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说他是,牛郎?

  顾时钧的眼瞳一缩,指骨因为扣紧而发出“咯咯”的声音:“牛郎?”

  顾时钧的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眼底却已经没了气愤,冷哼一声,他冷声道:“顾小殊,你真是,好样的!”

  说完,再也不看顾小殊一眼,转身走出房间。

  “难道真弄错呢?”顾小殊叹口气,脑海里浮现出昨晚的情形……

  她记得,当时她的闺蜜林梨霖一直鼓励她,为了让人生没有缺憾,不管怎么说也要睡了垂涎多年的男神,谢连埝!

  当时恰好是学校举办的舞会,为了壮胆,她还喝了林梨霖给的酒!喝完酒,她整个人都有点飘飘然,然后……

  后来的记忆很模糊,可是,假如她当时拉错了人,林梨霖怎么会不提醒她呢?

  不想了。反正错误都发生了。

  顾小殊愤愤的揉了揉早就乱成一团的头发,换好衣服,刚要走,就发现脚底下有点不对劲儿!

  低头一看,脚下踩着的,正是刚刚还被顾时钧抓在手上的那部手机!

  他什么时候把手机丢在这里的?

  捡起手机,顾小殊犹豫了一会儿,把手机放进包里。等下次见到他,再还给他好了!

  走出门,顾小殊看着空无一人的走廊,心里像打翻了调料瓶一样,酸甜苦辣咸全都涌上心头!

  昨天还雄州州气昂昂的要扑倒谢连埝,现在,却连见他的脸都没有了!

  退了房卡,顾小殊走出酒店,感受着铺在身上的暖暖阳光,心里却冰冷得像刚刚从冰箱里爬出来的一样!

  一个星期之前,她还只是个为毕业之后的工作奔波劳碌的三好女青年,接到体检单之后,一切就都变了……

  癌症,晚期。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要扑倒男神,却偏偏睡错了人!

  好像还把别人当成了特殊职业者。

  啊啊啊!

  天底下还有谁比她更悲惨么?

  马路上,车流往来,川流不息,每辆车上的人都在为自己的小悲小喜,或蹙眉或展颜,只有她,整个世界似乎就只剩下灰色了。

  手里的手机响起来,顾小殊皱眉,看着手机屏幕上闪动的陌生电话,不耐烦的关掉!

  铃声再响,她再关!

  一直响了四次,她才火爆脾气的接起来:“什么事?要是不给我一个不发火的理由,老娘打得你麻麻都认不出来你!”

  许是被这火爆的话吓住,电话对面的人哆哆嗦嗦着声音:“小姐,你……”

  |O酷匠☆√网Nq正☆版"l首发v◎

  “小姐?你才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顾小殊几乎在咆哮!

  听到“小姐”二字,她的耳边就开始单曲循环自己说顾时钧的那个“牛郎”!难道报应就是来得这么及时?

  “不……不是!”对面的声音似乎很害怕她,颤抖着说:“您包下的套房里面有很多现金,我们酒店……”

  闻言,顾小殊想起之前顾时钧用来打她脸的那两箱子的现金,脑门鼓了鼓,有点头疼的感觉。

  她刚刚走得急,竟然忘记了那满地的钱!

  “知道了,我马上回去!”顾小殊挂了电话,折身往回走,那些钱虽然是顾时钧那个混蛋用来侮辱她的,可,也不能就丢在那里不管!

  她要把钱还回去!

  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正午,太阳火热,晒得她满头大汗,顾小殊飞快的找了经理,回到原来的那个套房。

  满地的红色现金还原封不动的摆在地上,她一看,脑门就一阵阵的发疼!这么多钱,她怎么拿得走?

  “顾小姐,这些东西我们都没有动过,您处理一下吧!”经理交代了一声,飞快的转身逃出房门,好像顾小殊就是一只会吃人的妖怪一样!

  顾小殊无语的看着那经理的背影,她到底是有多可怕?

  认命的蹲下,把钱装回箱子,顾小殊站起来的时候只觉得两眼发昏!她从昨晚开始就没有吃过东西,昨晚又干了不少耗费体力的活儿,加上蹲了这么久……没有当场晕过去,就算她是女汉子了吧?

  吃力的拖着两只箱子,顾小殊听着自己肚子咕噜噜的叫声,一步一步往外面挪去。

  谁知,刚出套房的门,对面套房的门“咔”一声打开,走出来一个人。

  那人身材修长,最亮眼的就是他的一双光华流转的桃花眼,明明没有笑,却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加上他唇角弯弯,带着三分笑意的嘴,整个人犹如一束光,“啪”的把顾小殊给定住了!

  几乎条件反射的,顾小殊一个转身就要躲开那人的视线,骨碌碌扑回到刚刚出来的套房,把门“砰”的一声关上!

  圆溜溜的眼珠子瞪得大大的,顾小殊惊慌失措!

  谢连埝?

  他怎么会在这里?

  眼眶再一次红了,顾小殊紧紧的握住两只箱子,紧张得心跳如擂鼓,脑袋里又开始胡思乱想。

  她刚刚跑得那么快,他应该没看到吧?

  而门外,谢连埝看着已经被关上的门,皱眉。刚刚那个女孩,不是顾小殊么?怎么一看见他就跟见了鬼一样?难道发生了什么事?

  眉头动了动,谢连埝抬步,走近那扇门,抬起手敲了下去。

  “叩叩”

  背后传来敲门声,顾小殊几乎感觉得到,那个人的指节敲在门板上,带动的门板的震动,她的背就靠在门板上,似乎能够透过门板,感觉得到那个人指骨分明的手指,震动震得她浑身一颤。

  门边,门铃的电子屏幕上传来疑惑的声音:“小殊?是你吗?”

  僵直着身子,顾小殊甚至不敢扭头去看电子屏幕,低着头红着眼,指甲掐进手掌,却抵不过心里的痛!

  她暗恋他五年,五年的时间却毁在这荒唐的一夜!

  他还是那个清隽的B大校草,还是人见人爱的谢连埝。而她,已经没有未来了!

  癌症晚期、加上一身已经不干净的身体,她还有什么脸面去见他?

  “顾小殊?”门外,谢连埝再次开口,见还是没有回应,顿时对自己的判断也产生了怀疑,难道刚刚那个女孩只是长得和顾小殊相似?疑惑的看着这扇门,谢连埝回忆了一下,皱眉皱起来。

  他应该不会看错吧?刚刚那个人千真万确就是顾小殊啊!可是为什么,她一见到他,好像唯恐避之不及的模样?

  敲了一会儿,谢连埝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表,皱眉,再不回公司,就赶不上开会了!

  “小殊,我先走了。”留下这句话,谢连埝急匆匆的朝电梯走去,这次开会,会是他事业的转折点,也是他向家中长辈的一个证明自己能力的机会!

  他决不能让这次会议出一点纰漏!

  等谢连埝走了很久,顾小殊才打开门,探头探脑的出来,长长地舒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家酒店最好的一点,就是这样的套房一层只有两套,现在,谢连埝和顾时钧都走了,这一层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所以,她终于可以不紧绷了!

  才歇了一会儿,就感觉自己背包里传来震动,顾小殊皱眉,掏出那震动的手机一看!

  果然,是顾时钧的手机!

  来电的是一个叫张翥的人,顾小殊犹豫了一会儿,接起来:“喂?”

  “顾小殊,你在哪里?”电话里传来顾时钧嚣张的声音,吓得顾小殊手一抖,直接把手机给丢了出去!

  手机“啪”的一声摔在地上,直接把电池都给摔出来了!

  顾小殊连忙扑上去,把电池装回去,可是手机却怎么也开机不了了!她额头开始冒冷汗,怎么办啊?把人手机给摔坏了!这人还是她得罪不起的!

  最可怕的是,顾时钧第一句话就是她的名字,很明显知道手机在她手上!这要是寻仇,一寻一个准!

  自怨自艾了许久,顾小殊这才想起来:“诶?他怎么知道我叫顾小殊啊?”她明明没有自我介绍过吧?

  难道,昨天晚上酒后乱/性的时候,她自己把自己给卖了?

  算了!想这么多一点用都没有!还不如早点回去来得实在呢!

  顾小殊爬起来,谁知,刚走出一步,她就感觉脚腕好像抽了一下,疼得龇牙咧嘴!

  低头一看,原来脚腕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刮出一道血口子,应该是刚刚急急忙忙退回套房的时候,被手上的箱子棱角刮到的!

  苦着脸,顾小殊托着俩箱子,一步一步朝电梯走去。

  明明才中午,她竟然已经有种心力交瘁的感觉。难道,这就是癌症患者的悲哀?这么容易疲劳?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顾小殊刚准备往里走,就被里面冲出来的人撞倒在地!

  “顾小殊?”

  那人看见顾小殊,不仅没有丝毫歉意,甚至咬牙切齿:“你果然在这里!这一层是谢连埝的套房,你在这里……果然是想对谢连埝下手了!”

  说着说着,那人的视线就被地上的东西转移过去了,她的眼睛瞪得更大,最后连话都忘记了怎么说!

  顾小殊揉了揉被摔得酸疼的腰,看见对面站着的沈静惊讶的模样,脑子里有一根弦似乎绷紧到了极点!

  顺着沈静的视线看过去,顾小殊也是目瞪口呆,脑袋里那根弦终于崩了!

  天!

  原本本该牢牢锁住的,装现金的两只箱子,被这么一撞,被撞开了!里面的现金竟然撒了一地!红色的钞票实在太惹眼,让人想不发现都难!

  “顾小殊,你……你是出来卖的吗?”沈静瞠目结舌的看着顾小殊,像警犬一样凑近嗅了嗅,然后一脸嫌弃的看着顾小殊:“还真是……贱!”

  亏得她得到消息,说顾小殊昨晚把谢连埝连拉带拽不知道拖到哪里去了!火急火燎的赶过来,却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如果,昨晚和顾小殊发生那种关系的真是谢连埝,那顾小殊手上就不会拖着两箱现金!

  看来,昨晚顾小殊没有得逞,而是攀上了一个土豪啊……

  想到这里,沈静眼底的鄙夷更深,她一直以为顾小殊是个强大的情敌,没想到,不过如此!

  眼珠子一转,脑海里已经浮现出一个想法。沈静嘴角的勾出一个狡黠的弧度,掏出手机对着顾小殊就是一顿拍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5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