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斐喝完坐下了下来,将空的酒杯冲着烨嘉摆了摆,烨嘉又将他的酒杯斟满,道:“三皇子既然已经来了,那就有话直说吧。”

  凌斐轻笑了一声,道:“我想你我都心知肚明,我们要聊的不过是同一个人,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想知道你对之遥是真心的吗?”

  最新d章S8节上z酷匠◇;网i

  “呵呵,三皇子说这话就不怕传到我妹妹心里惹得她不舒服吗?而遥遥,她是我放在心上的人,我自然会拿最好的对待她,以后关于她就不劳烦三皇子操心了。”

  “宣翎既然决定要嫁入宫中,日后免不了要三妻四妾,这点心胸都没有将来如何母仪天下?其实,她能嫁给你是好的,你能待她好最好,如果不能我依然可以将她夺走。”

  “哈哈哈,三皇子多虑了,我绝对不会让三皇子再多添遥遥这个麻烦的,她的麻烦就交给我了。还有,我会通知我妹妹让她提前做好母仪天下的准备的,三皇子。”

  “那样最好。”凌斐说着将杯中的酒饮尽,然后站起身来转身走了两步顿住了脚步,道:“尉迟烨嘉,我二哥是成不了气候了,希望日后你不要走错路,我不希望有一天遥遥需要夹在你我之间。”说完不待身后的人回应便离开了。

  凌斐走出门施昂迎了上来,他看到施昂的脸色说道:“茯苓今晚气性短了不少啊。”

  施昂步子一滞,又赶紧追了上去,待二人离去后权莫才从暗处走了出来,翻身进了相府。

  “他们走了?”烨嘉看到从墙头落下的权莫,将手中的酒坛推到他面前。权莫看了一眼桌上空着的杯子,笑着道:“你没在杯子里下点毒?”

  “可是手上没有现货了,不然可能我会抹点在杯口。”权莫知道他肯定不会,接过酒坛往嘴里倒了一口,道:“我哪天非从江湖搜罗点独家秘制的给他品尝品尝,对了,遥遥今日跟大家说了要主动出击了,她要自己调查尧山村的事和今天桃园的事了。虽然说尧山村的事有朝廷在跟,但是毕竟背后牵扯的出了江湖势力还有巫冀,她跟我说了要去接触有关联的江湖帮派,我已经帮她安排了,我来通知你一声。”

  “谢谢你特意前来提醒我,是我让她从江湖势力入手查这两件事的,我相信有你在,从这个方面入手是最好不过的。”烨嘉道。

  “呵,我就说她怎么突然挑出这根线的,原来是你。江湖这块有我当然是事半功倍,星月楼的探子传回来的信息我汇集汇集到时候跟她知会一声,有必要我会带她去星月楼的。你,不介意吧?”权莫灌了一口酒,擦了擦嘴。

  “我陪她一起!”烨嘉说完权莫立马接话倒:“你要陪她一起?你别忘了,星月楼几个头牌跟你可是都熟悉着呢,我跟你说,之遥可不像茯苓那个丫头,脾气来得快去的快,她可没那么容易糊弄的。”

  烨嘉胸有成竹地笑了笑,举杯饮了一口酒道:“谁说要糊弄她了,我带她出去宣誓宣誓主权,免得日后你想害我后院起火。”权莫听了连连点头,对着烨嘉竖起了大拇指,道:“有担当有魄力,就冲着这,我就觉得她嫁给你是对的!对了,你相府的仆人可都彻查过了?今天那个丫鬟可有招供出些什么?”

  “恩,她明面上看着是江湖势力,可是你绝对想不到挖深了居然是二皇子的人。”烨嘉道。

  “什么?二皇子居然把暗线都插到你身边来了,看来以前也不是那么信任你嘛~怪不得今日她先是冲着宣翎而去,后面又冲着凌斐而去,二皇子可以啊,一石二鸟啊真的成功了可是你相府的人除掉了三皇子,以你跟他明面上的关系大家肯定都觉得相府是力挺二皇子上位的了。看来这些日子,先是凌斐回宫接着他又被禁足已经让他按耐不住了,你可要提防点。”

  “放心吧,我对付他还不成问题。”烨嘉道。

  “不过,你们家可是把妹妹都嫁给他了,你相府可不是自然就成了凌斐的左膀右臂了?你是真的要帮助凌斐上位吗?”权莫问完后烨嘉没有立刻回答他,他陷入了沉思当中。

  “希望日后你不要走错路,我不希望有一天遥遥需要夹在你我之间。”如果你知道了之遥的身份,恐怕就不是我走不走错路了,而是,你会不走错路吗?

  “喂?想什么呢?”权莫拿着酒坛在沉默的烨嘉面前晃悠了一下,烨嘉回过神对他笑了一笑,将空酒杯递到他面前。权莫看了看坛中的酒,不情愿地给他斟了一点到杯中,一边说道:“这个问题对你来说确实有点难,你说他是之遥的青梅竹马,你却要扶他上位,就是为自己的情敌效力啊,心里多不舒服。可是谁让你是相府的少公子呢,这事你躲不过的。”

  “难道你就能躲得过?难道你心里就没有一点不舒服?”听着烨嘉的话权莫斟酒的手一顿,接着他哈哈一笑道:“哈哈哈,我散尽家财归隐山林,才不用掺和这些破事呢。”她嫁的人无论是谁,只要她开心幸福,我都舒服。

  二人不再说话,各自饮酒。

  在皇室的赏梅宴后,商都最热闹的莫过于灯会了,而今年的灯会比往年更加热闹,因为萧太傅府乔迁了。

  太傅府与权府相隔不过一条主街,而与相府呈斜背对之势,三座府邸可算呈三足鼎立之状。

  一大早便见萧府门前车水马龙,送过来的拜帖可谓是如雪片般,门房的主事将手下的小厮都差遣的团团转。萧百知站在门口与前来拜访的各位大人寒暄、见礼,正忙着就听到远远地传来权莫的声音:“萧伯伯,我来的正是时候吧,我就知道你一个人应付不来。当初我让你认我做干儿子你偏不,现在觉得少了儿子不行了吧,这应付台面的事忙不过来了吧。”他一边说着一边将背后带来的一应小厮交给门房的主事,这些小厮在权莫都是有些经验的了,应付起这些事自然比萧府的小厮要熟练的多也不用主事过多吩咐。

  “这徒弟可不就已经是半个儿子了?!”萧百知送完一位拜访客人入内,回身对他说道。

  “是是是,师傅大人,我去帮你招呼正厅的客人去。”说罢抬腿入了正厅,看着厅内已经聚集了不少访客,还是头皮一麻,想他最烦的就是这类琐事想不到自己家的每每躲过了却来这儿当苦力,苦笑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走入了人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