的阴谋里面!

  “里面在做什么?让开!”

  人群外面,一辆路虎停下,走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他看着这群人,干脆利落的指挥身后下来的几个保镖打扮的男人:“把他们全都拉开!”

  “是!”

  四个保镖手脚利落的把学生们全都拉开,不过转眼工夫,这些保镖就解决了围在顾小殊身边的学生!给西装革履的男人让出一条路来!

  “张助理,好了!”

  张助理也就是之前指挥保镖的那个男人,点点头,然后快步走进去,把已经快要站不稳的顾小殊扶住:“夫人,你没事吧?”

  “什么……”顾小殊已经有点耳鸣了,听不清张助理的话。

  她两天时间滴水未进!再加上之前被顾爸顾妈浇了一盆冷水,在冷风中蹲了一整个晚上,早就已经发烧了,整个人都不好了!

  现在,听到张助理的话,她根本听不清他说什么,只知道他是这几天以来第一个对她和颜悦色的人!

  因此,顾小殊连忙摇头:“我不是那种人,我不是……”她只想解释,她真的不是那种出去出卖肉体的人!她真的已经接受不了再多一个人仇视她了!

  “我知道我知道!”张助理扶着她,抬头看向众人。

  他的举动显然已经惹众怒了,张助理皱眉,他怎么也没想到,顾小殊会因为那点事情就遭遇这样的事情!不过二十二岁的女孩子,涉世未深,却因为一些人的陷害,遭遇到整个世界的责难,有几个人能够承受得了!

  算起来,这也是他的失职。顾时钧让他护着顾小殊,他却没有尽到保护的责任!

  掏出手机,张助理拨了个电话,说了几句话,然后冷眼看向周围的学生:“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现在的行为算是蓄意伤害加上诽谤罪,我们可以一纸狀书把你们告进监狱!”

  “吓唬谁啊!”沈静也是个有背景的人,这些事情根本不放在心里!她们的行为说大了也大,说小了也小!所以,她根本不把这威胁放在心里!

  “吓唬?”张助理冷笑一声,看向人群之外,一群穿着西装的中年人正在火急火燎的赶来,声音冷峭:“很快,你们就知道,是不是吓唬了!”

  这些初生的牛犊,还真是不怕虎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