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房间里,一只秀气的小手无意识的动了动,揉了揉自己脑袋上乱蓬蓬的头发,嘤咛一声,睁开一只眼迷迷糊糊的打量着四周。

  无意识的抽了抽鼻子,鼻尖是浓浓的酒味混杂着荷尔蒙的香味,这股气味让她脑子里的混沌终于清晰了些,昨天经历的一切陆续回到她的脑海。

  她,顾小殊得了癌症晚期,快走到生命尽头了。

  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在生命尽头来临之前,终于借酒壮胆,睡了垂涎五年的男神。

  味道很棒!

  顾小殊唇角弯弯,手指一点一点的往身边的人那边移过去。

  温热的触感,捏一捏,手指下是极富柔韧的肌肉。她眼底又多了几分心满意足的神色,揣着满心的欢喜,缓缓扭头去看身边的男人。

  房间里太昏暗,她只能看到身边那个男人很是俊气的面部线条轮廓,就像上天最得意的作品一般,笔挺的鼻子,还有流畅漂亮的下颌线,叫人惊叹不已!

  吃吃的闷笑几声,她慢慢的凑过去,红唇虔诚的覆在男人的肩膀上,唇齿之间都是两人混杂在一起的气味,明明就只是两人混合的体味,却让她满足得简直要飞上天堂!

  忽然,窗边有风拂过,带起窗边低垂的窗帘,暖洋洋的刺目阳光透进窗户,一闪而过的阳光照亮床铺上的男人的侧脸,完美得让人只叹一声,鬼斧神工!

  很帅,很帅,真的很帅!

  可是——那张脸不属于她家男神!

  “啊——”顾小殊难以控制,尖叫。

  昨晚她明明记得,借着酒意拖了男神谢连埝来了这个房间,两人一夜缠绵……可醒了怎么变了一个人?

  对了!该死的酒意。

  顾小殊整个人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她的记忆中出现另一个画面。

  …酷√匠网唯/一7l正版+,Q其。他都是盗版

  她生拉硬拽把这个男人拉进这个房间。

  完蛋!如果他醒了,一定会告她强/奸。

  逃啊!

  顾小殊连忙把自己的腿从男人的腰间取下来,捞起自己的内在美,准备换衣偷溜。

  “干嘛?”男人大手一伸,搂住顾小殊的腰。

  顾小殊手一抖,两件内在美落在床上。

  而且那位置是床单上,那块巴掌大小的血迹……那情景有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男人的指尖从那团血迹上面轻轻的拂过,勾起顾小殊的内在美,挑眉打量顾小殊。

  “不,不要看啊!”顾小殊只有一双手,遮得住上面,就遮不住下面,“非礼勿视你不懂啊!还看!还看!”

  “你身上什么地方,我没看过?”男人晃荡手中的内在美。

  “昨晚是个错误!”顾小殊全身红得像煮熟的螃蟹,“东西给我。”

  “错误?”男人玩味。

  “对,错误。”顾小殊努力整理醉酒后,残留在脑海里凌散的片段。

  昨晚,她强拖他,他好像有点挣扎。

  然后,她好像说了一句:“怕啥,姐不仅干净,还有钱。”

  再然后,她好像成功拖他进屋。

  这样说来,他很有可能是做特殊工作的。也难怪,长得那么帅,还……

  “哼,你后悔呢?”男人的脸色很难看。

  “啊?!”确实后悔了。

  顾小殊最大的优点就是——笑面事实。

  癌症晚期她都能面对,更何况是一夜错误。

  风风火火的,顾小殊从地上捡起自己的单肩包,把里面的东西全都倒出来,终于找到自己的钱包,然后把里面的钱全都抽出来,心虚的捧到男人面前:“昨晚的承诺我记得。这些钱给你,你就当做……当做……”

  看着她手中的钱,男人的目光一点点森冷下去,唇角原本还勾着的些微弧度也彻底不见了,嘴唇抿成一条声音的直线。

  被男人突然变得冷漠生硬的目光看得头皮发凉,顾小殊攥着手里的钱和手机,不知所措!

  难道,是嫌她给的钱少?

  顾小殊硬着头皮,哗啦啦的从刚才翻出来的东西里找到纸笔,写下欠条,然后哆哆嗦嗦的递过去:“不够啊?也难怪,你颜值这么高。我……我还有两万块钱积蓄,都、都给你……成么?”

  那可是她准备来做癌症最后治疗的救命钱啊!奈何,阴差阳错的把这个男人给睡了,这男人颜值这么高……昨晚火辣的记忆入侵顾小殊的脑海。

  顾小殊燥红着脸,不敢再去看他的脸,生怕被他看出心里的龌蹉心思!

  “东西可以给我了吧!”顾小殊趁男人失神片刻,夺回内在美,风风火火穿上。

  男人盯着顾小殊穿好内在美,站起来,握着顾小殊手腕一拽,把她扔回床上。

  紧接着,他拿起手机,拨通一个号码:“林三,你马上取一百万现金过来,对!现金!”

  “你,你想做什么?”顾小殊抓起床上的被子,裹在身上。

  他该不会嫌弃她给得少,买凶杀人吧!

  “虽然我给得少,但是那是我仅有的存蓄。而且昨晚的事,你,你也不吃亏啊!”顾小殊怯生生地看着男人,“要不我们扯平?”

  “扯平?二万多就想睡我?顾小殊,我,顾时钧的身价,你,买不起!”顾时钧冷着脸,把自己的衣服穿好。

  “那你想怎么样?”顾小殊咆哮。

  “我吗?”顾时钧的手指划过顾小殊的脸颊。他正要开口说些别的,门铃响了。

  “等着。”顾时钧离开,开门,接过门外男人递来的两个箱子,再重新关上门,走回床边。

  “你,你到底想做什么?”顾小殊觉得自己像菜板上的鱼。

  顾时钧打开其中一只箱子,丢在床上。红色钞票散落一床,有几张甚至飘到顾小殊的面前。而另一只箱子顾时钧也如法炮制。

  “我只是想告诉你。顾小殊,你和我之间,只能我睡你,不能你睡我!”顾时钧清傲的嗓音响起。

  “一百万买我一夜。你赚钱有那么容易吗?”顾小殊不经大脑,脱口而出。

  “你把我当什么呢?”顾时钧觉得自己快气炸了。

  “牛|郎这行应该没那么容易吧?”顾小殊刚说完,就感到一股寒气逼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