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莫这个以主人身份招呼了半天客人后,就听到有些人开始聊起他了,那边坐在一起的两位富商嘀咕着:“这位不是游弋钱庄的少庄主吗?今天在太傅府这姿态?莫不是这太傅的两位小姐与他?”

  “你是不知道,这权少庄主自幼就出入江湖,甚少在家。听说他是太傅的徒弟,太傅没有回朝的那些年住在尧山村,权少庄主基本就就在他那儿生活的。与太傅家的两位千金也算是青梅竹马,若说娶了其中一位那也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啊!”

  “哦?原来如此,这样说来怕是十有八九是这么回事了。”

  “那肯定是啊,你要知道自从这少主回都城以来,去他家说媒的那可是络绎不绝啊,可是你可听到哪家跟权家结了姻亲了?”

  “你这样一说就更是了,我就听说刘氏绸缎家小姐倾慕权少主已久,去说过不少次,也没听到个结果。原来,这权少主的心早就丢在萧太傅家里了啊,看来这都城少女的心要破碎不少了。”

  二人正说话间,旁边一位官吏大人终于忍不住了打断了二人的对话,道:“你们就不要瞎猜了,你们难道没有听说吗?前段时间的赏梅宴相府的尉迟公子可是已经赠了簪子给太傅的大小姐了,说不准过段时间都城就有大喜事了。”

  “哦?还有这回事?上次的赏梅宴就听说三皇子定情于相府的千金了,不想相府公子也定下来了,这,这还真是......”靠最右边的商贾听到左边这位话里有话,忍不住吐槽道:“想不到你张老板心思不小啊?你还想把你们家姑娘嫁给相府公子?这是你能高攀的起的?相府可不是我们这些商户财大气粗就能攀附的上的!”

  右边微胖的那位张氏立马就不高兴了,一摇头腮帮子的肉微微抖了抖,从鼻孔中哼出气道:“我就不信你齐老板没这个心思?你就一点都没想过?我知道,你是巴望着权家呢,我也坦白说了人家权庄主虽然是钱庄,可人家本质上就是国库,人家是皇上的心腹,也是你随随便便一个商户就能巴望的?”

  张氏这话一出立马戳中了齐老板的痛处,他一拍桌子喊道:“诶诶,我说你怎么说话的?怎么说话的?我怎么就......”权莫随手接过送茶水的丫鬟手中的茶水,走到三个人面前,若无其事大声道:“哎呦,这不是张老板,齐老板跟楚大人吗?幸会幸会。”齐老板话说到一半被权莫生生打断了,看到权莫热情的样子立马春风得意了起来,第一个站起身来寒暄道:“权少庄主,别来无恙啊。”

  张老板也不甘示弱,抢前了一步道:“权少庄主今日可是要辛苦一番了,招呼我们这些俗人,劳累劳累了。”

  权莫微微一笑,继续道:“张老板、齐老板这段时间怎么没见去钱庄存钱了?家父都在家念叨二位了呢。就算不去存钱好歹也经常去做做呀,多沟通沟通感情,和气生财嘛!”

  二位连忙答道:“是是是,最近太忙了,改日一定登门拜访。”

  “我家小女一直催着我去拜访来着,我明后日就带着小女一同前往,一同前往。”

  权莫笑着点了点头,不再接话,微微掉转了脸对着一旁的官吏道:“楚大人可是向来很少出席这种宴席了,今日能来我带萧伯伯谢过了。”

  酷o!匠)t网永久t免费{#看》小f,说、)

  这位楚大人书生世家,祖辈开始就在朝为官,世代官宦世家当然对这些商贾一流看不太上。可是权家比一般的商贾非比寻常,他也是面上笑着,应答了下来。几人正寒暄着,就听到门外一阵鞭炮锣鼓声,由远而近。

  权莫脸色一正,放下手中的茶杯,其他人也都随着声响走到了府门口。权莫从人群中抽身出来时,正要迎面对上了上前与萧百知见礼的相府尉迟解,后面跟随着相府夫人尤氏和尉迟宣翎、尉迟烨嘉。

  尤氏与尉迟解并排跟萧百知见过礼,尉迟宣翎带着半面的面纱站在尉迟烨嘉身后,看不出太多的表情。

  萧百知立刻招呼了管事前来:“快,引夫人与小姐去后院夫人那边稍作休息,待宴会开始了再着人通知。”宣翎上前一步谢了礼与尤氏一起随着管事的从偏门进入,去了后院。

  尉迟烨嘉这时上前一步,行跪拜大礼,道:“小胥尉迟烨嘉,今日跟随父母前来萧府求娶萧府千金萧之遥,望萧太傅准许。”萧百知立马上前扶住了烨嘉的手臂,一边拖拽他起身一边道:“少相不可行此大礼,快快起身。”尉迟烨嘉却动也不动,依旧跪着,萧百知看向一旁的尉迟解,只见他微笑着点头示意,萧百知这才正起身来大声道:“好,今日我萧百知替我女儿收了相府的聘礼,认了尉迟烨嘉这半个儿子。”

  尉迟烨嘉一边拜了礼,一边道:“岳父大人在上,受小胥一拜。”而后才起身,萧百知一把握住了他的手,珍重地拍了拍。府门内外的人群爆发出轰然的叫好声和鼓掌声,大家在交谈着这都城的又一喜讯。

  府外的百姓多半都是开心的当作午后的闲聊谈资,而府内的诸位大人和商贾靠着眼神交流着讯息,这相府算是跟太傅府结盟了?那二皇子的势力如今倒向了三皇子?抑或是这三皇子的老师有二心?这朝中的局势变化莫测,无论心里如何揣测的,面上此刻表现的都是对此事的欣喜姿态。

  在众人的欢欣鼓舞的热闹声中,相府连同着太傅府的家丁帮忙将屋外的聘礼抬着从侧门进去,这一动作就整整搬弄了大半个时辰。

  日后都城的百姓聊起相府的公子尉迟烨嘉对太傅府的大小姐萧之遥的情谊,从那一日的聘礼就能看得出来,下聘的物资之多,下聘时尉迟少相的态度之慎重都是让人看在眼里的,也就不难理解日后的所有种种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