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二人走过那个种满桃花的院子,穿过圆形的石门,到了如夫人的庭院内。小厮先走了两步上前与站在门外的一个丫鬟说了两句,那个丫鬟便转身入门了,这时一个拔高的声音响了起来,说话的是站在门口的一个丫鬟。

  “诶?你不是那个什么太傅家的小姐吗?你到我们相府来干嘛?是为了上次跟我们小姐穿了同样的衣服找茬来的?还是又出了什么事我们家公子给你带回府的?”话语中的讽刺意味谁都听得出来,之遥尴尬地看着她,正是尉迟宣翎身边那个牙尖嘴利的丫鬟。

  权莫上前走了一步,清了清嗓子,不看那个丫鬟单单对着刚才引路的小厮道:“刚才相爷还让我们在府内随意,不巧这就碰到了找茬的,我向来是不知道你们相府的丫鬟气焰比主子还嚣张,知道的是主子调教不当,不知道还以为是主子纵容的下人耀武扬威呢!”权莫的话说的连笑带闹,听着毫无怒气的样子,偏偏每个字都戳中那个丫鬟的心头,让她忍不住怒气却又发不出来。

  那个丫鬟涨的脸通红,插着腰正要回嘴,背后传来一声清丽的呵斥声:“冬韵,你还准备还嘴不成?我看我真的是宠坏你了!还不快给两位道歉?”尉迟宣翎的声音刚落下,冬韵气鼓鼓地正准备道歉,背后突然一个人快步走到了冬韵的身边,啪地给了她一巴掌,把冬韵打得懵在原地。

  酷f匠x网永\久$S免费√看T小z4说_

  打人的正式进去通告的丫鬟,之遥记得她,上次领着之遥见如夫人的也是这个丫鬟,看来应该是如夫人的贴身大丫鬟了。这时如夫人从门内缓缓地走了出来,那个大丫鬟扶了她的手站在了冬韵的身边,如夫人沉着脸对着尉迟宣翎道:“你平日里都是怎么管教丫鬟的?贴的人带出去就是代表你自己,从今天起就把这个冬韵给换了,让她去杂房打杂。夏荷,从我的身边挑一个手脚麻利的给大小姐带走,以后别让我看到这个牙尖嘴利的丫头!还不快给我拖走!”

  立马有丫鬟上来拖冬韵的胳膊,冬韵跪倒在地一把抱住了宣翎的腿,苦苦哀求道:“夫人我知道错了,小姐,小姐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小姐,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小姐~”宣翎看着扑到在地的冬韵哭得涕泪横流的样子,不忍地正要开口求情,被如夫人呵斥住了:“你别以为宫里发生的事情我不知道,当着权府老夫人的面都敢冲撞太傅家的小姐,以前在尚衣局常常与公主的丫鬟起冲突,宣翎你当真以为这些我都不知道?这样的丫鬟怎么能继续留在你身边,现在尚且如此,以后你的身份更高贵了岂不是更嚣张跋扈,目中无人?”

  宣翎张了张嘴,低下了头诺诺地说了一声是,任由其他的丫鬟拉走了哭喊的冬韵。这时夏荷领了一个十一二岁的小丫鬟走到了宣翎的身边,道:“秋意,快见过大小姐,以后你就留在大小姐身边服侍吧。”秋意黑色的眼珠一转,乖觉地对着宣翎服了礼,走到她身旁站定。一双水灵灵地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纵使刚才闹了那么一出她却没有露出丝毫的尴尬或者恐慌的表情,小小的身边透着一股机灵劲儿。

  “那如姨,没事我就先走了,还要去陪夫人去见来访的女眷们。”宣翎服了礼,如夫人点了点头,秋意上前扶了宣翎的手二人便离开了。

  这时如夫人脸上挂着歉意,笑着对之遥道:“让公子跟小姐见笑了,下人管教不严实在是抱歉,二位有什么事进来说罢。”之遥歉意地笑了笑,跟着如夫人跨到门内,回头看到权莫耸了耸肩对着如夫人道:“夫人闺房我就不方便进去了,我只是陪着之遥过来的,这园中红梅开得正好,我赏玩片刻。”如夫人没有说话,领着之遥穿过厅堂到了左侧的卧房内,夏荷待二人入室便轻手关了卧房的门,退出到正门外关上正门等候在门外。

  卧室门一合上,如夫人立马牵着之遥的手,围着她一边上下查看一边道:“宫内的事情我都听宣翎说了,小小姐你有没有事啊?那个巫冀的祭师是不是知道你的身份才抓你的?”之遥拽住了走动如夫人,拍了拍她的手道:“你看,我这不是活蹦乱跳地来找你了吗?只不过是受了点皮外伤,已经没事了。不过那个抓我的巫冀祭师的确知道我是桃姬圣女的女儿,我今天来找你也是跟他有关,也有点其他的事情想问你。”

  如夫人听了这话皱着眉头,一边拉着她坐下一边急忙问道:“有什么事情?你说说看,看我知不知道。”

  “那个巫冀祭师抓了我,逼着我告诉他我娘亲的下落,他一口咬定我娘亲没有死!非要找到她!”之遥说完仔细地看着如夫人,唯恐漏掉了她的一点表情、动作,她需要确认如夫人是否知道桃姬圣女是不朽之身的事实。

  如夫人听了她的话,一脸的震惊,疾呼道:“不可能!当时是我发现的夫人自缢的尸体的,确实没有呼吸了,而且夫人的尸首是我们亲眼看着老爷下葬的,如果夫人还有一丝活着的可能性,老爷是不会安葬她的。那个巫冀的祭师何以这么说?我们又何尝不想夫人还是活着的!”说罢独自垂泪。

  之遥掏出丝帕递给了她,如此看来,对于桃姬圣女不死之身的检验之法如夫人确实不知道。

  “看来,这也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不过娘亲身前有跟你提过她认识什么巫冀祭师之类的吗?”之遥道。

  如夫人擦着泪,思索了下道:“没有,从夫人第一次跟着相爷回来时我就被派去贴身服侍她,后来她嫁给将军我也跟着过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听夫人提起认识什么祭师、巫师一类的朋友,而且也从来没见过有祭师、巫师的来拜访过夫人。”之遥点了点头,按照如此说来,如果那个花孔雀说的是实话,那他是在娘亲来商都之前结识的了。

  “那想必夫人肯定见过与娘亲一同来商都的姐姐吧?”之遥接着道。

  “何止见过,那时候静和贵妃跟夫人一同住在相府,我跟另外一个叫阿珠的丫鬟分别伺候她们姐妹俩。夫人跟她姐姐的关系十分亲密,二人几乎形影不离,静和贵妃性情温和,夫人要比她活泼的多。虽说静和贵妃是姐姐,可是有事情几乎都是夫人冲在前头,只有在受了委屈的时候夫人才像个妹妹对着静和贵妃哭诉,静和贵妃总是能够心平气和的安稳她。如果你们姐妹二人自小没有分开,我想你们也一定是这样亲密的。”之遥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宣翎的脸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如果姐姐知道了我们的关系,我们会变成什么样?真的会亲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