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站直了身体,伸了个懒腰道:“你的毒自己可以解,还用我?不过你应该对自己的能力一无所知,也不知道如何使用,还是我来教你吧。”

  “你是如何知道这些的?还如此好心?”他对之遥质疑的语气毫不在意,单手抓了之遥的左手摁在了她的胸口,竖起手指制止了之遥后续的话语:“嘘,闭上眼睛,还记不记得上次那把刀插在你心脏的那个感觉?对,就是那个感觉,能不能感觉到那个在你心脏里旋转的那个东西?试着抓住它,然后跟着它的召唤去做。”他看着之遥紧闭的双眼,睫毛微动,他放开了抓着之遥的手,站直了身体,看向窗外,而后嘴角拉开了一个大幅弧度露出洁白的牙齿。

  烨嘉站在厅中看着二人,突然窗外飘来很多桃花的粉色花瓣,迅速地聚集缠绕在之遥的手腕上,而后蔓延到她的手指上。那些花瓣缠绕着她的手指在她腹部的伤口上,灵巧地翻飞着,最靠近伤口的花瓣迅速地变成黑色粉末,被风吹散。手腕的花瓣源源不断地供给上前,这就样过了片刻花瓣消失了,之遥也缓慢地睁开了眼睛,对着止武道:“无论如何谢谢你,我没事了。”说着就起身下榻。

  “这中毒的伤口恢复起来会慢点,你还是稍微包扎一下吧,也免得外面的人起疑。还有,不用谢谢我,我也不是单纯的帮你,以后也有需要你帮我的时候呢。”说完不等之遥问他话里的意思就大步走开,哗地一声推开了房门,对着院子里的人说道:“拿点纱布进来,顺便拿套换洗的衣服。”门口的丫鬟早将已经准备好的这两样东西递给他,他转身塞到烨嘉怀里,然后将门带上出去了。

  烨嘉拿了东西走到之遥身边,递给她道:“我给你包扎吗?”之遥连忙夺过他手里的东西,摆手道:“不用不用,我自己来,你去门边转过身去。”烨嘉见她涨的通红的脸,哈哈一笑,也不说什么,依言就去了。

  “你放心,这些我都不会告诉任何人的,以后你的秘密我都跟你一起守护,包括你。止武说的没错,朝堂之上都是玩弄权术的人,包括我,你不需要想着要不要信任我,我会让你变得信任我的。”之遥换衣服的手突然顿住了,她看着烨嘉的背影慌了神。

  院中,茯苓焦急地等了半天,却只是见止武一人出来了,赶紧奔上前去问道:“怎么样,我姐姐怎么样?毒解了吗?”止武懒散地走到圆桌旁坐下,摆手让站在一旁的丫鬟给自己斟茶,然后吸了一口,道:“唔,当然解了毒了,你急什么?她挡的那刀救的又不是你,被救的都还没问我呢。”这话说出来,一众人听在耳中都知道什么意思,茯苓本来就一肚子火,从进了这院子施昂每次想靠近她,都被她推开了。

  她转头狠狠地瞪了一眼尉迟宣翎,从止武说完那些话尉迟宣翎的脸就一阵红一阵白了,此刻被看得更是坐不住了,走到止武旁边道:“之遥姑娘既然没有大碍,公子又何必说这么话来刺我的脸,等之遥姑娘出来了我肯定要当面谢她的。”这话一出茯苓彻底站不住了,冲到她的身边,扯了她的袖子道:“什么我姐姐就没有大碍了?那一刀戳你身上看你是不是没有事?你赶紧走,别让我姐姐出来看到你!”说着动手推了她一把,宣翎被她推得往后倒了一步,气得脸色发白道:“她救我是我求她的吗?谁让她多手的,不用她凌斐哥哥也不会让我中刀的!”

  “对,你去找你的凌斐哥哥去,你们俩根本就是蛇鼠一窝!我姐姐简直太蠢了,居然真的就听了如夫人的话保你一生一世的安全,绝对不让你出事,还说这是什么桃花夫人的遗愿,她要保护你她自己来啊,凭什么让我姐姐保护你!这样的亲娘这么偏心,就算还在我也不会让我姐姐跟她相认的,还有你,你这样的人凭什么做我姐姐的亲姐,你凭什么就要得到她的保护!你根本就不配!”

  宣翎听着她的话一时间无言以对,这些话就像是雷一样在她耳边炸开了,只得愣愣地站在原地。凌斐走到二人身边,对着气得跳脚的茯苓道:“茯苓,发生这样的事情大家都不愿意看到,”他话还未说完,就被茯苓单手指着鼻子打断了:“怎么?我说的都是实话!我哪里说错了?凌斐哥哥,这么多年我们一起从小长到大的情分还比不上这个女的在你心中的分量是吗?这些年,我们同吃同睡,一起习武,哪次你外出回来不是姐姐去村口接你,姐姐对你的心意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你既然有了婚约为什么不跟她,你简直就是个大骗子,还有温婉你也是个骗子!咳咳。”她说的太急,呛得直咳嗽,施昂端了一杯水递到她手上。茯苓抓过被子,咕咚喝完将被子摔在施昂手中,温婉此刻已经泪水涟涟,茯苓看着她流淌着泪水的脸,声音软了下来道:“温婉,凌斐是你的哥哥我理解你帮他,可是,你们为什么要瞒着我姐姐?你为什么要帮你哥哥欺骗我姐姐的感情?你也看到刚才擂台上,她有多难过了,你们为什么要骗我们?今天你拉着我们躲在这个院子里不就是怕她知道了凌斐哥哥的事吗?”

  ●/酷匠sL网、&永、1久@免费m+看F_小说i%

  温婉张了嘴,呜咽道:“是的,对不起茯苓,今天在院子里我本来想告诉之遥的,可是我不知道怎么跟她开口,我就是怕她难过,我”

  这时房门吱一声推开了,烨嘉扶着之遥的手走了出来,茯苓看到之遥立马飞身过去,抓了她的手问道:“姐姐,你没事了吧?你干嘛要替她挡刀?我以为你要死了,你死了我怎么办?”说着呜咽着就哭了出来,之遥本来要斥责她的话到了嘴边都咽了下去,软语道:“好了,不哭了,我没事了。你这个脾气日后真的要改改,生气了什么话都说,口不择言的,你是什么身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公主和皇子如此说话?还有尉迟宣翎与我身世的事,唉,算了。”之遥叹了一口气,拍了拍她的头,脱开了烨嘉住着自己的手,走到凌斐跟宣翎面前,不看凌斐单单对着宣翎道:“姐姐,我是之遥妹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