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梅园擂台

  “好了好了,你还计较这个?你在尧山村那些年天天都素面朝天的见过村里多少男女老少了,走啦,去玩啦。施昂还在门口等我呢!”茯苓说着拉着温婉的胳膊,要拖她出去,温婉反手拽着茯苓道:“以前在尧山村我跟你们一样,现在回宫了身份不同了,当然要注意了。你看你,施昂都把发簪送给你过了,你就跟之遥留在这儿陪我嘛!”之遥觉得这样的温婉有点怪异,到底哪里奇怪她一时也说不上来,但是也开口劝道:“如果真的觉得你来着赏梅宴不妥当,皇上就不会让你出宫了,既然已经让你出宫了就说明是默许了,何况你还佩戴了面纱就更是万无一失了。好了,别推脱了,不然我跟茯苓可就走了,我们俩来着才不想就跟你躲在这个院子里呢。”说着之遥站起身来,茯苓见她要走放开了拉着温婉的手,温婉见二人真的就要这么离开了,立马站起身来道:“诶,我跟你们一起去,之遥说的对,父皇让我来这儿就已经是默许了的,我就戴着面纱跟你们一起去梅园逛逛好了!”二人觉得她的转变有点快,但是这样三个人一起去玩挺好的,三人便同权莫跟施昂二人离开了别院转悠到了梅林中。

  “诶,对了,施昂你在这儿,凌斐哥哥为什么没跟你一起出现?他难道今日没有来?”茯苓扯着施昂的胳膊问道。

  施昂顿了一步,而后答道:“在擂台。”茯苓跟之遥二人相视一眼,梅园还有擂台?用来比武的吗?这时权莫开口了,道:“估计现在有不少人都聚集在那边了,我们边走边说。”几个人顺着梅园的小路朝前走去。

  更新最@快@上a酷g》匠)网^/

  “其实梅园的擂台不算是用来比武的,不过也是用来比武的。商朝都城每年春节皇上都会在梅园举行宴会,只要是都城的官家子弟,或者自认为门第可以的向宴会的主管递上帖子都可以来参加这个宴会。而这个宴会虽然成为赏梅宴,赏的其实不是梅花,而是人。男子欣赏女子,女子欣赏男子,当然就会有同时相中同一人的可能了,而这个时候就需要钟意同一人的双方上擂台比试了。文也可以,武也可以,最后还是看被相中人的选择。”

  茯苓听了这话,上前赶了两步追上走在最前面的权莫道:“啊?那如果两个女孩子同时看上了一位男子,那也要上擂台比试?比试什么?绣花?如果对手是我这样的除了功夫其他的都不会,而对方又不会武功的,那我们要怎么比试?”茯苓说完才发现了不对,立马转头看到施昂面无表情的脸又拉下了几分,吐了吐舌头转到了施昂身边。

  权莫没有立刻回答茯苓的话,因为几个人已经走到了梅园中间的擂台处了,而此刻擂台上就站着两位女子。权莫转头对茯苓笑着指着擂台说:“不用我给你解释了,我们可以直接看真人演示的了!”茯苓一脸趣味安然地冲到了擂台的最边上,转头对着之遥她们喊道:“温婉,之遥你们快过来,快过来!”本来围在擂台边的人循着茯苓的声音回头看去,而后自动地分开了一条道路,让她们几个人过去。

  “这两位是哪家的千金啊?这是看上了谁啊就上了擂台了,也不知道等会儿比划些啥。权莫,权莫,擂台上这两位你认识吗?”茯苓一手挽着施昂的胳膊,一手指着擂台上的人对权莫叽叽喳喳地说道。

  擂台上站着一蓝一白两位姑娘,蓝衣的姑娘看着比白衣的姑娘年纪略小,只不过杏仁大的眼睛透出来的都是一股调皮劲儿,而白衣的看上去明显文气的多,笑起来有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咳咳,开玩笑,这都城的哪家千金我不认识。这蓝色衣服的是兵部一把手唐镇的女儿,叫唐笑,从小就跟个男孩子一样舞枪弄棒的。这白衣服的则是礼部阁老家的孙女,叫孙渺渺,人如其名,眼波飘渺,眉眼盈盈。至于今日是为了谁,站在这擂台之上我就无从得知了,慢慢看就知道了。”

  那擂台之上,二人相对而立,孙渺渺一双桃花眼含水带情,笑着对唐笑道:“唐妹妹,今日这赏梅宴,不想大家伙赏的却是你我二人了。”

  唐笑不待孙渺渺说完就直接打断了,哈哈一笑,一双杏仁眼弯成了一弯玄月,掏出袖中的机关盒直对着孙渺渺面门道:“你别在这儿还装高雅了,你若真的不想与我一争高下,又怎么会与我同站在这擂台之上呢。上来了就表示你要与我争他,那就别说那么多了,哪里就那么娇滴滴的了。看招!”说着不等孙渺渺回答什么,她就启动了机关盒,数十发的银针瞬间射出,冲着孙渺渺的面门而去。

  孙渺渺又何曾练过舞,本来见她手里拿了个小巧的盒子还以为要比试女红之类的,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登时吓得白着脸立在了原地,闪躲都闪躲不来了。忽然一个玄色光影闪过,唐笑定睛一看,对面的孙渺渺不见了。

  她再看时,就看到了尉迟烨嘉单手搂着孙渺渺,另一只手摊开,银针被他尽数接住了,当着唐笑的面前撒落在地上。唐笑脸色大变,噘嘴道:“哼,烨嘉哥哥,你这是选择了她的意思吗?她有什么好的,假惺惺的还娇生惯养,连我的银针都躲不过!”

  孙渺渺此刻回过神来,双脚已经发软,顺势倒在身旁人的怀里。她听到唐笑的气怒之语,埋头不语,嘴角却偷偷挂了笑容,看来是她赢了。这时,头顶传来了烨嘉清朗的声音:“还不快来将你们家小姐扶下去,还嫌露脸露的不够吗?”孙渺渺错愕地随着丫鬟的手离开了烨嘉的怀抱,她定了定心神,扶着丫鬟的手却并不下舞台,而是以一种骄傲的姿态站在烨嘉身边。

  “唐笑别闹了,你们唐家的兵器多精巧谁不知道,可是用在一个不会武功的人身上也未免太过了。看我回去禀报了唐大人,你就等着禁足了。”烨嘉对着唐笑道。

  “这算什么,是她要跟我争你才站上擂台的,又不是我私下偷袭她,我做的光明正大,爹爹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惩罚我的!你现在这么帮着她,难道你真的选择了她不成?烨嘉哥哥你什么品味啊!”唐笑说着气得一跺脚,大大方方的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之遥看着她觉得这样的姑娘不可恨反而很可爱,有一种茯苓小时候的样子,捂着嘴轻笑了一声。

  孙渺渺听到唐笑恼怒了,挺直了腰板,往烨嘉身边靠了靠。烨嘉将好上前了一步,躲开了她靠过来的身子,他拍了拍唐笑的肩膀,笑着道:“你呀,人小鬼大,你懂什么叫喜欢吗就敢跟别人上擂台。快别胡闹了,我接下你的银针救了孙府千金是防止你犯错,不是偏帮任何人。我的发簪已经曾与佳人了,你在这儿闹的这么一出,还不叫胡搅蛮缠?”烨嘉的话中透露着对待小妹妹的责怪,但是台上的两位女子之听到了发簪已经送出了,孙渺渺的心从天空坠入了地狱,刚才一脸的幸福登时消失了,她愣愣地盯着尉迟烨嘉的背。

  “送人了?烨嘉哥哥你送给谁了?说,是你们谁,站出来,不然我就挨个射你们了。”唐笑质问了烨嘉后不等他回答自己,就蹬蹬蹬跑到了擂台边缘,扫了一眼台下的人,抬起了手中的机关盒对着众人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