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你的推测是对的,如果真的是冲着你来的上次在宫内就不会轻易放了你。不过今晚你这么隆重地将我们都聚在一起,是不是有什么其他重要的事情要说?”萧百知问道。

  “我想今日赏梅宴发生的事情,我想爹爹你应该都知道了,从尧山村到梅园,无论是我还是尉迟宣翎,我们都是一直处于被动的状态,我想改变这个现状了。无乱我的人生未来怎么样,我都想奋力一搏。无论是过去的事,还是未来的路,我都想主动权掌握在我的手里,而不是任人摆布。”

  之遥说完后,屋内一阵安静,萧百知叹了口气道:“无论将来的结果如何,你是否都能承担?”

  "2看/¤正◇版}6章:节|Z上酷^G匠iZ网√

  之遥坚定地点了点头,道:“我想试一试,我想站着活下去而不是跪着等死,无论是江湖的血雨腥风还是皇室的权力争斗,抑或是担负这片土地的安宁,既然注定躲不过,必须置身其中那我不愿为鱼肉。”

  “好!既然你心意已决,爹爹支持你。”萧百知道。

  “姐姐,我也支持你,我永远都跟你站在一起,无论你做什么选择!”茯苓走到她身边道。

  “唉,我是注定要给你们收拾烂摊子的,都收拾了这么多年了也不差以后这些年了。”他话语说的十分轻巧,但是这其中的分量之遥知道。

  之遥感激地冲着权莫笑了笑,她不必劝权莫不要趟这趟浑水,他一直都是江湖中人,从来都不曾置身事外。可是即使如此,她依然感激权莫,她知道权莫这个人从来站人不站理,今日的话就如当初那个承诺一样,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权莫都会站在自己这边。

  整个屋子里只有阮筠没有说话,她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偷偷地用衣角擦拭着眼角。之遥见此松开了茯苓的手,走到她身边依偎着,轻声说道:“娘亲,我会好好保护我自己的,你不用担心我。”阮筠伸手握住了她的双手,往怀里攒了攒,又叹了口气,道:“有哪个做娘的会放心自己的孩子去做有一丁点冒险的事,可是,我知道这是你的路,娘亲就算担心也会支持你。遥遥,去吧,就是记得多回来看看我。”

  “娘,看你说的,我当然会天天回来看你的。”之遥道。

  “恩,现在是还天天回来,那等你跟相府的公子成了亲呢?”阮筠笑着点了点她的鼻子,之遥的脸微微一红。

  相府烨嘉回府的时候门口的管事立马迎了上来,跟着他的步伐一边走一边说:“公子,你可回来了,今天三皇子在咱们府里用晚饭。你再不回来,老爷都该差人出去寻你了,幸亏您回来了。”

  “好的,我知道了,我先回房换身衣服,你去告诉老爷、夫人一声我马上就到。”管事立马应了声,朝着正厅去了。

  烨嘉重新换了一身深蓝色的袍子,腰上单单只挂了今天在梅园凌斐赏赐给之遥的那枚玉佩坠子,他跨着轻快地步子推门而入,宣翎笑着迎了上来,道:“哥哥,你终于回来了,爹娘等了你好久呢。”烨嘉笑了笑,看了她一眼道:“你是心疼爹娘?我看你是心疼你的凌斐哥哥吧?”宣翎被他说的脸上一阵尴尬,烨嘉又笑着道:“今日脸皮怎么这么薄,好了,我跟你开玩笑的。”

  权夫人见状赶紧招呼烨嘉道:“别一回来就拿你妹妹开玩笑,她是大姑娘了可禁不起你这么逗,快过来吧。咦?今日配的这枚玉佩我怎么像是没见过,是不是又出去什么烟柳之地哪个姑娘赠的?你什么时候像你妹妹,快点把亲事给定了才是!”

  “娘,这你可就错怪我了,这玉佩可是三皇子送给我与之遥的大喜之礼,你怎么把它跟以前那些俗物相提并论呢。”这一席话说的权老夫人一惊一喜,连忙接着问道:“你说的那个之遥可是之前我们在宫中遇到的那个萧太傅家的女儿?恩,那日我见那个姑娘我就觉得不错,萧太傅可知道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去下彩礼?”

  “今日我送之遥回权府已经与萧太傅见过礼了,待萧府乔迁了我就去正式下聘,如何?”烨嘉说着坐到在相爷的右侧,与凌斐对面。

  “既然如此,那就让你娘亲安排安排后面的事情,我们也该找个机会与萧太傅与他夫人聚一聚,商议一下你们二人的事。”相爷开了口,尉迟夫人连声应了下来,宣翎没有吭声默默地坐了下来。

  “恩,这些就劳烦母亲安排了,不过至于婚事还是先等宣翎跟三皇子办了婚礼之后再慢慢筹备吧,我不想太过仓促,亏待了遥遥。”烨嘉笑着道。

  “不妨事,我与宣翎的婚期还早,尉迟兄大可不必特意因为我的身份而如此。”凌斐笑了笑,看着烨嘉一字一句道。宣翎听了凌斐的话,蓦然抬眼看向他,看着他与烨嘉互相看向对方的目光,她的心中一阵翻滚,却没有多说什么。

  “既然如此,那就劳烦父亲、母亲大人择日与萧太傅商议商议了。”烨嘉接话道。

  “唔,我会与你母亲安排的,先吃饭吧。”相爷说完,拿起来筷子,其他人也都不再言语了。

  饭后,众人散了宴席,凌斐送宣翎去她的庭院。烨嘉独自一人并没有回自己的住处,而是拐到了后院的酒窖,挑选了一坛陈年老酒抱着回了自己的住处。

  月色光华,散落在院落中,冬日的风在夜里带着些许冷冽的味道,配上这好酒刚刚好。

  烨嘉对着月光举杯,一饮而尽,舒畅地啊了一声。圆形石门的阴影处走出一个人影,从暗处走到月光下,看着独自饮酒的烨嘉道:“尉迟兄好雅兴,对月独酌,难道是有什么烦心事?”

  烨嘉将桌上的另外一个杯子斟满,举杯对着来人道:“烦心事倒是没有,有的都是喜事,何况与月对饮哪里来的独酌一说?更别说,我还是特地在这儿等人,这就更不是独酌了。三皇子,来都来了,喝一杯吧。”

  凌斐轻哼了一声,笑着道:“既然烨嘉兄如此盛情,那我也就不推迟了,来!”二人对视,一饮而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