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爹爹,我希望今晚的事情您可以向皇上解释一下,不要大张旗鼓才是。毕竟那个祭师掳走我的时候,我是宫女的身份,如果一定要追究的话,怕是对我对宣翎都不利。”还会将烨嘉也牵扯进来,无论他当初送服装的安排到底是何目的,现在息事宁人才是上策。

  “我会如实跟皇上回禀的,他们是巫冀皇室贵宾,只是劫持了一名宫女,怎么说都不会奈他们如何的。”

  “今夜我就歇息在温婉这里了,只不过是些皮外伤,刚才已经上宫女给我上过药了。爹爹,你不用担心我,也不要跟娘亲提起我受伤的事。”

  “好,那我就先出宫了,明日再来接你们二人。”萧百知说罢起身准备离开,刚走到门口听到之遥说:“爹爹你让茯苓跟温婉进来吧,不然她们是不会离开的。”萧百知道了一声好,大厅权莫、茯苓等人见他出来都围了上来。

  “爹爹,姐姐怎么样了?”

  萧百知拍了拍他的手,转头对着跟凌斐站在一起的温婉据礼道:“之遥跟茯苓今晚就劳烦公主了,明日宫门开启我就来接他们。”

  “萧伯伯客气了,她们俩今晚在我这儿你就放心吧,我已经安排了人增加了守卫。”温婉虚扶了萧百知一把,与茯苓二人携手走往寝宫,听到身后凌斐的声音响起:“明日宫门开启我护送之遥跟茯苓离开,太傅不用担心。”

  “恩,那就有劳殿下了。”萧百知没有拒绝,说罢转身便欲离开,路过权莫身边看了他一眼。权莫往门框上一靠,说话间不看萧百知,只是拿眼在烨嘉和凌斐二人之间扫来扫去,道:“我今晚就不回去了,这宫廷的巡卫也就是走个过场,我对他们可没信心。”

  萧百知笑了笑,拿手指点了点他,甩袖离开了。烨嘉见萧百知离去了,也对众人拱手谢礼,跟着离开了。

  “呦,皇子殿下今晚要跟我还有施昂一起守夜吗?这恐怕不太妥当吧,还是你连我们俩也不放心。”权莫这话三分笑言,七分讥讽,凌斐当然看得出他这是有心挑衅。

  “我现在可没这个心情跟你单挑,你跟施昂的武功我还是信得过的,我先走了。”说完头也不回的朝着他身后的权莫摆了摆手离开了,权莫盯着他的背影从鼻子里哼出声,然后瞥了一眼一旁一言未发的施昂。

  “哼,我去屋顶,你别跟过来!”

  寝殿内。

  茯苓拉着之遥左一圈右一圈的看了好几遍,确定她除了手掌包扎之外,没有其他的伤口了才停了下来。

  “她今夜受了惊吓,虽说只是受了皮外伤,你这样转来转去也非给她转晕了不可。”茯苓听着温婉的话,吐了吐舌头,一把抱住之遥,侧头靠在她的肩膀上。

  “好了好了,我这不是没事嘛!”她伸手摸了摸茯苓的脑袋,安抚道。茯苓听了她的话,突然挺直了身体,道:“你这还叫没事,你都不知道你被那个尉迟烨嘉抱进来的时候浑身是血,我还以为你死了呢!还有那个尉迟烨嘉,他到底是真好心,还是假好心。送同样的衣服害你装作宫女的是他,救你回来的也是他,我看他是不是跟那个巫冀的祭师串通演的这场戏!还有那个尉迟宣翎啊,明明是你姐姐嘛,你被抓走的时候她一点都不担心,跟没事儿人一样!”

  “她确实不知道我的身份,所以,不怪她。”

  “啊?”茯苓听到之遥如此说,张大了嘴。

  “如夫人告诉我,我娘亲死前的遗嘱就是无论何时何地都要保证宣翎的生命安危,所以暂时不告诉她我们的关系,其实是在保护她。茯苓,以后别那么讨厌她了,毕竟这是我娘亲的遗愿。”茯苓被之遥说的低下了头,叹了口气,诺诺地说了一声好。

  之遥拍了拍她的手,无奈地笑了笑,看向一旁的温婉。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故意在温婉面前说出袁媛的遗愿这件事,她知道温婉知道了就代表凌斐知道了,她想要透过这个消息在凌斐身上验证什么?其实她内心深处明明知道那个答案,只不过此时不愿意面对罢了,凌斐哥哥,你真的会如我料想的那样吗?

  片刻后温婉便离去了,夜已深,在茯苓的坚持下,二人如小时候一般躺在一起。殿外巡逻侍卫走过的声音,还有都城千家万户响起的爆竹声,烟火在空中炸开的声音,让这个夜,开始变得鲜活了起来。

  “姐姐,你听到外面的烟火、爆竹声了吗?你说商都的老百姓今晚过得开心吗?”茯苓翻了个身,侧身抱住了之遥,轻声问道。

  “恩,他们很开心。”之遥将手轻轻地按在自己心脏的地方,那个地方有个东西慢慢的苏醒了,那个苏醒的东西将商国这片土地上所有万物的呼吸与自己都连在了一起,那就是地脉~所以,她可以肯定的感受到这个夜晚,这个宫殿之外所有人喜悦的心情,她突然不知道该喜还是悲。

  次日清晨,之遥早早就起来了,洗漱间茯苓也迷迷瞪瞪地起床了,二人洗漱完毕出了房门,大厅里凌斐坐在那里。茯苓见了施昂拐过凌斐就过去了,叽叽喳喳地跟施昂说叨了起来。

  “先用膳,吃完我送你们俩回权府。”凌斐说完这话茯苓高兴的不得了,挽着施昂的胳膊走到摆好膳食的桌前,宫女都回头看二人,一个说个不停一个只是听着偶尔点头,有一种不协和的和谐感。

  之遥只是吃饭,凌斐几次想说话,话到嘴边都咽下了。整个早饭期间就只听得茯苓一个人说个不停,直到饭后温婉都没有出现,之遥不禁问道:“怎么不见温婉,她知道我们今日出宫的。”

  酷匠E=网f√永久qH免费()看'C小/说

  “她一早就被那个巫冀的六皇子缠住了,在皇太后那儿呢,估计一时半会儿过不来。”凌斐道。

  “原来如此,那我们就不等她了,到时候回宫你跟她知会一声。”说罢便起身出了朝霞殿。

  早就有一架轿辇等在了朝霞殿外,之遥与茯苓并肩坐在轿内,凌斐与施昂骑着马一前一后的走在轿子边,四人就这样出发了。

  “姐姐,你是不是在生凌斐哥哥的气啊?是不是昨晚宴席上,凌斐哥哥说他要选妃,所以你不高兴?”走了一段路后,茯苓看着之遥平静的脸,小心翼翼地说出了这些话,之遥惊了一下,难道他们二人之间的隔阂已经如此之深了?连这么大大咧咧的茯苓都察觉出来了。

  “我也不知道我是因为家族灭门的是对他有了隔阂,还是因为他有太多我无法揣测的秘密而对他近而远之,茯苓,你说我是不是不应该这样对他?”

  茯苓偏了偏头,继续道:“你想,连我都看出你们之间不对劲,我想凌斐哥哥肯定也察觉出来了。可是,他如果真的在意你,他应该跟你解释才对。唉,反正我觉得这一仗改变了太多东西,这期间发生了太多事情,凌斐哥哥也不再是当初的那个凌斐哥哥了。姐姐,你喜欢凌斐哥哥吗?我知道他是喜欢你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