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意刺向宣翎时候所使用的手法与力道,习武之人一看就知道出手不凡,出手之快让人措手不及。可是她拔出匕首之后冲向凌斐的时候又完全变成了一个女子的胡乱刺的手法,凌斐轻轻偏转了身体就躲过了她的匕首,再单手击中她的胳膊将她击倒在地。

  空中划过数支箭弩声,十数支箭齐刷刷地冲着回廊中的众人而来,此时权莫落在了抱着之遥的烨嘉面前,挡开了射向这边的箭。而后他与身旁的茯苓对视了一眼,二人朝着左右方向飞身而去,在擂台的众人中迅速地抓住了两名化身为小厮和丫鬟的刺客。

  权莫三两下就制服了手中的小厮,朝着还在跟那个丫鬟缠斗的茯苓方向掷出一支利箭,一瞬便插在了那个丫鬟的脚踝上,茯苓即刻将她缉拿住了,冲着权莫得意地笑了笑。

  茯苓将手中的俘虏丢弃到权莫脚下,即刻开始在人群中搜索温婉的身影,这才发现不知何时那个巫冀的六皇子虞琛赶到了,此刻他和身边的黑衣中年正保护着温婉。突然茯苓背后的擂台上发出惨叫声,擂台的左右两边,不断有人被人从人群中揪出,扔到了擂台之上,撞击声惨叫连连。

  擂台上六七个人痛苦地哀嚎着,左边人群中一个鲜艳的大红色身影步伐鬼魅地上了擂台,待他站定后众人一瞧,此人一双妩媚细长的眼睛,大红色的袍子衬托着白皙的皮肤,又映衬着朱红的唇色,让人觉得甚是妖媚的不是别人正是巫冀的祭师,那晚捅了之遥心脏一刀的花孔雀。

  之遥被烨嘉紧紧地抱在怀中,她看着站在舞台中央的花孔雀不禁眉头紧锁,手也不自觉地抓紧了烨嘉的胳膊。

  而与他一同将人丢上擂台的施昂见茯苓没事,脚步轻踏回到了凌斐的身边,凌斐扶起了被吓得已经花容失色的宣翎,轻声地安慰了她几句。茯苓站在权莫的身边,见到此情景气得踹了脚边的小厮一脚,然后飞身掠过擂台落到之遥的身边。权莫顺手将脚底的两人扔到了擂台上,将将砸在花孔雀的脚后跟处,而后拍了拍手。

  这时两三队的禁卫军步伐整齐地将擂台围了个水泄不通,有领头者上前禀告凌斐道:“属下们救驾来迟,请三皇子责罚。”凌斐单手扶着宣翎,对着禀告的将领摆了摆手,道:“贼人都已经擒住了,可是你们这护卫也太马虎了,混进了这么多刺客都不知道,要不是今日权少庄主和巫冀皇子身边的高手将他们都拿下了,我看你们怎么去跟陛下交差。好了,现在把人都带下去吧,好好审问我要知道到底是什么人派来的!”

  将领连忙道是,而后将擂台上的数十人捆绑了,押解离去。经此一闹,今日的赏梅宴也就此结束了,园内的其他人开始慢慢往出撤离了。花孔雀一个虚晃,脚步轻踏来到了烨嘉身边,瞅了一眼他怀中的之遥,眉头皱了皱道:“你倒是真拿自己当人肉盾牌了,不过这伤口发黑,匕首上有毒,你是在这儿当着大家的面解毒还是找个地方啊?”他语气轻佻,说着瞥了周围的人一眼,看到与凌斐站在一起的宣翎口中啧了一声:“这一刀挡的有点浪费啊,还不敌袁盈一半,啧啧。”语气尽是嫌弃的口气,看着宣翎一阵摇头,宣翎被他说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对他的话一知半解却也不好意思多问,只得向凌斐投去求救的目光,却瞥见凌斐直直盯着花孔雀,脸色怪异。

  “你不是说要解毒吗?烨嘉,麻烦你找个院子。”之遥知道如夫人还未告诉宣翎二人的关系,此刻怕花孔雀再多说些什么,急忙制止住了他。

  “去我之前住的那个别院吧,那边什么东西都有,也不用再单独准备了。”温婉这时热情道,她对之遥的愧疚之意溢于言表。

  烨嘉听后抱着之遥快速地赶到了温婉之前的那个别院中,守在那儿的丫鬟见状即刻去准备水和药箱,众人都先后赶到了。茯苓紧跟着烨嘉的步伐要进屋,不料烨嘉将门在里面上了栓,将她拒之于外。

  温婉嘱咐了一个小太监拿自己的令牌去请宫中的太医,小太监拿了令牌刚走出两步,被慢悠悠走来的花孔雀拦住了,道:“她那个毒虽说不是剧毒,可是也等不及宫里的太医了,除非你想让她毒发。”这话听到温婉耳中,她立马气结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们之中没人懂得用毒解毒,不找太医那怎么办?”

  Zq更QV新U:最快☆%上酷匠√网%l

  花孔雀面对温婉的怒气,抿嘴轻笑了一声,道:“谁说没人知道用毒,我想比起用毒,我止武若是第二暂时还没人超越我成为第一的。你还不让开,等着她在里面毒发啊?”温婉听了他的话先是一喜而后又气,还是立马给他让开了。

  止武走到紧闭的门前,看到茯苓在敲门却无人应到,走上前轻叩了两声,道:“萧之遥,不解毒是没法痊愈的。”等了两分钟,烨嘉便开了门,让他一人进去了,将茯苓依旧挡在了门外。茯苓也不敢砸门,只得气的跑到院子里,找施昂的麻烦。

  止武进入房内后,笑嘻嘻地抱着双臂,走到侧卧在窗户边的软榻上的之遥面前道:“没想到啊,你跟袁媛一样为了姐姐可以舍命相救,把自己当人肉盾牌,可是你这个姐姐可就不如袁媛的那个姐姐了,你救了她,她说不定不感激你还觉得你多管闲事嫌弃你呢,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感觉不好受吧?”

  之遥看着他脸上的笑容,白了他一眼道:“她并不知道我与她的关系,再说了,我救她又不是求她回报我。你管那么多,你不是进来给我解毒的吗?”

  止武放开了胳膊,向她又靠近了一步,将脸凑到她的面前,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给你解毒的?我只是说我用毒厉害,你需要解毒,我可没说过要给你解毒。”说完一边嘴角翘起,一伸手啪的一声拍开了之遥身后的窗户,他余光瞟到烨嘉上前一步的脚步道:“你确定不需要他回避吗?他虽然知道你的身份,也与你有了婚约,可是你真的愿意信任他?别的不说,你们商朝男子惯用权谋之术,你怎么知道他不是谋求你的身份?”

  烨嘉没有说话,只是站在二人不远处,听着这些话。

  之遥看了一眼烨嘉浅笑的脸,盯着近在鼻尖的止武,道:“这些不用你操心,既然你不是来给我解毒的,那就请你出去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