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莫赖着不走,跟着在阮筠这儿吃了午饭,饭后阮筠需要休息。萧百知则去寻了权庄主一同在书房议事,这时一个小厮前来,对着权莫道:“少庄主,夫人请你去正厅,招呼来访的绸缎庄的夫人和小姐。”

  权莫嫌弃地摆了摆手,闪到施昂的身边,道:“看到没,我在招呼宫里的人,你去告诉夫人我这边忙,那个什么夫人、小姐的就麻烦娘亲了。快走,快走,今天下午都不许过来寻我!”那个小厮一脸为难的看着权莫,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不需要。”施昂说了三个字,权莫立马对着站在原地的小厮,呵斥道:“你看,你还不走,这可是三皇子的贴身侍卫,过来是跟我有要事商议的,你还在这里耽误我们你是有几个脑袋的你?”那个小厮被他吓唬的脸色一白,立马刺溜一声跑了开。

  茯苓抬手指着看到小厮离去,大赖赖坐到在之遥身边的权莫道:“哎呀,施昂明明说的是不需要你在这里陪我们,你居然这么胡掰乱扯的你。是不是那个绸缎庄的小姐长得太不尽人意啊,你说你都不去看看,你怎么知道你不满意,万一美若天仙呢,那你岂不是要后悔莫及。”说完她哈哈哈笑着,拉了施昂一同坐下。

  “你是不知道,大凡美丽的都通过各种门路去了那晚的除夕晚宴了,该见识的美女也都见识了。再说了,从小就跟你们二位美女一同长大,也没什么美人可以入得了我的法眼了。”权莫嬉笑道。

  q酷g匠网首v!发@

  茯苓听的打了个冷颤,朝他做了个鬼脸,道:“呸,谁陪你长大了,我是跟施昂青梅竹马的!”

  几个人打打闹闹、说说笑笑好不热闹,一下午的时光就这么消耗过去了,让他们有种错觉,好像时光又倒回到了在尧山村的那个时候一般,不过唯独少了凌斐跟温婉。

  晚饭两家人一起吃的,热闹非常,饭后几个人在正厅外的院子里放了烟火,施昂与权莫比划了一会儿,夜慢慢就深了。施昂被安排在权莫庭院的客房中,几人就此分开各自回到休息的院落中,权莫与施昂离开的路上传来权莫一个人的话语声与偶尔施昂呛他的几个字。

  茯苓与之遥一同走在回廊中,茯苓挽着她的胳膊,笑嘻嘻地道:“姐姐,你有没有觉得今天像极了以前我们在尧山村的春节一样,不过凌斐跟温婉不在。她们回宫之后,也不能像以前那样经常出宫跟我们厮混了,唉。”

  之遥笑容有点苦涩,呼出一口气,而后语调轻松道:“没事啊,后日赏梅宴我们不是就可以跟温婉相聚了吗?凌斐哥哥肯定也会在的。到时候你不要只是盯着施昂才是!”茯苓听了这话哈哈哈笑了起来,两个人嬉笑着说话间就到了卧房。

  第二日一大早之遥跟茯苓就去权莫的院子寻二人吃早饭,远远地就停了兵器争鸣之声,二人心下担忧踏着轻功从院落墙头直接落入了园中,将守门和路过的小厮、丫鬟吓得愣在了原地。

  二人落下定睛一看,果然这两人一早就开始比武了,清晨的露水夹杂着二人挥洒的汗水,在这个冬日让人觉得异常的温暖。

  比武的两个人见她们飞身落下,自觉就收了招式,茯苓扯着帕子过去给施昂擦汗,背对着权莫道:“权莫,我就知道你们俩在一个院子里就要打架,比试了十几年了也没分出胜负,是不是要比试到老啊你们!”施昂难得露出笑容,看着一边抱怨一边满脸心疼给自己擦汗的茯苓,胸口满满的都是幸福感。

  门外的丫鬟走了进来,要给权莫洗脸,伺候他换衣服被他拦下了。他瞅了瞅茯苓那边,对着之遥道:“你看,施昂那个待遇能不能给我也来一份?嘿嘿。”之遥瞥了他一眼,拿出袖中的帕子,递给丫鬟道:“喏,给你们家少主擦擦汗吧。”权莫一听这话,唰地自己夺过了帕子,在脸上胡乱的擦了一把,然后才让丫鬟伺候了自己换了衣服。

  早饭完后,几人在茯苓跟之遥的庭院中玩闹,一会儿二人又比划起来,一会儿又分别调教起之遥、茯苓的轻功,时光飞快一转眼就过去了一大半。午饭后施昂便离开了,茯苓不开心地送他出了权府,闷闷不乐地回来后追着权莫一顿打。

  从施昂来到权府,之遥内心就一直隐隐期盼着凌斐的到来,却一直到施昂离开,都没有见到凌斐的身影,几个人各怀心事的度过了余下的时光,等待他们的是暗流涌动的赏梅宴。

  一大早,权夫人就吩咐的丫鬟送了衣物去二人房间,却没有任何头饰。二人穿戴完毕到正厅,权夫人与权莫早早就候在了那里,时间太早阮筠还未起身,而权庄主与萧百知已经先行入宫了。

  两人衣着都很大方得体,不显得风头太过,却十分的出尘不凡。头上只是挽了一半的秀发,之遥是半披散着,茯苓则是结了一根辫子垂在一边,都没有什么发饰。

  权夫人走过来,在之遥的发髻之上缠绕了一根桃粉的丝带,垂了一半与披着的头发搭在一起。给茯苓的辫子中编入了一根绿色的丝带,与辫子缠绕在一起分外好看。二人虽然心中有点疑惑,但是都没有多说什么。四人用了早饭便乘着轿子朝着皇林的梅园出发了。

  到了皇林入口处,两边站满了守卫的士兵,左右分别列了一对丫鬟与太监等候着。四人走到入口处,即刻有太监迎上前来引着权莫从左边的入口进去了,一个丫鬟领着权夫人从正中入口进去,而后一个丫鬟引着之遥、茯苓二人从右边的入口进去。

  两人随着丫鬟走在回廊上,突然一个人影闪了出来,吓了领头的丫鬟正要呼喊,被来人呵斥住了:“别声张,我是相府公子,这是我的令牌,我在这儿等萧太傅家的小姐。”那丫鬟查看了尉迟烨嘉手中的令牌,答应了一声退到一边等候着。茯苓看到尉迟烨嘉想起来上次服装的事情,警惕地将之遥拦着自己身后,道:“今天不用你给我们准备服装了,你又想干嘛?”

  尉迟烨嘉看着茯苓维护之遥的样子,温和地笑着道:“啊,我跟你姐姐约定好了,在这里等她的,我有话单独跟她说,劳烦姑娘让一让。”茯苓一脸不信地用眼神跟之遥确认,之遥拍了拍她的手示意没事,道:“恩,他有事找我,别担心,你去旁边等我一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