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娘亲跟她姐姐这么亲密,想必静和贵妃入宫后,娘亲也经常去探访她的是吗?”之遥试探道。

  “是的,那时候静和贵妃刚入宫没多久就有了身孕,夫人隔一阵子就进宫陪着她,一呆就是一个月多。小皇子出世后,夫人也是经常进宫照顾他们,后来夫人自己怀孕了,入宫的次数便少了。再后来大小姐出生了,夫人入宫又开始频繁了,那时候贵妃娘娘还要给小皇子和大小姐定娃娃亲。后来贵妃娘娘有了小公主,夫人也怀了你,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夫人开始不怎么去宫内探望贵妃娘娘了,将军府的氛围也开始变得奇怪了起来。后来我们才知道了关于将军通敌叛国的谣言流传了出来,不过亲姐妹总归是亲姐妹,夫人出事前那段时间贵妃召见过夫人很多次。夫人出事前的那一天晚上,在宫内呆到了差不多天亮才回来,然后就说累了要休息,所以我才没有进去打扰一直守在门外,所以才没有即刻发现夫人自缢。唉~当时夫人回来脸色就不好,我以为只是熬夜的关系,没有想太多,如果我多多留心可能夫人也就不会死了。”如夫人说着,后面开始泣不成声。

  《看B正¤d版e.章%节@S上W酷匠‘网.{

  之遥看着她,握着她的手安慰道:“如夫人,你不要自责了,娘亲决心已定,就算你拦住了她这一次,你也不能每次都能拦住她。这不是你的错。”

  “唉,都过去了,不过小小姐怎么今日来问我这些?”如夫人擦泪道。

  “没什么,听了那个祭师的话我心里多少有点幻想或许娘亲还有可能活着,所以来找夫人确认下。”之遥道。

  “是的,小小姐,我也何尝不想夫人还活着,可是夫人是真的不在了。每年我都会带着大小姐去给夫人扫墓,小小姐从离开也没有给夫人扫过一次墓,今年小小姐一定要跟着奴婢去一次,夫人肯定会很高兴的。”墓碑,这么多年自己连自己亲娘葬身的地方都不知道,唉。

  “夫人干脆告诉我娘亲的墓在哪里,我想自己一个人先去一趟,去看看。”如夫人激动地点着头,将袁媛的墓碑位置告诉了之遥,二人又寒暄了几句。

  如夫人送之遥到门口,权莫与如夫人见了礼,二人便穿过园子到了回廊之上。刚过拐角发现尉迟烨嘉一只脚搭坐在回廊上,一只脚屈膝,背靠着栏杆闭着眼睛。听到二人的脚步声停在了自己面前,他慢悠悠地睁开了一只眼,瞄了两人几眼。而后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站起身来,弹了弹自己身上的灰,道:“哎呀,不知道这春节当头的家里居然就来了贵客,让你们看到我这个样子,实在是失礼失礼。之遥姑娘,看来身体已无大碍,已经行动自如了。”之遥身份的事情只有尉迟烨嘉知道,她当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回答道:“多谢公子挂心,已经无碍了,我们出来已经很久了,就不多逗留了,就此告辞。”说罢之遥扯了权莫的袖子要离开,二人刚走出四五步,就听到背后尉迟烨嘉的声音接着道:“既然如此那就不多留了,后日的赏梅宴会再叙旧,需要不需要我再给你准备一套赏梅宴的衣服?”听到这里,之遥唰地甩开了权莫的袖子,冲到尉迟烨嘉身边压低声音道:“我谢谢你给我在宫宴准备的衣服,让我顺利的变成了宫女,没有抢了你妹妹的风头~至于这个什么赏梅宴我一定会去的,会打扮的光彩夺目的过去的!准备的东西什么的就不劳你费心了!”

  “啧啧,上次我好心让你避开风头你不感谢我还怪我,简直是好心当成驴肝肺,这次你不想出风头也不行了,那个巫冀的祭师已经盯上过你了,你就正大光明的出现好了。真的不用我提供服饰了?我觉得我的品味真的很好!”之遥与他身体靠的十分贴近,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故意地将最凑到她耳边,吐出的热气喷在之遥的脖颈之上,不知不觉她的耳根子红了起来。

  她听着尉迟烨嘉的嬉笑言语,骂也不是,笑也不是,气得瞪了他一眼,转身跟权莫离开了。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阵哈哈哈大笑之声,气得她压根子都疼,偏偏是这个人与她共同分享着自己身份的秘密,投鼠还需要忌器呢!

  二人在回府的路上,之遥问权莫关于尉迟烨嘉口中提到的赏梅宴,权莫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到了权府之后路过正厅被权老夫人喊住了。

  “刚才宫里有人来过了,说是后日有赏梅宴,在皇林的梅园举行,点名了咱们和萧太傅家都要去的。刚巧,上次准备的宫宴的衣服就这次穿着去赏梅宴吧,都已经改过了,应该合身的。”她拿着新装在之遥的身上比划了下,满意地点了点头,而后看到了一旁的权莫,伸手打了他胳膊一下,道:“你还在这儿杵着干嘛?你爹一早就问你去哪儿,还不去快去回话!”权莫被她打得缩了一下胳膊,听到爹找自己,仰天长叹了一声,嘟囔着:“爹找我不会又让他陪他盘账吧,隔一段时间就盘账,我都快烦死了!我只要知道家里钱多就行,我不想到底有多少钱啊!”一边说着一边懒洋洋地跨出门去,门口的小厮跟丫鬟都捂着嘴笑。

  之遥也被他这样的话语、举动逗着乐了起来,权老夫人看着离开的权莫笑着叹了口气道:“都是被我宠坏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懂事,唉,你说他要是有你一半懂事我都不用这么操心。”两人相视一笑。

  之遥与权夫人在正厅分别后径直去了阮筠的庭院,刚入院子就听到了茯苓嬉笑的声音,她加快了脚步推开门发现除了萧百知外,施昂也在里面。一看到施昂之遥第一反应就是凌斐是不是也来了,环顾了下四周,听到施昂冷冷的声音道:“没来。”之遥哦了一声,走到阮筠靠窗的软榻边坐下,将头埋在阮筠的肩膀上。茯苓坐在阮筠的另一侧,偏着头问之遥道:“姐姐,后日要去皇林参加什么赏梅宴,你知道吗?”

  “知道,刚才回来遇到了权夫人,她跟我说过了。”茯苓见之遥双眼垂看地面,回答自己的声音也是没有生气,心里估摸着之遥还在纠葛与凌斐的关系,就没有再说什么,转而继续跟施昂说说笑笑。

  阮筠从袖中抽出手,将之遥的一只手攒在手里,手心的温柔缓缓地传到之遥冰凉的手上。她突然眼眶就湿润了,却不敢落泪,只得将头望阮筠的脖颈边缩了缩,将落下的眼泪都藏在阮筠的雪狐披风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