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野男人是尉迟烨嘉!

  茯苓这才相信了,退至丫鬟身边,眼光仍是不离二人身旁。

  尉迟烨嘉笑盈盈地走到之遥身边,从袖中掏出了一个羊脂玉雕刻成几朵桃花样子的发簪,花蕊中像是点入了红色翡翠,显得盈盈可爱。他身子一转,挡住了茯苓的目光,作势抬手要插入之遥的发间。

  之遥下意识地退了一步,让开了他的动作,抬眼看他道:“你又要出什么坏主意?上次让我扮宫女,今天又要让我扮什么?”

  尉迟烨嘉也上前了一步,像是没有察觉之遥的敌意一般,照旧将发簪插入她的发间。而后退了两步,端详了下,觉得甚是满意地笑着,说道:“我这是为上次的事赔礼道歉,也算是表达我保守你秘密的可信度,算是跟你个信物为我们俩这种共同守护秘密的特殊感情做个见证。你就戴着吧,也算是接受我的歉意跟信任,两全其美不是?”说完双手背在身后,转了个身便离开了。

  茯苓见尉迟烨嘉离开了,立马迎了上来,二人随着丫鬟一边走一边道:“他都干嘛了?”

  之遥偏了偏头,将头上的发簪露出来给茯苓看,说道:“也没干嘛,就是给我戴了一根发簪,说是为上次的事情道歉的。”茯苓看了一眼发簪,笑了笑道:“算他还是个男人,还知道给你赔礼道歉,这发簪不错,姐姐你戴着真好看。”

  一旁的丫鬟听着二人的对话,回头看了一眼之遥头上的发簪,脸色露出一股不言而喻的表情。什么也没有说,转过身依旧领着二人,朝着梅园走去。

  三人踏入梅园后,丫鬟便告辞了,园内梅树群立,黄梅和红梅交相辉映,再加上这山高的积雪,看上去特别美。二人钻入林中,左顾右盼,看得都有点应接不暇了。

  这时对面也来了一群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近,二人与之相对才看清,是一群商都的官家小姐簇拥着尉迟宣翎而来。之遥与她面对而立,眼神交汇时之遥先对她行了礼,尉迟宣翎却像是没有看到一般,冷漠地转开了脸继续与同行的其他人继续赏花、说话,那个侍奉尉迟宣翎的丫鬟秋意倒是对着二人笑了笑。

  一群人说笑着从二人身边走过,茯苓气愤地转身要去找尉迟宣翎理论,被之遥拦住了。之遥冲着她无声地摇了摇头,忽而听到那群人中有个人拔高了声调对着尉迟宣翎道:“宣翎姐姐,那个村野丫头居然也已经戴了发簪了!”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尖酸地接着说道:“那又怎么样,怎么比得上宣翎姐姐头上皇子送的发簪呢?!你们说是不是?”这话音刚落就听到所有人都点头应着说是,接着那个熟悉的声音特意拔高了音调又道:“她不是喜欢做宫女吗~我看给她送这个信物定情的说不定是哪个侍卫或者宫里的太监也不一定呢!哈哈哈哈哈。啊~!!”她仰着头大笑着,空中突然划过一个宝蓝色的身影,然后她的笑声就戛然而止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声惨叫。

  陪着她一起戏谑笑话的其他人也都吓得止住了声音,大家吓得四散了开来,将掐着和被掐着的二人围在了中间。之遥赶忙上前去,果然看见茯苓手中掐着喉咙的那个是上次宫中推她入巫冀祭师怀中的那个尚书千金,她气愤道:“上次我迫于无奈才装扮成公主的侍女入宴,不知道是公主的意思得罪了各位还是为了什么,今日在皇上安排的赏梅宴各位如果又要生事端,我不禁要问问各位是大家自己的意思,还是家里亲眷授意的?在巫冀入朝的关头屡生事端,兹事体大,各位可想清楚了?”

  “这,我们没有这个意思。”

  “是,是,我们什么也没说,都是张云溪说的。”

  “就是,就是,要生事端也不关我们的事。上次在皇宫陷害你的是她,刚才辱骂你的也是她,是张尚书的问题,跟我们都无关。”一应人等都开始划清了界限,辩解起来。

  “既然如此,大家就各自赏梅就好,不然平白无故遭人拿了口舌反而不好,你们说是不是?”之遥说罢笑了笑,其他人也迎合着她笑着抢着说是,茯苓这才放下了手中掐着的张云溪。

  张云溪剧烈咳嗽着,满脸愤恨地退到了一边,死死地盯着之遥却又不敢反驳什么。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尉迟宣翎轻轻笑了一声,道:“萧太傅家的千金好大的官威啊,你用不着这么吓唬她们,这里是商都,在这儿的哪个小姐不是家里有头有脸的。再说了,云溪说话可能难听了点,但是她也没说什么,不过是讨论了下你头上的发簪而已。我们也不过是好奇萧妹妹与之情定终身的公子是哪家的罢了,你又何必动不动就将公主跟皇上搬出来呢?”

  \酷匠n网80唯B一@|正》d版!,3其XD他p?都是盗。+版‘

  其他人看着二人都不敢吭声,之遥也沉默了,她听到宣翎说的这些话愣在了原地。心中想到,难道是因为如夫人贬走了她的贴身丫鬟冬韵,所以宣翎记恨自己?

  只有那个张云溪不死心地又叫嚣道:“就是!除非你是跟哪个不三不四的野男人有什么苟且,怕丢人才不愿意我们说,不然你发簪都戴了还在这儿装什么清高不让我说!别以为就你有靠山,你要知道宣翎姐姐可是准王妃呢!”

  之遥此刻开始明白了,这赏梅宴中原来另有古怪,发簪也不是乱戴的。她还沉静在自己的思绪中,就听到身旁的茯苓上前一大步,指着那个张云溪道:“你才有什么野男人呢!我看你就是嫉妒!你再嘴里不干净的多说一句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掐死你!”说着又往前走了一步,那个张云溪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却依然嘴硬道:“你敢!”

  “你敢!”与她异口同声的正是尉迟宣翎,张云溪见茯苓真的又要上前赶忙躲到了尉迟宣翎身后,然后拿眼瞪着之遥与茯苓。

  之遥见状拦住了身旁正要上前去的茯苓,说了句算了。茯苓气鼓鼓地甩开她的手,叉腰对着尉迟宣翎,道:“我不管你是哪个皇子的准王妃,反正我就是个乡野丫头,动手的话我才不怕你们。不过你身后那个人刚才一口一个侍卫、太监、野男人的,骂的可是你哥哥,相府的少公子尉迟烨嘉!我亲眼看着他给我姐姐戴的那个发簪的!这下你满意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