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瞬间,似乎全世界都抛弃了她。

  本以为,不论事态发展到什么样,林梨霖都会站在自己的身边,不离不弃,就像那天,她们确认彼此成为这世界上唯一的闺蜜的时候说的那样。

  可是,看着林梨霖脸上柔美的笑靥,顾小殊开始怀疑,她的闺蜜是不是也和她一样,喜欢上温文尔雅的谢连埝了?

  过了许久,谢连埝终于微微笑着和林梨霖道别,步履有度的朝门外走,一路出了宿舍楼,往校外走去。

  而林梨霖则收回目送谢连埝远去的目光,眼底的温暖慢慢消散,然后回头,眼神深沉的看着公告栏上遍布的艳照,再回头瞟了眼宿舍楼外面,发现地上的顾小殊的东西已经被收拾起来了。

  林梨霖诧异的眯了眯眼,若有所思的看着门外,门口太安静,就像什么人都没有一样。

  她眯着眼看了会儿,转身,把公告栏上的艳照全都撕掉,林梨霖朝宿舍管理阿姨曼声交代:“阿姨,小殊的事情学校已经做出处置了,麻烦您看着点儿,不要再让那些人乱贴照片了!”

  她的声音本来就很甜美,这两句话就像撒娇一样,听得宿舍管理阿姨很开心!

  “好!”宿舍管理阿姨含笑:“没想到,顾小殊都那样了,你还对她那么好!她呀!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哦!”

  “哪里……”林梨霖随手把手里的艳照丢进垃圾篓:“谁让我们是,闺蜜呢?”

  门外。

  看着林梨霖的身影从宿舍的楼梯那边消失,顾小殊才拖着行李从大门外面的阴暗处走出来,进门,她红着脸看着宿舍管理阿姨:“阿姨,我……我能把东西先寄放在你这里吗?”

  阿姨明显嫌弃的瞥了眼顾小殊手里的大堆行李,冷哼:“怎么?不拿着这些东西出去住?听说,你那箱子里可是有不少钱?放在我这里,我可不放心!万一你回头硬说钱在我这里丢了,怎么办?”

  现在,整座宿舍楼里的人对顾小殊都充满敌意,她在宿舍肯定是住不下去了,所以这时候,阿姨就想在顾小殊手里赚点外快!

  听了阿姨的话,顾小殊低头,把其他东西都整理出来,拖着装着现金的行李箱:“您放心,钱我不会放在你这里的,这些东西寄放在这里,我也会给钱!”

  说着,从包里摸出一百块钱递给阿姨:“我明天就回来取走,您放心,我不会麻烦您太久的!”

  在阿姨的嫌弃白眼中,顾小殊拖着行李箱出了校门,往回家的大巴车站走去。

  实际上,除了回家,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里。

  两腿机械的向前走,顾小殊感觉自己的双腿就像一双摆子,每走一步都在打颤!

  可以想象,昨晚她和顾时钧之间的“交战”到底有多激烈!

  酷VO匠网Sh永久b免i$费P|看V小|(说E‘

  大概是因为周围太安静,她想起今早,阳光还那么温暖,让她舍不得睁开眼看世界。可是现在,世界已经是这样的冰冷了。

  脑海里忍不住浮现顾时钧的模样,很奇怪,她并没有特意记住那个男人。可是,那张脸就像刻在她的脑海里了一样,怎么也忘记不掉!

  大概是夜晚太过安静,她的耳边回响起他低沉的声音,那么恶劣的男人,声音却该死的好听!哪怕,哪怕她现在的处境就是他的杰作,可很奇怪,她的印象中,他不像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

  明明,他们之前互不相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

  难道是因为他颜值高?

  都说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也可能是唐僧!颜值高的不一定是牛郎,也可能是霸道总裁!

  今天,还真是让她开了眼界了!

  两腿打摆似得往前走,顾小殊想着想着,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大概,那个男人也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强吧?也是第一次被说成是牛/郎吧?

  那种明明气急败坏,男人的尊严扫地,却还硬硬忍着不揍她的男人。他真的会采取这种下三滥的方式报复她吗?

  她的心底忍不住打了个问号。

  想着想着,顾小殊的手下意识的摸了摸背包,却摸了个空。她才想起,顾时钧的那部手机,下午就被那个嚣张的女人抢走了!

  她现在,就连去见顾时钧一面的借口都没了……

  笑着笑着,顾小殊眼睛一酸,眼泪无声的落下来。今天,可以说是她人生的大反转,在今天之前,她从来没想过,这么狗血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得癌症,睡错人,被打脸,被拍照,被开除……

  还能有更糟糕的事情发生吗?

  哭过笑过,顾小殊整顿旗鼓,继续往前走。

  她家离学校其实算不上很远,坐大巴也就三个小时的路程,她还赶得及在午夜之前回到家!

  大巴颠簸,顾小殊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吐得稀里哗啦,站在家门口,她拍门:“爸妈!我回来啦!”

  门内很安静,她们家是独栋的民房,平时这个时候父母已经睡了。周围夜风很冷,毕竟还只是初春,S市的初春还比较冷!

  她忍住哆嗦的冲动,从包里摸出钥匙,正准备用钥匙开门,头顶上突然有窗户打开的声音,熟悉的声音传来:“顾小殊?”

  是母亲的声音。

  “妈……”她的声音刚一出口,就听到“哗”的一声,一盆冷水直接从二楼的窗户浇下来,兜头给她浇了个透心凉!

  “你还有脸回来!”二楼窗户露出顾妈的脸,很是鄙夷的模样:“都作出那样的事情,拍了那样的照片了,还敢回来!出去别说是我女儿!真是晦气!”

  说着,窗户“砰”的一声关上,就像要把很肮脏的东西也一起关在门外一样!

  冷风吹过,顾小殊保持着仰头看二楼窗户的姿势,整个人就像被这盆冷水冻僵住了一样!然后慢慢的蹲下身,把脸埋进手肘,呜呜咽咽的哭起来。

  就连爸爸妈妈也不要她了?那她还能去哪里?

  还有,爸爸妈妈怎么会知道艳/照门的事情?

  顾爸顾妈没有上网的习惯,学校通知被开除也是用书信通知,排除这两种可能性,她真的不知道爸爸妈妈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