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二人坐定后,丫鬟端了茶点上来后便退下了,厅内只余了二人。之遥看了看远远站在门口的小厮,这才小声问道:“刚才你为何不让管家直接带我们去见如夫人?却要如此大费周章的等在这里?”

  “管家刚才只是说遣了小厮去通报,你可知通报的是谁?你别忘了,现在右相已经回来了。”权莫的一席话突然点亮了之遥,当年娘亲告诉如夫人说可以信赖的人除了萧爹爹还有一个就是右相,说不定他会知道些什么。

  “小厮才来通报说有二位贵客来访,原来是权府公子和萧太傅的千金,不知二位春节一早来此所为何事啊?”之遥的思索被一个洪亮而厚重的声音打破了,二人循着声音看去,一个身形魁梧的中年男子跨门而入。

  尉迟烨嘉与此人的容貌有五六分相似,不同的是此人蓄了一脸的胡须,比起尉迟烨嘉多了几分岁月的沉淀与霸气,而且膀大腰圆走路虎虎生风,每一步踩在地上都扎实无比。如果说萧百知是睿智而儒雅,那这位就是勇猛而厚实,不知道那个将军爹爹是个什么样的人,比起这二人又有何不同。之遥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这才听到身旁的权莫声音。

  “本来我二人实在不该在这个时候来相府叨扰,只不过是有特殊的事情来询问贵府的如夫人,事出突然还望相爷见谅!”权莫说着,双手叠交对着中年男子恭敬地行礼。

  “恕我冒昧,见如夫人之前,我有些话想问问相爷,不知道相爷是否愿意坦诚相待?”之遥抢前一步行礼道。

  相爷呵呵一笑,坐倒在之遥的身边,双手撩了撩衣袍,端起茶杯道:“不知道萧姑娘想知道些什么,姑娘但闻无妨。”

  “我想知道当年相爷是如何与我娘亲相识的?我知道这样问有所唐突,但是既然娘亲说您可以信赖,那我想,或许相爷知道些如夫人都不了解的事情也不可知。”之遥目光灼灼地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的面庞。

  相爷端茶的手顿了一下,而后深深地饮了一口茶水,缓缓地将杯子放在桌上。他并没有看向之遥的眼光,而是目视前方,右手在桌子上缓缓地敲击着,道:“萧姑娘是想知道袁媛的来历身世吧,恐怕这个我也无法告知。当年我们是在尸横遍野的战场上见到她们的,不知道她们什么时候出现的,也不知道她们怎么出现的。或许就像当时的士兵们说的那样,她们就是从天而降的仙女,来拯救我们商朝的。”相爷顿了顿,接着又道。

  “当年皇上年幼登基不久,边境就遭遇了巫冀和其他几国的联合入侵,皇上本来要御驾亲征,被当时的参士也就是现在的太傅萧百知阻拦了下来,而后皇上就派遣萧百知与我一同出征边境,而韩辰当年还只是个边境守将。”

  “第一战我们虽然抵挡住了外敌入侵,可是却死伤惨重,而边境医药供给有限。重伤的士兵太多了,铺满了敌人跟我们自己士兵尸体的战场就像是修罗地狱,我们当时都在想是不是就放弃那些掩埋在尸体中的重伤士兵时,你的娘亲跟她的姐姐出现了,她们两个手无寸铁的姑娘就这样在满地的尸体里面一个一个的翻找还有呼吸的士兵。然后我们就看着你娘亲双手缠绕着花瓣,翻飞着治愈了那些血肉模糊的伤口,我想你爹就是那个时候迷上了你娘亲罢。”而我又何尝不是那个时候看到了生命中的花仙子。

  “那后来呢?你们打了胜战凯旋而归了是吗?然后我娘亲就嫁给了我爹是吗?那你们从来都没有问过我娘亲她是从哪里来的吗?你说当时一起出现的还有她姐姐,那她姐姐后来怎么样了?”之遥见相爷说着说着陷入了回忆后接着问道。

  相爷回过神来,深深地看了之遥一眼,之遥觉得这一眼根本不是看向自己的,更像是透过自己看到了别人。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接着道:“我们当然问过,皇上后来召见她们的时候也问过,不过答案都是一样的。她说她们从桃谷而来,你娘亲说自己心怀商国地脉,她是为了这片土地上的百姓祈祷跟痛苦而来,只不过后来她们就没有回去过了。再后来你娘亲就嫁给了你爹,她的姐姐也入宫做了贵妃深受皇上宠爱,只不过再后面的事情我们都始料未及。直到现在我跟萧百知都没有找到过她们所说的桃谷。所以,对于你娘亲的来历,可能只有你自己继续找寻了。”

  “她入宫的姐姐是不是就是凌斐跟温婉的娘亲?”相爷又看了之遥一眼,这次是欲言又止的看了她一眼,道:“是的,当年进宫的你娘亲的姐姐,后来受宠的静和贵妃正是三皇子跟公主的母妃。”

  %x看k正:版K'章节&0上酷_匠G^网V√

  “我听说静和贵妃早早就病逝了,不知道相爷是否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这,我们知道的时候也就是将军府灭门后不久吧。”之遥迟疑了一下,两人是相依偎的亲姐妹,将军府灭门这么大的事情,难道真的就没有一丝联络?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那相爷是否知道,当年韩将军通敌叛国,通的是哪国的敌?”之遥这一问让权莫也愣住了,他也看向了相爷。

  “正是巫冀。”相爷话音之后之遥突然想起了花孔雀的那张脸,他口口声声要找袁媛,听他的口气与袁媛不会是泛泛之交,当年的通敌叛国到底有什么猫腻?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凌斐知道当年自己父亲通敌之国是巫冀吗?他向皇上推荐巫冀的六皇子到底为了什么?所有的问题都像是缠在一起的丝线一样,全都打结了,不仅没有解开最开始的疑惑反而冒出了越来越多的死结,让她真的不知道该从何下手了!

  “萧姑娘,你们不是来拜访如夫人的吗?我让小厮引你们过去吧,我还有事,就恕我先不奉陪了。”相爷说罢就起身了,接着门外一个小厮走了过来,对着权莫与之遥摆了个指引的手势道:“两位请随我这边来。”

  权莫道了一声好,二人随着小厮出了正厅,三人走在回廊之上。之遥从那时候就沉默了,一直都没有说话,走路间突然抬头问权莫道:“你有没有觉得刚才相爷走的很匆忙,像是在躲避我,怕我继续追问些什么一样。”权莫没有给了她一个眼神,笑着道:“你想多了,人家相爷才回相府想必来拜访巴结的人太多了,忙不过来罢了。人家躲着你一个小丫头干嘛,还怕你能找他什么麻烦?”

  之遥当然懂权莫眼神的意思,在人家的庭院,跟着人家的小厮说人家主子的不是,着实不妥当,她呵呵笑了一声没再说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