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茯苓的话,之遥沉默了。

  在爹爹回朝之前,在她们三个人没有在尚衣局遇到尉迟烨嘉之前,在尧山村被屠之前,她可以肯定的回答茯苓,她是喜欢凌斐的。喜欢那个睿智而沉稳的凌斐,喜欢可以无时无刻都依赖他的感觉,喜欢那个虽然出身高贵却从来不参与皇室争斗、淡泊权势的凌斐,可是现在呢?

  轿辇慢慢地停住了,一只修长的手撩起了轿门,腰间佩戴的皇室玉佩显示着手主人的身份。茯苓现行先行出了轿子,之遥低头跟着出了轿子,忽略了那个伸出想扶住自己的手。手的主人没有说话,随着之遥跟茯苓一起走向权府,门口的两个小厮,一个跑着进去通报了,一个迎了上来。

  “少主吩咐了,二位小姐回来了去他的书房,有要事相商。”小厮上前说道,而后看到茯苓、之遥身后的两人,顿了顿,继续道:“少主说了,请送二位小姐回来的人去正厅稍作休息。”凌斐嗯了一声,几人正要踏步入门,却被门内传来的人声挡在了门外。

  “想不到三皇子亲自送茯苓跟之遥回来的,我还以为只是施昂一个人送来的呢,既然如此那就不用入府一坐了,毕竟三皇子最近政务繁忙,估计还要忙着赶回宫,就此别过吧。”施昂往前走了一步,一旁的凌斐抬手制止了他,道:“你昨晚守在屋顶一夜未眠,本以为今日一早一同回来的,不想你早早就不辞而别。最近我也的确是政务繁忙,就不留下来叨扰了,等日后我们俩好好叙叙旧才是。告辞了。”言毕,二人翻身上马离开了。

  茯苓看着施昂离开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才回过头来对着权莫生气道:“你干嘛?从昨天开始你就对凌斐阴阳怪气的,尧山村一别,这段时间你们都没有见面,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权莫没有回答茯苓的问题,转身入门,之遥蹙着眉跟了上去,茯苓也追了上来。

  待二人都进入了书房后,权莫叮嘱了门口的小厮,在二人探究的目光中将门合上。

  “权莫,你是不是查到了些什么?是跟凌斐有关吗?”之遥问道。

  “你们还记得昨晚宴会上,坐在那个巫冀六皇子身边的黑衣男子吗?尧山村出事之前我曾与他碰到过,那时候他装扮成一个游侠在商都城外。后来尧山村出事了,我便派人查这件事,结果有消息称屠村的安排跟着个人有关系。”权莫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尧山村被屠是巫冀六皇子干的?”茯苓愤恨道,双手握成了拳头。

  b更)新最gs快{上a$酷匠b网rl

  “现在还没有消息确定这件事情就是六皇子身边的人授意的,但是肯定跟六皇子身边的这个人脱不了干系。”权莫道。

  之遥听了点了点头,道:“恩,现在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是巫冀六皇子的旨意,他现在是贵宾,我们不能轻举妄动。可是,这些与你对待凌斐近日的态度有何关系?素日里,你虽然最讨厌皇亲权贵,但是相处这十几年,你一直对他都不同一般的权贵,现如今是怎么了?”

  权莫没有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坐在了窗边的软榻上,翘着二郎腿道:“既然你知道我向来最讨厌跟权势黄亲扯上瓜葛,就应该知道,我这么多年待凌斐与其他皇子不同,不过就是因为他是失宠的皇子,自小生活在宫外,从来不参与皇权争斗。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比任何皇子都得到皇上的重视跟亲睐。”

  茯苓走到他的身边,一巴掌把他翘着二郎腿拍了下来,问道:“就算现在凌斐哥哥不再是以前那个失落的皇子了,他得到了皇上的重视,可是国家有难的时候,作为臣民都不会袖手旁观,何况他是皇子,这也不代表他就变成了那种沦陷在权欲漩涡的人啊!”

  权莫瞥了茯苓一眼,轻哼了一声,道:“我虽然玩世不恭,但是我也不是那种置百姓生死于不顾的人,他带兵出征这事我是力挺他的!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他能够不战而胜,你又知不知道,是他向皇上推举的这个巫冀六皇子与商朝联姻的?当年他的母妃是皇上身边最受宠的贵妃,可是他在他母妃死后不久就从宫里消失了,这么多年他在萧太傅身边到底是为了什么?之遥,他有跟你说过,他是从何时就知道你的身世吗?他到底知道多少关于你的身世?”

  他一连串的发问让茯苓跟之遥二人都沉默了,茯苓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屁股坐在了软榻的另一头,她心里想起了施昂,如果权莫的质疑真的是事实,那施昂呢?他是不是也是一个隐藏的计划者?还是他只是这个计划中的一粒棋子?

  “权莫,你知道凌斐的母妃是谁啊?什么时候死的?”一阵沉默后,之遥突然发问道,权莫被她问的有点不明所以,但还是回答道:“他母妃是当年受皇上宠爱盛极一时的静和贵妃,宫内对外宣传的死亡事件是庆历二年春节后,死因传说是因为久病不愈。”权莫说完看着之遥,她没有回答,只是低着头沉思。

  庆历二年春节,那岂不是就是在将军府灭门后不久。静和贵妃,静和贵妃,静和贵妃,会不会就是如夫人口中所提到的那个贵妃?之遥心中一片乱麻,她要去一趟相府,去见一见如夫人,去证实一下自己心中的猜想才行!

  她起身对着权莫道:“权莫,你帮我安排一下,我要立马去一趟相府。茯苓,你去见见父亲跟娘亲,让她们安心,我马上就回来。”

  权莫没有多问,开了门着门口的小厮备两匹马,茯苓见之遥着急的样子也没有追问,只是叮嘱了小心便离开了。

  待小厮回禀后,二人便从角门骑马朝着相府而去。

  相府的管家正在门外给看门的小厮派发新春的赏金,听到门外的马匹声,抬眼看到来人立刻着手边的小厮去通知尉迟烨嘉。他则上前两步,对着下马的二位行了礼,道:“老奴给二位见礼了,我已派小厮去通告一声了,还劳烦二位先跟老奴去正厅稍作等候。”

  “不用了,我们是来求见相府如夫人的,还请管家带个路。”之遥刚说完就被权莫制止了,他对着为难的管家道:“好的,我们随你就在正厅等候罢,劳烦管家带路。”之遥不解地看了他一眼,却也没有多少什么,二人随着管家一道去往了相府的正厅等候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